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请多多指教,大家!

    望着面前气喘吁吁的校长,云夕月礼貌地勾起了唇,后退了一步,鞠了一个90°的标准礼:“您好!校长先生,我是不二云夕月!”

    “欢迎!”校长先生笑了笑,却也不免冷汗淋淋地望着面前礼仪得体大方的绝色女孩,且不说她是什么份,她还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任务,这个云夕月是以满分的成绩录取三年1组的,不论她是谁,又有什么关系,但是凭着这一点,他就希望多来几个像云夕月这样的天才学生,那么他今年的年终奖就有着落了,校长掏出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二同学,你在三年1组,这是你的班主任,川岛优子小姐!你们先去班上吧!”

    “谢谢校长!优子老师,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云夕月笑了笑,礼貌地弯腰对着川岛优子行礼,川岛优子则是微笑的优雅得体,她带领着云夕月离开校长室。

    在走廊上,川岛优子便恢复了自己的真面目,她美艳的面孔近乎狰狞,扭曲得如同魔鬼,她甩开了云夕月的手,所有的伪装面具卸下,她大声呵斥:“不二云夕月,你居然还敢再出现在我面前!你找死吗?”

    “姑姑,你这是说什么话呢?我怎么不敢出现在您的面前了?我又没干什么亏心事,再说了……您可是我敬的长辈啊~~~~~”云夕月轻松地躲过了川岛优子的碰触,她语气的越发愉悦,更是让得川岛优子愤怒,而且她显而易见的礼貌,不失优雅的礼让话语,更是比川岛优子的张牙舞爪要好的太多啦!

    虽然礼貌,但是云夕月的话语却是句句带刺,出口之言让的川岛优子几乎丧失了理智,她把自己受到的所有的优雅教导抛于脑后,几乎要伸手掐住云夕月的咽喉了:“你这个人……”

    “铃……”上课铃声及时地响起了,川岛优子被唤回了所有理智,她回过神,整理好自己的仪容,清了清嗓子,又恢复了那优雅精明的模样:“不二同学,走吧!”

    “好的,老师!”云夕月垂下了眸子,唇边扬起了一抹算计的笑容,要玩游戏么?她自然奉陪,但她希望她这个名义上的姑姑可以陪她玩个尽兴,只是,不知道她是否还玩得起呢?呵呵……

    脚步声渐行渐远,树叶之后隐约闪过了一种翠绿色的光芒,一双翠绿色的水眸窥探了事的起因和经过,乃至结果,泛起了一层涟漪,用只有自己猜听得见的声音念叨:“姑姑么……不要大意呢!”

    和那名冰山部长呆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就到连她也从单纯的迷恋变为了现在的痴狂,唇边勾起了一个莫名的弧度,那张冰冷的面容下是一颗柔软的心,他们两人其实很是相似,就像是同类一样,明明无害去用冰冷的面具将自己给伪装了起来,只为自己所亲近的人而解开心防!

    她的冷漠只是为了保护自己那早已经被伤得残破了的心,因为曾经被伤得至深,所以才会选择此种方式保护自己,用那层层交叠的蛹将自己保护的致密,绝对不会再受到伤害,因为他们不再真正地把真心交付出去,所以绝对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

    三年1组一向最少来插班生的,现在突然出现了云夕月这么个艳的大美人,不得让那些男生都超级兴奋,班内是一刻也不停歇的议论声,男生女生皆是面面相觑,川岛优子清了清喉咙,很快地,喧闹声停止了,川岛优子温柔地说道,实则心中是恨得牙痒痒的,她恨不得将云夕月给生吞活剥了:“大家,这位是转学生!”

    “我是不二云夕月,请各位多多指教,初次见面呢!”云夕月笑眯眯地鞠了个躬,礼仪相当周到。

    “咦?姓不二?”

    “不二云夕月同学,你和不二同学是亲戚么?”

    “我看像!那张笑脸都一模一样啊!”

    “恩……超级像啊!”

    “不二云夕月同学,你的眼睛也是冰蓝色的么?”

    …………

    众位无比的同学们都纷纷将川岛优子给晾在了一边,一个劲地询问着安安静静地立在讲台上的云夕月。

    面对众人的,云夕月唇边露出了标准的不二家式微笑,她慢悠悠地开口回应各位好奇宝宝:“是的,正如大家所想的!我是周助哥哥的表妹!再一次,请多指教!”

    “小夕,这儿坐吧!”不二在最后一排向云夕月招了招手,原本就十分温和的笑脸更是夹杂了许多的宠溺,云夕月缓步走到了不二的右侧,她弯下腰轻轻啄了一下不二的右颊,不二则是睁开了自己冰蓝色的眸子,没有素里睁开眸子时那么惊人的气势,那犀利的眸光在此刻全然变为了亲昵与宠溺,他伸出手揉了揉云夕月柔顺的发丝,温和地道:“坐吧!”

    云夕月偷眼望了一下坐在一边的手冢国光,看见某位冰山毫无反应的样子,相当满意地在心里点了点头:很好!没有任何反应!取向正常,可以让幽雪丫头大胆地和他谈恋啦!

    云夕月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思想之中,她的视线一直都落在手冢的上,上下打转,那稍微睁开的冰蓝色晶眸中不时地流转出对于手冢的赞许与欣赏,让得不二有些纳闷了,为迹部景吾的女友的云夕月怎么对于手冢的兴趣更大呢?难不成云夕月看上手冢啦?

