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一章 暗闻,被拦

    章节名:第二百九十一章  暗闻,被拦

    就在苏莫若想事儿比较入神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耳边一道尖锐的喇叭声,刺得人耳朵发疼。

    蹙眉朝着车的侧后方的罪魁祸首看去,却见一辆红色法拉利跑车正停在自己车的不远处,很明显,是想要从她这边过去,可是她却挡住了她的路,这年头能够开得起法拉利跑车的学生,在这个学校内那就是非富即贵的人,脾气嚣张一些,自然也是很正常的事

    而显然,对方根本不认识她,不,有可能是知道她的,可是从来没见过,对于这样的大家少爷小姐来讲,没时间来特别关注她也是很正常的事

    可是,打扰到她的思路,显然也是触犯到了她的底线。

    微眯着眸,看着后方仍旧不停按着喇叭的车子,薄唇紧抿,根本没有挪动车子的意思。

    红色法拉利上面的人显然也是按喇叭按出了火气,看着前方根本没有丝毫行动的车子,猛然打开车门,人就从驾驶位上出来,朝着苏莫若的车子而来。

    从后视镜苏莫若就已经看到了后面人的动作,可是,她却气定神闲,拿起电话,轻轻的拨动着手机键盘,不知道是准备又给谁联系一下。

    梁秋月今天可是备足了劲儿准备好了参加今天晚上的晚会的,可是却没想到,兴致冲冲的刚从教室出来,准备回家去换衣服后就赶去阙家,因为她手里面如今是有任务的,她的大哥,也是家里唯一的心病,如今已经三十五快三十六岁的人了,可是至今却没有娶妻,对于这一点,家里人也只有忧心却并没有责备,毕竟,家里大哥的况,他们都很清楚。

    可是这一次就不同了,也不知道家里得到的消息是否是准确的,阙家那边多年不曾在阙家的小女儿回了家,如今不过即将二十岁的年龄,却听说阙家已经准备给她谋一件亲事了。

    以前就曾经听说过阙家这个小小姐的事,如今却没想到,竟然坐实了这个谣言,阙家小小姐阙茗儿,竟然真是个不受宠的,这么小,自己的婚姻大事竟然就已经掌控在了家族的手里,将其摆在了一个家族利益的位置上去了。

    要说起来,虽然他们这些大家族的小姐们同样婚姻很多也都是不由己,但是对于婚姻的对象,却绝对不会那样马虎,可是这一次,家里却得到了很多准确的消息,似乎只要对方给的利益足够多,那么这阙家小姐就很可能成为那家的媳妇儿。

    虽然在阙家是个不受宠的,可是毕竟是大家族的小姐,对于他们这些大家族的少爷公子来讲,又以他大哥那种况的少爷公子们最喜欢,毕竟份上面不会落下面子,又同样让他们落实了婚姻大事。

    伸手敲了敲苏莫若所在的车门,可是里面的人却鸟也不鸟她一眼,这让从出就倍具优越感的她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愤怒,被人这样忽视,还真是头一次。

    一直坚持敲了好几次车窗门,总算见到车窗缓缓摇了下来,梁秋月顿时馁足了劲儿,“你这人怎么搞的,耳朵难道有问题,难道没有听到我一直在按喇叭吗?”

    “现在听到了。”苏莫若脸上满是认真神色,看着车外的那张精致面孔,目光清冷,声音疏离。

    没想到对方丝毫没有被自己的绪所震到,反而显得特别镇定,一双眼睛不由得布满了火光,这是权威被人挑衅时候的怒火,心中如同被无数的喷火龙占据一般,狠狠瞪着车内那张清冷却绝对是镇定面容的脸,双手紧握成拳,这一刻,她有种想要跳进去将那张脸撕烂的想法。

    苏莫若不想跟这人多费口舌,只是稍微停顿片刻后,就启动车子,迅速驶离原地。

    站在苏莫若刚才车子停着的位置,愣愣的看着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开走的车子,嘴角微抽,怒气就这么闷在了口无处可发,最终知道这个事现在也找不到罪魁祸首了,唯有在原地狠狠的跺了一脚后,才重新回了自己的车上,迅速开着车离开。

    对于刚才的事,相较于梁秋月的满肚子火气,苏莫若倒是显得气定神闲了很多。

    毕竟是要准备去参加宴会的,太随意了就不好了。

    最终,苏莫若还是选择了一件大气的黑色长裙晚礼服,领口袖口跟裙边腰上都缀着一些繁复却简单的花式,整体看起来优雅大气,加上苏莫若本材高挑,肤色白皙,对于这样的款式颜色,却是大大的符合。

