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0章 :难得糊涂

    更新时间:2013-01-11

    项天掏了掏耳朵,偷看了秦香莲一眼,这娘们不是练过狮吼功吧?可看到秦香莲此刻的样子,项天心又软了。或许是也觉得刚才说的太过分,项天立刻扭头,不敢与她对视。

    “等一下,在前面停车。”扭头看到窗外,这里离医院已经不远了,花店礼品店也多了起来,项天这才想到,跟陆媛这丫头在一起这么久,还没有给她买过一束鲜花。

    ……

    看着项天小跑去花店,一句安慰话都没有,秦香莲那个气啊,这还是男人吗?把女孩子欺负哭了,连个表示都没有?她当然知道项天不可能买花送她,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那个,秦小姐,小天他还是个孩子,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要说这黑土就是没事找抽型,你说你啥都不知道,的哪儿门子心?好嘛,一句安慰话,人家秦香莲根本不领取。

    大概是恨屋及乌,黑土在秦香莲眼里,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他主子项天一样。抹了抹泪,秦香莲掏出电话,“孙经理,召开紧急会议。”

    只简单的一句话,秦香莲便挂断。

    “你要去哪儿?一会儿我送你。”黑土是真没眼力见,你说人都不理你了,你就老实闭嘴呗,还搭什么茬?他倒是好心,知道这女人份不简单,项天把人家给欺负了,别换来什么报复,那他就来活了。

    可结果呢,秦香莲只冷冷对着黑土说了一个字,“滚!”

    得,不骂不老实,黑土这才学乖了,这不自个找不痛快嘛。

    项天买了花回到车里,倒是不知道刚才发生的小插曲。他不知道陆媛喜欢什么花,但红玫瑰是个女孩子都喜欢吧?

    “哼,看不出来,还浪漫的,这是要见哪个相好的去?”秦香莲瞅了眼玫瑰,有些发酸的说道,同时心里也奇怪的。玫瑰,那是送人的,可项天那个相好的秘书不是在鸿天大厦那边吗?这到医院又是来见谁的呢?

    项天干脆不搭理秦香莲,这一点,他可就比黑土强多了,心知这女人今天吃错药了,还是别招惹她为好。再次感叹,真没想到,秦香莲有这样的一面,这要说出去,估计别人只能把他项天当傻子吧。

    ……

    长话短说,几分钟后,车子便来到市中心医院。

    “你还要跟着我?”项天下车,秦香莲也下车,项天前走,秦香莲后面跟着。这下项天不乐意了,说不上为什么,他不希望这女人看到陆媛的况。

    “你管我,这医院你家开的?”秦香莲就跟吃了火药一般。

    “行,你随便吧。”项天头也不回,算了,见就见吧,又不能怎么样。

    其实项天没发觉,他之所以不想秦香莲看到陆媛,是不想被秦香莲这女人同,好容易在这女人面前有了强势的自信,项天不想再变成被可怜的“弱势”一方。但眼下,他拦不住这女人,那就顺其自然吧。

    ……

    来在了陆媛的病房,人还是不少的。

    “天哥。”李虎打着招呼,项天一直把他留在这边。

    “小天你来了。”陆芳自然是在这守着女儿的,除此之外,苏家妇女,童刚夫妇,还有项天的老妈杨凤娟都在。当然,不能少了小童彤。

    “大叔,大叔,讲故事。”童彤见项天进来,三蹦两跳的上前,很是兴奋的抓着项天的裤子。

    “你这小丫头,要叫干爹。”项天笑笑,不知从啥时候开始,这小丫头就开始叫他大叔,而且似乎将这个称呼给定下来了。当然,叫大叔没什么,项天郁闷的是,这丫头管陆媛苏瑶都叫姐姐,唯独叫他大叔,这辈分……唉……

    “天天,这位是……”杨凤娟上前询问儿子后跟着的女孩,当然,除了她,屋内其他人也都注意到了秦香莲。

    “妈,这是……”

