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七章 平安,嫉妒

    章节名:第三百三十七章 平安,嫉妒

    匆忙将苏莫若抱进卧室,之后迅速打通了洛之暮的电话,不过几分钟,一个医疗团队就已经全部到了别墅内部,同样跟着一起过来的,还有洛之暮。

    而远在另外一栋别墅内的黑衣男子,站在偌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户外的一片海景,薄唇紧抿,浑都散发着浓浓的郁气息,这个时候,谁都能够出现,就是他不能出现,他必须克制住心里的那种冲动,他曾经在她昏睡的时候就在她边发过誓,这辈子,放它自由,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必须要放她自由,让她去追寻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这一次她生产,虽然也很担心,很紧张,但作为洛氏家族掌权人,很多事都是不足以让外人知道的,他的绪必须要最好的掌控住,就如同以前一样,做一个神秘人物,让洛氏家族所有人都不清楚他的很多想法,让他们每个人都对他怀有敬畏,这样,才能够稳住大局,掌控住偌大的洛氏家族。

    “怎么样?”当洛以安额前头发轻轻飘动的那一瞬间,原本闭上的眼睛此刻猛然睁开,冰冷的词语从薄凉的唇中流泻而出,如同这房间内的黑暗色调一样,低沉神秘,却透露着属于这洛氏家族掌权人的无上威严。

    黑衣男人听这话,连忙躬,“请主上放心,医疗团队在五分钟内就全部集结在了别墅内,苏小姐况已经平稳,医疗团队正在全力给她做手术……”因为去之前就得到了指令,事无巨细,必须详细查探,他们的主上,需要知道最详细的结果,不希望他们这一次的查探太简洁,所以说这话的时候,黑衣男人都努力组织了言语的。

    “好,知道了。”说完屏住呼吸,仿佛整个人都融入了黑暗中,不注意,都不会看见眼前还有一个黑衣男人的存在。

    黑衣男人见洛以安已经没有了问题,悄然隐于暗处,有点儿来无影去无踪的感觉。

    ……

    当一个医疗团队到达后,很快就确诊了苏莫若是即将生产了,因为需要给苏莫若做个全体检查,体之前就很虚弱,更昏迷了大半年,他们必须以防万一,谭昱宁无法,只能听从医疗专家的建议,离开了房间,在一楼客厅沙发上坐着等消息。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听着上面心女人房间内传出的声声撕心裂肺的声音,谭昱宁似乎比那撕心裂肺叫着的主角更难受,坐在沙发上,体僵硬,眉头紧蹙,眼里是化不开的担忧,耳朵里听着那声声死心裂肺的叫声,就如同他的心在被利刃狠狠切割着一般,呼吸都不稳起来。

    同样,坐在对面沙发上面色难看的洛之暮也好不到哪儿去,没听着那撕裂的声音想起一次,他的眉头都蹙得紧一分,尖锐的指甲更是更深一层的刺近皮里,但是他的眼里却没有丝毫手心刺痛的疼痛感,有的,只是对里面那面临生产,危险难料的女人的全然担忧之色。

    “都是你。”终是没忍住,几步上前一把拎起沙发上坐着的谭昱宁,洛之暮一个拳头就对着他的面上狠狠招呼了上去。

    听着这话,一愣,过后就明白了洛之暮的意思,嘴角露出一抹苦涩的笑,他从来没有想过,苏莫若生产的时候会这样痛苦,以前也只是听说,但是更多的,却是见到他们拥有了自己孩子之后的喜悦,而他深苏莫若,也希望能够有一个像妻子苏莫若一样聪明漂亮的女儿,虽然莫若从来没跟他说过孩子的事,但他看得出来,她也是喜欢孩子的。

    “我知道,让她现在这样痛苦,都是我的责任。”低垂着头,尽管那孩子对于他们来讲都是一个珍贵难得的礼物,贵重异常,但此刻让心的女人这样痛苦,洛之暮就算是给了他拳头,他也觉得是应该的,因为,都是他,才让她陷入如斯境地。

    “你的责任,现在来讲你的责任有用,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洛之暮如同一直雄狮维护自己的妻子,血红的眼睛看着谭昱宁仿佛要吃了他一般。

    谭昱宁也不是没有脾气的男人,相反,他能力大,脾气更是大,听着洛之暮那似乎如同苏莫若丈夫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当即也怒火冲天,走近洛之暮面前,双眸直直看着他,却没有先说话。

