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大家都在啊!

    对于夏恋的恶趣味,做了她几年长兄的迹部景吾多少是有几分了解了,于是,极为鄙视不华丽动作的迹部少爷,也做出了一个很不华丽的举动——后退了几步,虽然只是几小步,但是也让这位大爷失了几分华丽,他很明显的弯下腰,在云夕月的耳边轻声开口规劝:“啊恩,云夕月,你最好不要听夏恋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的!她可没安什么好心的!”

    “呵呵……”云夕月对于迹部大少爷的好心提醒不置可否,她懒懒地睹了迹部一眼,有些许玩味的笑开了:“这么说来……ATOBE,你没少被夏恋这家伙整吧?”

    “啊恩!本大爷怎么会被这个不华丽的女人整的?本大爷可是最华丽的!”迹部有些不自然的撇了撇唇,目光从夏恋的上移开,但是他那般的言语却难免有盖弥彰的嫌疑。

    “我亲的~华丽老哥~”已经开始飙起西索的可怕符号的夏恋已经有几分恶魔的模样了,她捋着自己烟灰色的发,湛蓝如海一般的眸子也越发深邃了,好像是大海一般,她优雅而缓慢的走近迹部,明明步履极慢,但是却莫名的给了迹部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明明面上挂着绝色的微笑,但是……总有一种宛如妖魔的感觉,也是这种感觉,才让迹部对于这个妹妹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滚,我们的迹部SAMA怎么会畏惧的?他可是我们高贵华丽的迹部少爷,他绝对不会怕一个女人的!——by迹部后援会的成员们,某沫被PIA飞……)

    迹部对于靠近自己的女人可以无地无视,但是夏恋是他们迹部家的家长好不容易盼来的千金,如果他敢对这个妮子动手的话,他确定及肯定自己绝对会被迹部家的家长们给整到死的!所以,再无所求的迹部将求救的目光投向了云夕月……

    云夕月自然收到了迹部的求救信号了,她将目光投向了夏恋那笑的绝色面孔,有几分无奈地叹气,云夕月淡淡地开口,救了迹部一命:“好了,夏恋!从今天起,不准再整景吾少年了!否则……”

    “啊!?嗨嗨……”夏恋本来想拒绝的,但是当她看见云夕月那冰蓝色的眸子中毫不掩饰透出的冷意时,她硬生生地打了个寒噤,如果她再敢拒绝的话,估计就会惹得夕月月发火了吧?真的很奇妙啊,记得上次夕月月有这种表是什么时候呢?嗯……大概是上辈子了吧?好像是她们还十岁的时候,那时候的夕月月为了幽雪那妮子被人欺侮而发火了,她模糊记得,那一次好像是毁了人家一个大集团吧?

    “景吾少年,不用担心了!”轻轻拍了拍迹部的肩膀,云夕月有些玩味的笑了笑,不管怎么说,这一回,她还是救了景吾少年一回,也算是他欠了她一个人吧?呵呵,景吾少年的人啊~一定会很有趣的说!

    “夕月月……”一声声的叫唤,充满了惊讶与喜悦,云夕月冰蓝色的双瞳微微睁开,有几分惊讶,她督了旁捂住小嘴的夏恋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杰作,**不离十是这个小妮子干得吧!饶是如此,云夕月还是有几分喜悦,她的唇角微微上扬,止不住的愉悦由心底发出,眸中的光华愈发温柔了起来,犹如风拂面一般,由心底透出的笑意如同羽毛一般,将迹部的心弄得有几分瘙痒。

    他淡淡地凝视着面前这个矛盾的女孩,初次见面时,她以球赛为代价,拜托他带她来夏恋的Party,但是现在,她在夏恋面前的种种表现都证明了她们以前认识,不过最让迹部想不通的却是,既然云夕月与夏恋认识,那么她为什么不自己来Party,而是求他带她来呢?但是这个答案注定不为他所知!

