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爱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一路上容颜很认真的想了秦绍风的这个接头地点,没想出来,想得时间太久就忘记了。看到前面的大型超市就改了行程,指挥出租车司机:“到前面那个超市停下。”

    取购物车的时候接到闵安月的电话,说工作表已经排出来了,晚上会亲自给她送到酒店,然后哪里有什么不妥,再共同商订一下。

    容颜觉得可行,就一口应下。

    闵安月又补了一句:“自从你回来,大家一直也没机会一起吃个饭。现在又合作了,不如今晚一起用餐吧。”

    容颜想了想:“好吧。”

    有什么不好呢,她们现在是彼此的金主。

    先逛了生活区,考虑到跟闵安月的这个合作时间可能短不了,采购的东西也就多了些。转头去看零食的时候,电话又鬼吼鬼叫的肆无忌惮。容颜一双眼一边在货架上来回穿松,一边漫不经心接起来:“喂,你好。”

    秦绍风几乎没什么语气助词,就差撕心裂肺:“我说什么了?”

    容颜下意识将电话挪离耳朵远一点儿,一脸茫然:“你说什么了?你这不还没说话么。”

    那端静了一两秒,想来被气得不轻,非得顺顺气才能说话,一字一句:“我没让你等我?”

    容颜怔了一下,转首从容:“啊,你是说了,不过你没说在哪里等你。我就来逛超市了。”

    秦绍风气极的笑了声,反问:“你除了酒店,还有几个容所?”

    容颜不断往车子里扔零食,问他:“你在酒店?”

    秦绍风咬牙切齿:“是。”

    事实上容颜不知他哪来这么大的火气,实则她也是记仇的,那一秦绍风戏耍她的行为,也让她积了一肚子的火,此仇不报,不符合她的风格。

    了然的点了点头:“那你来超市接我一下吧,麻烦你了。”

    “哪个超市?”

    “大商。”那是离酒店最远的一个超市。

    秦绍风扔下一个:“等我。”就挂了电话。

    容颜慢悠悠的选好东西,付了帐提着袋子出来,顺手招来出租车回酒店。

    下午的光景实在,回来时累出一的汗。等她洗完澡出来,秦绍风的电话早在客厅里急噪的响了几遍。容颜挽着头发过去接起来。听秦绍风沉着嗓音问:“哪儿呢?我在超市门口。”

    容颜“啊?”了一声,实在抱歉:“我在酒店呢。你回来吧。”

    秦绍风冷笑了下:“容颜,成心的是不是?”

    容颜状似委屈:“我本来一直等你的啊,可是你太慢了,看等不到人,我就自己打车回来了。”

    纵使她说得跟朵花一样,秦绍风也笃定她是在编瞎话呢。怎么就毫不犹豫信了她呢,早该想到这丫头花花肠子多得很,自己惹到了她,需得步步谨慎才得以保全,今这一遭被戏弄,实在让他无话可说。

    语气一下轻软得没话说,你有意哄骗:“这回乖乖在酒店等我,别再出花样了。”

    容颜想说:别过来了,我晚上还要跟闵安月一起吃饭。

    可是不等她说,秦绍风已经收了线,她再打过去,他怎么也不肯接了。

    实则他是怕的,怕她还有小子,一接起就告诉他,人不在酒店或者干脆说别见了。他那么想她,宁愿没头没脑的扎过去,哪怕是扑了空,有希望总是好的。她虽然任,却懂得分寸。

    容颜握着电话没办法,只得换好衣服等着。

    秦绍风速度很快,不出半个小时就已经在酒店楼下了,这次没打电话,只发短信说:“到了。”

    容颜匆匆下楼,秦绍风靠在车上点燃一支烟,西阳如火,烧了半边天,连秦绍风的轮廓都映红得如火如荼,更加妖艳得不可方物。

    即便戴着平光镜,还是掩不住的泠泠光华。

    “你有事?”容颜不喜不悲,就那样平静的看着他。她可不大度,秦绍风上次算惹恼了她。

    秦绍风指间的烟只抽了一口,见人走过来,扣在指尖掐灭,一伸手攥住她的手腕。

    容颜刚想往回抽,就听他真实意的说:“对不起,还生气么?我来跟你道歉。”

    容颜装得有模有样:“呀?秦三少还有错的时候么?”