    “阿姨您好,我叫秦香莲,是项天工作上的伙伴。”秦香莲很有礼貌的打着招呼,面具自然又戴上了,直看得项天心下感叹,这娘们百变星君啊。

    “你好,你好。”一听是儿子的同事,杨凤娟笑着招呼道。

    只是苏瑶在看到秦香莲后,心里不是滋味,这哪里来的漂亮妹纸?她跟项天真的只是工作伙伴?不过更让她难受的是,看到了项天手里的玫瑰花。

    “妈,有花瓶没?”项天晃了晃手里的话询问道。

    “你小子行啊,比你爸浪漫,到现在你爸连个狗尾巴草都没给我买过。”一边笑着接过花,一边跟项天打趣,杨凤娟找了个瓶子将玫瑰花装了起来。

    “大叔,大叔,讲故事……”小童彤还是不厌其烦的扯着项天的裤腿,这小丫头如今每天最盼望的事,便是项天来讲那些稀奇古怪的故事。

    “好,讲故事。”项天笑着一把抱起童彤。

    “小天,你先歇歇脚,彤彤,乖,别闹。”李欣有些不好意思。

    “欣姐,没事的。呵呵,话说你这股东今天不去参加开业剪彩,可是说不过去啊。”项天玩笑一句,接着询问童刚,“刚哥,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小天呐,这股份……”

    “刚哥,别再说了,都是一家人。”项天笑了笑,接着抱着童彤来到了陆媛前。小丫头立马跳了下去,跑到陆媛怀中,做好了听故事的一惯姿势。

    “阿姨。”项天跟陆芳点头示意。

    “你看你这孩子,今天那边忙的吧,这里不用你心。”陆芳笑道。

    “平时可以,但今天不行。”项天表很严肃,当然也有些心虚,“这个,今天是媛媛的生,我选在这天剪彩,也是为了这个。至于那边的况,有那么多人在,没事的。”项天撒谎了,但是邹阳之前说的话,项天却颇为认可。也许这就是天意吧,这确实是最适合的一天。也是最特殊,最有纪念意义的一天。

    陆芳欣慰的点点头,再没说什么。其实,她一直有事想跟项天说,但看到这么久以来,项天都平安无事,便不再提了。既然都过去了,那就让那些不愉快的事过去吧。她现在天天乞求的,是女儿快点好起来。

    俗话说,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秦香莲从一进病房,便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氛,当然,这压抑中也透露着温馨。当她看到病上的陆媛,虽不太清楚什么况,但多少也能感觉到一些,特别是那个美丽的女孩,看起来并不像是睡着了。

    这会儿听到项天的话,秦香莲误会了,难道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项天根本就没想那么多,只是为了这个女孩儿,才选的这一天,这一切难道都是巧合吗?可刚才吵架时的对话,又是怎么回事呢?秦香莲难得糊涂了一次。

    最终,秦香莲还是为她之前的态度有些脸红,想来想去,她都觉着是错怪了项天。但更疑惑的是,这个女孩跟项天什么关系?他那个秘书又是怎么回事?不过,显然现在不是她问东问西的时候,老实的跟黑土李虎站在一边,她倒是有些后悔了,不该跟着来啊,现在走也不是,留在这里也别扭。但如果没来,怎么会知道是错怪了项天呢?

    “秦小姐吧,喝水。”苏瑶端了杯水过来。

    “谢谢。”接过水杯,秦香莲这才看清苏瑶,又是个美丽的女孩,话说这项天边哪儿那么多漂亮姑娘呢?秦香莲心里说不出的不爽。

    “你是小天的同事?”苏瑶随意问道,可那话语里却不自觉的透露着一股与项天的亲近。不用说,秦香莲的出现,刺激了苏瑶。这对项天来说,倒是因祸得福,苏瑶与他之间的距离,又跨进了一小步。

    “呵呵,算是吧,你是……”

    “我叫苏瑶,是,是……”是了半天,苏瑶不知该怎么说,她算项天的什么人呢?

    “苏小姐,那个女孩是?”秦香莲看到苏瑶尴尬,转移了话题,这女人的察言观色可不比一般人。

    “她叫陆媛,是小天的女朋友……”苏瑶看了眼陆媛,眼里的一丝哀伤一闪而逝,但她对面的是谁,那是秦香莲啊,任何一个细节,都不会被她放过。

    呵呵,秦香莲心中冷笑,这会儿已跟明镜似的。这个叫苏瑶的丫头对项天……话说这混小子真敢啊,女朋友病房里敢藏个相好的?从项天跟那个叫林晓宁的秘书关系暧昧,秦香莲就知道,项天不是个好鸟。那这个苏瑶,甭说了,肯定也被吃下了。只是,这项天太大胆,也太混蛋了吧。

    不过,这心里怎么总觉得隐隐作痛呢?秦香莲意味深长的看了项天一眼,脸上露出哀伤之色。//亲!如果你觉得本站不错,还请记住本站帮忙宣传下哦 !本站哦 !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