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9章:有必要用到它吗?

    更新时间:2012-10-25

    “哗哗哗……”洗手间内,洗澡水的声音给外响亮,项天坐在边,紧张的不行。[]

    林晓宁的哭,让项天彻底慌了,糊里糊涂的,也不知怎么的,还就真带着这丫头倒旅馆开了房。

    林晓宁在洗澡,项天在惴惴不安。不是项天不经人事害臊,而是他总觉得,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好?毕竟林晓宁太小了点,刚满十八啊。

    项天想着,该用什么办法来劝劝这丫头,就在这时,林晓宁洗好了澡,裹着浴袍便出来了。

    上散发着丝丝温,林晓宁将头发披了下来,洁白的肌肤透着红润水嫩,好一副美人出浴图。

    虽说林晓宁的材不是那种劲爆有料的,但该凸的凸,该翘的翘,倒也是十分的匀称好看。

    项天下意识的咽了口吐沫,刚才脑子里想的那些个什么“不应该啊”,“不可以啊”,全都消失不见。

    犹如饿了好几顿的狼,见到了一般,项天顿觉口干舌燥。下面的小项天,更是没出息的勃然而起,急不可耐的样子。

    林晓宁被项天盯的有些不好意思,羞的低着头道,“你快去洗吧。”

    “哦。”项天有些木讷,丢了魂一样的答应一声,起去到洗手间。

    ……

    项天很快的冲了一下便出来了,洗手间内还有着刚才林晓宁上残留的沐浴露的味道,这让项天更加血脉喷张,那一的正人君子作风,彻底被他扔进了垃圾桶里。(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这是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可以呢?我不也才20岁吗?项天有些魔障的胡思乱想着自我安慰。话说年纪轻,体棒,有时候生理上的冲动,可不是那么好控制的。

    当项天出来后,林晓宁已经躺在上,项天看到,刚才她裹着的浴袍,被扔在了一边。

    这丫头现在什么都没穿?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画面,项天立刻气血上涌。

    房间内灯光有些昏暗,林晓宁关了大灯,只开了头灯。此刻,她盖着被子,仅仅露出一双眼睛,忽闪着望向项天,两只手把着被子的上端,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

    项天“步伐坚定”的走到边,“豪迈”的一脱浴袍,上还带着些许水滴便钻进了被子里,他体的一半,已经彻底被小项天控制了。

    “小天。”林晓宁轻声呼唤,项天突然的雷厉风行,让她心跳加速,想到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既紧张又期待。

    “宁宁。”项天回了一声,体在被子里已经与林晓宁碰触到一起,那种感觉让他确定,这丫头真的什么都没穿。

    项天伸出一只手臂,让林晓宁枕了上去,接着,二人很自然的拥抱在了一起。

    “宁宁,你不后悔吗?”感觉到怀中小的体,项天的理智才算又占了上风,又觉得这么做是不是不妥。美人都已入怀,这货居然还婆婆妈妈犹豫起来了。[]

    “小天,你轻一点好吗?我听说第一次会很疼。”林晓宁害羞的将头埋在项天怀里。

    “要不还是算了吧。”项天心疼起来,这丫头才大病初愈啊。

    “不好。”听到项天的话,林晓宁赶忙张开手,死死的抱住项天,前的两团,紧贴到项天上。

    这种刺激项天哪受得了,好不容易恢复的一丝理智,再次败给了下的小项天。见“主人”如此不是男人,小项天似乎掌控着项天的体,向林晓宁靠了靠。隔着内裤,小项天终于是顶到了林晓宁的小腹。

    林晓宁先是被吓了一跳,突然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了上来。接着,他便知道,这是项天的体有了反应。应该说这丫头豪放呢,还是说她胆大,这一下,她突然对小项天产生了兴趣。

    就是这东西要进自己的体里吗?林晓宁一边想着,一边鬼使神差的伸手向下摸去。

    “唔……”项天轻呼一声,没想到这丫头居然玩弄起他的体,兴奋舒爽的同时,项天也算是彻底服了林晓宁,这丫头当真是……唉,不知该怎么说她好了。

    **与理终于算是“达成一致”了,已经到了这一步,项天也不可能停止了。伸出咸猪手,项天开始在林晓宁上游走。

    感受着柔软细腻的肌肤,项天的手从林晓宁后背游走到部捏了一把,惹得林晓宁一声轻喘。最后,大手停留在了林晓宁结实饱满的小馒头上。

    说是小馒头有些不贴切,林晓宁以18岁的年纪来说,还算是可以了,项天一只手正好掌控。揉捏,玩弄着,双指轻捏凸起,惹得林晓宁浑轻轻颤抖。

    “小天,哈……把……把灯关上好吗?”林晓宁的喘气越来越重,口中轻吐的芬香,带着一缕迷乱。

    “唔……”项天却是没有关灯,直接用嘴巴贴住了林晓宁的樱唇。缓缓的,项天将舌头伸进林晓宁口中不断搅着。林晓宁在短暂的迟疑后,闭起眼睛主动迎合起来。

    项天借势一个翻,整个人压在了林晓宁上。被子被项天撑起,透过微微的灯光,林晓宁整个体,没有丝毫遮掩的呈现在项天面前。

    可就是这一下,小项天突然有些萎靡了。因为项天看到了林晓宁前,那道清晰的伤疤。

    林晓宁紧闭双目,心跳从未有过的快。彻底被项天看光,她还是很害羞的。可是等了一会儿,发现项天停下了动作,林晓宁奇怪的睁开眼睛。却发现,项天正盯着她前的伤口。

    “是不是很难看?”林晓宁难过起来,突然有点自卑,下意识的想用手去遮掩。

    项天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林晓宁的手,微笑着摇头,“不难看,很漂亮。”

    项天心疼,自责,难以言明的痛苦,“宁宁,我你。”项天能做的,只有好好珍惜这个女孩。

    缓缓的低头下去,项天再次亲吻林晓宁的嘴唇,这次却是极为温柔。接着,从嘴唇吻到了他最刮的林晓宁的鼻子,再到脸颊,耳朵,脖子,最后吻到了林晓宁前的伤口,项天小心翼翼的轻轻吻着。

    林晓宁浑酥麻,那种又痒又舒服的感觉,惹得她阵阵轻吟,然而她的眼角,却是流下了两行泪水。那是幸福的泪水,那是的泪水。

    项天的吻没有停止,继续在林晓宁上游,双峰,小腹,甚至到了下面……

    “宁宁,如果疼的话,你要告诉我,我会很轻的。”终于,再次恢复战力的小项天,准备真正上阵了。

    林晓宁轻擦眼角,狠狠的点点头,从此以后,她就完完全全属于项天了,她终于成为了项天的女人。

    ……

    项天跟林晓宁在旅馆内办很“重要”的事,旅馆下面的一辆奔驰车内,白云和黑土却是一脸的凝重。

    “老白,你也发现了?”黑土目光盯着前面,余光却是不断扫视着后视镜。

    “老黑,看来你的警惕还没下降啊。”白云笑道。

    这二人,离了项天面,倒是很熟络的交谈,完全不像面对项天或其他人那样的冷冰冰。

    黑土的动作很缓慢,将手伸进了西服内口袋位置,“你说鹰哥为什么要咱们特地来观察这小子?这几天也没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鹰哥自然有他的意思,咱据实汇报就成……”白云突然皱眉,“有必要用到它吗?”

    只见黑土从西服内掏出了一把手枪,正在熟练的摆弄着。

    “老白啊,看来你的警惕下降了不少啊。”黑土咧嘴一笑,接着表严肃,依旧不断用余光扫视着后视镜……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