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人节短信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秦郝佳瞪大眼,不相信竟有这么不识好歹的女子。

    容颜倒觉得谁不识好歹也不及她,别人的生活再颠三倒四也伦不到她来插一脚。司机问她去哪儿,才忽然觉出漫无目地。不想回家,也没了看书的心,静默了一会儿:“在这里停下吧。”

    站在路边四处打量,还在S城的闹市区,侧人流如织,车水马龙,入目嘈杂不已,心中却有巨大的违和感,冷落得格格不入。

    一辆车子开过去又慢慢倒退回来,在她边停下,车窗缓缓滑下,当即迎上秦绍风一双含笑眼。

    “站这里发什么傻,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么?”

    容颜被他的突兀出现惊到,一时反应不过来,果然就傻着脸问:“知道什么?”

    秦绍风已经打开车门下来,阳光下笑起来,双眼特别明亮,理所应当:“知道你傻呀,你刚才不是在为自己的特质打广告么?”

    容颜白他一眼,低下头没说话。

    秦绍风催她:“别傻站着了,上车啊。”

    “去哪儿?”

    秦绍风回眸一笑,惊滟无边:“当你司机,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真是天大的荣幸,秦绍风了得么,秦家最小的少爷,被疼宠惯了从来都说一不二,竟甘愿给别人当司机的。

    容颜与自己争战,秦郝佳虽然尖锐刻薄,可是这一次也不算无理取闹,那些事她都清楚,长期以来也是有思想准备的。但怎么办呢?人就是虚伪,想一做一,坚定不移的认为是一码事,亲眼看到又是另一码事了。

    半天也没说要去哪里,一上车就开始发呆,秦绍风耐着子陪她打转转,一段路连续转过两次之后再受不了了,敲着方向盘问她:“遇到什么事了?”

    容颜突发其想,很想吃冰激凌,这一地段不乏那种甜品店,不远处就有一家,指点着人将车子开过去。直到秦绍风替她点了餐,饮料也上齐了,她才慢悠悠的想起回答他的问题:“没遇到什么事,遇到人了。”

    秦绍风盯着她看了半晌,有些哭笑不得,什么时候他变得这样好脾气了,好人做到家了,推了所有预定行程在这里半讨好半迁就他的嫂子,皱了皱眉,“嫂子”这个字眼让他不悦。索扬眉忽略,温声问:“遇到谁了?”至于失魂落魄的。

    容颜大口大口的吃甜品,都说心不好的时候吃甜食很有疗效,她就有这样的习惯,倒不是觉得甜滋滋的味道入腹多滋润,吃饱的感觉很好,眼皮一沉就想睡觉,大脑供血不足转动不跌,哪还有精力去想其他事。

    咽下一口,奄奄:“你大姐。”

    “秦郝佳?”秦绍风直接叫她的名字。

    早发现这一点,不论是秦郝佳还是秦远修,从来都直呼大名,没听他礼貌的唤过谁,还是叛逆的小孩儿么?容颜点头:“就是她。”

    秦绍风将勺子伸到她盘中抢食吃:“找你麻烦了?”

    容颜将食物拉近些,谨防被他染指。含糊说:“也不算,你大姐好像将生活的重心都放到秦远修上了,她从来就不为自己打算一下么?”

    秦绍风扔下勺子靠到沙发上,想抽根烟,掏出来了察觉场合不对,握在手里捻成烟丝,漫不经心:“以前她不这样啊,鲜花,,看着跟其他女孩儿没区别的。也不知道后来中了什么邪,反倒不见对生活有什么向往了。”轻微的笑了下,像幸灾乐祸:“之后秦远修就有了护法,我看着现在这劲头好多了,前几年你没见,秦远修就是她的天,哪天我要惹了秦远修的不快,秦郝佳能将我堵在房里骂。”

    容颜张圆嘴巴,不可思议:“不都是弟弟么,怎么差这么多?”

    秦绍风一耸肩:“哪知道,秦远修多讨女人欢心啊。不过也不见他感觉多荣幸,他郁闷的时候你是没见到,太疯狂了啊喂。”

    不郁闷才怪,没办法倒是真的,自己的亲姐姐,行为再偏激必竟是为他好,即便烦进骨子里也不能像对待敌人那般秋风扫落叶吧。也正因如此,时至今秦郝佳依然活跃在秦远修的生活里。

    “那姐什么时候变成这个样子的?”

    秦绍风颌首想了想:“好像是秦远修上大二那年吧,我念高中住校,不常回家,不知她什么时候转的开始奉秦远修为上了。”

    容颜心不在焉的搅动咖啡,觉得一定有事发生,否则秦郝佳一个年纪相当的大好女子怎会思想畸形了呢。

    “那爸妈就不急?毕竟姐的年纪也差不多该嫁了。”容颜说得委婉。

    秦绍风不像她,话一但从嘴里吐出来就是刀子:“三十五六了,哪里是该嫁了,标准的恨嫁。爸妈怎么不愁,可是没人说,看来秦家少个女强人,既然她有潜质也就不催了。”要知道这世上越来越多的职业女已经不把结婚当回事了。

    这一点容颜不否认,秦郝佳职场上打滚的人物,支撑着秦家的小半边天,没有男人也照样丰衣足食,乐不可支。

    “按你这么说,姐现在这个状态也没什么奇怪了。”

    秦绍风放下捻得只剩半截的烟,不苟同她的话:“这还不叫奇怪,那什么叫奇怪?”

    容颜学他愤青的样子,倾凑近:“干嘛大惊小怪,平时也不见你多关心这个姐姐啊。”世外高人一样。“你既然觉得奇怪,问过姐原由么?”

    秦绍风被她堵得哑言,怔愣须臾笑出声,像是赞扬:“灵牙利齿。”轻推了下她的额头,微微在眼前晃。“问过,可是没人说,就索不问。这世上哪个人白纸一样的活着,是没有秘密的?”在他的世界观里,每个人心底都该有一丝难言的隐讳,就不相信有一尘不染的人。

    “没大没小。”容颜嘟着嘴念抱怨,秦家个个比她大,好不容易跳出个小叔,年纪与她相当,奈何不将她放在眼里,像这样伸手伸脚的简直再寻常不过。“秦绍风!你的人生观太偏激了。小小年纪就会有这样的想法,人与人之间是可以很坦率的。”

    秦绍风眯着眼瞧她:“这跟年纪有什么关系,人如此,只是我活得比较真实。坦率是什么?有谁真就说一是一说二是二的?再亲密的人也不会事事坦诚相对。保准你小的时候就干过这种似是而非的转轴事。”

    容颜势气高昂,一副死都不服的劲头,像他今非拿出铁证来让她心服口服,否则这事就有得说。秦绍风没见过这么较真的丫头,觉得好玩,扬了扬眉笑起来。

    “不信?”偏着头想了想,接着坐直子问她:“上学的时候有没有愚人节的时候给平时称哥们的男生或其他人发过短信说喜欢的?”

    容颜摇头,动作和表没有一丝犹豫。她没有特别好的男朋友,基本能说得上话,但远不到好意思愚弄的程度。

    秦绍风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真没有?你边的朋友也没有过?”

    容颜受他蛊惑,细细的想,忽然眼睛一亮,想起件事来,当年段安弦干过这样的事,给一个风云学长在那一天发信息说喜欢,算不得什么秘密,短信内容全程播放读给宿舍人听,在她看来绝对坦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