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绍风约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那你就不会做出点样子让他看好你?”白林提着气,一脸无可厚非的郑重之色。

    秦绍风眉眼一下笑开,笑意不达眼底便散尽。淡淡的问了句:“为什么?我活着还要看别人脸色么?”

    “你……”

    “妈,你没别的事了吧?”

    “……”

    “没事您出去,我再睡会儿。”

    白林见人躺倒回去,站起冷了脸:“不管怎样,晚上一定得去。记着啊,带个女伴。”

    秦绍风没好气:“哪来女伴,大街拉一个能凑数啊。”

    “这个你甭担心,我给安月打个电话,让她陪你一起。”

    秦绍风彻底不耐烦:“妈,别把她老跟我往一块堆扯行么?”感说了半天就这点儿意图。

    白林不跟他多说,已经出门。

    说秦绍风不把事放在心上,一点都没说屈了他。下午一两点的时候还泰然不动的坐在沙发上打游戏,因秦号天不在家,整个人放松到极致,衣服随便穿,单件的白色衬衣,下蹬了条浅色牛仔衫,松松的系着腰带,材实在修长,休闲也能穿出不俗的韵味,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半瞌着眼,连秦家来往的下人都不多瞧一眼。

    白林早已经跟闵安月通过电话,闵安月跟秦绍风的关系一直可以。又是白林亲自叫到她头上,大面更得过得去。不仅欣然同意,还说好下午去选件像样得体的衣服,然后直接过来跟秦绍风碰头,一起过去。

    见到这个时间点上秦绍风还倚在客厅里干些无聊的事,一下就火了。

    “绍风,你怎么还不准备,安月那边我都帮你说好了,你还不快点儿。”一边祖宗的叫着一边把游戏机关死。

    秦绍风困倦的揉着眼角,一脸无奈。游戏打得时间够久了,正好没了什么兴趣,打算上楼休息会儿。站起就往楼上走,后被白林叫住:“干嘛去啊?”

    “睡觉啊。”

    白林更加气不打一处来,几个孩子再不省心也没哪一个像秦绍风一样。揪住胳膊不让他走,知道说狠话是没用的,哪一时买过她的帐?这个儿子她了解,乖顺都是装出来给别人瞧瞧的,实则没从没真的听话过。不苦口婆心:“绍风,早上妈跟你说什么了?怎么就不听话呢。你爸快回来了,你这个样子想气死他?快收拾收拾等安月过来找你。”

    秦绍风皱了皱眉,显然被她唠叨烦了。转扯掉她的手,耷拉个脑袋叹气,懒懒地:“妈,我跟您说过几次了,闵安月不是我的菜,您老把她跟我往一起撮和,合适么?”

    “安月哪点儿不好呀?在这个圈子里还有能及得上她的么?”白林素来看重闵安月,一切大家闺秀该有的会有的,都在闵安月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怎能不对她的心思?

    秦绍风也知道闵安月在豪门里是出了名的八面玲珑,不深得大家长喜欢,上流公子哥们也是个个见了眼睛发直,就好似能将闵安月娶进门,祖坟上都是冒了青烟的。

    秦绍风算豪门公子哥里的一枚不假,纨绔的称谓也是出了名的响当当,就这样仍自认为就算闵安月肯下嫁给他,他也一准不会娶。咂咂舌,吊儿郎当的:“这么好让您大儿子娶呀,他们两个不是不清不白很多年了么。两人还真打算供奉那句‘两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酸话一辈子么?”

    “秦绍风!”白林在他面前最容易把持不住绪:“再胡说八道?你大哥有老婆的人了,以后不许说这些混帐话。去,换衣服。”

    她这般不容质疑,秦绍风也不想真跟她对着干。一边往上走一边想了想,同学会,带女伴……嘴角噙上一抹钩子,大步回房间。

    容颜接到秦绍风的电话时正在客厅里跟一个下人学手工活,研究在兴头上,对秦绍风理不理的:“你有什么事?没事我挂了,忙着呢。”

    秦绍风一边往下脱衬衣,一边急切的喊着:“别别别……别挂,真有事。”扯掉衬衫又去脱牛仔裤,一直笑吟吟的:“忙什么呢?搞得跟理万机似的。”

    容颜跟下人手里拿着的样品比对了下,发现针法没错,心满意足:“学织围脖呢。”

    秦绍风不屑:“容颜,你怎么这么老土,我记得上大学那会儿我们班女生就织疯了,现在早过时八百个年头了吧?”

    “你懂什么?年轻的人一代代,这种东西就没有过时的时候。人节还年年过呢,你见现在的年轻人有过烦的么?”

    “哟喝,懂不少啊。”眼神在更衣室的柜子里来回穿梭挑选,贼贼的问:“跟哥哥说说,有心上人了吧?”

    容颜反应过来,张口就骂:“你混蛋啊,我是你嫂子!到底有事没事?没事就挂。”

    秦绍风再度低三下四:“别啊,不闹了,说正事。晚上有事没?”

    容颜问:“你指多晚?”

    “肯定不会太晚啊,越晚离危险就越近,你看我像玩命之徒?”

    容颜爽快答:“像,忒像了!”

    秦绍风油腔滑调:“谢谢抬举,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不干点玩命的事多对不起你。私奔干不干?”

    “不干!”

    “切,就知道你害怕秦远修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秦绍风选好衣服,言归正传:“晚上有个同学会,规定带女伴一起。现在女的多稀缺呀,扫黄扫得厉害,连个青楼都开不起来,我上哪儿淘腾姑娘去呀。看在往我待你不薄的面子上,帮着冲冲门面呗。打个转就走人,时间保证不会太长。”

    容颜还是有点儿犹豫,毕竟上次秦远修特意说过这事。

    秦绍风见人迟疑不定,当即又补了一句:“放心,秦远修不会怪下来。”

    真让人没面子,好像她多怕他。容颜暗暗的想,但不得不承认,就是有点儿害怕。可是秦绍风在白林和秦郝佳面前没少帮她,这点小事若不答应,显得太不丈义。不过去打声招呼,秦远修不会有什么想法。

    “那好吧,几点?我收拾好等你。”

    秦绍风电话里听出语声愉悦:“两个小时后我去接你。”

    容颜出门没有画妆的习惯,只换衣服两个小时充足得很。不急着上楼,继续埋首跟下人学。

    秦远修的电话正是这时候打进来的,不知何时养成了地下工作者的毛病,明明想问些关于自己老婆的事,可是从来不肯直接给她打电话,就像将在意小心的包裹起来,唯怕泄露了让人瞧见自己的良苦用心。

    管家早已心领神会,每当此时就会不蔫声不蔫语的借一步接听。急步踱进院子里,才松口气:“少爷。”

    秦远修将电脑推到一边,靠进椅背里揉了揉发酸的眼,缓声问:“少玩什么呢?”

    “跟两个丫头学着打围脖呢。”

    秦远修不自知弯了唇角,心想,多大的人了,竟迷上这个了。

    “这个活儿好,没出门?”

    管家一五一十的答:“没有,之前接了三少爷的电话,可是没见着要出门,还在客厅里呢。”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