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绍风有心上人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等刘小唠叨完,秦远修的烟已经抽了大半,“怎么,孕妇成怨妇了?”

    容颜收起电话,无奈的“啊”了声:“是苦闷的,没见觉都睡不着了么。”

    秦远修眯眸吸了口烟:“杜就任她这么折腾,不说管管?”

    “能管得了么,她不睡杜有什么办法。”一个孕妇总不能看她积郁成伤吧。

    秦远修侧首,坏笑说:“看来晚上不忙啊。”低低笑了声,斜眸睨她,像有所悟:“也是啊,刘小肚子很大了吧,杜想不闲也难。”

    容颜反应过来,拿手拍他:“秦远修,你脑子里都装了什么。”

    秦远修一把握在掌中,侧按灭手里的烟,再看她,眸中光火明灭,悱恻缠绵:“你没想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容颜脸一下又红了,顺势溜进被子里,作困死状:“不跟你瞎扯,我要睡了。”

    秦远修一路跟下来,跟她头蹭头躺在枕头上,一侧,将人抱进怀里,神色开始正经:“小颜,今晚是我犯浑无理取闹……不该冲你发脾气,是我不对……”

    容颜眨巴眨巴眼,头脑不清的样子:“你说在酒店?”

    秦远修拇指摩挲她的眉眼,“嗯”了声,除了那个还有什么。

    容颜做了个“啊”的醒悟口型,转而又是迷茫:“不是我无理取闹惹你生气了么?你怎么自己把错揽了?”

    秦远修灼灼的看着她,眼里缓缓布满笑,接着捏了捏她的鼻子:“鬼灵精。”

    容颜被他按在口上,折腾到这个时间点上也是真的困极,秦远修关上灯,黑暗中听她小声的说了句:“秦远修,谢谢你帮弦子找了护理。”

    秦远修愣了下,拍拍她:“乖,睡吧。”

    白林一向疼孩子,这一点容颜早就知道。以往秦远修做了什么荒唐事白林一门心思的在秦号天面前打掩护,有时秦远修行事前也会考虑到秦号天的威严,可是一想到有白林纵容兜底,胆子也就大得没了边。自从秦绍风回来,容颜更见识到什么叫护犊子,秦绍风怎么个玩世不恭的鬼样子容颜会不知道么,偏偏在白林眼里好得几近完美。

    以前白林看容颜事事不顺眼,每次去秦家大宅明着暗着的都要数落一番。自打有了秦绍风,再想说容颜都像无从下嘴,唇枪舌战刚有点儿矛头,秦绍风就悠然自得的晃进了众人的视线。往白林边一挤嘻皮笑脸的揽着她的肩膀,随意说两句话题就岔过去了。常常逗得白林眉开眼笑,压根就忘了训斥容颜这茬。聊了半天又像突然想起什么,抬头看向容颜,装得有模有样:“呀,忘了你还在这儿呢,来半天了吧,正好出门顺路捎上你!”

    白林再想说她还有话要说,就会不觉然的缩下脖子。想起时间确实不短了,再耽搁下去秦远修要么撞来了,要么又给容颜打电话,到时她更没法说话。毕竟秦远修不像秦绍风,连花言哄一哄自己的老妈都觉得很没绪。面对长辈就摆那副郁闷到极至的眉眼,实在无趣。

    摆摆手:“行了,行了,走吧。”

    秦绍风站在容颜和白林中间,背对着自己的老妈对眼前的女人懒洋洋的挑了挑眉,那种似笑非笑的表算是得意。

    容颜得以保全,跟着自己名义上的小叔子出来。

    秦绍风跟她混熟了,从来都不客气,当然,从第一面伊始,他就觉跟她特别熟悉。一回头拍上她的发顶,板着脸:“想什么呢?跑这里来转悠?闲自己命太长?”他之所以这样问,也是这段时间看清了家里女流的战略战术,大宅两名女将明显同一战线,儿媳妇却就这一个,还不可着她捏。

