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只有三年的陪伴?

    “哥哥……过来一下吧……”确定了这条走廊暂时不会有人经过的迹部夏恋站在迹部的房间门口,小声叫道,似乎生怕自己一大声就吵醒了云夕月似的,现在的她就像是一个做贼怕猫抓住的小老鼠。

    夏恋怕云夕月!这个认知让迹部充满了好心,他欣赏着自家不华丽妹妹难得的畏畏缩缩的模样,磨蹭半晌,就是不肯过去,直到夏恋使出了杀手锏,她眯着眸子,小声叫道:“过来就告诉你,云夕月的事……”

    “啊恩?”挑了挑眉,迹部一听是关于云夕月的事就立刻来了兴趣,快步走向了迹部夏恋,拉着她闪进了旁侧的书房,放开迹部夏恋,迹部自顾自地在座椅上坐下,点了点泪痣,咏叹调响起:“说吧!”

    “哥哥,请你好好对夕月月!”难得的,迹部夏恋板起了那张华丽丽的美丽脸蛋,准确来说,其实她与迹部完全没有任何相似的地方,唯一可以说是相似的,应该就是他们的眼角都有一颗华丽的泪痣了,一人在左,一人在右。

    迹部夏恋严肃地望着自己的兄长,虽然她的实际年龄是迹部的三倍,但是在这个世界,他就是她的兄长,她轻轻弯下了不屈的脊梁骨,语气依旧不乏迹部家特有的高贵华丽,她一脸真挚的样子让迹部有些懵了:“拜托了,哥哥!”

    “啊恩~~~~夏恋,你这是干什么?”看见自己那不华丽的妹妹弯下子,迹部明显有些意外,要知道迹部家的家训之一可是有着这样一条的:无论如何,迹部家的人都不许弯下自己的脊梁骨!无论在什么时候都要保持自己为迹部家的人的骄傲与华丽!听着这一条家训长大的迹部夏恋,如今居然在他的面前弯下了自己的脊梁骨,这对于迹部而言,真是太惊悚了!

    “夕月月……是我最重要的朋友!为了她……我可以抛弃一切!既然她如今……选择了哥哥你……那么请你……一定好好对她!”认真地说着,迹部夏恋一脸的恳请,她难得认真的样子,让迹部感觉自己这个不华丽的妹妹,其实也是有一点点华丽的,迹部夏恋淡淡地诉说:“夕月月她啊,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松懈的人,我从来没有看过她在任何面前松懈过!因为在五个人中,夕月月是最年长的,所以,她就肩负起了保护我们的责任!她从来都是那么坚强,坚强得让人心疼……我们很想让她松懈下来,所以,我们学会一样又一样东西保护自己,让她不要那么努力!但是……夕月月却习惯了保护我们的生活,她一直都是那么的坚强……夕月月在哥哥的怀中可以松懈下来吧!那么就请求哥哥让夕月月可以放松一些……”

    “拜托了,迹部君!”陌生的声音从门口传来,迹部侧望去,是昨天晚上的party上见过的三个女孩子,她们似乎和云夕月很熟的样子,幸村樱月、越前幽雪、手冢云吹雪都弯下了腰,向迹部鞠躬。

    “啊恩……你们在说什么胡话啊?”高傲的咏叹调响起,迹部浅酌了一口无酒精的香槟,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望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四名女孩子,在看见她们错愕又有些失望的表之后,迹部才缓缓地开口:“啊恩,她是本大爷的女人,保护她是本大爷的责任!”虽然迹部并没有听懂自家妹妹口中所说的话,但是,聪明如迹部,他已经弄懂了一点,云夕月不可以失去他!

    “太好啦!”欣喜若狂的四人顾不得淑女风范地抱成了一团,迹部看着她们之间极有默契的样子,淡淡地笑了,有些羡慕,有些失落,就这样安静地退到了房间之外,关好门,还好迹部宅的房间隔音效果都很好,不然云夕月早就被吵醒了!

    站在书房门口,迹部苦涩地笑了,什么时候,他也可以和妹妹一样拥有自己可以无限在乎的朋友呢?朋友,这个陌生的词,似乎对他而言很遥远,除了kabaji这个对他而言亦友亦仆的存在之外,他,迹部景吾,根本没有朋友!这便是帝王的悲哀么?为上位者,边可以信任的人少得可怜,他可以真心对谁?谁又可以真心对他呢?

    “不!景吾少年,为上位者也可以有朋友,很多可以信任的人……”站在迹部的面前,云夕月不知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她仰着头,固执地望着面前看上去一点也不华丽了的少年,现在的他蒙上了一层灰暗,不再那么光华四,她不喜欢这样子的景吾少年!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云夕月,迹部微微一笑,逃避了云夕月那充满了探究的目光:“啊恩,夕月,你醒了啊!饿么?我去……”

    “不,景吾少年!”伸手拉住了迹部宽厚的大掌,云夕月用力地将他拉进了房间中,然后锁好门,为了安全起见,云夕月甚至还开启了隔音墙,别以为她不知道,夏恋她们现在绝对是千方百计地想要偷听他们的谈话,所以说,防水防电防夏恋!

    看着云夕月那番谨慎小心的行动,迹部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对于云夕月的行为也并未表示什么不满意,似笑非笑地挑起了眉,他轻点着眼角的华丽泪痣:“啊恩~~~你在做贼么,夕月?”

