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章 危险的男人

    章节名:第三百五十章 危险的男人

    最终,彼此之间仍旧只是得到了一个模糊的承诺,苏莫若心里却也已经打定了主意,既然洛之暮这边帮不了她,就只能靠她智取了。

    那个男人的弱点,她很清楚,而这也是其他人都不知道她知道的事,这是她的一个筹码,在来之前就已经想清楚也是计划好的,只不过这个计划不到万不得已,能不实施就是最好的。

    可能是洛之暮所住的地方离洛以安住的地方比较远,所以两人走出大门口,一辆黑色宾利房车就稳稳停靠在了两人面前。

    两人均是白色西装礼服,天生就是衣架子,再加上两人之间傲然的气质,却是越看越般配,简直就是金童玉女的代表。

    过来负责接人的青年男人看得也是满眼惊艳。

    “你很迷人。”对于周围人的表变化,一举一动都不会逃过洛之暮的眼睛,观察一圈过后,暧昧的将脑袋伸至苏莫若颈边,轻启薄唇,呼吸之间柔柔的暧昧气息更是撩拨人心,四个字,更是成功跳起了苏莫若的怒火。

    苏莫若面色冰冷,冷冷斜睨了一眼洛之暮后,就直接走上了早已为他们打开的宾利房车大门,直接坐进房车内的真皮沙发上。

    随后洛之暮也跟着坐了进来,自然是紧挨着苏莫若坐下的。

    虽然没有逃开不跟洛之暮一起坐,但从他坐在自己边之后,苏莫若上就一只散发折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气息,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猜到她的这个冷漠拒绝的气息是明显对着坐在她旁边之人散发的。

    车子差不多开了一个多小时,才缓缓停靠下来,洛之暮眸中几种绪火速闪过,很快归于平静。

    却在下车之前,清冷的声音对着苏莫若道了句,“我父亲脾气不好,希望你能够听我的。”之后便直接朝着已经打开的车门踏步下去。

    苏莫若随后下车,两人并肩前行,并未牵手挽胳膊,这样的况虽然有些不对,但试想两人之间并非青梅竹马,也没有刻意去培养过感,就算昨天晚上睡在一起,但是白天在人前,有些矜持不自在那也正常,所以倒是没有特别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眼前一栋咖啡色占据重要色系的奢华别墅,放眼稍微观去,差不多占地四千多平米,而这样一栋别墅,却并非是洛以安这个洛家最高权利人所住的地方,这个地方,是曾经一个叫慕清的女子住的地方,也是洛以安金屋藏的地点,只是这些年来,他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但是今天却不知道为什么会将这顿晚宴设在这里。

    虽然很多人不明白,但是也知道少说多做的基本常识,更何况洛以安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主儿,更多的,这是一个心狠手辣不择手段的主儿,就如同这个别墅的女人,尽管前一秒还疼至深,但下一秒,就可能送其下地狱。

    这个外表看起来奢华无比的豪宅,便是见证洛以安残忍血腥最大的证据。

    同样下车后的洛之暮也很不解,微蹙着眉头看了一眼前方一条常常的蜿蜒十字路,这一条小路,据说是那个女人最深的东西,每天都喜欢在这条十字路上来回走动,更多的时候,则是脱掉鞋袜在上面踩着,每每这样走一次,她都需要花上足足一个小时的时间。

    看着眼前的十字路,苏莫若眼神有些恍惚。

    仿佛眼前看到的,就是夜深人静的时候,纤细高挑的影,一遍又一遍游走于这样的蜿蜒十字路上,思考着自己的事,而不远处的一张真皮沙发上,男人就那么满面桀的看着那高挑影儿来回走动。

    “少主,赶紧进去吧,主上已经等着你们了。”见两人站在别墅门口不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洛之暮边的秦儿声音轻轻的提醒道。

    听着这声音,洛之暮急忙回过神来,转头看了一眼秦儿,很迅速的眼神交流,秦儿也很迅速的给了回复,之后两人像是没事人一般,洛之暮更是点了点头回复她,表示已经听到了她刚才的话。

    不过今天倒是有些奇怪,那个男人今天这么有空闲,已经这么多年没有跟他这样见过面了,这一次叫他过来吃饭竟然更多是因为苏莫若的原因,而且今天还早到,这简直一点儿也不符合常理。

    不过,惊讶归惊讶,他还是示意了一下苏莫若,两人一起走上了蜿蜒的十字路。

    这时,别墅大门迅速打开,从里面走出两排人,很快就站立在了十字路的两侧,而这分别站立的人,却让她有些心惊跳。

    这些人具体是干什么的,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而洛之暮同样也是紧蹙着眉头,不明白父亲边从来不轻易示人的这群人,究竟是什么意思,竟然会悉数出现在这里。

