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起的幸福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白林一见大儿子进来,笑逐颜开的走过来:“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找你爸有事?”这是秦远修正常的上班时间,一般不是有重要的事要跟秦号天商量,不会这个时间点过来。

    秦远修一大早就冷气流,对谁都没多少,就像这满屋子的人都欠了他的巨额债务,逢年过节堵上门讨要了。

    直接问:“秦郝佳呢?”

    白林撇撇嘴,瞧瞧,都是这个调调,兄弟姐妹之间个顶个搞得跟仇人似的,不单每一次见面都分外眼红,就连称呼上都不肯敷衍的弱一弱。

    “你家在房间里,你是找她有事?”

    秦远修不回答,几个大步上了楼梯,直接进了秦郝佳的卧室。

    门一响,秦郝佳也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秦远修,反应慢了半拍,问他:“怎么这么早过来,有事?”

    秦远修反手一带,门板一下关合,跟上来的白林毫无悬念的被阻在了门外。秦远修几步近来,上半山一样的压向前,得秦郝佳节节败退。就见他恨得牙龈都开始痒痒:“秦郝佳,我警告过什么你是不是忘记了?别在容颜上动手脚,再让我发现下一次,信不信我弄死你?!”

    秦郝佳瞪大眼睛看着他,不相信这是自己亲弟弟嘴里说出的话,为了袒护一个女人竟拿痛下杀手的话来恐吓她。体里稀薄的力气一下像被抽空,转眼泪汪汪的盯紧他,缓慢的哭,缓慢的笑,轻泣了一下问他:“你要弄死我?我这样做都是为了谁呢?我现在都是为谁活着呢?嗯?”

    秦远修后退两大步,忽然烦到极至,看她的眼神透出厌恶,深深的:“别跟我说这些,你是死是活那是你自己的事,你自找的!别再跟我说一切都是为了我,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他妈的知道我现在生不如死的感受么?秦郝佳,托你的福,有些东西不是我不屑要,是我要不起!我他妈的要不起,你明不明白?”

    秦郝佳捂着嘴,呜呜咽咽的哭起来。想靠过来安慰他,又发现时至今他已那么排斥她,像躲一场瘟疫,或一个有着深仇大恨的人。心一下被划伤,疼不可遏。不想让他恨死她,内心开始变得慌乱不安。

    “远修,我知道,是我的错,我欠你的。我想退容颜,就是想让你重拾闵安月啊,你她,不是么……”

    “住口!”秦远修冰冷的神色,连自己都冻伤。悲伤得好想轻轻啜泣两声,可是哭似乎是女生的专利,上帝不太赋予男人这样光天化的权利,于是隐忍着嘴角呈出一个疼痛的弧度,讷讷说:“你说我真正的想要什么?我的幸福和痛苦是连在一起的,多幸福就有多痛苦,哪一天幸福没了,便彻头彻尾都是痛苦。你满意了吧?你如果觉得我只剩下痛苦会好一些,就折腾吧!”

    秦郝佳一天没出房间,怔怔的坐在窗口头脑中反复思及秦远修那句“你说我真正的想要什么?”是啊,她一直竭尽全力都在想帮他得到什么,可是到头来都好像跟他的心思背道而驰了,于是导致他越来越厌恶她,越来越觉得她的人生崩溃了,就在无理取闹,也想将他的人生一起搅碎。可是,她是他的姐姐,又怎会真想破坏自己弟弟的幸福呢?!

    到底什么才是他想要的,又实实在在的是他要不起的?

    经过那一晚容颜不打算理会秦远修,他的毛病越来越多,脾气也越来越大,这样的人凭什么要纵容下去。

    接连几天都是这种状况。

    秦远修中午回家吃饭,这个秦家上上下下都没想到。

    容颜坐在餐厅里啃米饭,秦远修就堂而皇之的晃进来了,盯紧她笑笑,已经吩咐下人给他加一份饭。容颜皱皱眉,看也没看他,胃口一下涨起来,饱得无法下咽。起:“我吃好了,上去睡午觉。”这话还是对着厅内的下人说的,至于秦远修,至始算个透明人,存在得那么虚幻。

    秦远修愣了下,接着一阵苦笑。

    下人已经端了碗上来,唤他:“少爷,您用餐吧。”

    秦远修随口抛下个:“不吃了。”转大步朝着楼上走去。

    容颜速度迅速,已经四平八稳的躺在上盖好被子,做出举世长睡的壮观模样。

    秦远修嘻皮笑脸的蹭过去,扯她的被角,“一起睡。”手劲十足,轻轻一拉一滚,就钻进了容颜的被窝里。伸手触摸,发现异样。以往容颜午睡都要脱了衣服正儿八经的睡,跟晚上那一觉基本上有着无二的待遇和重视,今天却衣衫整齐,连点便宜都占不得。

    容颜被他扰烦,蓦然翻出来。气宇平和,实则心澎湃。抓起电话给夏北北打过去:“北北,在家么?我要过去找你。”

    夏北北魂不守舍,电话里跟她玩漂移:“在呢,来吧……”然后就默不作声。

    容颜拿起包走人。

    秦远修彻底悲摧了,猛然扯开被子坐起,冲着容颜喊:“没完没了了是吧?容颜,恨你男人特别有意思?我告诉你,怎么跟我折腾都行。要敢出去沾其他男人的边,看我怎么收拾你。”

    门板“咚”一声被容颜关死,秦远修昂扬坚定的一番话随着巨响尾音都像震了三震。

    坐在出租车上容颜在想,其实也没表现出的这么生气,做为秦绍风的嫂子再以那样的份出席他的同学会的确不妥当。若是一开始便知道,怎么求她都不会去。秦远修是个霸道的男人,对自己范围内的东西有着强烈的占有。容颜并不会自作多的认为是对她的在乎,而是对这个‘秦家大少’的控制

    而且难得会有让秦远修低眉顺眼的时候,容颜何乐不为。

    夏北北打开门,容颜余声未散的笑着,心哪里真像在秦家面对秦远修时表现出的那么糟糕。夏北北眼眶发青,眼袋明显,对容颜兀自好笑的一个神色不理不睬,飘飘乎乎的说了句:“来啦。”接着转飘回去,继续守她的电脑。

    “你怎么了?”容颜脱掉鞋子进去。

    夏北北托着腮,坐在长毛地毯上叹气:“今天发布成绩,我昨晚一夜都没睡。”

    容颜心里“咯噔”一响,转眼被郁闷席卷,快速跟着坐过去,看了夏北北一眼张口:“北北……”想说别气馁,下次再考么,机会有得是。可是怎么也说不出口,次次念这样的台词,早起不了安抚的作用。

    ------题外话------

    不要误会秦远修和秦郝佳有姐弟恋节啊,绝不是这样的,他俩感太正常了~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