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二章 愧疚,惊恐

    章节名:第三百六十二章 愧疚,惊恐

    愣愣看着满面带煞的男人,隽美的面庞上不满冰霜,浑都是黑暗的气息,说这话的时候,带着浓浓杀气,丝毫不让人怀疑他刚才所说的话的真实

    站在原地,谭昱宁只觉得心里有着浓浓的紧张,双腿有些发软,这并不是因为洛以安给吓着的,而是因为,他的心里,突然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只是,具体是什么,他却不敢去猜测。

    不敢,这还是他这辈子头一次有以这样的字词来形容此刻他的心

    犹豫半天,最终还是缓慢转,黑暗中,他视物却完全没有问题,所以当他转后,入目,便是一张偌大的灰色的大,灰色被子,露出一个苍白毫无生气的熟悉面孔,那么安静,没有丝毫要睁开眼睛的意思,仿佛,就这样一睡,就是一辈子。

    无论如何,谭昱宁也从未想过,有一天,他跟苏莫若的见面会是这个样子的,他还清楚的记得,在他们分开的时候,她笑着告诉他,等她回来,这段时间很忙,可能没有时间通电话。

    如果不是因为他固执说明,如果没有了她的消息就肯定会查,如果不是他起疑,那么,这批人,能够抓的了自己吗,而他,能够见得到这样的她吗?

    他还记得,她巧笑嫣然告诉他,等着她回去他们就可以筹备婚礼了,可是为什么,如今,她却这样毫无生气的躺在这里,那双眼睛,就那么死死的闭着,没有要睁开的节奏。

    使劲闭上眼睛眨了眨眼睛,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证明眼前的一切是自己眼花了看错了。

    可是,好几次的努力下来,眼前的一切,丝毫未变。

    双腿如同灌了铅,一动不动站在原地,而看着那上躺着的心女人,心痛到无法呼吸,面色苍白,随后,双眸便是如同充了血一般,转头看着洛以安跟洛之暮两父子,既然能够找到他带来这里,而他们的样子,很明显的告诉了他答案,若儿之所以会成现在这个样子,全都是洛氏父子干的。

    因为苏莫若的事,洛之暮这些天就没有好好睡过一次好觉,如今被这样一瞪,虽然理亏,但心里却好受了许多,这段时间,他们都一直全力寻找着能够让苏莫若醒过来的东西,可是,终是徒劳,如今,终于有了一个能够指责他的人,心里的痛苦,总算得到了一丝缓解。

    “你们对她做了什么?”谭昱宁不能想象苏莫若不能醒来的时光,他会如何度过,又或者,他会作出怎样疯狂的事来。

    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谭昱宁,浑上下毫不掩饰的浓郁杀气,连他们看着都是震惊的。

    洛之暮蹙眉看着眼前的谭昱宁,还记得上一次见面,虽然手不错,上气质也不错,在普通人眼里,他确实是极好的钻石王老五,极品男人,但是在他们的眼里,却是个很普通的男人。

    但是此刻,他却感觉到了他上强者的浓郁气息,这样的男人,哪里可能只是一个普通人,想到当初他们交过一次手,如今想来,看来是他自己低估了这个男人,还有就是这个男人本就隐藏得太深了。

    洛以安同样挑眉,眸底深处是浓浓探究跟一丝不敢相信,他曾经跟过一个人打交道,他们上的气息就很像,但是,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因为那个人,他认识也记得很清楚对方的样貌,一个可能已经年近过百的老人家,不可能会是眼前这个年轻出色的男人。

    只是,如果眼前这个年轻男人不是他当年遇到的,那么又会是谁、

    他曾经也听祖上所过一些这方面的事,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种族的人,都已经完全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根本不存在了不是吗,就算他当年有幸遇见的那个老人,如今也已经没有了踪迹,也许早已经隐居世外了吧,那个时候他就告诉过他,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他们那个种族的人了,他便是唯一幸存的人。

    但是如今看来,并非是那个老人说的那样,因为眼前谭昱宁上愈发让他感觉到熟悉的气息,到最后的确定,让他知道,当年那位老人的确定根本就是错误的。

    这个世界上,竟然还存在着这个种族。

    想到这里,洛以安不由得瞳孔微缩。

    在这个世界上,他们洛家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这么久,成为最为古老的家族,那也是因为他们手中掌握着很多别人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各种机密武器,随便一种都是威力极大的。

