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四章 尧山县一霸

    不得不说,苏凌馨的家在这尧山县也算得上是贫民窟了,至少这一块的房价,都是县城最低的地方,这四处所住的,都是普通工人跟一些穷苦人家,一般有钱人,连过个路,恐怕也都不会停驻一下自己的眼神。

    外面那条稍微能够看的大路,也是因为这尧山县的有钱人为了方便才修的。

    下了车,一路上进入小巷子内,坑坑洼洼的地面,苏莫若在李丽云跟杨红乐担忧的目光中悠闲的踏了上去,一步一步走走得极为稳当。

    “莫若,你还是小心点儿。”苏莫若脚下穿着的鞋,跟至少有五厘米,这样走在坑洼的地面上,很难不摔跤。

    而她们都还好,都是平底鞋,运动鞋,虽然走起来也会特别注意,但却不会像苏莫若这高跟儿一样扭到脚。

    一条路走下来,三个人最担心的,就是苏莫若是否会摔跤,因为特别注意苏莫若是否会摔跤,所以,两个人倒还摔了两个跟头。

    当走完了整条巷子,两个人看着苏莫若那完好的模样,而她们上却多多少少有些泥渍,顿时红了脸。

    “好了,赶紧走吧。”李丽云很快就恢复过来,看着仍旧红着脸没能及时回过神来的人,不由得拉了拉对方的手道。

    杨红乐听着这话,抬头看了一眼苏莫若,随即连忙低头,跟着苏莫若的脚步,往今天的目的地而去。

    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三个人停在了弯弯曲曲之后拐角的一个小筒子楼处,大概有五层楼的几栋小筒子楼挨得很近,隔远看着,就仿佛五层高的小筒子楼是歪的,仿佛随时都可能倒下来一般。

    进入筒子楼内后,里面还有一个较小的院子,院子看起来干净整洁,四周角落里有着一些小青菜跟葱苗这些东西,都是这种人家最常见到的东西。

    不过,看着这些,三个人却觉得分外亲切。

    李丽云跟杨红乐两人的家世好好很多,不过也都是在农村生活过的,如今好些年没有看到过这些东西了,如今看到自然感觉到亲切。

    而苏莫若感到亲切,也是因为曾经那个小镇上,是给她温暖最多的人,前世今生,这些农家的东西,都带给了她最淳朴的感,让她感到纯粹,让她心头平静又欣喜。

    “砰——”原本因为这小院内的东西而感觉亲切,站在旁边静静感受着的三人突然听到耳边一声巨响,三个人都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苏莫若听到这声音,睁开了眼睛,看着地面的一个花盆,又抬头看向最可能砸下花盆的楼层,却看到了一层楼的窗户旁边似乎有人在打闹,一只手似乎有东西想要往下面扔,而另外一只手却试图阻止,嘴里更呼叫着,想要让对方停止这些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杨红乐也看到了这一幕,不奇怪的问道,同样,心里也有些担心,因为她似乎记得,上面这个窗户算上去,如果没有错,应该就是苏凌馨的家。

    “你们这群王八蛋,丧心病狂的家伙,竟然又敢来我家。”就在几个人都迷惑的时候,后就突然响起了一个爆炸式的大吼声,一个高高瘦瘦的男孩子浑散发着浓浓戾气,火速越过他们,朝着楼上而去。

    “你们要干什么,快放开我儿子——”男孩儿上去了没一会儿,楼上就又响起了一道呼叫声。

    “上去看看。”听着这声音,苏莫若有些蹙眉,她们上去找人,如果不是这家,那么直接无视掉这家的事就是了。

    李丽云跟杨红乐就有这个意思,听着苏莫若的话,哪里还犹豫,迅速拽起苏莫若,就朝着楼上走去。

    到达目的地,果然是苏凌馨的家,大门大敞,入目就是一片混乱,客厅内随处可见倒下的桌椅板凳跟一些用具,看起来一家人应该是在吃午饭的时候才有人闹起来的,地面上到处都是破碎的碗碟跟散落四处的筷子,混乱不堪。

    “喂,你们谁啊,站门口看什么看呢?”一个满脸煞气的男人看着苏莫若三人驻足在门口,顿时凶神恶煞的吼道。

    李丽云跟杨红乐听着这声音,顿时面色变得有些难看,同样眼里有些恐惧起来,毕竟这尧山县是远近闻名的流氓县城,这里的人,更多都是靠着暴力解决问题,而这尧山县的有钱人,百分之八十以上都是没文化的暴发户,臭流氓,他们解决问题的手段,都绝对的暗血腥,让人难以接受。

