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这口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夏北北虎着脸,越发看出她在装傻:“我有什么不跟你说实话的?他人本来就好,我也没想他不好。”

    容颜白她:“你对宋瑞有感觉是不是?只有一个人对另一个人有感觉的时候才会把真实感觉隐匿了,反倒不能坦然自若的评价,不敢说太好,也不敢说不好,唯怕泄露太多感让人看出端倪。”拉了拉她的手:“北北,其实这个扭捏反倒让人一眼看出真实感受。你明明觉得宋瑞好得无与伦比,却小心意意,不就怕我看出他在你心里跟其他男人不同么?”容颜自认说得一派老道,其实之前她也没看出什么不同,听了秦远修的话才觉得宋瑞在夏北北这里就是不同的。

    思绪一下飞远,想起那个三人一起吃麻辣烫的夜,临了宋瑞要送夏北北回来,她执拗着不肯,打车离开很有几分匆忙。容颜忽然觉得,那时的夏北北是否心里就已经有了异样?才不想让宋瑞看到她自认低人一等的生活窘状?

    毕竟夏北北第一次心大动,什么感觉只怕她自己还陌生无所适从。看神色是有几分茫然的松动却死咬着牙不肯承认,容颜知道这事急不得,得慢慢引导。反正听秦远修说宋瑞那边也不松口,看形式比这边还难拿下,她也就不夏北北了。

    她不她,并不代表她可以一直装傻下去,结束话题前提醒:“北北,你到底什么感受晚上睡不着的时候好好想想。有喜欢的就得争取,如今能跟一个喜欢的人过一辈子多难能可贵啊。”但也多难,就是因为太难了,很多人都有一个人陪着过一辈子,却往往不是那个喜欢的人。

    结果虽然有些莫测,但总要努力一回,才敢说此生无悔。

    夏北北不是一点不开窍,拧了半天衣角,最后还是艰难的点了点头。

    再刚烈的女人也想尘埃落定,这是本质。

    跟段安弦通过电话敲定见面地点后,容颜打算从宋瑞家跟夏北北一起过去。考虑到不能太早回去,去洗手间的时候顺带给秦远修打了个电话。

    那一会儿秦远修正在开视频会议,他工作起来向来认真,听她说的话里只要没有原则上违背他意图的都随着她去,只听着不说话,偶尔会很酷的“嗯”一声。可是一听到“段安弦”仨字就不再淡定了,大步从会议室里出来,又是那种护犊子的调调:“跟她玩什么呀?又去喝酒?容颜,你能不能不气死你老公?”

    容颜拧开水龙手哗啦啦的洗完手,吹干后拿起电话,耐心保证:“这次不喝酒,保证!”不知道秦远修为什么这么排斥段安弦,对夏北北和刘小都很好的,从来给她做足面子。

    秦远修语气没有缓和:“早点回来,聊一会儿得了,我在家等你吃晚饭。”他一个大男人有些话不好说,总不好离间自己老婆的姐妹深。

    虽然时间有些紧,想了想还是一口应下。毕竟在段安弦这里的确出过一些事,还间接累及了秦远修,一朝赔了不少。

    时间还早,夏北北去洗澡换衣服了,容颜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如今的泡沫剧排的没意思,大多虐女主,越善良越往死里虐,没人到让观众对世界失望,才肯峰回路转,女人的天一来紧接着也就结了。还不如看动画片,随处可见的加菲猫,太轻松了。

    “哟,多大的人了,好这口?”

    正看在兴头上,头顶有笑意参半的男声传过来,优雅如宋瑞。容颜猛然回头,果然落入宋瑞一双含笑眼,不知在她后站了多久,手而立,挑了挑眉算做招呼。“你继续。”

    容颜还怎么继续,赶忙放下手里的零食,干笑着站起:“宋瑞?你怎么进来的?”

    宋瑞嘴角弧度不变,理所应当:“走进来的。”

    容颜皱了皱眉:“怎么没听见敲门?”还是有钥匙自已开的门?

    没用她想下去,宋瑞好脾气的反问:“你们关门了么?”

    容颜略一思萦,拍到脑门上:“瞧我跟夏北北这脑子,中午叫的外卖,忘记关门了。”

    宋瑞有闲心跟她开玩笑:“我还以为来飞贼打劫了呢。”

    “回来找夏北北?”

    “不是,回来拿点东西。什么时候来的?”

    容颜关掉电视,好好跟他说话:“上午就来了。”轻吐了下舌头:“把你给夏北北准备的零食吃得差不多了。”

    宋瑞愣了下,眯着眼看她:“谁说给她准备的?”看容颜瞪大眼,笑了笑:“果然来女飞贼了,专吃好吃的。下次多备点。”

    夏北北穿戴整齐从楼上下来,首先听到客厅里的谈笑风声,一看到宋瑞正主,脸不自知的红了下,迟缓着跟他打招呼:“宋少。”

    “来拿东西。”宋瑞站起走过来,上楼时跟她擦肩而过:“这丫头的脑袋怎么不记事,叫宋瑞就行了。”

    夏北北之前才被容颜灌输过要对他有非份之想的理念,刚才独自在房间里换衣服的时候还不负重望的想了想,刚想出那么些感觉宋瑞就出现了,心里感觉怪异,不知如何自处。像个学生一样,他纠正完,她就重了句:“宋瑞。”

    容颜微颌首看着两人就跟看独幕剧一样,整场氛围太僵死,按理说对话就该像踢球,你给我我给你,传送自若。宋瑞一消失楼梯上,上去把夏北北拉下来,不敢太大声:“夏北北,这还叫没感觉?太明显了吧?”

    夏北北捧着脸,一阵心惊:“真很明显?”

    容颜失笑:“傻样,放心,宋瑞指定看不出你的心思,一准觉得你就是傻点儿。”

    夏北北扑上来作势撕打她,容颜笑嘻嘻的往远处躲,两人你追我赶闹成一团,笑声充斥若大厅堂。

    宋瑞下来时两个人还在沙发上打滚,到底还是年纪小,嫁了人的也是玩未泯灭。嘴角噙着抹钩子,居高临下看着:“要出门?我送你们。”

    夏北北一下弹跳起来,装文静也晚了。容颜比她沉得住气,被夏北北压个半死,抚着腰喘顺气才说:“你不忙吗?”

    宋瑞手里拿着文件夹,轻轻在另一只手心上拍打:“再忙也不差这一时。”

    容颜高兴地扶着夏北北站定,对她眨眨眼:“有便车搭,感好。”

    宋瑞轻微笑出声。

    段安弦不守时,比约定的时间早过了半个多小时,容颜喝了口咖啡,催促夏北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