    迹部望着云夕月姣好的容颜,一双冰蓝色的狭长凤眸,柔软饱满的红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秀气气地生在她那绝色靥上,再加上她那线条优美细滑的香腮,吹弹可破的粉脸,活脱脱一个国色天香的绝代美人,打量着云夕月,不由自主地,迹部那双宛如大海般深邃的眸子映上了云夕月的影,温柔第一次有他的眼中浮现,而这片刻的不华丽,仅仅有他那不华丽的妹妹——迹部夏恋才看在了眼中。

    迹部夏恋的右手抚上了自己的脸蛋,学着自家那华丽的老哥的模样,伸出食指,轻轻点了点自己那位于左眼角下的那一颗由迹部家出品的,极具华丽气息的泪痣,玩味的笑了,用着只有自己一个才可以听见的声音轻轻呢喃:“啊恩~果然……我这个华丽的哥哥还是沦陷了~好像很有趣的样子呢~”

    在不知不觉之中,迹部夏恋已经与不二周助越来越相似了,两个人都是那么恶趣味……不过,那种恶趣味,几乎没有人受得了吧?

    “幽雪,云吹雪还有樱月?你们都在啊?”云夕月淡淡地笑了,温和的气息又一次在迹部边蔓延,她那宛若三月风一般的笑容,让所有人都有一种被治愈了的感觉,犹如风一般,给人以和煦之感,迹部又一次不华丽的失神了一小会儿,虽然并没有人注意到,但是,这对于崇尚华丽的迹部大爷而言,还是不能忍受的!可是,云夕月接下来的样子让人更加迷恋:“大家都到齐了~”她张开双臂,温柔地望向远处的三个女孩,那种毫无掩饰的温柔是任何东西都无法比拟的……

    温柔的笑靥在唇边展开,优雅且华丽,这也让得迹部又一次迷失在那瞬间的绝美之中,他眯起了眸子,湛蓝的瞳孔倒映上了云夕月那瞬间的绝美,他由心底透出了一个念头:不计一切,得到这个女人!否则,我会后悔终……

    “夕月月……夕月月……”一边叫唤着云夕月的名字,一边嘤嘤哭泣的是云吹雪,她的哭声很大,惹来了众人的视线,甚至盖过了大厅中正在播放的《天赐恩宠》……

    沫沫在这里还是介绍一下《天赐恩宠》吧!我超的~

    天赐恩宠(Amazing Grace),这首感人至深的《Amazing Grace》其实是首圣诗,西方歌手演唱此曲的版本很多。Grace原意为”优雅、优美”,此处解释成”上帝对人类的慈悲、恩宠”。

    歌词大概是: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

    I once was lost but now I am found,

    Was blind but now I see。

    Was grace that taught my heart to fear

    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e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ed!

    Through many dangers, toils, and snares,

    I have already come;

    This grace has brought me safe thus far,

    And grace will lead me home。

    The Lord has promised good to me,

    His word my hope secures;

    He will my shield and portion be,

    As long as life endures。

    Yes, when this flesh and heart shall fail,

    And mortal life shall cease;

    I shall possess, within the vail,

    A life of joy and peace。

    The earth shall soon dissolve like snow,

    The sun forbear to shine;

    But God, who called me here below,

    Will be forever mine。

    翻译大概是:

    奇异恩典,如此甘甜。

    我罪竟得赦免。

    我曾迷途,而今知返。

    惶惑而今得见。

    教我敬畏,神之恩典。

    教我心灵释然。

    归信伊始,圣恩浮现。

    如何能不颂赞?

    历尽艰险,饱受磨难。

    我等矗立依然。

    蒙此恩典,予我平安。

    引我终归家园。

    人生在世,已逾千年。

    光芒何等耀眼!

    齐聚吟颂,神之恩典。

    从今万世流传。

    不得不说的是,沫沫在这里放上这些东西,很有凑字数的嫌疑,嘿嘿……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