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谐圣景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你自己觉得成果如何?”秦远修飘飘的扫了眼自己脖子上乱糟糟毛茸茸的东西,那表像说,不用我多加评论,你也该看到成果惊人了吧?简直惨不忍睹!“媳妇儿,没想过发展一下别的好?”

    容颜嘟起嘴:“你觉得我织的不好?”

    秦远修桃花眸子淡淡地扬起来,含着一潭笑意:“好看。”很轻微的侧了侧脸,换个角度打量一下,建议:“这个颜色不太适合我,要不换一种?”

    容颜颇深沉的看了会儿,秦远修从眉眼到气质都属清俊隽秀那一种,配上这堆乱草一样的装饰虽然提升了一些可观,但毕竟太廉价,不适合他整出入的场合。反正也不是真送,听他这样说于是很有建设的点了点头:“好吧,其实我也这么觉得。”一圈圈的帮他脱困,再漫条斯理的收起来。总算有话题说了,是个良好开端,等他晚上一回家再平和说事就不会显得太突兀了……

    体猛然前倾,瞬息有重物压下,是秦远修沉沉覆上的膛。中间的空气被挤尽,密不透息。手臂也顺势被他收拢,借着体一同揽在臂弯里。秦远修下巴抵到她的头顶上,语声既轻松又沉重:“决定理我了?不跟我闹了是不是?嗯?”

    容颜侧脸抵在他的膛上,听到他心跳有力,眼眶忽然酸涨,像眨眼便要有液体流出。此刻骤然生起一种想法,如果以后再不会这样打打闹闹了,是不是秦远修会觉得很舒心?

    抵着他的膛闷闷答:“我本来就没跟你闹,是你自己……”

    “是,是我,坏事都是我的。”秦远修笑吟吟的将话压下。

    “你上去吧,我去了。”容颜从他怀里出来。

    秦远修难得婆妈一回,恋恋不舍:“要不陪我上去?下班一起回家。”

    容颜不:“还好几个小时呢,太没意思了。我还是先回吧。秦远修……”

    “嗯?”

    “回家时路过大东门,给我带一份那里的米线,好久没吃了。”

    “好。”

    “秦远修……”

    “嗯?”

    “去买米线的时候顺带去隔壁店要一份寿司。”

    “好。”

    “秦远修……”

    “嗯?”

    “没事了,你快上去吧。”

    秦远修颌首看了看天,一下笑了,笑得眉舒目展的。一伸手攥住她半侧手腕,不温不缓的唤:“容颜……”

    “嗯?”容颜转过瞠目看他,不知道为何转眼就笑得这么开心。

    秦远修低头盯紧她,微微眯着眸子,口稳深沉:“我忽然觉得自己选错行了,应该开杂货店才对。”

    “……”容颜愣了下,反应过来,心忽然很好,像冷了几的天终于拔云见。笑嘻嘻:“你还年轻,现在跳槽还来得及。”

    秦远修托着下巴想了想,一本正经:“我看成,回头我跟父座打个报告,咱把这活辞了。”

    容颜抑制不住笑开:“得了,那我不真成你们秦家的罪人了。”

    秦远修挑起她的下巴,钩起唇角:“你这个觉悟真不行,我都准备拉队伍跟你起义了,怎么,友军兄弟倒想叛变倒戈跟着党国了?”

    大厦门前时而有人进出,不侧目望过来,光下男女低言巧笑,一来一往谈笑自若。仿这世间最和谐的一幅圣景。

    秦远修下来的时间不短了,容颜这回是真打算走了。转之际听他说:“联系上段安弦了么?前几天她过来找过我,感谢帮她请护理的事。看着过得不错,你跟夏北北也甭担心了。”

    容颜一阵讶异:“她来找你了?说在哪里住了么?”有段子联系不到人了,连以前的号码都换了。她跟夏北北前两天还猜测,段安弦离开S城去其他地方了。

    秦远修面无表摇头:“那天急着离开,没聊上两句,也没问她住哪儿。”

    容颜回去时试着拔打段安弦以前用过的号,都已经注销了。刚回到家夏北北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约她一起出去吃晚饭,听语气相当豪爽,想吃什么她都请。容颜理解夏北北的心,虽然过笔试离成功有一个眺望的距离,但毕竟是夏北北的第一次,有着艰难跋涉的心旅历程。

    “北北,我今晚有事,明天吧……明天我一定过去找你,别生气好么。”

    夏北北不是计较的女生,而且了解容颜从不会跟她耍心眼,说有事就一定有事。吵着:“知道,知道,没事啦,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想跟你吃顿饭。好吧,明天我等你。”

    挂断前容颜又说:“哎,还想起件事。秦远修说他前几天看到弦子了,不过时间匆忙,没问她现在住哪儿。”

    关于这个段安弦越来越让人吃不准了,夏北北和容颜切的找了那么多天之后心都要凉透了。闷着嗓音哼哼:“我看咱俩也别找她了,等她自己出来吧。”

    容颜感叹:“也只能这样了,天上地下的玩失踪,找不起了。”

    夏北北握着话话,漫无目地地坐在沙发上发呆。过个初试实在太微不足道了,可是对她而言却是对放弃的一种否定。否则她只怕不会再想要坚持下去,说不定转眼就去某个公司应聘,所有的打拼和尝试灰飞烟灭……所以,这一天她是真的很激动,不想干干的在家呆着,只想跟重要的人大吃大喝一顿。指尖发痒,摩擦的时间久了灼得像要烧起来,心一横,打给宋瑞。

    宋瑞似乎很忙,接起来说了个:“北北……”又跟周边的人说了什么,隔着听筒听到有几个人在同他交谈,夏北北不催他,静静的握着电话等。宋瑞觉出不妥,先抽出空来对她说:“北北,我这会儿有事需要处理,过后再打给你吧。”

    夏北北很听话,觉得他的话有魔力,自打他说了这么一句,她整个人就静止了,什么也不做,连洗手间都不去,巴巴的守着电话就怕他不知哪一时会打过来。

    从下午三四点一直等到晚上六七点,一个姿态维持太久脖子酸痛。看了看手中的电话一片灰心,觉得他是太忙一准忘记打来了。跳下沙发嘲笑起自己来,这是犯什么傻,他说打来就真的会打来么?礼貌的应付一下罢了,时间对于宋瑞那种人到底有多珍贵她不是不知。

    本来饿得前心贴后背的,畅想了多种好吃的东西,到头来等得只剩残羹冷炙,一点胃口都没有了。提着电脑回卧室,反正也没事干,查查有关面视的东西,相隔时间不短,不努力准备一下如今就得是空欢喜一场。

    刚走到楼上,门铃就响了。夏北北转过快速跑下来,第一个念头便是容颜,在这个S城最把她夏北北当回事的就属他秦家大少了。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