    “景吾少年,你想要朋友?”望着面前躺在贵妃椅上的华丽少年,云夕月讪讪地转移话题,这个话题才是她所关注的,认真地看着迹部,冰蓝色的眸子睁开,直直地望进了迹部湛蓝色的眸子中,按照迹部的演技来说,怎么也不可能比得过有一大票好莱坞友人的云夕月啦!

    不出云夕月意料的,迹部低低的垂下了眸子,有些失落,有些无奈:“啊恩~~~~不是!本大爷……不需要朋友!”

    他的话说的很坚定,但是云夕月却听出了言语间的几分无奈,为从小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完全不懂民间疾苦的迹部大少爷而言,站在他边的人必须足够优秀,他需要的是时时刻刻都保持着完美华丽的朋友,但是云夕月却明白,这种人,这种朋友,根本不是迹部所需要的!

    云夕月沉下了眸子,目光稍微有些暗淡,她的景吾少年啊,在人前那么华丽的景吾少年,在背地里却是那么的孤独和寂寞,他没有朋友,没有可以谈心的人,接受帝王式教育的他时时刻刻都要注意着自己下一任迹部当家的责任,他需要时刻保持着华丽,绽放着最美最明亮的光华!

    “景吾少年,我会陪你三年,三年之后,我必须暂时离开你,会有人代替我陪伴你一阵子!明白么……”云夕月轻轻叹了一口气,伸出手轻轻抚摸着迹部柔腻的面颊,目光温柔而宁静,她的唇畔绽着一抹优雅的微笑,张扬而明媚:“景吾少年,那时……请你好好照顾自己!”

    “夕月……”有些焦虑不安地抓住了云夕月的小手,迹部湛蓝色的眸子中难得透出了几分惊慌,他固执地抓住云夕月的手,紧紧不放,少年坚定而执拗地开口:“啊恩,不!我才不会让你走!我不要……”

    难得的,迹部说话舍去了“本大爷”这三个字,但他望着少女冰蓝色的眸子,心突然平静了下来,唇边重新绽放了优雅华丽的微笑,光芒万丈,让云夕月直在心中点头,恩……这样明媚如阳光一般的少年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景吾少年,高傲华丽,目空一切,但是却拥有着他独特的细心!

    这样子的景吾少年才是她所喜欢的啊!

    “景吾少年,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靠在迹部的怀中,云夕月用低低的声音呢喃着,不知迹部有没有听清楚,这些事,只要她一个人知道就可以了,她的景吾少年只要永远扬着那明媚地好似阳光一般的笑容就好了,他只要永远站在阳光之下就行了,其他的,未来的黑暗事件,都交给她吧!“只要保存着那样明媚的笑容便好了,景吾少年……”

    “啊恩?这里是你打工的地方?”有些不可置信地,迹部看看自家女友那张白皙的脸蛋,再看看面前高耸的大楼,上面清清楚楚地标上了迹部集团的标志,迹部突然感觉脑容量有些不够用,云夕月怎么会到他家的公司工作的,况且,公司里从来不招收童工啊!云夕月才九岁而已,就让她来公司中清理垃圾么?

    “嗨嗨……景吾少年,我先上去啦!拜拜……”将电梯门果断地合上,云夕月伸手按了一下电梯按钮,就算是清洁工也有着自己独到的用处,为一个公司的总裁,她从来都不会想其他人一样去鄙视任何一个人,因为,就算是平凡人,他们也有可能在某一天成为上位者的,人从不缺少机遇,缺失的是抓住机遇的勇气!

    看着电梯一层层地上升,迹部的心有些复杂,自家的女友,那个细皮嫩的小女生,她有什么可能去打扫卫生呢?看她那双细皮嫩的白白胖胖的小手就知道,她一定很少干活的,这么个明显在家中地位很高的女生,现在居然来他家开的公司打工,说出去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笑死其他人!

    默默地记住了云夕月的电梯停下的楼层,因为自己那出色的动态视力,所以就算是站在门口也可以看见百米之外的电梯数字,迹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唇瓣微微上扬,高傲华丽的笑容在唇边绽放开来,他迈开步伐走进了旋转门中。

    有旋转门中出来,映入眼帘的是公司中的员工极为忙碌的样子,大厅之中不断传来高跟鞋和皮鞋敲击地板的声音,十分清脆,迹部挑了挑眉头,手轻轻磨砂着自己的下巴,他还沉浸于云夕月为何会来他家的公司打工的困惑之中,目光中有些迷茫,游移着扫视着穿梭着的人群。

    “少爷,您来了!”被总台小姐的问候打断了思绪,迹部轻轻地点了一下头,右手落在了前台的大理石台面上,食指轻轻敲击着台面,迟疑着询问:“啊恩~~~~最近是不是招来了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呢喃着思考了一会儿之后,总台小姐才优雅地颔首,恭敬地回答道:“是的,少爷!是一个临时的清洁工,九岁的小女孩!”

    “哦……”眯起了眸子,迹部向总台小姐轻声道谢了之后方才缓缓地走进了电梯之中,按下云夕月所在的那个楼层,迹部依然沉浸于自己的思绪之中,他总感觉,云夕月似乎有一些事一直都在瞒着他,本来,他是不愿意去窥探人的**的,但是云夕月的举动太过神秘了,反而引起了他的一些好奇心……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