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衣服也讲究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过去给他倒了杯水,将人拍醒后催着他喝下。问:“你没事吧?是不是很难受?”

    秦远修强力撑起眼皮,摇了摇头:“没事,别担心。去你朋友那里报到吧,让我睡会儿。”说完这句一头栽回去,又不放心,眼不睁的哼哼:“傻样,别一个人瞎转悠,问明白地址直接让酒店的车送过去。”

    容颜帮他盖好被子,不声不响的出去给刘小打电话:“小小,我已经到了。不过今晚可能过不去,秦远修生病了,正发烧呢。”

    刘小一听到“秦远修”三个字就亢奋,这一点连新郎杜也是深知,不过她心思浑厚,这样的人反倒光明磊落,倾慕一个人也是。她亮堂堂的说出来,别人也就坦的理解并接受。用她的话讲,这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秦远修这么看是个人,往屏幕上一站就是举世无双的superstar。大惊小怪的冲着电话喊:“呀,秦少生病了,怎么这么不巧。那你别过来了,好好照顾他吧,我过去。”

    容颜马上安抚:“行了,行了,你也别过来了,结婚不是很忙么。放心,我们一定会准时出现在婚礼现场。”

    刘小泪盈眶,咬着指头想了想:“那好吧,你好好照顾秦大少啊,今晚上的活动改明天吧,少了你们也没意思。”

    容颜不跟她多说,挂了电话去找医生,一量体温,惊出她一汗来,三十九度八,真是高得吓人。医生也不迟疑,直接帮他输液。整个过程秦远修就像没事人一样,任由别人在他上为所为,竟连一丝反抗的神智都没有了。

    一连就输了三瓶,其间他一直昏睡。容颜坐在边守着,半步不敢离开。就这样还敢撵她去跟人会合,他这个样子只怕被人拖走了都全然不自知。

    打完针已经五点多了,天色暗下来,容颜帮他拔了针,一抬头,发现秦远修已经醒了,目光沉稳的看着她。

    容颜忽然紧张,小心意意:“是不是拔疼了?”

    秦远修声音沉沉:“不疼。”

    容颜拭他的体温,不似先前那样了,这才松了口气。问他:“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

    秦远修攥住她一只手,握在掌心缩进被子里,当成他体的一部分。头一歪,一侧俊颜深埋入枕,良久:“不想吃,想睡觉。”

    容颜倾上前,顺势将手借给他,让他握得更踏实些。另一只轻轻在他上拍打,动作轻缓稚气,哄孩子入睡一般:“那就再睡一会儿吧,醒了再吃。”

    秦远修没睡多久,闵安月和夏北北过来探望。看到容颜一阵激动,夏北北虎背熊腰和容颜抱成一团大呼小叫,被机智的闵安月及时制止:“小声点儿,没见她们家秦少正睡着么。”把容颜拉到一边小声问:“怎么样了?什么况啊?”

    容颜叹气:“感冒了,高烧,近四十度。”

    听得人一阵心惊。夏北北凑上来:“那现在呢?还没退么?不行赶紧去医院吧,秦家的金枝玉叶,在你手里被折腾出病来,回去怎么交代啊。”

    容颜也是心焦不已,从没见秦远修生过什么大病,发这么高的烧也是头一次。以往有个头疼脑的还不待成气候,私家医生就打着冲锋上来了,再顽劣的病菌也经不起这种高强度的扼杀。

    将卧室门关上,三人到厅内说话。“看看况再说,如果再烧起来就带他去医院。”想了想,又问:“小小那边不忙吗?”

    段安弦笑着答:“她一个孕妇忙什么啊,谁敢让她做事。再说结婚男方是主力军,女生只管摇旗呐喊,等着来娶就好啦。”

    容颜一脸茫然:“什么意思?不是新娘么,又怎么成孕妇了?”

    段安弦抿着嘴坏笑。

    夏北北搡她:“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么?新娘怀了孩子,不就顺理成章成孕妇了。”

    容颜惊得半晌说不出话来,够前卫的啊,才打着结婚的名号,感孩子都已经有了。这叫什么来着?先上车后补票?

    “快说来听听,怎么回事啊?”刘小从来都是大嘴巴,有个私房事别人不问她自己也得沉不住气,这次是怎么了,保密工作做得这么到位。

    段安弦双腿交叠,一如既往的优雅:“我们也是来了才发现的,刘小着四个月的大肚子,按理说也不算很久吧,就能摆出一副螃蟹范,多么了不起。我才糗呢,愣没反应过来,指着她的肚子问怎么就发福了呢。这次小小的风声严紧,主要是杜那个军师,跟小小可不是一个档次上的,明显有脑子。杜你知道是谁吧?就那个新郎。”

    夏北北摸起茶几上的苹果咬,含糊不清的:“就是,就是,那个杜不简单。之前在网上跟小小还视频过,都没看出端倪来。小小也说了,好几次都差一点儿说出来,是杜说要她给我们个惊喜的。”惊是有了,就不知喜在哪里,孕妇了得么,搞得她连刘小的都不敢近,生怕一个不注意撞出什么问题来。一口咽下去,扯着容颜的袖子,还是一脸惊色:“哎,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结婚么?没觉得很匆忙?还不是因为小小怀上了,怕再不结孩子都能赶来参加婚礼了。酒壮熊人胆,但壮大了也真不是个事。”

    容颜越听越迷糊,非问个明白:“跟酒什么关系?”

    夏北北心直口快:“两个人是经别人介绍的,小小说一早没看上杜,就想着当哥们处。后来一起喝酒喝大了,事就出了。”

    段安弦抚着额,幸灾乐祸:“你说,人除了酒后乱,还能干点儿别的么?”

    容颜受到的冲击实在太大,如果不是秦远修病着,真想立刻冲到刘小面前,看看这个腰圆润的新嫁娘什么样。

    想到秦远修了,顺带想起件紧要的事来。

    “你们两个晚上有什么安排?”

    段安弦摇头:“没有,打算看过你们就回宾馆睡的。怎么?你有事?”

    “是有个事要求你们,秦远修出来得匆忙,外都忘了拿,又讲究得要命,不换衣服门都出不去。他这样我又不能离开,你们去帮他拿几件衣服过来好吧?”常用的牌子她都记得,幸好无聊时多留心一眼,现在也不至于茫然无措。

    可是,选衣服也是门学问,又哪里这样简单,光知道牌子还远远不够。夏北北没想到这么多,可段安弦清楚着呢,她换的男人不是一两个,平为了讨好也会买衣服装装贤惠当礼物送,都穿不一样的尺码。秦远修的讲究不用容颜说她也看得出,任何时候见到都合体得无懈可击,永远一尘不染的样子,这种男人十有**都暗藏大雅。

    “小颜,要不你跟北北去吧,我帮你先照顾会儿。你们家秦少穿多大尺码我们怎么知道啊。”

    夏北北当即反应过来:“是啊,买得不合适你家秦少肯穿么?”

    容颜跟着犯愁,一准不肯穿的。平时就挑剔惯了,衣服也不是随随便便买来穿,大多都是特别订制,就算商场买来的,也非那几个牌子不可。向卧室方向看了看,还是有些不放心。

    段安弦安慰她:“别担心,有什么事我马上给你打电话。”

    也只能如此,容颜跟夏北北片刻不敢耽搁的出门,有望早去早回。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