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8章:送上门来

    更新时间:2012-11-24

    项天、白云、黑土三人倒是悠闲的坐在一办公室内,虽然之前那有些痞气的警察态度不咋地,可项天他们来到派出所后的待遇,倒是不错,一些个警察对他们也客气,项天也从这些人眼中看到了一丝怜悯。[]

    “你们两个老江湖说说,咱这是遇到什么事了?”项天悠然自得的喝着茶,这是之前一位警察为他倒的。而且那警察言又止的样子,也让项天明白了,害群之马只一两个,大部分人都还是不错的。

    “还用说吗,指定是让人给下了。”黑土回了一句。

    “下啥?我这下午才来的,你不也昨晚才来吗?”项天明知是怎么回事,却是硬要挤兑黑土一句,没办法,心里还有些小哀怨呐。

    “这个……”黑土刚要解释,猛然肃穆道,“来人了。”

    项天也收起了笑容,坐正了子,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敢打他的注意,心正好着呢,不玩玩这样的害群之马,实在是说不过去,项天这也算是做好事,为人民除害了。

    办公室门被打开,两人迈步进来,当先一位年约四旬,国字脸、富贵肚,看那体态就不像是奋斗在第一线的战士。而跟在这中年男子后的,项天居然认识。

    我了个去,这货居然穿了这么一。项天被闪瞎了狗眼,怀疑是不是认错人了?可就算化成灰,项天都不会忘了这货的。

    伤害了林晓宁以为就会这么算了吗?出手的柱子,被项天几句话撺掇着疯狂的宋生当场砍死。[WWw.YZUU点com]宋生呢?项天肯定不会放过,只不过第一次失败,第二次还没等想好,却是被自己人出卖,做了替罪羊,也算是死有余辜。唯独这个赖黑,后面就没了动静,旅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是一时半刻能找到的。项天琢磨着,等解决完了其他事,再来找这小子。却是没想到,今天在沈海,居然撞见了。

    没错,跟在中年人后的,正是投靠了关胜的赖黑,他是来“长经验”的,哪知道关胜让他逮的人,居然是项天。

    “是你?”赖黑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那夜的恐怖是他一生的影,此刻再见项天,一眼便认出,同时内心的恐惧也迅速填满了整个子。

    “你认识?”赖黑的一声惊叫,惹得前面的中年人回头好奇的问了一句。

    看到中年人和善的面容,赖黑定了定心神,肯定的点点头。都说解铃还须系铃人,赖黑的恐惧皆因项天,要想以后睡个安生觉,那就得从项天上找回场子。

    所谓山水有轮回,你项天既然落在我手里,那就别想好了。赖黑恶向胆边生,莫大的胆怯带给他莫大的胆量,也仗着有关胜撑腰,赖黑凝眉瞪目,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直视项天。你项天在旅大有势力,有洪帮撑腰,在这沈海,你tm就给我去死吧。

    “认识。”赖黑冷笑着回了中年人一句,语气充分说明了一切。中年人叫王德全,一个小所长,全靠着关胜,油水倒是不少。自然的,对关胜的亲信赖黑是极为客气。听出赖黑的语气,这是跟对方有仇啊,那没说的了,肯定要比以往多几道“程序”了。

    好戏开台,有了赖黑的态度,王德全里面脸色一冷,冲着门外喊道,“怎么办事的,人怎么带这儿来了?先给拿下去。[WWw.YZUU点com]”

    “你……”黑土作势就要起说道说道,却是被项天一拉,重新坐下。赖黑的出现,让项天有了计较,原本只是想为民除害,现在可是他自己也要报仇了。

    只不过,赖黑既然能穿上这一,他背后肯定有人,项天要弄清楚赖黑后的人,才好出手,他可不希望宋生的事再次上演,要整就要直接整死。话又说回来,该想个什么由头整死赖黑呢?