    两个材差不多高大的男人,一个灰色呢子大衣,休闲长裤,一个浑白色西装,同样的卓尔不凡,同样的气质过人的两个男人,就那样以眼神开始厮杀对方,稍有不慎,就可能出现血拼的迹象。

    “我的女人,我自然知道如何保护,你,还没有那个资格,也请你收起那心思。”心里对于苏莫若的占有,谭昱宁承认是很强烈的,更何况这个男人曾经还是他的劲敌,虽然宣布了退出,但却不代表如今这事儿激不起他重新燃烧心中的斗志,苏莫若如今的况他也很担心,洛之暮的指责,让他愧疚的同时,心里也如同有了一把火在烧。

    “哼,如果我重新追求她……”双眸冒火看着谭昱宁,洛之暮轻蔑道。

    还没说完,谭昱宁强势的声音就插了进来,“就凭你?”目光满是轻蔑,“洛之暮,我现在可以告诉你,如果你对若儿还有那种心思,我不介意对你们洛氏家族动手,凡胎**跟我们比起来,你应该知道谁更具备优势,就算凭着两败俱伤,我也一定不会给你任何机会。”这一刻,谭昱宁的上,散发出了一股让人胆寒的气势,那种感觉,就算是洛之暮,也忍不住有些背脊发寒。

    再看谭昱宁,洛之暮的眼神也不再是那么纯粹了,想着父亲的猜测,如果是真的,那么两方斗起来,真的两败俱伤,最终的结果也只会是他们更加严重,就如同谭昱宁所说,他们是凡胎**,而他们却不是,损伤之后,他们可以用时间修复,但他们,全都是活生生的命,他们虽然有着强大的科技作为支撑背景,但是那起死回生的能力,他们还是不具备的。

    见洛之暮不再说话,反而低头沉思,就知道自己的话是起到作用了,安静下来,重新坐会到沙发上。

    这样一等,时间竟然花费了整整两天一夜,这简直是让人心惊跳的等待时间,每一分每一秒都如同利刃,两个男人分分秒秒似乎都是踩踏在利刃上的,两天一夜滴水未进粒米未食,就那么枯坐在沙发上,等待着里面的结果。

    当两天一夜已过,次凌晨六点零六分,那响亮的婴儿啼哭声自房间内响起,直至整栋别墅都听见,滑坡寂静空旷的暗黑天空时,客厅沙发上枯坐的两个男人如同点击,一个弹跳就从沙发上起,双脚稳稳落地后,大跨步就朝着楼上飞奔而去。

    刚走到门口,医疗团队中的其中一个年轻女人就打开了房门走了出来,看着外面站着胡子拉碴,明显没有休息过的男人,眼里闪过震惊,过后恢复自然,因为洛之暮始终是他们的少主,他们听命行事的人,自然第一个向他汇报,所以对着他微微躬,之后轻声道:“少主,苏小姐跟孩子都很平安,请放心。”

    “真的吗?”谭昱宁一把拉过给洛之暮汇报的专家组成员,面上满是激动,他,竟然也做爸爸了,想着都觉得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没有遇到苏莫若之前,他以为这辈子就应该那样平淡过了,可是遇到苏莫若之后,他曾经的所有想法都改观了,他的世界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也做爸爸了。

    “是的。”隐隐也猜到了谭昱宁的具体份,但是自家少主都能够跟他和平相处,他们这些小人物,还是做好自己的事,少管其他闲事为妙。

    “那……我能看看宝宝吗?”如同一个手足无措的孩子,谭昱宁表现得很不淡定,这也是他这辈子首次有这样的表现。

    旁边洛之暮将谭昱宁的反应看在眼里,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意,如果他当初紧追一步,也仔细一步,如今作为孩子父亲的,就应该是他而非谭昱宁了。

    “请在外面稍等一会儿,孩子还需要一会儿才能看到。”说完重新打开房门走了进去,留下两个男人在门口对着房门,一言不发,笔站立,等着消息。

    而远在另外一栋别墅内,黑衣男人同样将况禀给了坐在沙发上,如同雕塑一般的男人洛以安。

    “主上,苏小姐平安诞下一名女婴,重四斤八两,现在已经放入保温箱……”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久久没有言语,周围布满寂静,这样的氛围里,连处在其中的人,呼吸声都很短很浅,很难让人听见。

    就在黑衣男人以为洛以安不会再说话的时候,沙发上的男人却开口了,“继续注意她的体……还有……那个孩子……”后面这个命令,下得却有些勉强,心底深处,是他不愿意承认的嫉妒之感。

    哪位亲亲催更的九千啊,要人命的,今天临时才看到,所以九千完成不了,很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