    当这一晚礼服穿在她的上,从试衣间走出来后,周围一道道惊艳的目光纷纷落在了她的上,而她,却根本不似这个年龄女孩子的心态,显然平淡无奇,很沉静的付钱走人。

    直到她人走出很远后,精品店内的顾客跟店员们,都一个个仍旧继续讨论着刚才苏莫若那一黑色大气晚礼服穿出来的韵味儿。

    入夜,青山绿水,这样的景色丝毫没有被寒冬所影响,仿佛仍旧是阳季节。

    临湖的一栋别墅在这个夜晚显得特别闹,前前后后陆陆续续就有着各类豪车朝着这栋别墅而去。

    苏莫若开着车,并没有带其他人,今天晚上她单独来,更多的,自然是有阙茗儿的原因在里面,毕竟,往后阙茗儿会经常跟在他边,这种事,最好不让他们过来正面接触到才是最好。

    车子刚到大门口,就被人拦了下来。

    摇下车窗,苏莫若面色平静,白皙的面容因为今天晚上的淡淡妆容而显得格外迷人,如同暗夜的珍珠,散发着她迷人的光泽,让人回味无穷,不忍移开视线。

    “小姐,不好意思,我们需要例行检查一下。”黑西装男人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看着苏莫若,口气也算得上是客气的,可是这样的检查,对于前面进入的车子却是没有的,而苏莫若这辆车却被拦了下来,显然这辆车或者车内的人,并不在今天的邀请行列,要么就是不熟悉或者是第一次参加阙家宴会的人。

    苏莫若很理解这一点,对于周围一些人的鄙夷讥讽目光仿若未见,很坦然的点了点头,随后从旁边拿出一张烫金请柬,金黄色的页面,鲜红色的大字,却是这次宴会最高规格的请柬。

    当苏莫若拿出这个请柬以后,周围的人连带着出声要检查苏莫若请柬的男人也僵住了脸,毕竟,能够持这个请柬的人,那里可能是他们这些人惹得起的。

    见对方拿着请柬却直愣愣的发呆,苏莫若微蹙眉头,“请问可以了吗?”

    被苏莫若的声音提醒,男人也回过神来,看着苏莫若的目光已经带上了敬畏,主人家是交代了下来的,持这种金色请柬的客人,必须要绝对十二万分的谨慎小心对待,因为,这类人,是连阙家这样的家族都不敢得罪的大头存在。

    见自己这么一张请柬就把人给吓成了这样,也只是稍微顿了顿后就恢复了常色,没办法,对方跟她并不熟悉,而她也不认为自己把他给吓着了,所以闲得心安理得,伸手接过对方是双手恭敬送回来的请帖,将车子开着进入了别墅内的大型停车场内。

    能够将车子停在别墅内停车场的人,份个个不同凡响,所以,当苏莫若将车子停下下车后,周围人不免都愣住了。

    毕竟,能够在里面停车的人,一个个的年龄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可是这突然来了一个二十岁多点儿的,跟他们这些人家里的女儿一般大小,刚停车下来的人,当然纷纷将视线投到了苏莫若的上。

    对于这出风头的事,她还真不愿意干,但是没办法,这请柬是东海慕氏集团分公司这边的负责人给她的,慕氏集团在全球地球都举足轻重,一个小小的阙家,那里可能跟慕氏集团相提并论,给这张请柬那也都是腆着脸的,毕竟慕氏集团这边就算只是一个分管总经理,那也比阙家当家人要威风许多,工作忙就算你发了请柬不来参加那也是常事儿。

    当苏莫若联系到东海这边慕氏集团分公司主管人时,说起阙家的这个请假的时候,对方也是足足十分钟后才给她回复。

    很显然,对方根本就没有准备去,这样的请柬,助理恐怕也早不知道扔到哪个角落里面去了。

    能够找出来,也实在是比较庆幸的事

    因为苏莫若要来参加这个宴会,慕氏集团分公司这边的主管人本来也是准备陪着苏莫若一起过来的,可是被她拒绝。

    当苏莫若一袭黑色长裙晚礼服进入到宴会大厅内时,周围已经是人声鼎沸,显得闹非凡,如同很多宴会上面的形一样,不管认识不认识,大家都有着共同的职业,那就是赚钱,双方合作,取得共赢,在这样的宴会上,也是最让他们可以结交到合作伙伴的地方。

    而对于阙茗儿的事,也只是私底下在传,根本没有摆上台面上,这个宴会表面上的意义,却是因为阙家家主阙成刚的五十大寿。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