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再见小女王!

    “讷…………景吾少年,接下来去唱歌吧!”说风就是雨的某少女在迹部吃饱之后就拉着他风也似的冲向了不远处的歌厅……

    “……”无语地望着旁黑线着的可萝莉,迹部突然感觉到一分凄凉,他有些不自在地出口安慰道:“啊恩……女人!不要难过了,未成年是不能进歌厅的!”

    “唔……景吾少年家里没有关于歌厅的产业么?”咬着下唇,云夕月头一回想要去撞墙,她居然还把自己当做十八岁,她忘记了未成年不能进歌厅啊~~事到如今,她只有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迹部的上了,虽然公式书上说迹部家里是证劵公司,但是迹部家族应该也会染指这种娱乐产业才对啊!至于不二家族的产业链,云夕月是最为清楚的啦,当初的她完全没有想到要染指歌舞厅这种娱乐产业啊……真后悔啊……

    “啊恩……没有!”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对着云夕月那一双闪着期待与盼望的冰蓝色眸子,迹部突然有点不忍心说实话了,但是他也不可以撒谎,所以,在沉默了好一会儿之后,迹部才在云夕月那双晶亮的冰蓝色眸子的注视下,摇头,再摇头。

    “唉……”轻轻叹了一口气,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云夕月在失望的同时也下定决心,她回去后一定要和爷爷说一下,一定要染指一下这种娱乐产业,她才不要再被人拦在门外了!丢脸死了啊……

    “……”不擅长安慰人的迹部只能沉默地望着云夕月那失落的样子,想了想,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准备去打电话给自己家中的管家,让他立刻将歌厅的产权买下来的,但是,云夕月却动了,她一溜烟地向远处奔去:“景吾少年,不要走哦……马上回来……”不明所以的迹部只得在原地等待着那个少女的回归……

    “text……text……”正当迹部等待到再次掏出手机打算报警的时候,属于少女的清亮嗓音终于传了过来,通过麦克风,迹部仰头望去,看见不远处的舞台上有一个淡紫色的影,迹部不自觉地随着人群靠近那个舞台,目光透过人海凝视着少女,心突然有一份悸动。

    “啊恩,景吾少年,虽然很不华丽,但是,我还是想说……倾听本小姐华美的歌声吧!”舞台上,那个淡紫色的影做着迹部最常做的动作之一——打响指,清脆的声音在舞台上响起:“别碰触我们哟 会灼伤的 冰之火焰 是冷冽的灼……”充满了和青色彩的歌声在舞台上空缓缓回,云夕月边唱边在心中嘀咕:这算不算提前透露剧啊……许斐大叔会杀了我的吧……等会儿景吾少年问起来怎么说啊……

    听着那雄纠纠气昂昂的歌词,感受着少女所描述的场面,迹部勾起了唇瓣,现在的他完全没有思考为什么少女会唱出这些东西来的,他只是单纯的感觉,这样子在舞台上张扬青的少女很美很华丽,打量着少女,迹部就像刚认识她一样……

    这里还有空余,在这将冰之帝王的歌词奉上,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听听哦,很华丽~~~~~

    别碰触我们哟 会灼伤的

    冰之火焰 是冷冽的灼

    别接近我们呐 会窒息的

    冰之刃 给你致命的一击

    下跪

    崇拜

    奉承

    强者能支配弱者

    别反抗

    拜倒

    害怕吧

    胜者能对败著为所

    於是 我们冰帝驾临於球场

    冰帝 冰之帝国

    不管何时 前方都有 危险的香气

    猛烈的燃烧吧 冷酷的生命

    我们不会消失 就算烈阳照

    游移不定的斗志 虚幻的动摇著

    下跪

    崇拜

    奉承

    强者能支配弱者

    别反抗

    拜倒

    害怕吧

    胜者能对败著为所

    於是 我们冰帝驾临於球场

    冰帝 冰之帝国

    我们冰帝驾临於球场

    冰帝 冰之帝国

    三年后

    云夕月望望万里无云的天空,再望望对面的男孩子,头一回想要掐死自己,她为什么要这么冲动啊?

    对面的男孩子将比他自己稍微矮一点点的网球拍放在肩上,高傲华丽的咏叹调响起:“啊恩~真是一点也不华丽的人呢!你到底要不要发球啊?”

    望着男孩子,云夕月困惑了,好熟悉的嗓音啊,似乎在哪里听过的样子,不过,话说回来,她又为什么会站在这里呢?

    ——————————我是华丽丽的回忆分割线——————————

    在云夕月出了家门之后,她就立刻到达了百货公司,抬起头望着悬在上空的指示牌,云夕月困惑了:“咦?这个东西为什么和夏恋那么相似啊!”

    指示牌上有一个小小的“月”字,是用中文写的,所以看在英国人的眼中有点像符号,但是看在云夕月的眼中却是万分的激动,她浅浅的笑了:“啊嘞~原来夏恋她在啊!”

    水眸中漾出了光泽,云夕月望着指示牌,唇边漾起了微笑,不像平常的微笑,这微笑美得如同天使般圣洁美好,意犹未尽的轻笑:“呵呵,原来是ATOBE啊~原来是小女王啊~”

    “啊恩~女人,你叫本大爷干什么?”云夕月的后传出了一个高傲华丽的声音,这个声音让她感到熟悉,细细地思量了一会儿,方才莞尔一笑,回过头,迹部景吾看见的是她的绝代风华!

