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就不高兴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晕天暗地养到第三天头上,容颜终于恢复精神体力。不用整软绵绵的躺在上,可以到楼下吃饭看书了。

    秦远修不知去哪里混迹,又开始见不到人。

    下人再怎么说她晕迷时,少爷如何如何的体贴周到,容颜也撇着嘴不信了。将粥碗往边上一推:“行了,别念你们少爷的好了,他什么人我不知道么。”

    “哎,不是,你说我什么人啊?我怎么就不知道呢。”秦远修何时已经进来,倚在餐厅的门框上,双手插在裤袋里,玉貌朱颜,雾散天清,迎合着她的话题一脸好奇。

    容颜慢慢转过来,背后说人坏话本来就不地道,若是别人她一准会觉得脸面上过不去。但因为对方是秦远修,即便被抓个正着也觉得理所应当。路过他去厅内,一边走一边说:“你什么人还用我说么,负面新闻遍地飞,什么花花公子,不良少年的,还少么?”

    秦远修跟在她后打转,她坐下他也跟着坐过去。哭笑不得:“别说,咱俩没白搭伙啊,就属你最了解我。”

    容颜拿起抱枕打他:“秦远修,你说话怎么那么难听?”

    秦远修抱着头躲,见她不依不饶,索一把夺过,连人抱进怀里,死心踏地:“赖我么,你说话也得好听了算啊。我怎么就不知道自己有那么多雅称,你封的吧?还不良少年呢,当我十六七岁么。”

    容颜死去掰咧的挣脱,振振有辞:“我看你还不如十六七岁的毛头小子呢,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当人家不知道你什么人品。”

    秦远修狠弹了下她的额头:“别乱动,让我看看脸怎么样了。”瞳色明暗转换,脸色到底还是变得难看:“模样本就长得不济,这还有法看么?”双手将人扳正,奈何悠悠地望着她的不争气:“容颜,真不把我说的话当回事是不是?那个段安弦的事你能不能少管,怎么着?也学人家玩江湖义气?真要有那本事以后也罩着我呗,我跟你混了。”

    看来他都知道了,什么消息在他这里不是四通八达,看着什么都没问,来龙去脉没人比他更清。压根就没想什么义气不义气,当时那个场景是人都会出手。反过来也一样,段安弦也绝不会袖手旁观。要不是那个秦郝佳……一想到就气得牙痒痒。

    要从他上爬下来,垂头丧气:“当时哪想得了那么多,再说了,你死活管我什么事。”有义气也不罩你,江湖不是讲原则的么。

    秦远修坦然的将人揽紧:“好好坐着,乱动什么。”修指在她头上点了点,板着脸教训:“出头也得有个光彩事,段安弦那叫什么事啊?抢别人老公还有道理了是吧?那女人没打死她已算便宜她。就你傻大胆,还打着冲锋往前凑合呢,给我丢人不?就不该管你。”

    他一这样说容颜也有一丝心惊,难怪那女人眼里囊满愤恨,气到魔杖,便是连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天下的男人那么不争气,帐却通通记到了女人的头上,数算起来哪一个不无辜,又哪一个不可悲可恨。

    心里莫名不痛快,执拗着从他腿上下来。秦远修见人变脸比翻书快,莫名其妙:“好好的说话呢又发什么邪?”

    容颜不理他,直接往楼上去。

    是谁说他秦远修本事通天的?照样还不是拿不下一个女人。嫁过来没两就听他酒后吐真言,说打小时候就执着那么一个女人,自认魅力无边,到头来还不是打了一个持久战。用她们宿舍当年的话讲,这就叫起了个大早却赶个晚集,比谁认识闵安月的时间都要早,该拿不下还是拿不下。

    秦远修见她是铁了心不跟他过招了,他话还没问完,站起冲着她问:“你上酒吧干嘛去了?那里的酒有那么好喝?”

    人不是常说,一醉解千愁么。容颜就想醉那么一次,没想到酒到愁肠处,什么还都不待发泄,反倒招来祸患。

    下午三四点钟,秦家大宅那边送来昂贵补品,是打着白林的名号过来了。显然是从这里回去后自秦郝佳那里打听到了内幕,出难怪会将秦远修气得抓狂,的确是秦郝佳理亏。

    那一会儿容颜还在楼上睡觉,午睡到现在一直没醒来,自然也不知道白林差人送东西过来这事。正被秦远修赶上,没说领,直接就打发了:“拿回去,我再不成气自己的老婆想吃什么还挣得来,回去告诉秦郝佳,让她以后少干这种转轴的事。”

    下人解释:“不是大小姐让送来的,是夫人。”

    秦远修扔下手上的杂志,眼见已经不耐烦,语气不善:“有区别么?”一样是收卖人心的把戏,他秦远修最不待见这种打一巴掌再给一红枣的做法。

    上楼叫人起,容颜哼哼着不想起,感觉正睡在兴头上,连脚趾都是暖的,很舒服。秦远修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三秒没动作,很有些无从下手。不光是早上,午睡也有懒的毛病,他觉得真稀罕。平时刚硬得跟什么似的,真以为自己贞洁烈女,就早上睡还醒的时候有那么点儿俏的样子,隐约是在撒。将她的头搬到腿上,笑着唤她:“老婆,起了,快起,有事带你出去。”

    容颜不理他,翻了个拿他的大腿当软枕抱,流着口水继续睡。

    秦远修最干净,俊眉蹙得老高:“还来劲了是不是?不起打股了啊。”

    容颜喝醉了酒的模样,手臂一扬,不管不顾:“不起不起,打死也不起。”

    秦远修捏着她的耳朵,往起拽又不敢真用力,一只手托着她的体往起抬。“没跟你开玩笑,再不起真来不及了。”

    容颜挑着眼皮似有千金,咬牙切齿:“秦远修,你到底要干嘛?”

    秦远修将人扶正,起去柜子里给她拿衣服,从里到外都选齐全了,再一回头,人又软趴趴的倒下了。他看着好笑,连脾气都没了。再度连哄带骗:“怎么又倒下了?老婆,你要起来我有事跟你说,是你有个朋友叫小小吧?快结婚了。”

    容颜眸子一睁,猛然坐起:“刘小?是啊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

    秦远修一本正经的调她胃口:“你甭管我怎么知道的,立马穿上衣服立正稍息,我就跟你说。”

    容颜手忙脚乱,秦远修也不闲着,一边帮她往。直到穿上拖鞋跳下,拉着他衣袖,一双大眼明闪闪的,星子之光一般的明亮:“现在能说了吧,怎么知道的?”

    秦远修目光有丝贪恋,多看她几秒。手伸进裤袋里掏出电话递给她:“她给你来电话了,我接的,期帮你存到备忘录里了。”

    容颜捧着电话一脸欢喜:“原来没丢啊,还以为找不到了呢。”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