    秦绍风紧紧扣着她的手腕,随着她想要挣脱的动作微微前倾了体,似笑非笑:“容颜,你果然全都是带刺的,扎得我哪里都疼。”可是怎么办,疼也有上瘾的时候。

    容颜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秦绍风就上前一步,抚上来的指修长,将她额间的发缕顺。

    容颜下意识要躲。

    秦绍风动作干脆,曲指轻点了她的额心,自动收回。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不信我的真心么?走,带你去看样东西。”

    容颜眼见就要被他拉上车,想起件正事来,死死别着车门不动。嚷嚷:“不行,我哪儿也不去。我已经跟闵安月约好了,晚上要一起吃饭。”

    秦绍风回头,暂且停下拉扯她的动作,顺手掏出电话,按动键子拔过去,嗓音淡而平:“安月,容颜我带走了,你们的事推一推吧。”没等那头响应,转首挂掉电话。对容颜笑笑:“夜晚你没事了,跟我走吧。”

    容颜哑言,接着讷讷:“有你这样的么?”

    秦绍风还是理所应当:“怎么没有。”

    闵安月盯着电话一阵无奈,苦笑了下打给秦远修:“容颜晚上不跟我一起吃饭了,商订事宜的时间推后,你要不要跟我一起?”

    秦远修握着电话轻蹙眉:“她怎么了?”

    闵安月百种滋味:“她没怎么,电话是绍风打来的,说容颜晚上跟他一起。”话落静心聆听那边动静。

    静寂几秒,彼端再启音,秦远修淡若平常:“晚上我约了客户,你要一起可以过来。”

    闵安月顿时百无聊赖,怏怏念:“那算了,你知道我不喜欢应酬。”

    容颜不知道秦绍风这是发什么疯,会带她来江边,侧首问他:“来这里干嘛?你有事就说事。”

    秦绍风看了她一眼,转过头摘掉平光镜望着水天相接的那一缕艳色不急不缓:“急什么,等着。”

    容颜思萦须臾,忽然戒备:“秦绍风,你不会想报负我吧?对我戏弄你怀恨在心,像趁夜深人静弃之江中?”

    秦绍风眯紧眸子:“电影看多了吧?我舍得么。”

    “别胡扯。”容颜勒令:“到底什么事啊?你若没事我还有事呢。”

    秦绍风漫不经心的扣动方向盘,听了她的话转首:“你有什么事?跟闵安月的合作么?”话到此处,才有机会正式问她:“原来你就是那个近来红遍半边天的‘模样你知’。”伸手过来,扣紧她的尖下,微微一笑:“容颜,你当真是有千种颜,哪一种都让我匪夷所思。”这点也是在闵安月那里听到的,一在家里碰到,听说‘桃花劫’这个商标品牌已经注册了,也是那时才知,原来那个有本事让人神魂颠倒的‘模样你知’就是容颜,竟是这个模样。真是天大的本事,连他的司机都被迷得团团转,因为一本书还几近伤心绝。

    容颜淡了眉眼:“我是‘模样你知’不行么,你有意见?”

    秦绍风将话说得坦然:“我没意见,只是想问,那故事取决于谁。可是在现实生活中,是有原形的?”与那上了密码的电脑有什么千丝万缕?

    容颜大惊小怪:“你怎么比闵安月还笨啊,拼凑有什么新鲜的。那是小说啊,小说你懂么?是虚构的。”话毕一脸怅然,一副对他的智商不敢恭维的鄙夷模样。

    秦绍风定定的瞧了她半晌,那瞳孔明镜似水,竟闪亮的没有一点儿瑕疵。心里微微动了一下,错开眼风没说话。

    此刻天色已经暗下,江中渔火孤寂,今夜似跟往都不同,黑得格外寂寥纯粹。就连江岸也没能幸免,容颜坐在车厢里,就像被一块巨大的黑布包裹住,连呼吸都压制了。

    她的心里开始打鼓,看着秦绍风颤巍巍:“秦绍风,做人不带这样的。杀人是犯法的,就算你有钱有势……”她还在絮絮不停的说着,眼角刹时被点亮。许是适应了太久黑暗的缘故,这一点改变有翻天覆地的效果,不觉然的让人感觉刺眼。容颜眯起眼眸,话语含到舌尖湮灭。缓缓转过头,瞳孔蓦然张得老大,世界眨眼间黑夜变白昼,不似太阳光那样火,却比阳光更富丽璀璨。好像之前铺天盖地的绒布被一把扯开,眨间天地间就变了模样。

    江上灯光连绵,不似渔火纷乱零星,视线所及,光和影漫无天际。明显有人精心设置过,盈盈水面上烛光闪烁,蜿蜒循序。容颜惊得合不上嘴,打开车门下来,江风吹乱头发。屏栏看清,是明亮的几个大字“对不起,我你”。风吹动蜡烛的火焰,像季芬芳的原野。从远看去,字体影绰,宛如立体呈现,映在水里一般。

    江岸歌声袅袅,何人在唱,一回眸你站在桥那边,回眸浅笑吹着短笛。

    ------题外话------

    对不起哈,实在太忙了,电脑都碰不到边上了。今天只能凑合一下别断更,明天咱多点哈。不过,明天也得下午再看,上午肯定传不上。嘻嘻,对不起哈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