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爱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白林气得坐在沙发上发抖,但秦绍风这番话无论如何不能让秦号天知道。不仅他体受不了,秦绍风两年来才在秦号天心里树立起形象,不能又毁在一处。

    秦郝佳一进来,看到客厅里失神的白林。放下包坐过去:“怎么了妈?体不舒服?”

    白林一见秦郝佳回来,抓住她的手,话一出口即急切:“不是我,是绍风。你昨天也看到了,容颜回来了,我怕他又犯傻。你现在是家里最能跟他说得上话的人,你去好好劝劝你弟弟。”

    秦郝佳愣了下,抽出手。神色淡然:“妈,这个我没法跟绍风说,我们的勾通也仅限于工作上。你了解他的,他不会听我的。”

    白林再想说话。

    秦郝佳已经不耐烦的站起,抓起包上楼。

    “妈,要没别的事我先上去了,还有工作要忙。”

    白林僵在客厅里,望着秦郝佳时忽然百感焦灼。如今孩子长大了,用中国的古话讲翅膀硬了,也像离她越来越远了。

    秦郝佳一进房间平躺到上,静静的望着天花板发呆。从昨天到今天她思虑最多的人也是容颜,看她在台上闪闪发光的样子,觉得璀璨炫目,像深埋土中的金子陈年累月之后终于见光见彩了。当时不惊是假的,以前这个人就近在眼前,是她并不看在眼里的弟媳。当时看着她,觉得这样的美好都是别人的,万不会设想有一天在容颜上看到什么样。可是,昨天她浅声吟唱的时候蓦然神思恍惚。一个曾一直摸得着看得见的人有朝一高高在上了,站在众人中再看,就像天边遥不可及的一颗闪亮星子。当时不知为何,思绪神出鬼没,有一刻不得自己撑控,视线穿透重重交织的人影找寻一个人的所在,最后落在风华不减当年的男子上。萦萦忆起很遥远的一句话,是秦远修为了容颜动了干戈怒火时说过的话。她还为此思忖良久,想他口中那个要不起的幸福。是她看到她时,唯一想到的。

    盛夏的天里,手脚越来越冰冷。最后蜷缩也不见什么效用,索直接钻进被子里。

    睡与醒之间,迷迷忽忽的觉着,她该见一见容颜。

    容颜狠狠的打了两个喷嚏。

    自然不会封建的以为有人破口骂她,正转去拿衣服,茶几上的电话就响了。

    沈子浩天真烂漫的童声传过来:“哇,颜姐姐,你怎么说话不算话呢?你这是不讲信用啊。”

    容颜从来不跟小孩子讲什么信用,跟大人也很少讲。吸了两下鼻子问他:“我怎么不讲信用了啊?”

    沈子浩气势汹汹的指控:“我小叔早说了给你打电话,你怎么关机呢?去酒店找你也找不到人。”

    容颜一拍脑袋,知道沈子浩这是被当枪使唤了,实则后隐匿着一个巨大的主谋,兴许就坐在边上指手画脚。

    不敢怠慢:“啊,原来是这件事。对不起啊子浩,是我不对。我昨天喝多了,就在朋友那里睡着了。什么时候关的机自己都不知道。你替我跟你小叔说声对不起好么。”

    沈子浩小脾气上来了,怎么也不肯妥协:“还是你自己跟他说吧,我小叔很伤心。你再这样对我小叔,我就不喜欢你了。”

    容颜以为下一秒沈子浩就要把电话递给沈莫言了,她头脑快速转动,已经想好对策。反正也没想跟沈莫言怎么样的,索直说她去了秦远修那里,到时他一反思,觉得她人品有问题迷途知返了,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可是千想万想,没想到沈子浩直接把电话挂了。

    容颜盯着电话一阵狐疑,考虑着要不要给他打过去,最后还是作罢。

    当晚夜色将沉,容颜的电话又响起,屏幕上显示的是沈莫言。略微犹豫了下,接起来:“学长,我……”

    沈莫言打断她的话,启音沉寂:“我在你楼下,下来吧。”

    容颜怔愣:“跟子浩在一起?”

    沈莫言再一张口,言辞简单:“没有。”

    “那你等一等啊学长,我马上下去。”容颜穿了件衣服,匆匆的下楼。

    华灯初上,灯影并非浓烈辉煌的时候,沈莫言立在一片树荫下,还是被路灯拉出长长的一道影,更加的修长拔。整个人看上去像苍松翠柏,却无形中落寞了一地的光景。

    这样乍眼的人物,即便站在这样不显眼的地方,还是能如当年一样,一眼就可认出。容颜快速跑过来,离他一米之遥的地方站定。静静的唤他:“学长。”

    沈莫言缓缓侧首,指间光火闪烁了一下,看清他俊美无涛的眉眼轮廓,也是男人中少有的清爽干净。只是紧蹙了眉头,跟平和绚的模样有一些差距。可能是与他职业相关的缘故,平时极少见他抽烟,在此之前容颜一直以为他是不会的。

    容颜看他良久沉默,心里不平的打起鼓,平安的又唤:“学长。”

    沈莫言已掐了手里的烟,低下头叹了一句:“不是说过了,不要叫我学长。难道,让你跟我拉近距离就这么难。”

    容颜跟着低下头,下意识揪着衣角:“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以往叫习惯了,很难改口。”

