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才不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华夫人默默看她一眼,眼睛里纵横交错着无比复杂的绪:“我不想坐以待毙,只想要回我的丈夫。可是……秦少……”她害怕秦远修,不止她,整个华家对秦远修也是颇多顾及。秦远修对容颜的袒护她清析看在眼里,值得秦少大费周章的,那事如何也小不了。

    容颜彻底听明白她的意思,当一个女人被落寞的到绝境上退无可退,平再乖顺也会有绝地反击的念头,就像常说的那句老话,兔子急了还咬人呢。华夫人认了那么久的命,终于忍无可忍,要惩罚小三并对她的男人出手了。

    漫不经心转动手里的杯子,一时思绪万千。

    夏北北大半杯茶都已喝完,等不来她一句话,这会儿有些急了,催她:“到底怎么了?很担心弦子?”

    是担心她啊,跟华夫人寥寥数语之后就更担心了。知道华夫人战斗的决心已定还顾及什么,找她来不就因为一个秦远修么。她是段安弦最好的朋友不假,可是她有什么权利和道理纵容她破坏别人的家庭?华夫人一脸憔悴眼见就被自己的枕边人折磨疯了,眼红心跳想要扳回一局,若是她做得只怕比这还要山崩地裂。

    她完全可以抬出秦远修再护段安弦一回,但事到了这一步已经跟那帮她打架完全不同。段安弦或许会因此受到伤害,可是若真能斩断她这根肋骨让她就此回头谁说不是件幸事呢?!

    “你说,如果弦子在这条路上受到伤害,而我们却不管她,她会不会恨我们?”

    夏北北最不涉及的一个人,可是黑白她分得清。停下喝茶的动作,静静的想了想:“以她的,怪我们真说不定。可是她现在这个样子,我真想不出来有什么好帮的。”想不明白,怎么就迷恋上这种豪门浮夸游戏了呢?

    “本以为嫁了有钱人就会锦衣玉食,没想到处处是危机,跟十面埋伏似的,看来也不好过。”夏北北听她说起华夫人,觉得那就是时下万千女的代表。

    容颜跟着感叹:“还不如十面埋伏呢,分明让女人生不如死的酷刑。时代变相倒流了,又一个女人的严寒腊月天。”

    夏北北笑嘻嘻的凑上来,实则就是开玩笑,秦远修怎么珍重容颜她一个旁观者最不会让凡尘俗事抚了眼,再清明不过。“你家秦少风华绝代的,你不害怕么?”

    容颜握着杯子的手蓦然一紧,心中生起叹息,跟着不着痕迹的松懈下来,嘴角上扬,一个不知是自若还是讽刺的弧度,抚都抚不平。摇头:“别说,我真不怕。”从来就没认为秦远修是她的,又怎会有那种患得患失的幽怨感,注定要逝水东流的。

    夏北北竖起拇指:“望尽豪门上下五千年,就属你容颜最有魄力。”

    哪里是什么魄力,快没力气了倒是真的!

    夏北北看了眼时间,啃书本的时间到了,猛然灌下最后一口,急匆匆:“不陪你聊了,好不容易休息,得回去看书了。”

    容颜隔着桌案将人拉回来,出口一个:“至于么?”又不是考研,至于这么下苦功?“北北,不是我说你,这么多次了也不总结点经验?公务员考试跟以往的战斗模式不同,不能专搞题海战术,不信你放松一下心态试试,效果或许就能比以前好。”

    夏北北半信半疑:“真的假的?”既然她肯问,就表明相信是真的。自己也曾反思过,只是习惯了,面对考试不下番苦功里就像不踏实。说白了就是自我安慰,没考过也可高喊此生无悔。

    容颜不答真假,看她乖乖坐回来,笑吟吟:“你觉得宋瑞怎样?”

    夏北北瞬时高度紧张:“你想怎样?”

    容颜拿眼睛白她,一脸腻歪歪的媒婆相,本来就挽了头发,就差鬓上一支花,便能拉出去客串了。

    敲着桌子:“不是我想怎样,是你直奔大龄剩女,想怎样?”

    人生怎会有那么多道坎,绵延起伏的接连在一起,总也迈不完的感觉。一件事还不见缕出点儿头绪,又一个致命的问题便闪现了。就算有一天她夏北北真有幸权高位重,落得孤家寡人的下场,更将挑战农村人的世界观,她同样会落得不得安宁,比现在还难得超生。

    烦恼得直皱眉角:“能怎样,什么着落都没有,没心想这事。”

    容颜宛如老僧入定,替她支招:“当所有事迎头赶上的时候,就得分出轻重缓急啊。依我看,先把感解决了,再一心奔理想也算高枕无忧了。”凭宋瑞的家势,只要她想,就能轻巧将人推上位。

    夏北北何其聪明,会读不透她的意思,羞涩没见出有,倒是一脸的好笑:“想让我攀宋瑞那根高枝?”笑意一下大起来,扩散无边:“得了吧你,好高的枝,也不怕我爬不上去掉下来摔死。”

    “怎么就摔死了?”容颜掐上腰感叹,伸出食指点她:“宋瑞家是有钱,可是怎么了?你夏北北还有才呢。”有什么配起配不起的?

    夏北北撇着嘴:“谢谢,是怀才不遇。”

    “既然怀上了,早晚都得育,谁还能悄然无声的怀一辈子不是?”

    “是没谁怀一辈子的,可你没见过中途流产的么?还不如怀着不育好受呢。”

    容颜暴躁了:“夏北北,存心抬扛是不是?怎么就死心眼了呢,非抓着这点差距不放了?”

    夏北北思及这些只觉伤伤肺,撑着脑袋一脸颓废:“小颜,看清形式了,岂是就差了这一点,瞧见人家宋少的长相了么?”照自己的脸比画一下:“人家一个男人比我的皮肤滑多了,还有人家那睫毛,那眼睛,那鼻子那嘴巴,哪一个部位安装到我脸上不是能闪瞎人的亮点?别拿我开涮了。这个世界很现实的,严苛得铜墙铁壁。”她跟宋瑞天下地上,没有半点能生成的根基所在。

    经她这么一说,容颜也跟着泄了气。本来觉得没什么,无非两人看对眼,地位啊金钱啊,长相的都不在话下。如今看来不是她思想纯洁了,是愚昧得可以。也不看看大家什么年纪了,早不是那个只跟喜欢有关,免了俗的年代。两人牵着手迎风能笑很大声,逃课跑去另一个城市看那个闺梦里相思又相思的人都会觉出浪漫壮烈。

    刘若英不是有一首《后来》么,后来人到底学会了什么?不是学会了如何去,而是终于明白和面包不可兼得,明白再轰轰烈烈面包面前还会显出苍白,人不吃东西会死,没了却仍能活下去!

    夏北北用血淋淋的现实将容颜一举击败,真是极佳的辩论手,无奈,只得放人回去。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