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都凉薄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公子齐 书名:婚色门
    容颜刚坐到沙发上,秦远修也跟了过来,捡起茶几上的商业杂志翻两页,一下丢回去,子一歪枕到容颜腿上。眉宇间依稀疲惫之色,揉了揉眉头,抬眸正见她色变着要将人掀下去,手臂缠上她的腰,似是微微笑着:“这几天都干什么了?”

    容颜搬不动他,便不再动。靠到沙发上漫不经心:“也没干什么,除了去看看弦子,就没怎么出门。”

    “弦子?上次你说的那个段安弦?”秦远修将自己放平,深瞳里染了光,依旧深邃如潭。

    容颜:“嗯。”了声。想些其他。

    秦远修揪住她的胳膊,让她集中注意力:“之前跟你说什么来着?不是让你离她远点儿。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是吧?”

    容颜想说,不当那当什么啊。话一出口,又改了主意:“我的朋友碍着你了?管那么多干什么。再者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方式,她对我是真挚的。不就上次喝多了不小心撞了你一下么,又不是金贵的碰不得,再耿耿于怀可就小家子气了啊,秦远修。”

    秦远修呼地坐起,手臂自她下巴一膛,让人连扯带拽控制住:“不是,容颜,我怎么就小家气了,良言逆耳你还真听不进去了是不是?”

    容颜大半个子扎进他的怀里,他着单件的衬衣,膛微暖,紧紧贴着她干瘦的背。她被钳制着喘不过气来,发火之前他已经将人移了出来,怏怏的抱怨:“瘦得跟什么似的,咯得我骨头疼。”狠弹了下额头:“容颜,你刚从象牙塔里出来的小孩儿不懂世事险恶,那个段安弦的心思绝不似你跟夏北北那么简单。是啊,她怎样又碍不着我什么事,你信不信。”

    容颜自然不信,她们从一个战壕里爬出来,摸爬滚大早不是一,大学四年再加毕业两年,六年之久再叵测的人心也该见识了,就算秦远修再怎么能看穿**都市的老江湖,她还不及他么?

    岔开话题不想跟他争,他们有各自毫无交集的生活圈,他不喜欢她的就像她不待见他的一样。

    “我们切入点不同,没什么好争的。跟你说个正事,你妈今天过来了,给我买了件衣服,你说怎么办?”

    秦远修松开她,安然靠到沙发背上,侧首睨她:“什么怎么办?给你买了件衣服,又不是给你买了艘肮空母舰,穿就得了。”

    容颜侧过正经看着他:“我不是那个意思,这不要过年了么,给他们也买点儿礼物才像话吧?”

    秦远修眯眸想了想:“你觉得好就买,就明天上午吧,我陪你一起。”

    容颜微微欢喜:“那太好了,不过你明天不忙么?”

    秦远修起上楼:“再忙也不差那一上午。”

    事实证明他还真就差这一上午,才出去转过不久,电话就接连响了几次,起初还都被他按掉,奈何那边实在执着,眼见秦远修俊颜已见不悦,容颜放下手里的衣服催他:“接吧,或许真有要紧的事呢。”

    秦远修垂眸,静冷疏离:“那你先选。”说着,推门出去接电话,容颜仅听到这么一句:“不是烦我,还打什么电话?”

    容颜握着青脆的玉镯神思不定,微凉质感,极像一个人的指掌温度,捏在指间磨一磨,也是光滑细腻。店员在一边絮絮介绍,说是上等好玉,带上去不仅大方美观,对体也很有好处。说到底容颜还是不懂,光看外形是十分漂亮,就不知品质是否真如店员说得那么好。秦远修这个电话接的时间不短,店员好话说尽,礼貌的站在一旁只看她买不买了。一圈看遍,选出一个最中意的,向外面看了看,对店员说:“就这个吧。”

    是个大晴天,一眼望去整片天际湛蓝如水。秦远修立在万仗光茫中,眉宇间愁思万千,容颜走到近处都不察觉,嗓音既暴躁又似水,真真是矛盾不已。就像儿时弄丢心的玩伴,找得满头大汗,直到心里恨极,咬着牙齿愤愤:“以后再也不跟他玩了。”等到真将人找到,又满心的舍不得,前仇旧恨一笔勾,哪里还没有半点恨意。此时的秦远修就该是那样的感触,语气虽然凛冽,神色却温软得全不是那么回事。

    再近一些,他回过头,怔了下,草草说了句:“晚上我过去找你。”就收了线。问她:“买好了?”

    容颜半举起手里的东西示意给他看:“买好了,你有事就去忙,我自己可以。”

    秦远修接过她手里的袋子,一马当前去提车。

    “陪你买全了,中午一起吃饭。”

    足足一上午,腿都要跑断了,总算是买齐全了。功德圆满,秦远修一路将车子开到“东风”饭店,全城菜色做得最出彩的地方,又赶上中饭的正点,不仅车位稀缺,一进大厅吃饭的位子更是难寻。显然秦远修是这里的常客,而且价斐然,里里外外都有人打点,在这个人满为患的时刻硬是挤挪出了最好的车位和包间。经理亲自进来招待,一脸笑意盈盈:“秦少,头一次带少来,给您点几道招牌菜吧?”

    秦远修眉眼轻挑,问她:“你想吃什么?”

    容颜饥肠辘辘,一头牛都吞得下,喝了口茶水:“随便吧,什么快吃什么。”

    秦远修轻笑:“先上几道招牌菜,快点儿,耗时的放到后头上。”

    经理自觉礼成,出门。

    容颜皱了皱眉,不放心:“你说他们会喜欢这些礼物吗?”

    秦远修曲指轻叩桌面,一脸闲适,眯了眯眸:“其实你没必要花这些心思,价位都不薄,肯定能讨欢心。”

    容颜撇撇嘴,万分无奈:“秦远修,你们豪门里出来的人都这么薄么?”

    秦远修使劲盯着她的脸看,沉思良久,慢慢开口:“什么薄?交际圈这么大,你太乎了且不说其他人受不受得了,你自己的感够用么?”

    容颜哑言,秦远修无理争三分的主,权术一流,嘴上功夫更是无人能敌,十有**她不苟同,可难得觉得这句有道理。她初来乍到也十分,处处想讨人欢心,可大抵都是脸贴了冷股,不见得有人领。更甚者会怀疑你有叵测心思,莫不如自扫门前雪,反倒省去很多麻烦。

    !

重要声明:小说《婚色门》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