    容颜伸手还回去,用力的打在他的背上,嘟着嘴抱怨:“你当我愿意来啊,是咱妈打电话让我过来的,说有几句话要说。”

    坐到车里,秦绍风慢吞吞的瞥视她:“你男人呢?怎么不罩你了?”这话听起来像有什么绪。

    “上班呢,他不知道我来这里。”白林是中途召见,急急如律令将她都杀个措手不及。真是越来越精明了,知道怎么躲开秦远修的爪牙。再说女人之间的事,她也不想次次拉上秦远修。

    秦绍风坐着不动想事,认真地眯起眸子。

    容颜见他不走,催促:“开车啊,想什么呢?”

    秦绍风施施然的转过头,反应如斯迟缓还真是头一回,思维一再再跳跃想起容颜口中那个“咱妈”嚼在嘴里觉得温馨一片,很有味道。嘴角噙着笑转过头煞有介事:“哎,你说,等我娶了老婆,再跟我称呼妈的时候也称‘咱妈’对不对?”

    容颜一愣,不知道话题怎么瞬息转移到这上边来的,之前口头上说过什么根本没在意,转眼也就忘记了。按理说没错,点了点头:“是啊,婆婆不就是妈么,她自然要随着你叫。”就像她随秦远修一样,否则认识白林谁啊。

    秦绍风扯了扯嘴角,笑得清风和绚。

    容颜汗毛竖起:“秦绍风,你笑得好诈。”

    “傻样。”秦绍风瞥她,发动车子离开。

    容颜越看越觉得他有少男怀的嫌疑,细细瞧他一眼,长成这样周边的花花草草该生长旺盛,有那么一两个看顺眼的也不算难事。笑嘻嘻的凑上些,一脸好奇:“秦绍风,你是不是有心上人了?妈为你张罗娶老婆的事了?”那一晚听他跟白林讲电话,隐隐约约谈及一语。

    秦绍风本来自若的打着方向盘,听到容颜的话明显一愣,怔怔的转过脸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她。眼中光色崎岖转换,堂堂一个大男人一直快言快语的,这一刻像有语还羞之感。容颜越发觉得问对了,看样子有戏。追问:“问你呢,说话呀。”

    秦绍风不自在的转过头专心看前方路况,淡淡的说了一句:“心上人好像是有了,不过没谁我娶老婆。”

    容颜瞠目瞧着他,最后安稳坐回去咂咂舌:“一听你就没说实话,有就有,没有就没有,还好像有呢,不想说就算了。”

    秦绍风也觉得喜欢一个人不是件模棱两可的事啊,所以在他认真彻底的想明白自己的感觉前还不敢太下定论。只限于一些肤浅的感受,看不到一个人时会惦记,看到了心会没由来灿烂欢快,看一眼聊一句都是种愉悦的消遣,更看不得别人打压欺负……依循着这些感觉初步定义便觉得好像是有了心尖尖上的人。不敢深想,真想明白了又如何是件轻松平坦的事,跟其他的女人毕竟不同,不是能够轻易娶回来当老婆的。侧首睨她,副驾驶上的人陷在光影里,像他心头的那团柔软,模糊的看不清楚。

    微不可寻的叹了口气,别过脸去看窗外。

    以往秦绍风最喜欢拉着容颜干这干那,从来没把她当嫂子看过。在容颜看来也无甚特别,就像好朋友一样。秦绍风人不简单,可是跟她相处起来就在玩游戏的时候会耍点小聪明,最终效果也是逗得她捧腹大笑。便不排斥,毕间秦家除了秦远修之外,难得有一个人的胳膊肘儿是稍微拐向她的。

    但秦绍风今天眼见没什么绪,或者意念也是后来才低落下去的,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嘴上若叼根狗尾巴草的话就是十足的浪子了,非勾肩搭背的拽上容颜一口一个“好兄弟”的招呼着去花楼赌坊才应当时的他眉眼间渗出的劲头。这一刻俨然喜静,规矩的问:“去哪儿?送你过去。”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