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9章 :顺便检查检查

    更新时间:2013-01-11

    车子最终还是发动了,秦香莲一副死缠烂打的样子,项天真没辙了,总不能把这女人踹下车吧,那就有些过分了。

    车子开动,秦香莲这才松开了项天,怒火却是不减半分,指着项天大骂道,“你个混蛋,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了,就这么对我吗?”

    “秦董,最好注意下你的份,我不记得对你做过什么过分的事。”项天挪了挪子,这秦香莲是不请自来的挤进车里的,二人贴的有些近。

    “放,姓项的,我问你,你这鸿天大厦是给你租的?”

    “你租的,怎么了?”项天耸耸肩,天地集团能租到鸿天大厦,全靠着秦香莲,但帐不能那么算。

    “你还知道我租的,那你就这么干?”

    “我怎么干了?难道你不是天地集团的股东吗?”项天回瞪秦香莲。是,鸿天大厦是秦香莲租的,但项天却也不是白拿的。

    这话要回到一个月前,项天正愁如何能租下整层鸿天大厦,不自居的,他将目光对准了秦香莲。他可不知道秦香莲跟他要股份是玩笑话,五十万给这女人多少股份?如果是用钱买,一来项天不卖,二来就算卖,也会按价值的几倍来卖。可偏偏,这女人用人项天,这让项天很被动。

    给多了吧,项天就煞-笔了,给少了吧,人脸面也不好看。犹豫再三,项天决定给她百分之五的天地集团股份。如果按价值来看,项天多给了一倍,但从长远看,项天亏得更多。但这百分之五也不单单是那工程的五十万,其中条件之一,便是让秦香莲想办法解决下鸿天大厦的问题。

    别说,秦氏做这种小事还是没问题的。秦香莲也没想到项天会真给她股份,还给了不少,怀着歉意,秦香莲帮项天租了一层,三年的租金没问项天要一分钱。这在秦香莲看来,五十万加租金,足以抵得上天地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了。但还是那句话,帐不是这么算的。

    秦香莲以为两清,项天可不这么认为。而且,他正算计着秦氏呢。于是,在秦氏早早确定了商业广场项目动土的子,项天特意选在前一天成立天地集团,便在三天前广发邀请函,目的,就是为了明天给秦氏难堪。

    秦香莲将项天当朋友,以为不愉快的事已过,说实话,对天地集团百分之五的股份,她可没看在眼中。拿下了商业广场项目,秦香莲的眼界已经不在旅大了,因此,并没有“得罪”项天的自觉。结果,项天却是来了这么一手。

    话说之前,秦香莲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反而称赞项天的做法。要知道,明天商业广场一动土,以后围绕的话题那就都是秦氏了,项天也只有在这之前稍稍闹一点小动静了。

    可眼看着天地集团成立的子一天天临近,秦香莲越来越觉得不对劲,先是各种媒介大肆报道,接着从旅大的一些圈子中听到某些风声,秦香莲想看看项天准备怎么搞。当然,项天为了他自己的公司做宣传,这无可厚非,秦香莲是打算跟项天沟通一番,别影响到秦氏商业广场项目。

    结果呢,就跟秦香莲刚才说的那样,项天电话不接,人也见不到,这让秦香莲有种不好的预感。商业上的敏锐,没几个人比秦香莲强。虽说项天的天地集团,跟秦氏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也八竿子打不着,但秦香莲那种不好的预感却是越来越盛。直到今天,特意来参加了天地集团的剪彩仪式,看到一众来宾,秦香莲火了。

    这项天哪是为了在秦氏之前稍稍打响些名气,他这不明摆着要给秦氏难堪吗?他今天请来这些人,你秦氏明天能请到些什么人?如果不够“档次”,那是不是说,诺大个秦氏还没个小小的天地集团有分量?

    “狗股东,姓项的,你到底什么意思?”秦香莲怒视项天,她这火气一上来,完全失了风度,也该着对着项天,秦香莲没那么多拘束。

    “姓秦的,亏你还是个女孩子,满嘴脏话,我以前怎么不知道你是这样的人。你最好搞清楚,你现在的份是天地集团的股东,在秦氏,你可是连话语权都还没有。”

    “哼哼,这么说,你是承认今天做的就是给我们秦氏看的了?”抓住项天话语的漏洞,秦香莲冷笑道。

    “胡说八道,懒得理你,前面赶紧给我下车,我没空。”项天扭过头去,到底是不能大意啊,这娘们疯癫的况也能保持理智,冷静思考?nnd,这还是人嘛?

