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华丽的序幕!

    终于跑到了终点的众人气喘吁吁,云夕月笑得如同盛放的玫瑰一般,从包包里变魔术一般地变出了八个玻璃杯,极其happy地在八个人上扫视了一圈,除了手冢之外,全体都有啊!(至于你问为什么是八个人?   因为其他人都是一起冲线的啊!)

    在玻璃杯中倒上了那种透明色泽的液体,然后将杯子放在八人的手上,份量不多不少,刚刚好是500ml,她笑眯眯地开口催促:“呐~~~~请不要大意地享用吧~~~~”

    众人一头黑线地瞪着云夕月,咆哮:“什么叫做享用!!??”

    “那么……喝下去!”由怀柔政策变为了强硬政策,云夕月乐呵呵地从包包中掏出自己的可笔记本,满心欢喜地正待记录什么东西,睁开的眼睛中散发出一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期待光芒。

    看着云夕月那满面期待的样子,八人同时叹了一口气,这恐怕是他们此生最有默契的一次了,低下头盯着手中玻璃杯中的液体,人人都在自我催眠:在是谁?普通的水?水…………这是…………水…………

    “那个…………助教,可以让我尝试一下么?”说话的是满脸期待的乾,他特别猥琐地搓了搓手,盯着云夕月手中的透明色玻璃杯,很有馋涎滴的架势。

    “那个,乾……”不二周助君虽然在某些方面是个相当恶劣的,但是,在某些方面他也不可否认地是个好孩子,开口想要阻止乾君那种不知死活的行为。

    “既然乾君喜欢的话…………”云夕月依旧是笑眯眯的样子,侧头望向乾,冰蓝色的眸子中沉淀着万点繁星,迷人心神:“请……”

    “真的太谢谢了…………”乾君犹是不知内地点头答谢。

    这还是平时那个乾…………么?__by心中完全被问号堆满的众人。

    已经不忍心看了…………__这边是知道云夕月手中的东西有多么可怕的三人组,不二,越前,还有手冢部长大人。

    乾兴奋地从云夕月的手上抢过玻璃杯,大口大口地灌了下去,然后才困惑地望着云夕月,一点反应也没有啊!是不是哪里出错了?“这是普通的水吧?”

    “不…………三,二,一!”云夕月笑眯眯地望着乾不断眩晕的样子,超级开心地数着倒数,然后看见乾那拿着笔记本一脸扭曲的表,突然很有快感。

    “这不会是‘地狱旋转三十秒’吧?”为云夕月的表哥,不二周助童鞋此刻显得有些抽风了,他睁开了冰蓝色的眸子,话说,今天周助童鞋睁开眼睛的次数似乎特别多呢,他那原本百年不变的面色突然间铁青了几分。

    天啊!这个世界疯狂了!不二周助竟然脸色变了!__by一群不敢相信现实的2b孩子们。

    “嗯啊!没错哦!”笑眯眯地回答自己表哥的问话,云夕月的目光依旧停留在反应剧烈的乾上,话说,她很久没有找到乾这种主动尝试‘地狱旋转三十秒’的人了呢!很有趣啊~~~~

    “哪尼!”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大叫出声。

    云夕月淡淡地扫过三人一眼:冰山崩溃了,很好!腹黑熊又睁眼了,很好!傲的龙马小果实黑线了,也很好!

    “please!”弯下腰行了一个标准的用食礼,唇边是一个玩味的微笑,于是七人在云夕月那威胁地压迫下,饮下了那一杯不知道的液体,几个人的面色没有任何变化,云夕月则是慢悠悠地数着:“3,2,1……倒!”

    “嗵!嗵!嗵……”数声响起,一阵烟尘四起。

    龙崎教练在片刻之后走进了网球场中,看着死尸遍地的网球场:“咦?这是怎么回事?连不二都倒下了?”

    “呵呵,龙崎老师,有事么?”云夕月与幽雪对视了一眼,扫了一眼地上的“死尸”,然后开口问。

    龙崎教练怔了几秒后,才开口:“噢!这是关东大赛预选赛的排名!至于上场的人选,你与助教商量一下吧!”

    “好的!”幽雪接过龙崎教练手中的资料,目送她出了网球部,然后回过头,对着云夕月勾起了唇,云夕月也是抿起唇,偷笑不止…………

    呵呵,关东大赛终于来了呢…………

    星期一终于是在迹部夏恋的期待下到来了,她显然是所有人中最为兴奋的一个了,在这场戏剧里面,她可是东道主啊!

    于是,某位外表纯良,实际上却是一肚子坏水的的夏恋也开始打电话联络她的组织了,首先是幸村樱月,因为立海大最远,在神奈川。

    “喂喂,樱月?”

    “嗯……谁啊?”慵懒无比的语调,一听便知道幸村樱月还未曾清醒。

    于是乎,夏恋大吼道:“幸村樱月,8点!冰帝学园大门口,不见不散!”

    “啊?恋恋,星期一了么?”在迷迷糊糊状态下被吵醒的幸村樱月小姐在一阵呆滞中回过神来,从上一跃而起,动作无比迅速:“Ok!一定准时到达!”

    虽然是清醒了,但是幸村樱月在木制地板上横冲直撞所发出的巨大声响,却是惊醒了自家温柔腹黑的哥哥,幸村精市打开了自己的推拉门:“怎么了,月儿?这么着急干嘛?离上学还早哦!”

    “哥,今天……我不去上学了……你帮我请假吧!我去冰帝那里…………”口里面咬着一个牙刷,含糊不清地对着精市说。

    精市则是困惑不解:“你去冰帝干什么?”

