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长得不男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晚上没吃东西,两人都饿得难受。秦远修说:“要不找个地方吃了再回去?”容颜抱着大衣,不从:“回家吃吧,吃完就能直接睡了。”

    秦远修彻底无语,打着方向盘苦笑连连:“千挑万选倒选了个猪娶回来了。”

    没走出多远,他的手机便响了,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接起。声音难得温润,看了容颜一眼,偏到车窗一边去回话。总共就这么大点儿空间,还能躲到哪儿去。动辄就是这样语还休的表,什么都不用说反倒暴了对方的来路。

    一猜就是闵安月,竟是一对双飞燕,他才从美国回来,她也跟着飕进境了。

    “要去找她么?把我放这里吧。”容颜见他撂了电话,侧首说。

    秦远修没打算停下,只说:“先把你送回去。”

    容颜一下就急了:“我说了在这下就在这下,你怎么回事?”

    秦远修被她蓦然提高的嗓音吓了一跳,一愣,将车打到路边停下:“这是怎么了?又跟谁发脾气?”

    容颜也是一愣,转而自若的说:“还不是你太独断,我忽然改变主意了,想吃完了再回去。你把我放这里就行,附近正好有家牛面馆,很地道。”

    这会儿换秦远修不放心了,向外张望了回,难得婆妈一次:“要不你回家吃吧,想吃这家的牛面我明天再带你过来。”

    “那能一样么,东西只有在渴求的时候才最俱吸引力,一但过了这个兴致即便送到眼前也不想要了。”容颜面无表,又迷迷糊糊的说了这么一句,不等他再说话,已经下了车。

    这个时候店里吃饭的人很多,找到位置点了餐,好久才端上来。有些东西若要不属于你真是强求不来,一碗牛面吃起来都这样不易。容颜刚抄起筷子,白林的电话就打过来了,秦远修的打不通,就专挑她下手。意态很坚决,隐隐听出怒意:“你跟远修过来吧,大过年的都不来拜见一下长辈像什么样子。你就跟远修说,今晚来这里有事。他要敢不来,你爸再问起来我也不帮你们摭着掩着了。”

    容颜咬着面,狠狠按动键盘,将圣旨给秦远修一五一十的发过去。自己也不敢多耽搁,一直跟白林心存芥蒂,不能再任关系更加的不堪,穿上外匆匆忙忙的打车过去。

    刚跳下出租车,便有人叫她。容颜付了钱走过去,映着路边灯看清宾利车旁男子的一张脸,足足惊滟了几秒没说出话来。见过男人长得顶级好看的,秦远修就是一个,可线条再怎么精美还是有男人特有的凌厉。像这种五官精湛得女人都有所不及的还真是头一次,生生将自己妖艳成了一朵花。容颜第一感觉便是韩流来了,这样秀气的男生分明就是韩剧里的花美男么。

    男子攀着自己的耳朵正一脸急迫,看到容颜这股发傻的劲头很是不悦:“愣着干什么呢?帮忙啊。”

    “啊?”容颜被他一唤,才有了反应,全是无措:“帮你什么啊?”

    男子索松了手,一颗头往她面前一凑,半边脸赏给她:“帮我把这些耳钉摘下来,没想到这么难弄。”

    容颜“扑哧”一声想笑,见他冷着脸盯上她又憋了回去。暗自数了数,一个耳朵上竟有三颗耳洞,青一色带了细小的黑色钻石。一张脸本就长得高雅脱俗,不像街头上混迹的不良少年,明闪闪反倒十分贵气。

    “摘下来干嘛啊?不是好看的。”再者也不是特别大特别明显,根本不伤大雅的事。

    男子“嘶”了声:“你懂什么,这样进去还不被骂死。你快点。”

    容颜小心把他摘下来,的确不太容易,看来带得时间很久了,像要长成耳朵的一部分。她一边动作一边不时问他:“疼不疼?”

    能不疼么,都快长里面了,再弄下来就像连着。他闷着嗓音忍着,半晌:“不疼,你摘下来就行。”

    一边摘完又摘另一边,容颜将这些小钻逐一放到他的掌心里,月光一照,能跟满天细碎的星子相媲美了,竟比那些星子之光还美丽。直至最后一颗摘下,两人皆松了口气。不知管家何时过来的,看清两人扯着嗓子欢快的叫:“二少爷,大少,原来是你们回来了。”

    容颜之前太认真,经他大呼小叫的一咋呼,手一抖,一颗价值不斐的耳钻掉地上了。

    “完了,掉了。”

    秦绍风还没顾上她,转过脸去对着突然冒出的管家一脸烦躁:“叫谁二呢?你才二呢。”

    老管家懦懦的改了口:“哦,三少爷,对不起,我一时口误。”

    秦绍风才回头看容颜,见她正蹲在地上细细的找。也跟着蹲下去:“掉了?”

    容颜抬起头,一脸抱歉:“不好意思啊,刚才没拿住,给你弄掉了。”

    月光下一张脸沾尽了当晚的月华,纯净至天然。脸面统共也没多大,就巴掌大小,还紧紧的皱到一起,像一只可的包子。偏偏就没包子那股的俗气,和如水月光融成一片,契合得天衣无缝,美妙也是一顶一的,秦绍风竟有一刹看呆,觉得真是个有气质的包子啊。

    笑问她:“你就是秦远修的媳妇?”

    容颜点头:“是啊,我就是你二嫂。”都说秦家有个上蹿下跳的三少爷,脱缰的野马一般,一连三年都不着家了。此刻一见,跟传言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绍风伸手抬起她的下巴,咂咂舌:“你这长相配秦远修寒碜了啊,他是怎么瞧上你的?”

    容颜翻他白眼,躲开他一点儿,越发笃定之前的想法。

    “你这个样子我也是没想到,长年游历在外,还以为多豪放粗犷的长相呢,没想到是油小生,多不安全。”

    秦绍风被她一句话逗笑,跟着凑近些:“没听说过么,少年子弟江湖老,红粉佳人两鬓斑,男人奔波江湖四处,才叫真男人,跟长相没什么关系的。再说,你觉得我长得不男人?”

    容颜细看他,的确好看,倒也不是不男人,跟娘娘腔是差得远,只是男人极少能长得这么精雕细刻。

    秦绍风搓了搓手,觉出冷来。顺带拉着她起来,转对管家说:“你先别进去,帮我找找耳钉。”

    管家眼神不好,又是这样黑灯瞎火的时候,无疑在难为他。但秦绍风是笑面虎,能看出来,比谁都记仇。管家就一个二三不分,他就这么整他。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