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3章:拆台半仙

    更新时间:2012-09-01

    平时,宋半仙这里也没少遇过有钱人,当领导的人。[]但这些人,孙桂花自认,没一个气势能及得上面前这年轻人的。虽只一个背影,却显得无比高大。

    “坏了。”孙桂花心中打鼓,这年轻人20岁左右的样子,却有这气势,再看向杨凤娟,明显的富贵人啊。只怪刚才被红包昧了眼睛,没注意到,这会儿越看越不简单,别是人家的男人有什么大本事的吧?

    宋半仙是什么货色,孙桂花再清楚不过,别万一说错了话,惹了不该惹的人啊。此刻,孙桂花也没法提醒,只能暗自祈祷,这宋半仙赶紧睁开狗眼,好好看清楚,别犯糊涂啊。

    “额哼!”虽然没法用语言提醒,但孙桂花还是装作喝茶被呛到,出了个声。此刻,她十分的慌乱,哪还有刚才悠闲自得的样子。

    宋半仙听到孙桂花的声音,心中暗骂,“这老娘皮,做什么妖,发出声音万一打断了老子咋办,幸好刚才还没做法。等晚上的,非得好好收拾收拾她不可。”

    宋半仙每次都是闭着眼睛在那里装神弄鬼的,也因此,他最怕做法时被人打扰。收回了心神,宋半仙与往常一样的挥舞着他的佛尘,口中念念有词。

    宋半仙很有分寸,这法术不知做了几千几百遍,熟练无比,口中的词语暂且不说,就说宋半仙舞的佛尘,绝对的张扬,潇洒,也绝对不会不小心碰触到坐在圆凳椅上的人。(看小说就到叶 子·悠~悠 www.YZuU.CoM)

    这幅画面,让人看去,倒还真有些像那么回事。

    项天心中冷笑,这老骗子的一把式,怕是练了不知多少回,又不知这里面骗了多少人。依旧那么端庄的坐着,依旧那么气势人,但项天那冷峻的面上,却是一边在冷笑,一边配合着,“依依呀呀,啊啊哦哦”的大叫。

    杨凤娟诧异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他这是怎么了?有心询问,又怕扰了宋半仙施法。但当她看到儿子明亮的眼睛,并且冲着自己微笑着摇了摇头后,继续在那冷笑着鬼叫时。心中明白了,这臭小子又在调皮了,亏得来时嘱咐了那么多遍。

    可是现在的况,杨凤娟却是不能出声教训他的,恼了宋半仙可不好。虽第一次来,但有些规矩,昨天电话里,刘娥还是叮嘱过的。

    杨凤娟这个急啊,狠狠的瞪了项天一眼,意思是说,“小兔崽子,回头再收拾你。”

    杨凤娟这边急,孙桂花那边就更急了。不用看正脸她都知道,前面那小祖宗这是在耍猴啊,谁是猴?当然是宋半仙了,说不准也包括她自己。

    这小祖宗怕是来拆台的吧?孙桂花急的跟什么似的,再次的出了两声,想要提醒宋半仙。可就在刚出了两声后,项天猛的回头,冷冷的瞪了孙桂花一眼,这一瞪,让孙桂花险些没从椅子上摔下去,浑冷汗连连。【叶*子】【悠*悠】如此锐利的眼神,当真如刀子一般,不能杀人也能把人吓死。赶紧住了嘴,不再出声。

    宋半仙这边则是越舞越糊涂了,听到项天的叫喊后,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今儿个这是怎么了?自己这神通真奏效了?

