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远修发烧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容颜转了一圈又一圈,没想到变化这么大,城市旧颜换新貌,早不是五年前的样子。之前还夸下海口,转眼就真的找不见路了。记忆中徒留一些梗概,俱体到哪条街哪路车,就全想不清了。幸好把会面的时间推到八点,闭着眼摸也能摸去了。

    午后两三点的时候,光明晃晃的一片,江南虽比北方温暖,因前几连续雨,晴好的天气里也没多少暖意。容颜穿一件羊毛大衣,缩紧后停下辨别方向。侧首的一瞬不看傻了眼,想起秦远修说过的话,眼睛的正前方如果看不到东西,不如转首往两侧瞧一瞧。果然,别有风月。觉得秦远修永远像无所不能,某一个瞬间可能还无意识的想到他,没有多刻意,蜻蜓点水一般在心头略过。再一抬眸,他便出现了。江南的烟雨之色里拔的站着,背满金色锋芒,江山万里都成一幅背景画,阳光下无尽的赏心悦目。温柔的笑意绽开在他嘴角,无奈衍生泛滥,像找了一个人很久,上辈子就不折不挠不得而终过,这一辈子到底是找到了,垂着眼睛淡淡的笑起来。

    “还傻站着干什么?过来。”

    容颜想也不想的奔过去,又开始胡言乱语:“秦远修,你知道我现在想起什么了么?”

    她站定仰起头看他,不再上前。他就主动过去将人揽住,出来得急,上了飞机才发现外都忘记穿,还是办公室里那件竖格白衫衣,是谁说南方暖如的,还是冷得他瑟瑟发抖。沉沉叹了口气,问她:“想起什么了?”

    容颜答得干脆:“觉得小小的话似乎有道理,上辈子就是见过你的。”

    秦远修贪婪她的温度,缓声说:“是她见过?还是你见过?或是实在巧合,你们两个上辈子本就见过,而我好死不死的跟你们也同样认得?”弹了弹她的脑袋,全当西瓜待了。“你以为人能生在同一世很容易么?概率你懂么?对缘分这种东西几乎还不适用,因为低得可忽略不计。”

    容颜不过随便问问,没想到他真当回事了。觉出他在发抖,伸手捏了捏,只着一件衬衣,里面连保暖衣都省了。向他后看了看,车呢?没穿外么?

    转而一脸担忧:“秦远修,你是怎么来的?坐飞机还是开车?”

    秦远修瞌着眸子,一脸疲惫,听了她的话又连带恶狠狠的,还能怎么来?毫无准备轻装上阵,说好一起来的,问她什么时候能回,安排事时也好心里有谱。谁想会傻着脸一脸茫然,觉出遥遥无期来,又不喜欢打无准备之仗,便一头扎进工作里将近段棘手的事都打理妥当。才松一口气,想起给她打个电话,关机,又打到家里,才知道人已经出发了。真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大个人做起事来怎么从来都无所顾及。

    将人扶正了,以便看清他苦大仇深的一张脸:“能怎么来?走来的。不是我说你,容颜,你跟我说句正格的,你这脑子里到底天天都装了什么?谁准你不蔫声不蔫语走人的?”

    秦远修嘴角一放平,正儿八经的巍然模样。容颜傻着脸,也是有几分怕的。“我哪里是不声不响走人的,不是你自己气势汹汹出去的么,几天不理人,我以为你不想来了呢。”

    “你怎么就那么会想呢?”秦远修气到极至,反倒笑了,桃花眸子微微眯着,锋芒锐利:“我问你什么时候回来,是你自己拿不准。我又不是无业游民,工作不用管了是不是?总要把手头的工作安排妥当吧,结果瞧瞧你干的这叫什么事?一打电话说走人了。我没没夜就换来你这么没良心的对待是不是?”

    容颜恍然,可是……谁让他不将话说明白。低着头,心里有气,却不敢大动肝火,以免火上浇油。只讷讷的说:“真生气了?”

    秦远修定定的看她,半晌无言,接着向上吹了口额发,要笑不笑的:“容颜,幸好我心大,要真生你气,早八百年前就死了,还能残喘到现在么?”

    容颜嘻嘻的笑,明显要讨好他:“不生气就好,什么时候到的啊,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

    秦远修忽然笑意昂然:“打电话?多抬举我啊,有那个资本么。”也是下了飞机才发现,办公室那会儿一时火大随手就扔出去了,到了才发起愁,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的一座城,怎么才能海底捞针一样将人翻出来。

    容颜问:“怎么了?”

    “丢了,出来时不知掉哪儿了。”

    “那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秦远修滞了下,萦萦忆起刚才说过的话,觉得素来认定的理论有了偏颇,缘分这东西有时并不像说起来那样难得。他出了机场本来是想先找个公话打给她,刚走到这条街上她就明晃晃的扎进眼瞳,连带彼时的光,刺目到微微睁不开眼。这感觉竟由心的亲切,他乡遇故交,比那还要深义重的一种感觉。想象着正常的脚本是不是该兴致勃勃的冲上去握住对方的手腕,两眼含泪,相顾无言?这么个想法自己都觉得傻气,可是自打遇到容颜哪一件事做得不傻气?一头的跑来这个城市,吹瑟瑟冷风,不是头脑发是什么?!常说她头脑发烧,同共枕这么多年,传递他也该不能幸免了。

    容颜见他不答,死死抿着唇,一张脸又白得透明,彻底担心起来:“秦远修,你的脸怎么这么白?”伸手拭他的额,暗惊,发烧了呢。

    秦远修耷拉着眼皮,吸鼻子:“你光看到我脸白了,就没发现我后还长着对白色翅膀么。”除了天使谁能干出这种傻事来。

    容颜想了一下,纳过闷来,学他的样子,一本正经:“你想说你是护舒宝?”

    这次换秦远修纳闷了:“护舒宝?那是什么东西?”

    容颜高深莫测的吓他:“这个说了你也不懂,太深奥了,别杵这儿了,跟我走。”之前的行程也顺道改了,去刘小那里肯定处处忙得脚打后脑勺,吃不好睡不好的。秦远修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受得了,只怕婚礼还没举行,他就倒下了。先找了家酒店安顿下,一入住,秦远修爬上就睡了。从没见他这么乖顺过,环境不挑,也不肆机找茬跟她抬扛。不知是真睡了还是瞌着眉目休息,安静得一句话也不说。容颜看着这样的秦远修反倒心疼,疼得口闷闷的压抑,说不出话来。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