    如今,魔族突然出现,让他如何有把握能够将他们消灭,从而确保洛氏家族的平稳。

    从父亲手里接手了洛氏,他的肩上就肩负了继续兴盛洛氏的职责,这么多辈都下来了,平稳度过了,他无论如何也不能让洛氏在他的手中毁于一旦。

    一想到这里,眼里不由得出现了浓浓的很辣之色。

    如今只有这一个人,马上调动各种火器,却是能够将其直接消灭在这里的。

    既然能够出现这样一个年轻的魔族,那么就说明,绝对还有这其他魔族的出现,如今已经跟谭昱宁因为苏莫若的事结了梁子,后续退步也没有任何办法,唯今之计,只能先杀了谭昱宁,后续迅速防卫,试图阻止后续可能进攻他们的魔族。

    “父亲……”洛之暮这个时候也发现了父亲的不对劲儿。

    听着洛之暮的声音,洛以安转头,给了他一个很简短的眼神。

    父子俩之间眼神交流就能够很清楚传达彼此的意思,此刻同样亦然。

    当看到父亲的眼神信息传达后,洛之暮不震惊那是不可能的,魔族,那可是传说中存在的物种,如今,竟然会让他看到。

    想着此刻还危在旦夕的苏莫若,又看了一眼浑煞气的男人谭昱宁,也不知道,当苏莫若知道了自己竟然上了一个魔种,会有什么反应,毕竟,魔种并不是人,而苏莫若,却是实实在在的人,血之躯啊。

    “她为什么会这样?”昏睡不醒,这是他的意思,虽然没说明,但他清楚,洛氏父子肯定明白他的意思。

    “你能救醒她吗?”洛之暮这个时候顾不得其他,只希望苏莫若能够好起来,一切,他都可以不在乎了,不再去争了,真的,他真心希望她好起来,其他的,就算痛苦独自承担,他也不再勉强他,更不会再做出伤害她的事了。

    听着洛之暮的话,谭昱宁深深看了一眼他,直接转走到边,直接将她的手腕从被子里拉了出来,平放之后开始把脉,又观察了一下面色跟眼球等位置,而后抬头,“你们给她吃了什么?”

    听到这话,洛之暮感觉心似乎很什么东西狠狠的扎了一下,让他连解释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本能的不说话。

    根本就没有掩饰自己面上的表,所以谭昱宁很迅速的明白了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洛之暮。

    “为什么这样对她,你不是她吗?”谭昱宁感觉自己的手在颤抖,今天,他必须要带她离开这里,激动的心已经被痛苦所遮盖完全,丝毫没有喜悦的感觉,让他没想到的是,昏迷不醒的苏莫若体虚弱,他虽然检查不出来具体对方使用了什么药物,但他却把出了苏莫若竟然怀孕了的事实。

    只是可能因为昏迷的时间够长了,所以,体方面虚弱得很,而之前似乎体还受到过什么剧烈药物的侵袭,孩子也因此受到了很大伤害,如今,母体又昏迷不醒,没有足够营养供给,孩子同样很虚弱,随时可能流掉。

    “我要带她离开这里。”谭昱宁说着就要去抱苏莫若,今天谁都别想阻止他带苏莫若离开这里,否则,他可以确定,自己会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洛以安将谭昱宁的表现看在眼里,深深看了一眼沉睡中毫无知觉的女人,心里感叹,到底这个女人知不知道,她已经在不知觉间,掳获了他们目前三个男人的心。

    对于谭昱宁的话,洛之暮没有说话,而洛之暮没有反驳,而是道:“如果你认为你带着她离开是对她好的话,大可以这样做。”

    “你什么意思。”来之前就知道了这里的况,这里的机关跟很多东西都跟外界不同,甚至连他或者是外公等人,都没办法最全面的了解到洛氏家族里面的这些机密武器跟机关。

    如今若儿已经成了这个样子,他稍微大意一些,就可能要了他的命。

    他什么事都能赌,都能试,但唯独,心的女人,此生唯一真,苏莫若的生命,他赌不起,也不敢赌。

    “没什么意思,只是因为她当时危在旦夕,为了让她暂时保命,给她服用了我们洛氏家族的药,可以保她半年生命无恙,同样,她也不能离开这个地方,否则,没有找到解救她的办法,出去之后就会丢命。”洛以安说这话,如同是在说很轻松的事,冷血无此刻在他上是挥洒得淋漓尽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