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远修的感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宋瑞也不傻:“华明宇当了炮灰是不是?”他们这一代彼此都很了解,华明宇做个豪门大少可以,运筹帷幄远不够格。

    秦远修兀自轻笑,含着杯沿一饮而劲,再放下已换了话题:“宋瑞,你比我大两岁吧,终大事铁了心的不考虑?”

    “得。”宋瑞本来着手臂,双手一按停,“又想说夏北北是吧?那么好个良家妇女送我手里忍心?你没心并不代表我有心残害,保全一个好姑娘吧。”

    “夏北北是不错,就是太原始了,那种姑娘搁现代叫死脑筋,正经得有你这么个人面兽心的人同化,否则她大气晚成。”秦远修眼神多锋芒,守着容颜不好评论她朋友怎样,放他眼里不过一帮稚气未脱的傻丫头,一眼看出症结所在。

    宋瑞当笑话听:“秦少,没你这么乱点鸳鸯谱的。低价收购的事包我上你放心吧,其他的事别谈了。”

    好一番周折,终于又回到原点上。秦远修自觉功成圆满,可以回头去老爷子那里交个差逍遥自在两天了。

    喝完最后一杯问宋瑞:“回大宅,去不去?”

    宋瑞今晚没有安排,很久也没去秦家大宅拜访了,穿上外跟他一路去了。

    大宅今晚开饭时间推后,正好被秦远修和宋瑞踩个正着。白林一团欢喜,坐在沙发上冲两人招手。进了客厅才发现闵安月也在,难怪晚餐时间后推了,用秦绍风的话讲,盛款待,菜太多了一时半会儿也做不熟啊。

    白林又好气又好笑的推他:“乱说话。”接着已经站起,招呼宋瑞坐下:“正好安月也在,你们几个聚聚吧,沾她的光了。”

    宋瑞把外递给下人,冲着闵安月挑眉:“真是沾光了,有好东西吃。”

    几个人一起长大,实在太熟了,客话都省了,见面就相互抬扛消遣。闵安月没起,仰着尖细光滑的下巴撇了撇嘴:“便宜你们两个了。”

    秦远修沉沉的陷进沙发里,招呼宋瑞一起坐过去。叼着烟没点燃,微眯起桃花眸子:“好事,给家里省一顿。”

    宋瑞搡他:“瞎扯,你秦少差几顿饭?”

    白林亲自去吩咐下人上水果和饮料,让度出空间让他们年轻人聊天。

    秦绍风也站起来上楼,论年纪跟这几人有一个代沟的差距,他们上大学那会儿他还游在高中的校园里,别人晚上加班加点自习,他想法设法翻墙去打游戏。如今他们能在一起高谈论阔了,他也才像刚刚挥霍完青,进入体力不支的颓废年代,闲暇时间还不如睡觉。

    宋瑞见人抬股走人,问了嗓:“哎,绍风,不吃饭了?”

    秦绍风没回头,声音懒洋洋的:“开饭了叫我。”

    秦远修偏首点烟,目光却集中到秦绍风那一点上,俊眉一蹙,打了整整一下午的麻醉针,好不容易有些不辩生死了,一个激灵回过神,不宁忽然达到极至。手指烦躁的一用力,闪烁的烟折断掌中,滚烫灼人。直接按进烟灰缸里,站起往外走。

    闵安月下意识问:“去哪儿?”

    秦远修面无表:“打个电话。”转眼大步出了客厅。

    管家接到电话时容颜刚上楼,秦远修才一出口说个“少”,管家业务熟练得直接报备了:“少刚从外面回来,下午出去的,好像去见朋友了,没好好吃晚餐,看样子心不好,说她不想吃……”秦远修近段时间很少回来,电话倒时不时打来,问些稀疏平常的事,少有没有好好吃饭,午睡到几点,见了什么人……管家隔着听筒如实复述,像特务接头一样,转还得若无其事,不能让容颜知道。

    秦远修握着电话半晌没了话说,目视星辰辽阔的远方,发梢是冬末初乍暖还寒的风。心头越发干冷潮湿。

    管家默默放下电话,摇了摇头想不明白,不知道两人闹什么别扭,却明明又很关心。

    秦远修一进来其他人已经围上桌了,秦郝佳何时也已经回来,跟闵安月一同出声唤他:“远修,过来吃饭吧。”秦远修没去餐厅,直接让下人把外拿来穿上准备走人:“有点儿事,你们吃吧。”

    白林追了出来:“你这孩子,怎么风风火火的,什么事还不能吃了饭再走。”

    “甭管我,你进去吧。”几步迈到车上急速开出。

    “嗯,见到弦子了……”容颜抱膝坐在上,一时不知怎么跟她说,半晌:“说不出的感觉,觉得弦子哪里不同了。”

    夏北北用头和肩膀夹着电话,撕开调料包泡上面,重新盘腿坐回沙发上:“说也不听,随她吧。反正我最近没时间……”

    容颜漫不经心的数着发丝,跟着应:“是啊……你复习得怎么样了?有把握么?”

    夏北北无力的摇了摇头:“说不准,真的说不准。我哪一次不是将书底看穿了,就那几本烂书,早倒背如流了。”说到痛心处抱头一阵苦叹:“活学活用都不会了,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是跟你说过了,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嗯,听你的,这次再不过,什么都不想了,安安份份找个工作,结束辛酸旅程。”

    容颜听出无尽苍凉,觉得世道死人,到底什么才是考核价值的标准,到底什么是人的底线。太深邃了,忽然发现他们这些社会底层的人连思及的权利都没有,太遥远了,够不到。

    “别灰气,不是还没考么,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中了。”伸个懒腰岔开话题:“吃饭了么?怪想你啊。”

    夏北北的方便面泡好了,凑过去闻着香味流口水:“刚泡好面,正要吃。”故意作出丝丝啦啦的声音,谗她:“想不想吃?想吃就过来,我今天去超市搬了一箱大骨面。”

    容颜晚饭真没吃,可是觉不出饿,不受她蛊惑:“吃吧,方便面最长胖,垃圾食品。”

    “好像你上学的时候不吃?”抗战时期,夏北北哪有闲逸致思及安乐无忧,能填饱肚子就是大好事。含着食物口齿不清:“小颜,不是没事么,过来陪我住两天吧,我也想你。宋少的房子忒大了,好冷清。”

    容颜还没说好或不好,卧室门打开,几不见的秦大少慵懒地踱着少爷步进来,跟无数个归家景一模一样,一把甩掉外,真像辛勤的劳动人民一天下来苦不堪言,赖皮赖脸的凑上来,揽着她唤:“老婆,累死了……”

    夏北北拿起电话看了看,没挂啊,怎么就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呢。对着听筒喂啊喂的叫了几声,再一看这回是真挂了。

    容颜瞪着眼睛没反应过来,电话已经被秦远修握在手里,二话不说的帮她切断扔到一边,伸直她曲起的腿枕上去,仰面微微笑:“帮我按按头,跟谁打电话呢?”

    “夏北北。”

    秦远修抬起手抚上她的脸颊,眼睛里有微不可寻的小心意意,仰躺的缘故,灯光将一双眼渡染得闪闪发光,从来懒洋洋的秦远修,眼睛难得有这么明亮的时候。心里觉得想她,手掌摩挲她一侧脸颊的时候想起那句话,捧在手上怕碎了,含在嘴里怕化了,那感觉怎样,他隐隐说得清。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