    原本准备好的计划,却有了迟疑,后续想要开展,肯定会即为不容易,这群人的真正之处,前世就已经真正见识过了,没想到今生,这个男人还没有跟她正式见面,竟然就如此大手笔的将这群人给全部显现了出来。

    眉头紧促在一团,仿佛都能夹死一只苍蝇了。

    “别紧张。”似乎感觉到了苏莫若上的紧张气息,洛之暮忍不住伸手拉住她的手微微捏了捏。

    对于洛之暮的这一举动,苏莫若心口微暖,如果不是谭昱宁,也许她的心里能够有洛之暮的一席之地,但只可惜,他们之间永远都不可能了。

    努力调整呼吸,跟着洛之暮一起,缓步通过十字路,踏入了别墅内部。

    却在刚步入别墅的时候,大门口站着的一个黑衣女人却是忍不住蹙了蹙眉头看着已经进入别墅内部的影,眼里闪过一抹霾,很快隐去。

    别墅大厅内,刚绕过一个大型工艺玻璃后,入目便是一个偌大的客厅,周围主色调都是咖色跟灰色,偌大的纯黑色大理石长桌,看起来端庄大方,圆桌的中央放着一盆百合花等汇集而成的花束,桌面上已经摆放好了好几样精致彩色,想着那个挑剔的男人,苏莫若大概都已经明了今天这顿晚餐肯定丰盛,甚至奢华。

    对于吃穿用方面,不管在什么时候,他从来都不会为难自己。

    可是当随着跟洛以安一起,三人坐上桌后,一道道菜上桌后,苏莫若才真正察觉到,这个男人,竟然变化这么大,从来不会委屈自己的,可是如今,竟然会吃这些普通食物,虽然她也承认,这些食物做得非常精致。

    这是洛以安再一次被苏莫若的眼神给震住了,看着眼前那张越发让他熟悉的面容,心中有些微颤。

    “你就是苏莫若?”洛以安坐上桌,等着菜全部上齐,便直接挥退众人,让餐厅内独留下他们三人后,才对着苏莫若声音清冷问道。

    仿佛是一个帝王在询问自己的臣民,带着一股冷意跟理所当然,当然,中间免不了一丝压力。

    可是苏莫若却径直拿起筷子,丝毫没有被影响,抬头看了一眼洛之暮,“你难道不饿,反正我是饿了,吃饭。”

    “……”

    看着这样的苏莫若,洛之暮心里也不得不说一声佩服,虽然知道这丫头格古怪,但是这样的况,还真是让他有些诧异,同样也小心翼翼看了一眼上座上的父亲大人洛以安。

    却见父亲大人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一双眸子里反而带着一丝探究好奇,就那么看着已经吃起东西来的苏莫若。

    “你也吃吧。”过了一会儿,洛以安总算是发话了,转头看着儿子洛之暮道。

    一顿饭,因为苏莫若不说话,吃得很香,完全不理会洛以安跟洛之暮的眼神,倒是让整个餐厅内充满了安静,同样也带着一丝柔和,没有往的庄严冷硬,显得多了一份儿家的温馨。

    看着那吃的极香的女子,洛以安虽然面上平静,但是心里却多了一丝柔和,虽然慕清从来不会那样温柔对待他。

    “喝点汤。”洛以安话音刚落,整个餐厅内的气氛顿时诡异起来。

    洛之暮心里的震撼可想而知,从来还没有对谁这么和颜悦色过的父亲,如今竟然会对苏莫若这样温柔体贴,这一点儿不像是这个父亲的为人处事。

    而苏莫若低头。眼睫却是微闪,虽然这个意思并不代表男人开始怀疑,但是这兆头却不是个好的。

    见苏莫若不说话,洛以安眉头就忍不住蹙起,然后冷硬的声音继续旁若无人的响起,“喝汤。”

    “……谢谢。”双手紧握,尖锐的指甲刺疼手掌,仍旧让苏莫若死命硬撑,抬头目光平静与其直视,然后拿起旁边的碗准备舀汤。

    却在这个时候,洛之暮连忙接过她手里的碗,拿起汤勺小心翼翼给碗里盛了半碗汤,重新端到苏莫若面前放好。

    看着洛之暮这举动,苏莫若松了口气,但坐主位的男人,此刻却薄唇紧抿,眸子里散发出危险的光芒来。

    PS:关于女主跟洛以安曾经的事,这个时间上面的问题,我在这里申明一下,后续都会进行改正,是五年哈,算错时间了,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