    “以往?”沈莫言似笑非笑的念出这两个字,容颜的下巴已被他凉薄的手指捏上,抬了起来。微不可寻的灯光下,与她泠泠对视,扎实地盯紧她一双眼:“我们哪有什么以往,以往我喜欢你,喜欢了那么久,可是,跟不喜欢又有什么区别?早些年在学校里我喜欢你,却因为那些种种两不相知。再后来,我仍是喜欢你,等我归国的时候,你已经嫁人了。然后就是现在……”许是觉出苦涩,轻微的笑了下,淬出沉寂的无奈。“现在,我还是一如既往,不能自拔的喜欢你,但你呢?容颜,你这个样子,我真是伤心。只能让我感觉你的心里一点儿都没有我,无论多少年,无论我你多久,都好像永远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事。”

    他这一番话说得太平淡了,凉凉静静的从他淡薄的嗓音里溢出来,微而沉之后带了一丝沙哑,说得无伤大雅又那么不痛不痒。可是,听到人心里,却全不是这么平淡无奇的感觉。像撼起壮阔的波澜,一刹间罪恶漫上来,竟微微的觉着,这个男人风华了一大把的年头,竟是有些微微可怜的。

    容颜站在风中无话可说,亦或想说什么,又觉无从说起。还是曾经的那些无可奈何,可能一些愁于他是已经太久太远,沉淀之后是她的浅薄永远也无法比拟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这个人无论是否在她生命中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与她相关的时又总那么少。仅此一点的交集,还是听别人口中说出,隔了长长的岁月后知后觉的传进她的耳中。

    他这样指控她,觉得公平么?

    轻轻的别开脸,眼眶微许温。容颜下意识抬头看斑斓的夜空,半明半暗的灰黑色泽。淡淡说:“你说你喜欢我,永远像你一个人的事。可是,不这样又能如何。你说的那些时候,要么我不知道,要么你不知道在哪里。关于你是否喜欢我,还都是我从别人那里听到的。听到的话可不可信还有一番说法,就算我曾经真心的以为你就是喜欢我的。可是,当时间老去远了年少的我们,谁又知道你是否还跟传说中的那样。我总不能抱着这样不切实际的沾沾自喜过子。现在是你还喜欢,于是过往的时间在你看来才变得的厚重又残忍。如若今天的你不喜欢我了呢?那些疯传过来的岁月还不是一句话就全化为过眼云烟或一地泡影,你喜欢我的这件事也要无从考究,到时候你一句没喜欢过,所有说辞都是谬传,我就轻而易举被到你的世界边缘,再凑近一点儿兴许你还会很烦,巴不得想要摆脱。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这么浅薄。”想来不光是他们,世间太多男女的感大抵都是如此。“不是你觉得永远是你一个人的事,事实上就是如此,决策权主导权都在你手里。你若说喜欢,那么故事便是长的,你说不喜欢了,曾经就得只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事实上,我说是个当事人,倒不如算个彻底得不能再彻底的旁观者。”说到这里她不想起段安弦,那个像被遗忘了的,曾经姐妹淘中最光芒闪耀的一个。就连这次夏北北结婚,大家也都不约而同的选择闭口不谈。可是,存在过的东西要怎么抹杀,如果不是段安弦,眼前这号人物只怕两年前还不会在她的世界里现,恐要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一直持续到当天医院的那一刻的时间。

    沈莫言在她眼中望断秋水一般,听了她的话忽而怔了一下。似在她的剪水双瞳中看到极度超脱的一个灵魂,在这个迷糊的外表下实则驻扎着一个相当敏锐的魂魄,绝不似平表露出的那么惘然。只是多半的时候是沉睡着的。

    唇角轻微抿紧:“你说的这些我清楚了。我的那些,说是给了你,不如说给了时间。你说得对,你什么都没感觉到,要怎么领并接受我的。小颜,是我疏忽了。以后,这会一深过一,我会慢慢的,让你如数感知。”

    容颜瞪直了眼,天地良心,她只是想说明两人虽看似纠葛了很久,但绝没看似的深意重。如何也没想到结果竟给一个种莫名的指了一条明路,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沈莫言,我刚才那番话不是这个意思,你不然重新考虑一下再说话。”

    沈莫言轻微眯起眸子,嘴角噙着一抹钩子:“我已经思考得很清楚了。以后,我会好好且正式的你。”

    容颜额头冒出冷汗:“可我刚才的话不是让你更入迷途的意思啊。”

    沈莫言上前一步,两手按在她的肩膀上,眉舒目展,轻轻道:“我的脑子不是太好用,你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但我理解的就是那个意思。”

    胡扯!说他脑子不好用,鬼都不信。

    容颜执拗着想再说,他已经扶着肩膀将人推转到面朝酒店大门的方向,气息拂到她耳畔,鼓惑的说:“乖,上去吧。我很累了,要回去睡一觉。”

    经他这么一说,容颜头脑中一阵恍惚,隐约想明白过来时看到的那点儿不同是什么,不是疲惫是什么。不侧首:“你怎么了?”

    沈莫言“嗯?”了一嗓,半晌,懒懒答:“等你等的,我从昨天晚上就一直候在这里了。”

    容颜蓦然转过头来,不可置信:“从昨晚?”下意识看天,已经黑透,岂不是一天一夜?“那我早上回来时你怎么没看到我?”她不信。

    沈莫言按了两下眉骨,曲指弹她的脑袋,俊眉蹙起:“我怎么没看到,是你看不到我。”他站得那么明显,远远看到她从出租车上下来,再拖着长长的蓝色礼服过来。几乎是从他的侧经过,却像全然不知。他也是个有骨气的男人,并且节比一般的男人还要更甚一些。口硬是憋了一口气,再唤不出声,非等到她哪一刻发现他不可。直到她进了酒店大厅,连影踪都消失不见,由生生起幻灭感,他近三十年的人生,第一次感觉被忽略得如斯彻底。

    ------题外话------

    今天咱先少传点,明天补上哈,这一段的戏有点重,我得顺一顺缕一缕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