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辈子欠了谁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刘小想吃串串香,拉上容颜一起。

    出了酒店还不死心:“秦少真不去么?你再问问。”

    容颜两手一摊:“拿什么问?我们现在什么都不缺,就缺通讯工具。再说,他才不喜欢吃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二十几年都规律惯了的,叛逆也不会用在这上面。

    刘小讷讷感叹:“也是啊,男人对这个好像都不来电,平时也是我吃杜看着。”

    坐进出租车里,容颜揽着她的脖子做掐死状,声嘶力竭:“在我面前晒幸福是不是?怎么不直接说,‘瞧我们家杜,真是百依百顺’。”

    刘小半倚在她怀里,笑得喘不过气:“哪及得上你,豪门少,找个老公又是绝色,像你这种财色双收的,大明星都比不上。看今年娱乐圈那几个嫁豪门的没,老公个个富得流油,长得却不是那么回事,跟土财主似的。”

    容颜被她逗笑:“好久不关注那些了,年纪大了,越来越喜欢老男人了,那天看电视觉得古天乐好。还有朱亚文也不错呀,有型有款的,特别像咱班长。”

    刘小骂她犯花痴,两人在一起从来都是漫天闲聊,永远也没个正经话题,闺密大抵都是如此,可是无论说什么,都觉得放松,哪怕头抵头一句话不说,只干干的坐着,也不觉得僵死。两人吃过串串又去喝咖啡,太饱了,坐得难受,窝在沙发里像透不过气来。容颜站起吵着:“不喝了,不喝了,根本就不对路么。不早了,回吧。”

    刘小没玩够,一脸的一犹未尽:“才几点就回,走,逛夜市去。”

    吃串串就是虚饱,满腹青菜消化很快,不多时就会觉出饿来。刘小要吃路边小摊,容颜拉着不肯:“行了,小小,才吃完又吃,不怕撑坏了。”

    刘小白她:“撑什么,我现在一个人吃两人的饭,要不你干儿子就得饿着。”

    容颜说不过她,看着她吃还不够,非拉着一起吃才有绪。孕妇最大,她也只能舍命陪君子,想起一句话,忽然笑起来:“小小,我觉得咱俩了不起。”

    刘小嘴里含着食物,好奇问:“怎么讲?”

    “人不说了么,一个人要特别能吃苦。她觉得我们离成功不远了,因为特别能吃,只一字只差。”

    刘小“噗嗤”笑喷。

    时间真是不早了,容颜硬拦下出租车,将人送到楼下,直接折回酒店。

    出来时比较早,还不到吃晚饭的时候,现在饭点早过了,不知道秦远修吃了没。心里不放心,急匆匆的下来,带上门就往酒店里冲。

    被人一嗓唤住:“往哪儿去?”

    步子猛然收住,旋转门走马灯似的在眼前略过。听出是秦远修的声音,转望过去。

    此刻酒店门口冷清,辽阔的星空下长路笔直,路两侧是枝条生长整齐的法国梧桐,叶子还没落尽,路灯下生出斑驳稀疏的影。星光闪烁之下,秦远修站在光影里,鼻翼处被打出雕塑般的影来,不似往离家时正式的打着领带,衬衫的领子敞着,双手插在裤袋里,是闲适的样子。

    问她:“怎么现在才回来?”

    容颜看着他,一刹怔愣至无法回神。心里生出奇妙无踪的感觉,觉得今夜星光璀璨,觉得广月清明,甚是美好,就连晚风里都是归家的宁静气息。她外出晚归,有一个男人临风站着等她,是她一直向往的感觉。秦远修问完问题,安静等待她的回答,神色温柔。

    容颜隔着一条星光密实的长空与他两两相望,心中跳动如雷,不说话,只对他微微的笑。

    秦远修大步往这边靠,边走边问:“傻啦?”