    “姓项的,我告诉你,今天你不给我个交代,休闲甩开我。”秦香莲这会儿倒是不抓着项天了,也许她也觉得刚才的举动欠妥,这次死死的抓住车门不放。

    “交代?要什么交代?老黑,车里有‘胶带’没?赶紧给这疯婆子。”

    “项天,你混蛋,你不是人,你个王八蛋……”

    “够了,你个疯子,你还知道你是谁吗?你堂堂气质高贵的秦香莲,就这幅德行吗?再说,我一个小小的天地集团,在你们秦氏面前都不是,你至于这么紧张吗?”

    “我就这样,你个混蛋,不是人……”骂着骂着,秦香莲突然笑了。是啊,她干嘛这么紧张?天地集团跟秦氏比,算得了什么?可她为什么从没像今天这样如此生气?秦香莲有些不明白,笑容渐渐消失,陷入了沉默中。

    “这个疯子。”看着秦香莲的表从盛怒转到微笑,再到现在的呆滞,项天骂了一句也懒得理。倒是今天秦香莲的举动让他大感意外之余,却是有些想笑。没想到秦香莲还有这样的一面,话说这样才更像是个有血有的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总是一副完美无缺的样子,确实有些让人觉得别扭。

    “小天,到前面把她放下?”黑土扭头,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路口询问。这家伙刚才吵的,可把黑土看的那叫一个过瘾,特别是秦香莲怒骂项天,他可是解气不少。

    项天可不知道黑土此刻严肃表下,心里乐开了花,瞅了一眼秦香莲,无奈摇摇头,“算了,直接去医院吧。”

    ……

    狂风骤雨后,车内回归平静。秦香莲的沉思还在继续,别说,思来想去,还真让她想出些缘由,但这缘由却……

    秦香莲如同项天想的那样,总是一副高高在上,完美无缺的样子出现在人前,那是一张厚厚的面具。然而在项天面前,她却是会很轻松的脱下面具,做回她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生气?也许并不是因为天地集团抢了秦氏的风头,毕竟,天地集团再怎么出风头,以实力来说,做秦氏随便一个子公司的对手恐怕都不够格。真正让秦香莲如此疯狂的愤怒,可能是因背叛。

    是的,秦香莲觉得被项天所背叛。这是秦香莲第一次在人前敞开心扉,也是第一次有了“朋友”的概念,然而,就是这个“朋友”,却是背着她秦香莲,与秦氏作对。或者,她之所以如此愤怒,是不希望看到“朋友”跟“家人”为敌吧。

    朋友与家人,这无所谓企业的规模,即便小小的天地集团根本不够看,但真的站到秦氏对立面,那种难过的心都是一样的。

    秦香莲很聪明,也很容易理清思路,这么一想下来,她便明白为何会如此冲动了,眼泪却是不自觉的流了下来。像她这样对商业敏感的人,怎会不明白项天的意思,只是这是为什么?他为何要以卵击石?

    “项天,你这个混蛋,王八蛋……”一边骂着,一边哭着,秦香莲不知该怎么说。她想询问项天理由,更想劝说项天不要与秦氏为敌,但话到了嘴边,只剩被“背叛”的委屈,除了骂项天,她再也说不出别的来了。

    “疯子。”项天看了秦香莲了一眼,有些心疼,他可是见不得女人哭啊。可是一想到这女人把他耍得团团转,项天又来气。哼,就这么一下便哭?以后有你哭的时候。

    硬着心肠,项天着自己不去同这女人,更把那眼泪当做鳄鱼的眼泪,不明秦香莲心意的项天甚至玩笑的说了一句,“这一会儿哭一会儿笑的,不是有病吧?正好我去医院,你也顺便检查检查吧。”

    “你,项天……”

    ……

    路中间一辆奔驰,正巧经过的一辆桑塔纳猛的晃了一下,司机被奔驰内传来的一声吼吓了一跳……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