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远修出国了(一更)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忙到年跟上了,秦远修却要出国。容颜问他过年回不回得来?就十来天的事了。秦远修拧着眉头答不上来,清水和缓的神色,没见多少在乎。后来只说:“尽量吧,但回不来也正常,不就过个年,有什么大不了。”

    宋瑞那一晚也说过,秦远修老早就受够了墨守成规的子,一起粘乎了那么多年都不舍得分开。忽然有一天拳头砸到他肩膀上:“不跟你这么蹉跎下去了,没意思,去美国呆几年。”这年头不都流行单飞么,说走就走了。过去这么多年宋瑞还跟她吐糟:“真残忍哎,他什么意思当我不知道,快毕业了才说,不就是等我把这边都打点好了,来个措手不及,让我别跟着他。他就是野惯了,中国人的子太死板,他过不了了。”

    过年对中国人什么概念?夏北北不远万里都奔回去了,嘴上说一事无成的回家不踏实,可容颜能看出她心里比谁都切。怕也只有在他秦远修眼里,把过年不当一回事。既然如此,之前忙得昏天暗地还有什么意思,不也同样没能免俗。

    以往秦远修也时常这样不着家,国外就跟他秦家的后花园一样,抬腿便走人。容颜看习惯了,从来都任由他去。可是过年不在家还是头一次,豪门里规矩多,她虽嫁进两年多,子还没磨平,有秦远修罩着,该学会的一样也不在行。他这一走她不心虚是假,可万不会在他面前低头,嘴里说得轻松,去哪儿去哪儿,你的事我如何管得着。他走那天她一早就溜出去了,大街上漫无目地的晃,忽然觉出孤立无援。

    她虽然在S城长大,可是除了容父就没什么太过知近的亲人。平走得最近的还是那些朋友,段安弦例外,时间上自己时常拿不定。但刘小没回老家之前和夏北北两人可是随叫随到。不容她心低落,往往连孤独什么滋味还没酝酿出个头绪来,几人一闹腾就什么都烟消云散了。今年不知中了什么彩头,商量好的一般,一群人纷纷散去。街上照常人来人往,擦肩又都是一张张陌生脸庞,容颜默默的穿行而过,觉得连穿透指掌的风都特别的冷。

    转到快晌午才回去,管家说秦远修已经走了。他在那边有固定居所,次次只需拿个护照轻装上阵,家当一点儿都不用带,来去洒脱得真跟风一样。

    “少,少爷说了,让您有什么事给他打电话。”

    容颜“嗯”了嗓,漫不经心的上楼去。

    没走出两步管家又说话:“少,还有事,明晚老宅那边有宴请,少爷不在家,大小姐让您提早过去。”

    容颜暗暗的揪着心,战斗打了这么久,早该骁勇善战,奈何她剑峰都没磨利,坚实的盾牌一撤离,哪里有好子过。

    去城秦家大宅之前先去刻意上了妆,化妆师极专业,将人的气韵捕捉很好,描绘起来就像画一幅山水画,悠闲自得。妆色浅淡,却十足的恰到好处。容颜自己照着镜子都看到惊滟,觉得好看。

    化妆师满意的看着她,底子本就超凡脱俗,效果才会这么好。听容颜说平时都是不画妆的,便交代她一些补妆技巧。

    正当此时宋瑞打来电话,也是要去秦家大宅,就问她在哪里,随带捎着去了。

    本来秦家司机就等在下面,可是跟宋瑞总算比其他人熟悉,心里会踏实一些。便应承下,将司机打发回去了。

    宋瑞抵达时容颜就站在楼前等,难得穿着贵重,白色皮草大衣,因为材纤细,硬生生将雍容华贵穿出了一的清纯可人。妆容清丽,跟往的素色素面没瞧出多大不同,却又像是另外一个模样。宋瑞下车时愣了一下,微眯着眸子看她,又下意识抬头看了看天,觉得像晴空之上的那一抹白,说不出的亮眼明心。

    “出来等干嘛,冷不冷?”

    容颜系好安全带,笑吟吟:“不冷,估摸着你快到了,也是才出来。”心中一直有疑问,藏不住直接问了出来:“不是秦家的晚宴么,你怎么会去?”

    宋瑞侧首似笑非笑:“还不知道?是秦家的宴请不假,其实就是老朋友聚一聚,都是跟秦家交好的。要不然我怎么可能过来捎上你。”

    容颜顺着他的话想,秦家那几个老故交都是有数的。宋家算一家,另外的就属闵家了吧。

    “那闵安月也会去吧?”

    宋瑞握着方向盘,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再转过头,偏了题:“大包小包的拿的什么东西啊?”

    容颜低头看去,答他:“给那边人买的礼物,老早就买好了,一直没过去便没送出。”她是个好奇心重的孩子,宋瑞这样剑走偏峰在她看来更似盖弥彰,更想一探究竟:“问你话呢,闵家跟你们秦宋两家不是很好么,该都会去吧?”

    宋瑞沉吟:“她今晚不去,听说去国外了,也是个忙人。”

    容颜点了点头,神色如初。福至心灵觉得事不会那么赶巧,豪门世家的子弟就都有每逢佳节出趟国的嗜好?那一晚她被宋瑞送回的不早,秦远修回去的却比她还晚,难得提到闵安月脸上有了笑容,就猜想是干戈化玉帛,快水到渠成了。秦远修跟闵安月的事早不是什么不能说的秘密,虽没敞开心扉聊过,但也从不摭瞒敷衍她,梗概一早跟她说过的。青梅竹马,两小无差,只是通通一的傲气,虽然喜欢但还收不了对方的骨头。容颜觉得锦衣男女天长久在一起,不动反倒不正常了。娶了她为什么,还不是那两人执拗,无端端的牵扯上了无辜,其实本是别人的一段虐恋深,全不干她什么事的。

    宋瑞见她不说话,瞌着眼睛以为是累了,便说:“要是困了就先睡一会儿,不知道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先养足精神,到了我叫你。”

    容颜依言闭实双眼,东想西想,最后真就睡着了。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