    “夕月月去玩了…………恋恋她叫我过去…………”迅速地将自己打扮好,樱月说完话,连行一个标准的告别礼都来不及,便像一阵风似的冲出门去。

    幸村精市被自家妹妹晾在了一边:“咦?算了!”精市思虑了一阵后,才转回房间去了…………

    夏恋挂上了樱月的电话后,转就拨通了手冢云吹雪的电话,电话虽然通了,可是接电话的却是:“莫西莫西,请问您是哪位?”

    “手冢君,你姑姑醒了吗?叫她接电话,我是迹部夏恋!”

    “姑姑…………迹部夏恋小姐打电话给你了,姑姑…………”手冢一遍又是一遍地试图叫醒睡得与死猪有得一拼的云吹雪,五分钟后,他才带着抱怨的语气重新接起了电话:“抱歉,我姑姑她…………”

    “手冢君,麻烦你把话筒放在她边,然后离她远一点吧!”迹部夏恋在电话这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徐徐吐出,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以免直接爆发。

    “手冢云吹雪,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给本小姐起来!不然就永远没有蛋糕吃了…………”

    “蛋糕?”在手冢国光一脸黑线的注视下,某一位刚才还睡得媲美死猪的人醒来了,她睁开眼睛,终于是发现了电话:“咦?恋恋,什么事啊?”

    “八点,冰帝门口,不见不散!”那边的夏恋完全不给任何一丝反悔的机会给云吹雪,直截了当地挂了电话。

    “呃……那个……国光,几点了?”

    “7:30!”手冢依旧简练,心中不暗暗佩服迹部夏恋的计算能力,以云吹雪的速度,30分钟刚好到达冰帝啊!

    “什么!?”云吹雪大吼一声,紧接着像一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完蛋了,完蛋了!她要是迟到的话就死定了!

    实在看不下去的手冢君,后退了一步,然后将自家姑姑一把推进了洗漱间…………

    “呼,接下来是幽雪了……还是她家最近了!”夏恋握着自己的手机,喃喃地念叨:“莫西莫西,幽雪?”

    “嗯!恋恋么?几点啊?”幽雪不同于其余两只,她的起时间可是相当规范的,此刻她已经在电话旁边等了大半个小时了,终于接到夏恋的通知,她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

    夏恋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她无奈地咳嗽了一阵:“咳咳咳咳…………8点,冰帝校门口!”

    “Ok!不见不散,我去准备了!”幽雪抢了夏恋的台词,直接把电话一挂。

    电话那一头的夏恋扶着额头,无力地叹了一口气,天知道,为什么手冢国光君可以受得了她?难道只是因为她开朗认真么?

    嘛,王子们的择偶标准还真是简单啊!不像我家的周助君…………(ps:谁说周助君是你家的了?本沫沫貌似还没有写到《比腹黑?你输定了!》还有,不二周助君的择偶标准更加easy好不好?可以陪他一起照料仙人掌就可以了吧!哦…还要对仙人掌有~~~~)

    “铃铃铃…………”一阵铃响让夏恋回过了神,下意识地按下接听键:“喂?迹部夏恋,请问是哪位?”

    “恋恋,我在冰帝校门口!你在哪儿?”云夕月接着电话,上下打量着冰帝校门,下了断言:“天哪!冰帝是城堡么?明明我三年前来都不是这样子的…………景吾少年做事怎么总是这般夸张啊?”

    “呵!你又不是不清楚!夕月月,在那里等一下,其他人也会去了!”夏恋急急忙忙地挂了电话,跑到了餐厅。

    然后,她看见的是自己兄长优雅华丽的进食动作,但是早餐却是那五百年不变的约克夏布丁和烤牛,不一头黑线地开口:“呐~~~~哥哥,你不怕哪天因胆固醇过多而死?”

    “啊恩?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在说些什么?这么早起来,是要陪本大爷一起去学校么?”迹部瞟了一眼夏恋,语气微微带上了几分火大,除了云夕月之外,夏恋恐怕是第二个会让他失控的人了!

    夏恋悠闲地玩弄着自己的发丝,柔软细腻,立刻回绝:“不要!”

    “啊恩~~~~为什么?”某大爷心分外不爽地问。

    夏恋掏了掏耳朵,然后在某位大爷近乎咆哮的怒吼声:“不要在餐厅做这么不华丽的举动!”中溜走了…………

    迹部望着自己那个不华丽的妹妹的背影,无奈的笑了,带上了淡淡的宠溺,但是空气中却又传来了夏恋临走的叫喊:“因为哥哥太自恋了!和哥哥一起上学,会被围攻的,很吵啊!”

    “迹、部、夏、恋!”迹部的狂吼在夏恋后响起,吓得夏恋拔腿就跑。

    已经离餐厅有不短的一段距离了,但是迹部大爷的愤怒吼声仍然在夏恋耳边回响,天知道这位大爷生了多大的气!

    “去冰帝!”夏恋坐上了一辆没有迹部家标识的车,淡淡地向司机吩咐,现在的她已经不那么疯了。

    虽然她平时在云夕月和迹部等人面前是个疯丫头,但是,为迹部家族的千金大小姐,她会在他人面前保持着绝对的优雅和华丽,怎么说她也是迹部家的大小姐,这一份责任她还是会承受的!

    “小姐,少爷好像在叫您…………”司机搓了搓手,有些敬畏地说,迹部家的佣人对于迹部景吾还是非常害怕的,他可是手握他们的“生杀大权”呢!

    “开车!”沉下目光,夏恋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冷光,她是不是一直都太善良了,导致这些佣人对于她的话都不屑一顾了!

    “是,小姐!”看见了夏恋眸子中一闪而过的冰冷,子轻轻一颤,不说二话地启动了车。

    夏恋海蓝色的眸子轻微眯起,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司机开车已经三十多年了,技术还是十分过硬的,在他飞速却不失平稳的行车下,冰帝很快就到了!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