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感情升温?

    清晨,有着良好作息习惯的少年少女们早就苏醒了,云夕月带着自己的杯子去浴室梳洗,迹部则是有些怅然若失地抬头仰望天空,三十五度角的天空,难得没有被雾掩盖住的伦敦,真的好美!但是,可惜,却没有人会陪我看这天空!

    “景吾少年,拜拜!”极为巧妙地避开了迹部宅的监控设备,不管怎么说,这一点上,云夕月还是很幸运的,她有一大堆能力超强的网友,很多事,她都要仰仗他们,就像弄清迹部宅的监控设备的运行规律一样,这也是她的网友帮她分析出来的!这也造成了,云夕月与迹部交往了将近三年,却完全没有被大人所发现的重要原因之一!

    “啊恩!”应了一声,沉默着望着云夕月欢快的背影,她永远都是那么充满着活力的人,她的自由自在是他所向往的啊,所以,他才想将这个一点也不华丽的女人锁在自己的边,想看着她开开心心的!其实,迹部也是一个简单的人!

    两天,这比起三年来说,过得简直太快了,眨眼之间,迹部的生也已经到了!今年的迹部家还是和往年一样,为迹部举办生PARTY,但是这种party最终会变为什么样子的聚会就让人不得而知了!

    俊男美女,每人手中都有一支玫瑰,或戴在上,或拿在手上,各不相同,因为迹部最的花儿是玫瑰,据他说是只有玫瑰的艳丽,才配得上本大爷的美学!所以,造成了现在所有人的上都有一株玫瑰花的原因!每个人都在谈笑宴宴,杯晃交错之间带着几分奢靡,这就是上流社会所造成的习气,一直以来都将自己看的高人一等,实际上,根本是一无是处!

    手中捧着无酒精的香槟,迹部有些无意识地发着呆,站在父母的边的迹部就是一个发光体,无论在哪里都万分惹人注目,他轻轻摇晃着杯中的金色,意识飘到了云夕月的边:“啊恩~~~~~那个不华丽的女人……居然连电话都没有打……可恶……我要……”

    “景吾?”在发呆的迹部并没有立刻反应到迹部夫人的叫唤,他在旁管家的提醒下,才反应了过来,优雅的贵族式礼仪展现,他落落大方地向迹部夫人行了一个礼:“啊恩,抱歉,母亲大人!”

    “景吾,这是Alex!汉名季月篱,要和这位小淑女好好相处哦!”有些严谨的叮嘱着迹部,迹部夫人微笑道,季月篱可是最近那场生意的社长的独生女儿呢!再者,她还是非常喜欢这个拥有着严谨家教的可小姐的,毕竟,迹部现在也已经12岁了,他也该找一个人生的伴侣了!这孩子,和他父亲非常不同,拥有着为上位者的威严,同时也拥有这让人信服的能力!这些年迹部那优秀的网球成绩她都看在眼中,也许当初未曾反对迹部继续打网球的决策是非常正确的,这孩子真的是一旦决定,就一定会去做的类型!

    “啊恩,母亲大人!”看着面前姿态优雅无比的可女孩,迹部的心中没有半点波澜,这个叫做季月篱的女生确实是长得非常合某大爷的胃口,这个女生和云夕月简直是两个极端啊!

    “景吾哥哥,可以这么叫你么?”走在庭院小路上,季月篱微笑着问道,甜美的笑容一直挂在脸蛋上,是和手冢云吹雪类型很相似的甜美且的人,季月篱比云吹雪好上一点点,因为她不会一边甜美地笑着,一边在心里计划着如何整人!

    “啊恩!”点了点头,蹲下子抚摸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汪汪直吠的伊丽莎白,迹部出于礼貌而应了一声,微笑着抚摸着伊丽莎白纯白色的,因为勤于保养而分外光泽的毛发,迹部的心中却是明白伊丽莎白为什么这么不友好。云夕月在这里的时候,伊丽莎白可是从来没有这样叫过的,相反的,伊丽莎白对于云夕月的亲近比他更甚,难道那个女人什么时候贿赂过伊丽莎白了么?

    “你真的很喜欢伊丽莎白呢,景吾哥哥!”被伊丽莎白的不友好吓得怔了怔,季月篱方才恢复了往常的表,心中对于伊丽莎白仍是有几分畏惧,不留痕迹地后退了几步,询问道。

    “啊恩?是她伴我成长的!”轻缓地吐出了这样一句话,迹部抚摸着伊丽莎白,温柔地笑了:“啊恩……伊丽莎白!”

    “汪汪……”温顺地低叫了几声,似乎非常明白主人的意思,伊丽莎白乖巧地蹭了蹭迹部的脸蛋,友好的摇起了尾巴,柔顺且毛茸茸的尾巴弄得迹部直发笑。

    “景吾哥哥,可以送我回去么?”被伊丽莎白盯着,明明伊丽莎白在对迹部撒,但是季月篱总觉得伊丽莎白是在盯着自己,心里有点小小的发毛,季月篱终于受不了伊丽莎白那不友好的小眼神了,主动要求想要回到会场去。

    “啊恩,这是应该的!”恋恋不舍地停下了对于伊丽莎白的抚摸,迹部拍了拍手,一旁立刻出现了不知由何处冒出的桦地,桦地递上了已经沾上了消毒水的毛巾,然后老实木讷地站在迹部的后,总是那么形影不离的!

    “景吾哥哥,很温柔呢,一定有很多女生喜欢你!”在回会场的路上,季月篱一直都旁敲侧击地打探着迹部的人气,试图出迹部是否有女朋友的这个话题的答案,但是,不知迹部是装傻还是真没发现,左一句右一句地回答着,愣是半天没有提到“女朋友”这几个字

    “呵呵……”对于边女人的提问,迹部并不想回答,一来,云夕月不喜欢他们之间的事让他人知道了,二来,他心里还为云夕月是否记得他的生而挂念着,而且,那个不华丽的女人,根本一点都没有记,居然连他的生都不知道!

