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 啊恩!小女王?

    云夕月倚在沙发上,慵懒地眯起了眸子,妖媚如同蛇一般,唇边保持着一抹妖魅却又纯洁的笑容,听见了敲门声,她缓缓地将刘海抚至耳侧,启唇,声音优雅而冰冷:“进来!”

    “小夕月,你忘记了今天要去见你的阿姨了吗?”进来的人是不二周助,他的唇边保持着优雅不变的笑容,声音轻柔而带上了淡淡的宠溺,云夕月起,将电脑合上:“周助啊,走吧!”

    “小夕月,你这是干什么?”周助不解地看着云夕月手中提着的紫色笔记本电脑,困惑的问道。

    云夕月晃了晃手中的电脑,唇瓣漾起了一个甜美无比的笑颜,优雅的嗓音响起:“这个啊!我想见了阿姨后再工作啊!”

    “可是……”周助还未开口,便被云夕月推出了办公室。

    云夕月轻笑着与周助离开了,水眸流转是一抹意味深长的光芒:她的阿姨是维多利亚女王?似乎一切都很有趣呢!这个网球王子的世界真的是很有趣呢!似乎是给了我更多的期待呢!

    影消失于地平线上,她如同猎豹般优雅高贵,却又带上了致命的凶残,不二云夕月,她可以泯灭良心令人倾刻之间家破人亡,她绝对不是姑息养之人,但是对于留给不二优子等人的机会。

    呵呵,她不过是为了另一场华丽的事件而开启的序幕罢了,成为了她的第二场玩乐,而且看着仇恨自己的人一步步地近自己,慢慢地成长起来,不是很有趣吗?

    她可是十分期待看见她们那不可置信的表呢,那一定很有趣!

    站于下,周助恭敬地行礼,唇边带上了异常优雅的微笑:“参见女王陛下!”

    “周助啊!我的侄女呢?”女王望着周助优雅地微笑,漂亮的双眸紧盯着周助问道,隐含着期待的语气令周助后的云夕月莞尔一笑。

    “阿姨!”云夕月从周助的后走出来,唇边带上了淡淡的笑容,不似往的疏离,但是也绝不带上半分亲昵,垂下眼睑,纤长浓密的睫毛遮住了她冰蓝色的眸子,淡淡的玩味覆盖了那漂亮的瞳孔。

    “小夕月,来!过来!给阿姨看看!”女王顿时化为侄女控,亲自走下王座,拉住云夕月的小手,唇边带上啦亲昵和蔼的笑容,弯抱起云夕月,这突然的举动令云夕月大吃一惊,本能的想要挣扎,但是当她看见女王眸中的痛苦与怀念时怔住了。

    她唇边的微笑加大,亲昵的抱住女王:“阿姨……夕月也好想妈妈啊!阿姨,不要伤心啦!妈妈说过她最看阿姨笑呢!阿姨笑得时候很漂亮呢!”

    “夕月……”女王望着云夕月唇边的微笑,淡淡地笑了,她抱着云夕月走回王座,坐下,淡淡地望了一眼座下的臣子们,开口宣布:“从此,我大英帝国的王储就是丽丝·维多利亚!”

    “丽丝·维多利亚?”臣子们困惑于这丽丝是何人,知的一些老臣子还不同意:“女王陛下,这……与祖制不和啊!丽丝公主并非您的嫡出啊!您让丽丝公主为王储,那要将贝尔下置之何地啊?”

    “祖制不和?嫡出?哼,本下就是要将丽丝立为王储又如何?”女王漂亮的双眸直视老臣子们,不悦之意溢于言表。

    “啊恩~阿姨,这算是对我母亲的愧疚吗?”云夕月望着女王,直截了当的问出口,没有半分客气可言。

    女王怔了一下,才开口回答:“是啊!如果不是我,你的父母就不会死了……”

    “呵呵,不必自责!父母亲从未怪过阿姨您啊!”云夕月微笑着开口,第一次真挚的微笑。

    她望着下的老臣子,轻声笑了:“本公主的能力又有哪个王子下可以比拟呢?”

    众人无言了,的确,丽丝·维多利亚,汉名为不二云夕月,5岁接掌不二财团,历时三年,使不二财团在一年中冲上世界第一位,至今屹立不倒,论能力的确没有任何王子下可以与其媲美,论家世也没有任何人敢与其比,阿姨是英国的女王,爷爷是不二财团的老董事长,哪一个不是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就算不是公主,她也绝对不会活的差!

    一年后

    “啊啦啊拉……真是好无聊啊!今天还是不去公司啦!”清晨,从一座普通人家模样的房子中传出了这样的抱怨,有着冰蓝色眸子的女孩子望着镜子中的人影,黑青的眼圈明显的代表她并没有睡好,疲惫的样子引起了关心她的管家的担心。

    管家佐藤夫人望着如此疲惫的小姐心里是万分心疼的,她将一盅参汤递于云夕月,唇边挂着和蔼的微笑:“讷,小姐,喝了它吧!对恢复精神很有帮助的!”

    “谢谢您,佐藤夫人!”云夕月对于佐藤夫人的关心回以一个会心的微笑,她仰头饮下了那盅参汤,还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啊啊,佐藤夫人的汤真的越做越好喝啦呢!”

    “谢谢小姐的夸奖!”佐藤夫人接过了云夕月手中的瓷碗,将一条毛巾递给她,顺便无意的问起:“对了,小姐今天的行程是什么呢?我会吩咐司机准备好的!”

    云夕月抬眸望向佐藤夫人,锐利的眸子几乎将她透视,抿起唇瓣,有些不悦:“佐藤夫人,你知道我并不喜欢别人过问我的行程呢!”

