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人为制造的意外?

    “啊~超舒服!”像死猪一般地赖在上,完全无视了这里是谁的房间的云夕月开心的在豪华版的king大上,迹部靠在房间门边上,望着自己上那个一点也不华丽的女人,真不知道刚才那个让他也觉得很华丽的女人是不是她!

    “啊恩……女人?”迹部有几分不爽的叫唤那个把自己的弄得像猪窝一样的云夕月,对于他的不爽,云夕月选择完全无视,而夏恋则是一点也不华丽的远目了,他皱了皱眉头,像赶动物一样的赶走了自己的妹妹,再一次看向了云夕月,他的脑门上直冒青筋,话说,究竟是哪个不华丽的家伙让这个女人进入他的房间的啊!

    迹部看了看死赖在她上,看上去天塌地陷都不会醒的云夕月,无奈地叹了口气:“啊恩,算了,还是让她睡吧!”

    迹部说着便拎着自己的睡衣进了浴室……

    ————————————我是迹部大人在洗浴的分割线————————————————————

    “唔?这是哪里?”半睡半醒的云夕月睁开了眼睛,现在的她就如同一只幼兽一般,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她难受地摇了摇头,但是愣是想不起来自己在哪里,侧过头闻到了单上散发的淡淡玫瑰香味,云夕月微微一笑,她还记得《网球王子》中总有一个人是那么适合玫瑰呢!

    “算了!好困~先洗个澡吧!”这样想着,云夕月形不稳地从king大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浴室,她在因为头晕而撞了墙后,才正确的摸到浴室门,开心地露出了一个笑脸,哈哈,她终于找到门了!然后打开……然后她看见了什么?一个美少女?还是一个光着子的美少女?很美啊……

    “呵呵……姐姐……你……是谁啊?……我……头好晕哦……先睡会哈……”云夕月傻呵呵地对着迹部微笑,然后,头一歪,直接睡在了冰冷的地砖上……

    迹部铁青着一张脸,该死的,他居然忘记锁浴室门了?而且,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居然进来了!而且,她居然叫他“姐姐”!!!**,他有哪一点像女人啦?迹部望着浴室地砖上那个已经睡过去的女人,面色铁青到吓人,他忙穿上睡衣,然后……将云夕月拖进浴室……(呃……我怎么感觉……这有点像杀人越货?算了……最近恐怖漫画看多了……居然把迹部大人想成这样了……)

    将云夕月抱起来,放在自己的浴缸里,你问衣服?那种东西当然脱掉啦!反正经过浴室地板的水洗刷之后的云夕月,材曲线早就暴露在既不眼前了,再说,现在的云夕月才多大?才九岁而已啊,九岁的小女娃有什么好看的!

    “该死的,你这女人……给本大爷记住!”迹部一边帮云夕月洗子一边低声道,现在迹部大人的小小俊脸已经到可以煮熟一个鸡蛋了,就算现在这个女人是一副平板材,但是这可是他迹部景吾第一次看见女的**啊!而且,还是帮这个女人洗子!

    “啊恩……真是可恶……”从来没有伺候过人的迹部大人好不容易帮云夕月洗好了子,帮她换了一件自己的睡衣,然后一点也不温柔地将某只简直可以赛美死猪的女孩子扔上了自己的,也别怪他不温柔,而是云夕月太能睡了,她居然在洗冷水澡时都没有醒,所以在被迹部扔上大之后自然也不可能会醒了!

    “唔……冷……”习惯了在自己充满了温暖的暖房中睡的云夕月根本没有半点抗寒能力,她的这个体是典型的小姐,无论她怎么去锻炼,都没有办法耐住寒冷,爷爷曾经还和她开过玩笑,说让她去找一个子暖暖的,可以当她抱枕的男生嫁了算了,但是却全部被云夕月用年龄还小,不想这么早被婚约束缚而给搪塞过去了,而现在,根本没有半点意识,只有幼兽寻找温暖的本能的云夕月大小姐,十分自觉自动地钻进了迹部的怀中。

    “啊恩?”云夕月的举动让迹部本来有些冒火的心又奇迹般的平静了下来,他原本轻微叠起的眉头竟是意外地舒缓开来,低下头仔细审视着在自己怀中正像小猪一般蹭蹭再拱拱他的怀抱的女孩子。

    在房中柔和的光线的照耀下显得有几分镀了金一般的面庞,完全闭上的眸子盖住了平里那双总会时不时闪过玩味的冰蓝色眸子,小巧的鼻子,樱红的唇因为自己找到了温暖而微微勾起,不知为何,已经习惯了女孩子的献媚与虚伪的迹部突然感到了一分温暖,他突然发现原来在自己眼中一直那么不华丽的女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进驻了他的心,轻轻勾起了感的薄唇,迹部为自己的发现而感到愉悦,他淡淡地道:“云夕月么……呵呵……”

    低低的笑声回在空旷的房间之中,但是,也许连迹部本人也没有发觉,他淡淡的笑声是那么的愉悦……

    ————————————————我是云夕月饱饱睡上一觉的分割线————————————————

    “sha la la la 可的吻 sha la la la 吻上他的脸……”

    清晨,原本熟睡的迹部被一阵铃声吵醒,而且,听着声音貌似还是她怀中的女人自己唱的,听这歌声,他总有点熟悉的感觉,似乎曾经有幸在何处听过?不过,不得不说的是,这个女人的歌声还华丽的,总之他大爷很满意!