    ——————————————————我是回房休息的分割线—————————————————

    手中握着自己的手机,迹部有些烦躁地在走廊中踱步,时间已经渐渐临近午夜12点了,但是云夕月那个不华丽的女人依旧没有半分动静,是真的忘记了他的生吧?

    “啊恩……那个女人,真是……都不来个电话……咦?”低声抱怨着的迹部突然看见了自己房间的门打开了,他记得他曾经命令过,不准让任何人随便进他的房间的,除非……那个进去的人是有钥匙的!但是,钥匙,他只给了一个人——云夕月!

    她回来了!!!——by超级吃惊的迹部大爷。

    “欢迎回来,景吾少年!”正当迹部吃惊着,云夕月就从浴室出来的云夕月微笑着说道,她的头发似乎才刚刚开始清理,因为发尾还在滴着水,她亲昵地在某位呆滞过程中的华丽少年的唇上轻触了一下,有些调皮地将发尾的水露都蹭到了少年的西装上面,恶劣地咧起了嘴巴,很享受这感觉!

    “啊恩,你,怎么……”仍有些不可置信的某大爷在被云夕月亲了一下后,方才恢复了一些神智,他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是应该在本干活的女人居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这……是幻觉么……轻掐了一下云夕月的脸蛋,看见对方皱成了小包子的脸蛋上清晰描绘的“痛”字,迹部才完全回过神来,哦……不是幻觉啊!

    “当然办完事就回来了!景吾少年,这是礼物!”有些不满意某大爷将她作为是否在做梦的试验品的云夕月,撇了撇嘴,有些不爽地嘟囔了一声后,才笑逐颜开地递上了一个玫瑰色的盒子,盒子上还粘上了一朵鲜艳的玫瑰,看样子似乎是刚刚被摘下来的,因为花上还有着点点露水呢!

    “啊恩?”玩味地笑了,迹部点了点眼角下方的泪痣,望向了一脸灿烂微笑的云夕月,这朵玫瑰应该是刚刚在他的玫瑰园里摘下来的吧,这玫瑰的香味还有淡淡地草味,绝对是刚刚被云夕月偷摘下来的!但是,那又怎么样呢?玫瑰摘下来了之后可以再种,只要云夕月有着份心就好了!

    “怎么样,很华丽把!这可是人家用了三年的薪水专门定做的哦!”在自家男友的上蹭了蹭,云夕月一点也不在乎自己才刚刚洗了澡,而这个少年上可并不干净,她撒般地狂蹭着迹部的膛,有些小委屈地睁着大大的冰蓝色眸子望着自家男友!

    三年的薪水,这么多蓝钻与奢华洛世奇水晶打造的项链与手机,你的薪水到底是有多少啊?——by满腹疑惑的迹部景吾君。

    点了点泪痣,某大爷就直白地问出了自己的疑问!(沫沫:看……多么诚实的孩子啊……不会拐弯抹角地话!正直的景吾少年啊~~~沫沫现在已经开始冒着粉红小心心了,好帅的Atobe大人啊~~~~~)

    “这个……保密!”想想自己当时一时冲动就把三年在钢琴界搜刮的金钱全部给了自己的那个无良网友,这让她哭了片刻的蛋疼工资啊!云夕月就有一种超想去美国将那个网友狠狠暴k一顿的冲动,她的薪水啊,她可又可怜的money啊!

    “啊恩……很华丽,我很满意!”抚摸着项链上面雕刻着的“云夕月”的字眼,迹部轻轻地勾起了华美的微笑,满足而优雅地回应道,如同旭东升之时的灿烂,难得没有说“本大爷”三个字的迹部,笑得无比华美,他俨然是一副得到了整个世界一般的姿态,让云夕月的心也变好了很多!

    “我的手链和项链是和你一样的款式!仅有一哦~~~~~手机也是十年后才会发行的哦~~~~~~”扬了扬自己手腕上戴着的手链,手链上的蓝色宝石是和迹部的眼睛颜色一样的,上面同样也是雕刻上了“Atobe”的字眼,她灿烂地笑着,嘛……只要景吾少年喜欢就好了,钱什么的,再赚就是了!:“这些雕刻都是我亲手雕的哦……”有些邀功一样地在迹部的面前炫耀着,云夕月露出了大尾巴狼一般恶劣的笑容,有些不怀好意的感觉。

    “啊恩……”淡淡地应了一声,语气虽然平静,但是他唇角那止不住的上扬的弧度却是让得云夕月一阵好笑,这个少年啊,明明就很开心,还要装作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她的景吾少年,还真的是别扭傲的非常可呢!她可是最喜欢这样的景吾少年了……

    “景吾少年,生快乐!”在迹部的脸蛋上快速地亲吻了一下,虽然她们已经交往了3年了,但是做到最为深度的部分也就只有亲吻嘴唇了,别误会了,这里指的是单纯的亲吻嘴唇,而不是…………你懂得哦!

    “啊恩!”不得不说,云夕月恰当时候的讨好对于二人的感升温是相当有效的,而某位傲的华丽帝王则是为得少女的那句“这些雕刻都是我亲手雕的哦……”,而异常开心,对于常常受到别人送的礼物的迹部而言,他最喜欢的便是云夕月的这份礼物,其他的东西,无论有多好,无论有多贵,无论有多美,都不是云夕月送的,而这些东西里面有着云夕月的心意!这些也确实让某位大爷相当有优越感啊……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