第0417章 :劝退

    更新时间:2013-03-23

    对面坐着叶雪,项天轻轻叹口气。本来,他是打算板着面孔,可看到叶雪的样子,项天还是心软了。

    “说吧,我不怪你的。你别这个样子,好像我欺负你似的。”项天哭笑不得。

    “对不起,项董……”

    “叫小天。”项天微笑着,将水杯递给叶雪。后者紧张的接过来,一口全喝了。

    “那个,小天,对不起……我自作主张,跟阿姨说,我是你招聘的保姆……”叶雪低着头,不敢与项天对视。

    “你这么说,我妈就同意了?”项天对老妈无语了,这要是来个坏人咋办?

    “没有。”叶雪轻轻摇头,“是我跟阿姨说,你看在我世可怜,所以才……”

    “你把你的事都跟我妈说了?”项天好奇道。

    “没说全部,之前,之前……”叶雪似乎想到那不堪回首的往事,有些说不下去。

    “之前已经过去,那并不算你人生的污点。在我看来,那更突显你高贵的品格。所以,能忘就忘掉吧,不能忘,也不要因此产生包袱。”项天劝道。

    “嗯。”叶雪抬起头,对项天露出笑容。看得出,不用项天多言,关于那一段过去,叶雪已经克服。刚才之所以那样,大概是担心项天看不起她吧。

    “唉,我说小雪啊,你这是何苦,你今年才二十多吧?”项天是真没辙,心说老妈也是的,看人家可怜就收了?幸亏叶雪说的都是实话,万一遇到坏人骗子……看来,在这方面,得叮嘱老妈一声。当然,还得叮嘱下老爸,谁让项家有这被骗的“基因”呢。

    “二十五了。”叶雪小声嘀咕一句,接着认真的盯着项天说道,“小天,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如果你是因为可怜我,或者觉得替我不值,才不愿意的话。我要说,这是我自己的决定,你根本不需要有什么顾虑。但是,如果你就是看我不顺眼,不希望我侍奉你,那我马上就走。”

    叶雪眼里几乎含着泪花,表无比坚定。

    项天拍了下脑门,叶雪啊叶雪,你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难道我还能说看你不顺眼吗?

    看到项天这无奈的样子,趁着项天没注意,叶雪轻轻吐了吐香舌,甜甜一笑。若是项天看到叶雪这个样子,估计肾上腺素有得激增了。

    不过,项天倒是没看到这一幕,只见他猛然坐直了子,好奇的看着叶雪,“我爸他……”项天这才想起来,叶雪当初跟老爸还有过一段误会呢。

    “其实,多亏了叔叔帮我证明,阿姨才答应我留下来的。”叶雪解释道,当时见到项逸群时,叶雪也是吓了一跳。

    老爸啊老爸……项天这下彻底无语了。看来这事就这样了,项天觉得无力回天了。

    “你这几天都在我家做事?”项天询问一句。

    “嗯,其实也没什么事可做,阿姨也在家,只是让我来做中午晚上两顿饭而已。平时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的公司打打预算,这事,我已经跟秦董说过了,她也同意了。”

    反了反了,现在是谁都能做主,他项天是摆设了。项天觉得,他这几天没跟外界联系,似乎生活中有他没他一个样,之前还觉得他边的人都够意思的,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回事啊。

    当然,项天这也只是玩笑的想想,自然不会因为这个跟谁置气。

    “小雪,你不用那么辛苦的。有时间的话,就帮天地地产做做预算,没时间也不用管。既然你现在已经成了我家的保姆,那我就得给你工资了。回头我让人准备一份正式的合同,当然,我会在合同中加上备注,什么时候只要你想走,我绝不拦着。”木已成舟,项天颇有些不甘不愿的妥协。

    当然,只是项天矫而已。既然已经板上钉钉,项天再次打量了叶雪。突然发现,有这样一个美女做保姆,也不是件坏事。反正人家也是自愿的,只是……有些太“浪费”了。

    ……

    解决了叶雪的问题,项天亲自将她送回家。

    当项天返回时,原本打算给老爸老妈上上课,可结果,还得先听老爸一顿念叨。

    ……

    第二天,当项天兴冲冲的开车去上学。不等邹阳兄弟三人,亏项天越来越风,竟然开着奔驰来,项天便被系主任给叫走了。

    “主任,别说了,你我心里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当然,我也没有任何不满,或怪罪您的地方,感谢您对我这两年多来的照顾。”项天洒脱一笑,“如果您真觉得过意不去,嘿嘿,就推荐几个高材生到我公司去,待遇从优。”

    “项天啊……”系主任觉得对不起项天,却也束手无策。看到项天的样子,心里更加过意不去,当然对项天后面犹如玩笑般的话,却是很认真的答应了下来。

    ……

    “老四,又是什么事?你这才旷课几天,就找去谈话?跟上学期比,你都快成圣人了,这还不行?”邹阳为项天“打抱不平”,以为项天是因为旷课的事被叫去了。

    “唉,老二啊,哥几个,你们不是盼着我留级吗?现在不用了,小爷我被劝退了。”项天装作很伤心的样子说道。

    “啊?”三兄弟皆是一愣。紧接着,邹阳出离愤怒了,“,什么狗玩意,老子去跟他们说道说道。”

    项天急忙拉住邹阳,“我开玩笑的,你要干啥去?”

    “靠,看来你小子皮痒了,吓死哥了,走吧,还有课呢,我可是难得来学校一次。”邹阳拐过项天的脖子,使劲锁了锁,算是小小的“报复”了一下。不过,郭亮与刘勇,却是依旧皱眉。

    “还上什么课啊,都说我被劝退了。”项天挣脱邹阳,笑着说道。

    “啊?”邹阳愣神,“你不是说开玩笑吗?”

    “我说我刚才那伤心的样子是装的。”项天摊摊手。

    “老四,怎么回事?”郭亮上前询问一句。

    “真没事,有些事说不清楚。反正结果就是这样了,对我来说也无所谓。”项天道。

    “md,老子找他们去。”邹阳再次暴走。

    这次,是郭亮拉住了邹阳,“行了,老二,别闹了,看老四自己的态度吧。”

    接着,郭亮拍了拍项天的肩膀,“老四,咱们是兄弟,有什么是不能说的?你要真有事,就跟兄弟们说,能帮就帮,帮不上也能给你加油助威不是。如果你不愿意说,兄弟们也不会你,不管怎么样,咱们哥几个是你的坚强后盾。”

    “老大啊,这话说的可就生分了。我啥时候有事,不跟你们说了?”项天嘿嘿一笑,“是不是杨洋你叫我表哥,让你心里不痛快了?唉,老大啊,反正都是一家人,哥不哥的无所谓了啦。”

    “臭小子。”郭亮一窘,大笑着与项天打闹起来。

    兄弟就是兄弟,无需更多言语。在兄弟三人“生离死别”般的目送下,项天“永远”的离开了旅大大学。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只是,再也找不到这么合适的低调的地方。不过,既然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再怎么低调都没用了。

    ----------------------------------------------------------------

    求票票、收藏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