    “唔……”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同样还有一个人,那就是缩在迹部怀中的云夕月,她不不愿地伸出小短手在枕头旁边摸来摸去,昨天晚上才认清自己内心的迹部大爷看见这个平里精明至极的女生这迷糊的一面,心不错的大爷便大手一挥,将云夕月半天都摸不到的手机放到了她的手里。

    而对于突然出现在自己手中的手机,仍在迷糊中的云夕月完全没有去想这是为什么,她迷迷糊糊地打开手机,接听这一大早就打来的电话:“hello?”

    “where?……纳尼?……”思绪还未完全清醒的云夕月被下属这一番打来的电话给弄迷糊了,她的语言一变再变,完全不顾及电话那一头的可怜下属听不听的懂她的语言。

    而一旁的迹部则是好心的看着这个不华丽的女生不停地变换语言接电话,由最初的英文换成文,最后又换成了德文,还有一些连他都不大熟悉的法文,听着这个女人的发音,迹部不点了点头,嗯……他承认,这个女人的发音是相当的标准,很符合他大爷的华丽标准,所以,就是她了!

    “唔……”好不容易接完电话的某少女又自然而然地滚回了自己最初的位子,蹭蹭,抱抱,再蹭蹭,嗯……超舒服,好软哦……满意抱枕的柔软程度的某少女又睡了过去,在再次睡着之前她似乎感到了什么不对,是哪里不对呢?想不到……算了,先睡再说吧!

    迹部垂下眼望着自己怀中又一次睡了过去的女生,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戳了戳女生的脸颊,结果发现这感觉竟是出乎意料的好的他又一次有种想恶作剧的感觉,于是,轻轻捏了捏云夕月因为睡着而略微有点鼓鼓的粉颊,极为柔软,就像粉团一样,不释手的迹部又一次将恶魔之手伸向了云夕月的小面颊,揉揉,搓搓,再揉揉,嗯……感觉真好!

    “唔……讨厌了……恋恋……不要动啊……”以为是夏恋的恶作剧的云夕月只是随手拍了拍那只在自己脸蛋上揉来揉去的讨厌的爪子,压根就没有想到什么不对之处,云夕月那不满的嘟嘟囔囔让迹部潜藏在体内的恶魔因子觉醒了许多,他又一次开始揉揉云夕月的粉颊,完全不管云夕月的感受,玩得不亦乐乎。

    “迹部夏恋!!!!!!!!!”带上了一连串惊叹号的怒吼由云夕月的唇中传出,突如其来的怒吼让原本玩的正high的迹部也呆了一下,云夕月气愤地睁开了冰蓝色的眸子,但是看见的却不是她口中吼得迹部夏恋,而是迹部景吾童鞋,她一时间的思绪有些转不过弯来,困惑地瞪大了一双迷人的美眸望着迹部,半晌说不出话来。

    “景吾少年?怎么是你?”云夕月呆涩了许久之后方才困惑的开口询问,她明明记得昨天晚上是夏恋扶她来房间的啊。怎么现在却变成了迹部?而且……迟钝的云夕月直到这一刻才发现过来,自己竟然一直都窝在迹部的怀里!现在想想,好像昨天晚上也是这个暖暖的感觉,该不会……想到了昨天晚上可能发生的事,迟钝如云夕月,也不住脸红了好一阵……

    “啊恩?怎么不能是本大爷?”相对于云夕月的脸红,迹部的反应倒显得有几分理所当然,他的唇边轻轻掀起一抹邪魅的笑容,玩味地开口,他忍不住想继续看这个女人脸红下去:“你昨晚可是睡在本大爷的上,本大爷的怀里呢!恩哼~~~~”

    “啊……怎么会……夏恋呢?”云夕月听了这句话,如迹部所愿的一般,本就红得如同苹果一般的脸颊更加红润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脸蛋,片刻之后才放下手来,思绪清醒了的她很快就明白了这一切都是迹部夏恋导演的杰作!

    喝酒……灌醉……进错房间……睡错……还有差点清白不保?额……这最后一点可以去掉……她才九岁,清白还不会不保!好险……

    可是……有点不对劲啊……

    云夕月抬起头望向那张俊美得像是女人一般的面孔,她貌似记得,昨天,这位大爷可是一口酒都没有碰得,怎么他会这么糊涂的和她睡在一起呢?

    有点不对劲……嗯……很不对劲啊……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