    不管怎么样,现在最好先静观其变,看看他们要玩什么花样。

    几为警察听着王德全的召唤,进来带着项天去了审讯室,有同也有惊讶,这种事他们也经历不少,可带去审讯室的还是头一遭。

    审讯室,大多一个样子,项天可不陌生,也算是“常客”了。只是与旅大有所不同的是,这里的审讯室,警察与嫌疑人之间隔着几道铁栏杆。

    王德全决定亲自会审,当然赖黑也得跟着,他这可是在为赖黑出气。正常来说,审讯一般要将三人分开,可王德全也懒得麻烦,干脆让项天三人一起,坐到了对面。

    那些警察倒也客气,没给项天他们上铐,王德全也不在意。

    “叫什么名字,做什么的?”王德全这话,却是对着三人一块儿问的。

    白云跟黑土是压根就不理王德全,若不是项天的话,他们说什么也不可能遭这份儿罪。项天倒是无所谓,轻笑着说道,“项天,美国总统。”

    “噗……哈哈,你小子。”黑土在一旁直接笑喷,不断拍着大腿,白云也是嘴角上翘。甚至对面的王德全也忍不住笑了笑,唯独赖黑依旧凶神恶煞的盯着项天。

    瞅什么瞅,你小子自己送上门来,算你倒霉。项天回瞪了一眼,却是有些犯难,看赖黑那倒霉样,顶多也就一些小打小闹的事,该怎么把他整死呢?倒不是项天心狠,只不过敢伤害他边的亲人,那就决不能放过。当然,也因项天心中的那股仇怨积攒了十多年,让他内心难免有一丝扭曲。

    “严肃点,跟你说笑呢?”缓过劲儿的王德全一拍桌子,冲项天怒吼。

    “行了,赶紧有事说事,大家都是聪明人,没必要来这些虚的。”项天不耐的摆摆手,他这会儿要回旅大,怎么也得快半夜了,还没给家里打电话报平安呢,老妈可别再担心的睡不着了。

    “呵呵,看不出,你年纪轻轻倒是不笨,那我就敞开天窗说亮话。”王德全冷笑着,从兜里掏出一包白色粉末,举起来晃了晃,“你该知道这是什么吧?”

    “我哪知道去……”项天鄙夷至极,心说,就不能来点新鲜的?这种路那些个电视剧中都演烂了。不过,盯着那包白色粉末,项天心中却是有了新的计较,看了眼赖黑,正愁不知道该怎么整他。没想到,他们不但是把人送到项天面前,就连整治的理由都帮项天找了。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还没倒出手来找你,你自己却赶来送死。赖黑啊赖黑,下辈子投胎做个好人吧。项天脸上的泰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凌厉。

    项天的样子倒把王德全吓了一跳,看着项天的双眼,居然有种卑微的感觉。王德全心说,关少该不会调查错了吧?怎么看这项天也不像是个普通人啊。

    “md,证据齐全,先关起来再说。”项天的样子,让赖黑莫名惊恐,有些失态的大吼大叫,倒是让一旁的王德全有些不悦,他这正事还没谈呢,关什么关?就算你是关少的亲信,也不能坏了关少的好事。

    不理赖黑,王德全脸上堆笑说道,“其实,这事也简单,有句话说的好,叫花钱消灾,有钱能使鬼推磨……”王德全说到这便住了嘴,等着项天的反应。

    “呵,这是到了警察局,还是土匪窝呢?”黑土大笑过后,听到王德全的话那个气啊,这种蛀虫,他恨不得抓过来直接打死。

    “你也别横。”王德全看出这黑土与一旁不说话的白云,该是项天的跟班,不屑的说道,“你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是谁的地盘。说好了,咱怎么都好,说不好,呵呵……”

    “你威胁我?”项天的表更加冷,不说霸气各种漏吧,就他十几年上位者的气势,当真不是一个小小地方派出所所长能直视的。不说这王德全,旅大市局的刘军,不也一样有些受不了吗?

    “这,这说的哪儿,的,的话。”王德全猛的冷汗直流,甚至不自觉的结巴起来。一旁的赖黑则是惊吓越大,疯狂越大。

    “关起来,关起来……”赖黑本就是个地痞无赖,这会儿跟撒泼一样的大喊大叫。

    “你先出去吧。”终于是让王德全也受不了,客气的将赖黑请出去。不过,也多亏了赖黑的吼叫,让王德全清醒许多。这可是在他的地盘啊,怎么能怕了“肥羊”呢?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