    可是,他们这种手段,用在其他人上可能是有效的,但是用在苏莫若的上,却是绝对的烂到可以。

    苏莫若自认为,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跟她说话,而这样跟她说话的人,似乎都不复存在了。

    看着眼前自认为霸气得很的男人,眼神中突然弥散开来一抹笑意,邪邪的,给人一种凉的感觉,男人没有注意到,但是李丽云跟杨红乐却注意到了,她们看着苏莫若,虽然觉得她们心中的想法有些夸张,但是苏莫若看着对方那眼神,她们分明就感觉,这明明就是看死人的眼神嘛。

    “喂,你们三个是死人啊,没听到老子说话呢?”男人顾着一双眼睛看着苏莫若,浑戾气,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尽管苏莫若三人的穿着看起来都不错,但是现在男人在火头上,哪里可能去做什么怜香惜玉的事

    李丽云跟杨红乐蹙眉,杨红乐格稍微火爆一些,想着这个人竟然在苏凌馨家闹事,自然心头不忿,声音带着一丝怒意,“我们是什么人需要你来过问吗,你在人家家里面闹事,你还有理了?”

    “哟,小丫头你是外地人吧,竟然来跟我们谈什么理?”男人听着这话,顿时狂肆的笑了出来,他们尧山县的人,最不在乎的就是这个理字,只有打得赢,管他妈的什么理不理的。

    杨红乐面色通红,还想要争辩,李丽云却拉住她止住了她后面即将脱口而出的话。

    转头看着李丽云,看起来杨红乐仍旧不高兴。

    这个时候,苏莫若开口了,眼神带着一抹邪佞的笑,“那就是说,跟你们谈事儿,都不用讲理是吧。”

    “难是当然。”男人得意的笑着,心中更是认为眼前这三个女孩子已经被他的王八之气给吓到了。

    可是,他的得意不过片刻,随即便感觉口一阵剧烈疼痛,体不由自主的朝着后面仰躺过去。

    男人,是被一股巨大的力给踢飞的,之后重重落到客厅最里面角落的墙壁上,体无力的下滑。

    浑剧烈的疼痛,让男人根本连移动一下体的力量都没有,随即抬头惊恐的看向刚才动手的人,眼里难言惊恐。

    看着苏莫若一步一步朝着他走过来,男人这才发现,这个女孩子上的气场是那么与众不同,相较于他效忠的老大,似乎在这气势上,都不能跟这个女孩儿比肩。

    一黑衣的苏莫若,在男人的眼里,就仿佛一个魔鬼的存在,双眸充满了惊恐,体止不住的想要往后退,但是体,却仍旧还在原地,根本未曾移动半分。

    “你……你别过来啊……”男人看着苏莫若,顾不得浑的疼痛,双眸等着苏莫若,暗含威胁之意。

    “我既然敢打你,难道还怕你的威胁?”苏莫若眼神带笑,语气更是轻快。

    可是男人因为已经尝受过苏莫若的手断了,所以哪里还可能将她当作一个无害的少女来对待,可能是受不了苏莫若那表跟眼神了,疯了一般的嘶吼起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爸是王刚,我告诉你,如果你敢对我怎么样,你一定不会活着离开尧山县的。”

    “好啊,我等着。”男人的话没有丝毫对苏莫若起到任何威胁作用,见识过了苏莫若对付z市三个恶少后,对方还满脸谄媚丝毫没有要报复意思的手段后,李丽云跟杨红乐根本就不担心这个男人能够对苏莫若作出什么事来,毕竟,连z市三个恶少都让苏莫若给轻而易举的收拾了,这点儿小事儿,又哪里可能难得到她。

    “你……”那男人同样看着苏莫若的模样吃惊了,他王强在这尧山县也算得上是一霸了,却没想到,今天会遇到一个比他还横的人,可是在这尧山县都已经二三十年了,就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把他给收拾了的,更准确的说,没人敢惹他爸,所以,当即就哼哼唧唧让边试图扶他的手下给自己的父亲打电话了。

    “……这位姑娘,你们是谁,赶紧走吧,这里不是你们应该呆的地方,这些人都是找我们家麻烦的,你现在赶紧走,别让他们找到你们。”一道苍老的中年女音在苏莫若耳边响起,带着浓浓的关心,虽然这件事不好解决,但是也绝对不能拉这么一个小女孩儿下水啊,更何况,这个女孩子跟自己那才离世的女儿年纪,何等的相仿啊,想到这个,女人又一次忍不住落泪了。

    ------题外话------

    各位朋友七夕人节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