    不过,管他怎样,对方如此鬼叫,肯定让人更加信服。宋半仙到是没去想,会有人闲的蛋疼,故意来拆他的台。

    可是,正当宋半仙比平时更加卖力的挥舞佛尘时,那老娘皮居然又出声了,这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玩意,宋半仙心里把孙桂花骂了个狗血淋头。好在那老娘皮只叫唤了两声便住嘴,否则宋半仙说不准能直接跑过去用佛尘抽她。

    不一会儿的时间,一法术施完,房间里项天的叫声依旧没停。杨凤娟已经气的恨不能掐死项天这个小兔崽子,孙桂花则是心里七上八下的,仍旧没有从刚才项天的那一瞪中恢复过来。

    犹不自知的宋半仙,仿佛耗了多大力气似的,皱着眉头开口道,“看来这恶鬼能量不小,贫道说不准要耗费几年阳寿来与它斗上一斗。”

    宋半仙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乐开了花,这次指不定能拿到多少钱的红包了。在孙桂花领人进屋的瞬间,他曾偷偷眯眼打量过。这是每次领人进来时要做的,目的是看来人的穿着,从而开口要钱。

    遇到穿着朴素的,宋半仙通常应付了事,询问一番就把人打发了,几十几百的也不嫌弃。遇到穿着华贵的,他就得多费点事,目的是为了多收些钱。通常那些有钱人,都是在感谢一番后,送上一个大大的红包,这杨凤娟母子显然就是后者。

    更让宋半仙开心的是,那年轻一点“得病”的,居然还那么配合的大叫,这可给了他狮子大开口的机会。只是,宋半仙还是有些担心,莫不是那倒霉催的小子真被恶鬼缠上了吧?那他可就没辙了,还得躲得远远的,免得自己受到波折。

    只是,宋半仙不知道的是,他这么一说,倒让杨凤娟傻眼了。

    看了看宋半仙,又看了看自己的儿子。这小兔崽子依旧在那冷笑着鬼哭狼嚎,这明显是在捣乱,可为啥宋半仙却说是有恶鬼?难道真是恶鬼?

    不过杨凤娟可是太了解自己生的种了,在左右看了又看后,她可以确定,这倒霉孩子绝对是在这调皮捣蛋。

    这么一确定,杨凤娟再看宋半仙,眼神就变了。“这个死竹竿,居然骗到老娘头上了。”杨凤娟可不是盲目的迷信,她也不笨,一下便知道,这所谓的半仙,只是个骗子。心里暗骂一句,杨凤娟都想动手揍这个老不死的。

    不过,杨凤娟罕见的忍住了,没有动手。因为她突然发现,儿子的表十分冷,刚才只是生气,没有特别注意,这会儿却发觉儿子上散发着一股令人胆寒的气势。刚才还觉得这倒霉孩子是在乱来,这会儿杨凤娟却是有些吃不准,不知自己这宝贝儿子,是不是要做什么惊天动地的事?

    就是这一刹那,杨凤娟觉得,自己看不透他了。甚至有些怀疑,这真是自己的儿子吗?

    宋半仙这会儿眉头皱的更深了,外人看来,似乎是冲着那所谓恶鬼去的,好像这恶鬼真的很令人头疼。但宋半仙心里却是在埋怨,埋怨杨凤娟穿的如此体面,怎么这么不会办事呢?

    我都说了那么重的话了,你是不是应该表示一下,至少,像什么“宋神仙,您老发发慈悲,一定要救救我儿子”之类的话是一定要说的。接着那话,我再说些重话,你再回两句,一来一回间,最后你说句,“不论花多大代价,只要能救我儿子,怎么样都行。”到时候,我就能提要求了,说不准还能到上去玩一玩。

    宋半仙可真是被猪油蒙了心,不但想要钱,甚至在杨凤娟进门那一刹那,那惊鸿的一瞥,居然让他起了色心。

    当然,这点项天是不知道的,若被他知道,恐怕就不是拆了宋半仙的招牌,更要拆了他的骨头了。

    眼见着房内沉默,只有项天的喊叫,宋半仙无奈,只得自己开口继续引导,“这恶鬼原来是蚩尤化,难怪如此难缠。怕不是贫道几年阳寿可以镇压的了,这可如何是好啊。”

    宋半仙继续演猴戏,项天则差点破功,“这他nn的还知道蚩尤?若真是蚩尤,别说你一干巴老头,就是在来几千几万个你,也不够塞牙缝的。”

    项天觉得差不多了,至少从老妈的眼睛里,他发现老妈已经“醒悟”了。接下来,还是尽快拆了这地方,好去早些见见姥姥跟姥爷。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迷情都市》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