    于是,在脑子中想了很久却没有得到答案的不二周助君凭着有问题就问的好学生学习习惯,不耻下问(其实也不算下问啦!他只比云夕月大上了九天而已!但,绝对不是上问,这一点沫沫确定以及肯定!):“小夕,你喜欢手冢?”

    “怎么可能!!!”云夕月被自家表哥突如其来的问题给吓了一跳,缓过神来之后,云夕月才撑着头分析着手冢,头也不抬地回答了不二周助的问题:“只有幽雪丫头才会喜欢上这个‘移动制冷柜’哦~~~~~~~~”

    “噗……”虽然云夕月的回答相当准确,但是那个称呼却仍让得不二忍俊不,于是,那个所谓的‘移动制冷柜’的俊脸上又结上了一层冰霜,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了二十几摄氏度,让得周围的同学都倒霉的冻得直发抖,云夕月这个始作俑者却抱着自家如同天然取暖炉一般的表哥,名为取暖,暗为吃豆腐!

    周助搂着云夕月冰凉的子,用纤长的手指挑起了云夕月的一缕发丝把玩,感兴趣地询问:“幽雪是谁?”

    “越前龙马的姐姐,你们的教练吧!怎么,不认得?”云夕月明显对于越前幽雪隐藏自己份的事完全不知,她完全就是一副“我很天然,我很呆”的样子,云夕月宛如一只慵懒的猫儿,趴在不二的上,让得她的表哥给自己顺毛,一直都在到处窜,她很累啊~~~~~眸子眯起,云夕月陷入了半睡半醒之际,她笑眯眯地回答着周助的疑问,末了,她还特意加了一句:“是越前幽雪哦~~~~~~~”

    “什么!?”周助和手冢相当吃惊地望着云夕月,两人的表难得会如此失态,云夕月突然眨了眨眼睛,拾起了包包中的手机,飞快地对着手冢和不二两个人按下了快门,晃了晃手机,戏谑地开口道:“呐,冰山部长和温柔王子的面瘫表终于变了,这下子……我发财喽!!!”

    话说……少女,你对于敛财是有多么深远的执着啊!你家里不是已经被你弄上了世界第一的宝座了么?你自己也在其他方面敛了不少财啦……银行账户上的零都多得数不清啦啊!你还要敛财么?——by心中羡慕嫉妒恨的沫沫。

    “云、夕、月!!!”带上了相当多的感叹号的话语,一字一顿,吐出来的三个字都带上了彻骨的冰冷,手冢结冰的俊美容貌又青了几分,脸色相当难看,面对冰山难得的怒火,云夕月则是挑了挑眉,左手抚上了脸颊,学着迹部的动作,用着某大爷的语气:“啊恩~~~~tezeka,你真是不华丽呢!还是刚才的那个表最可啊~~~~~”

    “迹部景吾!?你是?”手冢凝视着云夕月,疑惑地询问,云夕月耸了耸肩,一脸“没什么大不了”的表,但那不自觉间习惯说话的高傲语气,却在无意间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啊恩~~~~~~本小姐可是景吾少年的女朋友啊!怎么呢,小国光?”

    小国光!小国光!小国光!小国光…………不二的表已经僵硬了,很难想象,整天面瘫着脸的冰山部长可以适合这么个可的昵称,而可以淡定地吐出这么个称呼的云夕月似乎是更加强大啊!

    “Moom!”手冢的脸色不变,但是确实从那平淡的声音中听出了一些惊讶与慌张,而恰恰是这份慌张泄露了他的绪。

    云夕月面对手冢这么可的反应,相当好心地勾起了丰盈的红唇,她喃喃道:“请多指教!”

    “小夕,请多指教!”手冢轻握了一下云夕月伸出来的手以示礼貌,面瘫的冰山脸上没有半分表,平静如常,但是周的温度却还是上升了许多,让的周围的同学不再瑟瑟发抖啦!

    手冢部长,请您不要在班上发冰冷的气体好不好?我们很受伤啊!——by一群心受到了侵害的同班同学们。

    既然如此,那么我可以好好指导一下他们啦!反正离回冰帝的时间也没剩下多少,就这样好好地玩一玩也不错啊!好心地想着,云夕月那不变的笑容让得所有人背脊发凉,但除了不二周助外,也无人明白那个微笑,所代表的背后意义,代表了什么呢?

    不二周助在看懂了之后,也是活生生地打了个冷颤,看来他们还真的是舒服太久了,这回小夕月的到来,恐怕他们有罪受了,郁闷啊……

    难得的没有想着这很有趣的不二周助熊,看这样子恐怕以前也被云夕月这个小恶魔整过吧!没办法,谁叫云夕月那种恶劣的个完全与她的外表不符呢!

    其实,沫沫很期待各位少年被恶整的样子哦………………——by已经逐渐黑化了的沫沫,嘿嘿嘿嘿…………

    大家,请多多指教哦!

    沫沫也很期待大家的评论  收藏  和推荐哦~~~~

    下面大概会在国庆假期间狂更一阵吧!加油!!!难得的假期啊~~~~~

    人家就要花在这电脑上啦啊~~~~~有点点小怨念啊!!!

    麻烦大家继续等待啦,后面的剧不会让大家失望哦~~~~~呵呵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