    佐藤夫人怔了一下后,才开口道歉:“对不起,小姐!是我的疏忽!”

    “没事!可是下次不准再犯啦!”云夕月知道佐藤夫人不是故意的,便草草的放过了她,用毛巾轻轻擦拭了下红唇,她放下刀叉,俨然一幅准备出门的姿态,基于刚刚佐藤夫人的问话,她还是吩咐了一句:“我出门一趟,如果爷爷过问就说我和朋友有约吧!不用叫司机跟着我!”

    “是的,小姐!”佐藤夫人轻呼了一口气,总算是逃过了一劫。

    一旁新来的女仆差点被云夕月吓软了腿,她喘了口气:“呼……小姐好可怕啊!那么小的人,怎么会……”

    “嘘!”一旁的女仆赶紧捂住了那个不知死活的女仆的嘴,眉眼中是明显的焦急,观察了周围没有什么变化后才松了一口气:“你找死啊!小姐在家中可是训练了贴保卫的,如果被听到就死定了!”

    “贴保卫?”那个女仆大吃一惊,望着云夕月远去的背影,没有什么变化后才继续与那个警告她的女仆说话:“可是贴保卫不是要在小姐边吗?你又叫什么啊?”

    “你还不知道吗?别看小姐年纪小,但她可是柔道最高段啊!所以小姐不需要人保护!”那个女仆得意的介绍着自家小姐的本事:“我叫水儿!”

    “我是美奈子!柔道高手啊!哇塞,好厉害啊!”新来的女仆望着云夕月的背影顿时觉得万分高大,她也在练柔道,不过还不到最高段的地步,所以她特别想和云夕月比一场。

    水儿望着不知死活的美奈子,顿时觉得有些消化不良,特别想打她,打醒她,她想作为对手的人可是她们的小姐不二云夕月耶!她真是不要命啦!

    美奈子则是完全不管水儿在想什么,她一心只想着怎么样可以与云夕月比一场,啊啊,高手遇见对手啊!

    这场比赛还是值得一看的!

    佐藤夫人望着美奈子兴奋的样子不忍打击她的心,其实小姐早在一年前就不再和任何人比赛啦,没有人知道原因,除了周助少爷之外,小姐从未透露给其他人原因,而且没有人可以揣测小姐的意思做事手法以及心思。

    小姐是冷漠的,没有人会有小姐那般矛盾,明明挂着那般明媚的微笑,但是却没有人可以看透她的内心,就算是周助少爷也是一样的,不过周助少爷也不同于小姐,周助少爷只有对于裕太少爷和小姐才会真心微笑,那么温暖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万分冷漠的,周助少爷也是矛盾的。

    就算是照顾了小姐将近8年的管家佐藤夫人也不知道小姐的心里在想些什么,她只知道没有人可以令小姐露出真正的笑容,也许以后会有吧!希望小姐一定要幸福啊!佐藤夫人在心里如是的这样想着。

    抬头望向蔚蓝的天空,佐藤夫人微笑着望着远处,小姐一定会幸福的,这么可的小姐一定会得到上帝的眷顾的!

    云夕月站在伦敦繁华的City Of London的某条大马路中央,蹲下小的子,有些无意识地在地上画着诅咒:“啊啊,迷路了!”

    某只可到爆的小正太君低着头低喃,没有注意到周围女早已升华了的母,有些不耐的司机按着喇叭想让她离开马路中央,但是却无辜地遭到周边女的瞪视,以及同车女的暴打一顿,或许是听到了那一瞬间扬起的鸣笛声,某正太终于是在满大街男司机无比怨念的注视下起了,径直走向了那辆离自己最近的豪华版轿车之中。

    过了几分钟后,她才从车中出来,再一次蹲在马路中间用吸管吸着杯子中的果汁,毕竟杯中的容量有限,而且刚才某正太在碎碎念念时花的口水太多,再加上太阳当头照的度,所以果汁很快就被她解决了,尽职的帅哥管家立刻从车上下来,替云夕月续了杯,然后在因为顾虑到这里是大街之上,不方便行跪礼,所以帅哥管家带着优雅的微笑向云夕月行了一个标准的欧式宫廷礼,再退回车子之上,随时等待着为主人再次续杯。

    云夕月冰蓝色的眸子微睁,在穿行的车辆之中试图寻找某一辆车,盼了半天她也没盼到,忽而水眸漾起涟漪,惊喜交加:“啊~~女王陛下!”

    “小朋友?”刚想上前拦住某辆车子的云夕月被一群刚刚赶来的警察拦住了,不甘心地停下了脚步,因为心十分不爽,所以刷地一下睁开了冰蓝色的眸子,也许有人会记得网王世界中的十大恐怖事件中那排行第一的不二睁眼,作为不二周助表妹的云夕月,腹黑熊的直系亲属,云夕月睁眼比不二更可怕!

    本想开口说话的帅哥管家在看见睁开眼睛的不二云夕月之后,轻轻一颤,为特种兵营的长官的他立刻闪得远远的,整个过程不到三十秒!(废话!人家可是长官呀!不快的话,你以为他是吃白饭的啊!再说,不二本家是从不收废物的!)

    一旁的警察还来不及发呆,这边的大小姐就发火了,口气虽然仍是淡淡的,但是却带上了不容反驳的威严气势,与帝王相称的君王气场强大:“警察先生,如果你们不想死的话,滚!”冰蓝色的眸子闪过了一丝犀利之色,眼神越发冰冷了,硬生生地将暖意的阳光转为了冰冷的寒风,周围的温度直线下降……

    一切来得那般突然,但是没有人注意到,云夕月目光中充满了愤怒……

    求评论中……

    沫沫最近已经无力了……给点动力啊…………

重要声明:小说《女人你太嚣张了》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