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出点东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容颜感觉无奈:“弦子,不是早看清这个男人什么样了,还不打算放手么?”

    “放手?”段安弦出口像很惊讶,漂亮饱满的唇角一弯,拉出一个包涵深意的笑来:“小颜,有些事涉入容易出来难,不是想放手就放手的。”再说,为什么要放手?她觉得黑暗就要过去了,正是光明朝她阔步走来的时候。

    “不怕华夫人再来找你麻烦么?”

    段安弦哼笑:“她找的麻烦还少么,尽管来好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主。”

    容颜瞧清形式,一刹理智分析:“要反击?”

    段安弦没回答,不过容颜从她的目光中看到深邃的信息,类似于危险。段安弦骨子里有一种魄力,这是她们三个人相比之下匮乏的。就连段安弦自己都曾说过,她是个矛盾体,说善良也善良,说邪恶又锐不可挡,极易滑进两个极端,要么遁入空门,要么坠落魔道。

    容颜握着杯子的手茫然缩紧,这一刻觉得段安弦很陌生,认识了她那么多年,却忽然看不明白。

    难怪段安弦销声匿迹这么久又出现,华氏集团出了问题,累累硕果是从秦远修手里拿到的,本来乘风破浪,如何莫明其妙又栽回到秦远修手里?华明东回来收拾残局,安乐生活暂告结束,段安弦自然也就跟着回来了。

    华明东回来后对时局简直浑浑噩噩,这批产品的销售合同秦远修出面谈了,他一早就准备放手,压根没插一脚的打算。从秦远修嘴里抢食,利润再可观也不见得是明智之举。可是一回来,不仅合同已签到他们华氏名下,生产过程一直顺风顺水,没想到会在运输出口的时候出现致命纰漏……侵犯秦氏的知识产权。合法申请注册的东西怎么会有问题?但事实就摆在那里,海关的验收结果也出来了,华家果然栽了。就算心知肚名秦远修在里动过手脚又怎样?商场如战场,谁又说不是黑市的玩法呢。

    巨额开发的项目如今不仅面临被注销的危险,高成本生产的货物也极有可能被销毁。华家当前面临的惨淡局面标准的的偷鸡不成蚀把米。

    到了这个时候就算把华明宇拉去断头台也晚了,华明宇再不成气候也是华老爷现任妻子的宝贝儿子,有华老爷的致命小心肝华小夫人死命护着,华明东咬碎牙齿吞进腹中也不能拿他怎样,转过头只得想法从秦远修那里打开一条突破口,希望有还生的可能。再者华明宇二十几年滑惯了,事态一出就跑了,天高皇帝远的,真想拿他开刀也得抓到人算。

    秘书进来通报说华明东来见时秦远修一丝惊讶都没有,看了看时间就像一早算准了他会来。并不急着让人将其请进来,靠进椅背里抚着眉骨悠悠想心事,一手握着电话漫不经心打转,想往家打一个,听听声音也好。自打那晚暴躁的将人拉回去后关系一直僵硬,打着公司忙的幌子去大宅混了两天子,其他时间都是在酒店过。直觉像不敢踏进家门,看着她一双眼睛再感受她独有的气息整个人就像战死杀场被千万马蹄踩踏而过。唯剩一口气息的时候睁着眼也是无力,那感觉真真是生不如死。

    电话一下攥紧,不能再思及下去,烦躁丢到一边接通内线让人将华明东请进来。

    胜负已分,格局也再清明不过,都是商场老将一眼看出意图明显,索都不拐弯抹角,单刀直入:“秦少,说白了,这次是来求你的。相信你也查得很清楚了,是明宇那孩子不懂事冲撞了秦氏实在不地道。已经狠狠教训过了,念在你们同学一场,过往我们两家合作也算愉快,现在就求秦少给条活路了。”

    秦远修轻微笑着:“华总这么说就严重了,我们自己也想找条活路呢。为了迎合外商的高端品味刻意开发的新产品着实花了不少费用,结果成本费都收不回,财路就被你们华家给堵死了。你也知道,这种精锐的东西投入市场转首就能遍地开花,一但别人开发出更新颖的产品,之前的努力就失去了意义。”大把大把的钞票打了水飘,任谁也不会觉得好受的吧。

    华明东顿时一脸尴尬,被秦远修堵得哑口无言,心里暗骂华明宇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华家这是翻了船,否则秦家的财路明显是华家用不光彩的手段给断了,漫天吵着要活路的是不是就该是他秦远修?可是人家就有本事翻版,但那笔生意华家做不成,会不会重新落回秦家头上只要秦远修不说,就得悬着,因此华氏集团就得欠着秦家的,华明东说起话来就越发的没脸没底气。

    “秦少,你看……这事能否再打个商量。以秦氏的实力十有**要峰回路转,我相信秦少有这个能力。被公方扣下的,我们就不敢再奢求了,只是那项专利权……”

    秦远修状似为难,叩着桌面静静的想了良久,再抬眸,作出决断:“华总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秦家不依不挠就显得不大气。海关扣下的我管不了,至于专利的事,我们可以不追究。”

    华明东千恩万谢,实则所有人连带他自己都清楚这回华氏集团是做了冤大头,侵谁的权?秦远修实力雄厚烂用私权倒是真。合法合理的东西,自己花巨资钻研开发的东西,最后却成了承别人的,窝囊死了。

    一下班秦远修去酒吧跟宋瑞碰头,脱掉外闲适。

    “海关那边说通了吧?我们将华氏集团的产品低价收购的事?”

    宋瑞挑起眼皮,一脸鄙视:“忒险了啊秦少,这次华家的嫁衣做得冤,可让你发达了。低价收购他们的违品,稍一改动转首再高价跟外国人交货,感好事都让你占了。”

    秦远修漫不经心的晃动手里的杯子,时不时饮一口,不否认华明东亏了。两方开发类似产品,工序上略胜一筹。权威部门一改动便如出一辙了,无论华家按着何种授权做出什么样的产品最终都得撞到他的枪口上。

    宋瑞好奇:“真不打算将华家的这项专利也吞了?放他一马?”

    秦远修若有所思:“本来就是他的东西,做太绝了以后的生意也不好做。再说这事跟华明东没什么关系,太为难他就没必要了。”

    宋瑞一脸精明:“查出什么东西了?”

    秦远修眸光一转,讳莫如深的笑了笑:“别说,还真查出点东西。”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