    容颜几步迎上去:“怎么在这里站着?吃饭了么?”手臂缠上他的腰,仰起头问他,难得的几分乖巧。

    已经老夫老妻了,虽然没真正突破那一层关系,可是这样抱着她早是常事,这一刻还像是手软,觉得她服帖的那样不真实。她外出不归,还要他夜半三更出来等人,按常理要板着脸教训两句才像话的,可现在她明显学聪明了,知道他秦远修最吃不准什么。只要她一低三下四,他什么脾气都没有了。总算对他有了些研究,却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对他有那么点儿上心了。

    “都几点了能不吃饭?现在才回来,我以为让狼叼跑了,还不得出来看看。”看她一个劲傻笑,再多责备的话就不说了,拉着人走:“别傻站着了,上去吧。”

    容颜扯着他的手用反力,笑吟吟的脸颊月光下透明起来,讨巧得恰到好处。不知中了什么邪,明摆着跟他耍赖:“我今晚吃多了,还不想上去。”

    秦远修回看她,素颜清秀,额头弧线美好,两侧长发自然散落着,发丝柔软,清风里微微的,像心底的涟漪一般。怔了一下,挑眉问:“那想怎样?陪你走走?”

    容颜勾了勾手指,他就乖乖的凑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不肯屈尊的秦大少被女人训练得这样服帖。气息吐到他耳畔,笑起来:“是想溜溜食,可是不想走,要不你背我吧?”

    秦远修瞪了眼睛,想问她“什么毛病?”见她眼波流转,就一直静静的看着他,话一出口,全变了样:“容颜,我上辈子到底欠你什么?”他常问这样的话,气极了就问,早不是一次两次,她每次都嘻皮赖脸的答:“哪里是你欠我的,分明是我欠你的。”他听得不服气,觉得待遇如此不公,没好气的哼哼:“要是这么个还法,那好啊,这辈子我欠你的,来世你也这么还我的。”他已经蹲到她面前,容颜爬上去,揽着他的脖子:“秦远修,你有完没完了,你还想赖我三生三世呀,经得起你这么折腾么。”

    秦远修忽然静下来,心里暗暗的叹,是啊,不知不觉,何时竟已许了她三生三世,这样的一世还过不够么,如何会想要更长更久?

    秦远修大病痊愈,终于不用再打针了,两人在江南一连住了一个多星期,这就准备回去了。

    就容颜带了一个包,简简单单的几件衣服,秦远修的更离谱,来这里都是现穿现买的,走时都扔了,带也不打算带回去。

    容颜不舍的骂:“败家子。”

    秦远修拿眼睛扫她:“不嫌沉你拿着,回家给你当袍子穿。”

    不等容颜说话,门铃响起。她扔下包过去开门,是杜。开门就问:“真打算回去么?再多住几天吧。”这话听起来轻松,容颜是无业人员,怎么住还都好说。可是秦远修不同,看他表面上不说,心里不知多急,集团没他掌舵,很多事都将停滞不前,损失多少巨资更不用说。

    “住的时间不短了,以后有机会再过来。”

    杜知道秦远修干什么的,时间不是他们耽误得起。也不再多留:“那行,走吧,我送你们去机场。小小还不知道你们今天走呢,晚上我再跟她说,否则非哭个死去活来。”

    容颜点头:“太好了,就没打算让她知道。”她那个哭法,她肯定招架不住,一心软,恐怕真不想走了。

    秦远修也是怕她被刘小绊住脚,以前两个人在S城怎么纠缠又不是没看到,才对容颜提议走时只告诉杜一声好了,过后再告诉刘小不晚。

    容颜为此还表杨他:“没想到你还心,也怕小小怀着孕不能绪波动。”

    秦远修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抬起头漫条斯理:“我是想方设法把自己的人带走,让她知道除非老婆不想要了。”

    容颜正在吃橘子,劈头盖脸的扔过去。被他一把接在手里,得意笑起:“谢谢老婆。”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