    水眸有神,但却不知为何蒙上了一层萦纡的雾气,她的唇边犹带着似有似无的微笑,稚嫩的面庞上不知为何竟有着不属于她年龄的成熟与沧桑,她望着迹部景吾许久,甚至让迹部景吾以为自己被她看穿了,他怔了很久之后才恢复了高傲的语气:“啊恩~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到底是谁?”

    云夕月望着迹部轻声笑了,带着目的成立的狡黠:“讷……你知不知道夏恋这个名字?”

    迹部怔住了,他打量着云夕月很久以后才开口:“啊恩~你怎么会知道本大爷妹妹的名字的?你是谁?”

    “呵呵……如果我说了的话就不算惊喜了!”云夕月将目光移向了大屏幕上宣布开party的迹部夏恋,唇边带上了一抹狡黠的笑容,修长的纤指放在唇瓣上,慵懒的微笑带上了邪魅的感觉,对着迹部轻声开口:“这是……秘密……讷!”

    迹部望着云夕月的邪魅,也有一瞬的晃神:“啊恩~本大爷不许你靠近本大爷那个不华丽的妹妹!”

    “啊嘞?不华丽?恋恋她原来也会被人称作不华丽啊!”

    “总之本大爷不许你这种来历不明的人靠近夏恋!”

    高傲华丽的强势语气又一次呈现,然而这次对于云夕月却是异常的温和了,连迹部都不知道为何自己会对云夕月特例,但是唯一确定的事是现在他不要云夕月见到自己的妹妹,似乎是有预感般,他确定云夕月一旦顺利见到了夏恋,自己就永远不会再见到她了!

    云夕月拧了拧眉,用商量的语气和迹部说到:“讷……你会网球对不对?”

    “啊恩~那又如何?”迹部挑了挑眉头,锐利的双眼紧盯着云夕月的表,心中早已猜测着云夕月的想法。

    “那么……我和你比一场!如果我赢了,你就带我去舞会如何?”

    “啊恩~你居然敢与本大爷比网球?”迹部觉得云夕月的提议有点异想天开,但是他还是对于云夕月的大胆还是十分欣赏的,于是,他开口:“啊恩~本大爷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啊恩……但是,如果你输了呢?那该怎么办?”迹部的唇边轻挑地勾出一抹笑容,问道。

    “呵呵,虽然这个提议很吸引人,但是……”云夕月靠近迹部,纤长的手指挑起他的下巴,唇靠近迹部的唇瓣,就在周围的人以为他们快要吻上时,她才开口:“本小姐不会输的呢!”

    迹部大笑出声,云夕月,这下他们的梁子可是结下了!

    “game  over~少年!”云夕月的球拍顿住,黄色的小球碰到网拍就轻轻地弹了出去,过网后便急速落于地上,云夕月闭着眼睛,唇边轻轻地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笑意:“少年,你输了!”

    云夕月的语气淡淡的,似乎对于这个结果并不意外,才有几年网球经历的少年怎么可能与她这个可以拿下世界网球冠军的人相比呢?所以这个结果是注定的结局,她并不觉得将少年打入谷底有何不妥。

    云夕月的球速太快了,以至于连裁判也没有办法断定她的球是出界,只好叫摄像师叫镜头慢放,之后才宣布:“3-0  云夕月胜!”

    “呵呵,你答应我的事要做到哈!”云夕月将球拍递给少年,水眸中流转着美丽的光芒。

    夕阳的余晖照耀着网球场一边单膝跪下的少年,突然他抬起头,目光望向云夕月,薄唇微启:“啊恩~你这个不华丽的女人给本大爷听着,在本大爷胜你这之前,你不许败给任何人!”

    “嗨嗨……”云夕月冰蓝色的眸子倒映着少年在夕阳下的风华,唇边的笑容也温柔了起来,低声喃喃道:“这句话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呢?在哪里听过么?嗯……”

    “啊恩……走吧!”

    “耶?走?”

    “啊恩,去帮你打扮了!”迹部恶狠狠的对着云夕月吼道。

    “啊?为什么要打扮啊?”云夕月仍然是天然呆,望着迹部不解的问道。

    “啊恩……不是要去本大爷家的舞会吗?本大爷才不要一个这么不华丽的舞伴呢!”

    “哦~走吧!”

    ……

    ——————————————我是网球场上发生的事的华丽分割线————————————————

    云夕月望着天空,叹了口气:“我为什么这么冲动呢?话说,迹部家的宴会,爷爷应该会被邀请的啊!”

    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迹部早已开始发球了,一个球过来,云夕月凭着体的直觉直接回了过去,她叹了口气:“3球!我们每人发三球!如果你接住我一分就算你赢了!”

    “啊恩!”

    又一次,开始了发球,云夕月望着球飞向自己,轻声笑了,没有去接球,任凭球飞向自己的场地,然后,弹开,out。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没有人反应过来,那个球居然弹开了,明明那个球不可能会out的。

    “啊恩,你……到底是什么人?”迹部凭着锐利的观察力发现了,云夕月周的气场将球弹开的,他不敢再轻视云夕月的实力。

    “呵呵,云夕月。”

    云夕月望着球,无奈的叹气,将球向上高抛起,轻轻地将球拍放在球的正下方,然后大力的抽击过去,球就这样的飞过了球场。

    迹部快速奔到球的前方,球拍放好,高傲的咏叹调带上了无上的惋惜:“啊恩~这一球本大爷要了!”

    “那个球……”云夕月望着迹部挥汗如雨的样子,轻笑着继续开口:“会消失的!”

    果然,球拍挥过,但是球却不见了,当迹部发现球时早已经完了,根本不可能接住球了。

    接下来的结果和场景就不必多谈了,因为迹部的败局已定。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