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坦诚,凄美

    从医院离开回到酒店后,苏莫若都méiyǒu说话,因为,谭昱宁自从离开医院后,就一直沉默得可怕,心里虽然担心,但还是默默跟着,她zhīdào,了解谭昱宁的子,一些事不是不告诉她,而是需要他好好整理后,才能告诉她。

    回到酒店房间后,苏莫若给谭昱宁泡了一杯茶,极品龙井,是谭昱宁比较喜欢的茶叶,所以她就让人去弄了一些过来,这茶叶也是她昨天晚上才吩咐了人送过来的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看着桌面上出现的茶叶,又看了一眼坐在zìjǐ边一言不发的小女人,谭昱宁原本心里的烦躁跟压抑也瞬间消失无踪,就nàme伸手将其给搂入怀中,鼻尖吸取着来自她独特的馨香,整颗心都被这种美好的gǎnjiào充斥得满满的。

    “……”

    静默良久,低沉暗哑的嗓音才带着丝丝迟疑响起,“若儿,rúguǒ有一天,我们之间的份有了一道大鸿沟,我们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安稳的走下去。”

    苏莫若听着,也zhīdào这应该就是他今天要给她说的事的主题吧。

    过了一会儿后,才道:“我相信,只要我们两个有心,就nénggòu在一起幸福一生一世。”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谭昱宁怜的揉了揉苏莫若的头发,虽然这丫头看起来也不简单,但是真正跟他们魔界人相比,又差了一个份,曾经他的外公,也就是现任的魔族继承人,为了跟外婆这个普通人在一起,也是历经了磨难,外婆甚至也受到了很多的苦楚,还有他的父亲跟母亲,母亲是魔族千年难得一遇的修炼天才,是魔界第一高手,修炼的功法比他们所有人都快速,作为魔界所培养的第一顺位继承人,她自认是受到了整个魔界高层的精心栽培,只可惜,喜欢上了不该喜欢的人,跟了他的父亲,却年纪轻轻就客死他乡,而他的父亲,同样也早早逝去,两个人,却是至死都没能再在一起,更未曾死到一起,虽然两对侣里外公外婆走到了一起,但是外婆的体也是一不如一,年轻shíhòu所受到的痛苦,他也很自私,不想希望苏莫若再去承受一遍,还有,他们在一起的这辈子,nénggòu有多长……

    “你讲吧,我认真听着呢,好久没听过有人给说故事了。”苏莫若声音轻轻的,目光柔和的对着男人道。

    “……从前有一个古老的家族,他们叫做魔族。他们生活在世俗之外,他们每个人都是修炼者,因为他们的份,所以他们不许跟普通人通婚,他们只能选择内部人士通婚。而这样的魔界修炼者众中,自然有一个统治者,而他们这些人里的这个统治者,将要娶进门的妻子更是他们魔界的大事,同意也是需要经过千挑万选,nénggòu对他们魔界统治者起到作用的女人作为妻子,一代一代,他们都秉承着这个原则,内部通婚,婚姻从来都是交由魔族长老会统一决定,甚至有一般的魔界统治者,都是直至新婚当晚,才会看到新娘子的容貌为何……可是,就在第三百二十一任魔界继承者的上,发生了改变,他喜欢上了凡人女子,强行摆脱长老会的意思,跟凡人女子私定终,最终还秘密生下了孩子,可是,世上méiyǒu不透风的墙,最终,他们被发现,虽然在外面躲躲藏藏了好几年,但是女人的体却也是每况愈下,因为她由普通的凡人之躯,生下了魔界统治者的孩子,终于在一,女人体虚弱得fǎngfó随时都有kěnéng死去,魔界统治者心软之下带着她到一处僻静dìfāng修养,却不甚落入了魔界长老会们所设的圈中,最终长老会抓了那个女人,魔界统治者试图阻止,可是长老会却告诉了那个女人,说只要喝了他们手中那瓶乌红的yètǐ,她就能跟魔界统治者厮守在一起,永远不分开,最终,魔界统治者也没能阻止得了女人,当女人喝下那yètǐ后,普通凡人之躯又如何kěnéng承受得了那样的巨大刺激,最终,女人断了气……而魔界统治者却不相信女人就这么死了,没没夜的陪着她,在一个月后,女人奇迹般的醒了过来,体也逐渐好了起来,长老会见此景,原本以为必死无疑的女人竟然奇迹般的复活过来,最终放任了他们在一起,他们在一起的五年后,女人又为魔界统治者生下来一名女婴,而那个女孩儿从小就是修习魔界各类功法的怪胎,每每过目不忘,其他魔界修炼者需要一年甚至更久shíjiān修炼出来的东西,她一天或者几天就全部到位,就这样,魔界将女孩儿作为重点培养对象,同样也认定了她为下一任魔界统治者,女儿一天天长大,出落得越来越绝色,一次意外,她好奇外面的shìjiè,跟着几个魔界修炼者一起去了外面历练,本来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历练,她却将心丢在了外面,丢在了一个俊逸非凡,财权兼有的男人上,最终她没能忍住这种悸动,不顾全族反抗跟那个男人在一起了,为了躲避魔界修炼者的追踪,她自废全魔功,阻挡了那些人的追捕,可是,女人太单纯,她忘记考虑到男人的家庭了,男人同意出生不凡,就如同她外来的夫婿,只能经过长老会千挑万选才能出来的一般,她最终也没能嫁给那个男人,反而是被那家人使计,使得她心死,之后着三个月大的肚子黯然离开;而当那个男人得知况想要追去时,却遭到家里人强行阻拦,最终,女人生下孩子,在一个偏远的山区当教师,几年后黯然消亡,绝色容颜逐渐惨白,凋零在那深山泥土中,与其融为yītǐ,而男人,也因为跟女人分开,被家人阻挠强行关在家中,并强行给其娶了一位家世与他们家并肩的贤惠女子为妻,每郁郁寡欢,常年不发一言,也不zhīdào是不是他们有感应,在女人死去的那个晚上,男人也悄无声息的死在了书房里,而他的书桌上,还有一张刚刚描绘完整的绝色美女图,那鼻那眼,都与女人惟妙惟肖,直到男人死的shíhòu,其他人才míngbái,男人女人,有多深,只可惜,为时已晚,而他们只zhīdào,因为那个可恨的女人,才导致他们失去了一个优秀的儿子,那家人,恨让他们儿子死亡的女人入骨,也导致了,他们恨那个女人的儿子,那个女人的儿子被接回那个家不足两个月,便进过三次医院,两次肋骨断裂,一次内脏出血,女人的儿子受不了这种对待,最终离家出走,被一对孤苦无依的老人收留,两个人将其当作zìjǐ的亲生孙子yīyàng对待,精心呵护他长大……”

    后面的话虽然截至,但苏莫若还是míngbái了,眼泪止不住的滑落,原来,还有这样一个故事,谭家,果然是该死。

    她只要一想着谭昱宁的事,她的心就疼得连呼吸都困难,难怪,她第一次见到他的shíhòu,他会那样沉默,原来,他竟然还有这样的经历。

    一想到曾经他受到的那些苦,她就有想要去把那些让他不好过的人全部灭了的gdòng,双手紧握成拳,过了好一会儿,苏莫若才算找回了zìjǐ的声音,“谭昱宁,你别怕,你还有我,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你的,我们一辈子在一起,不管前方有多大阻力,我都nénggòu克服,更何况,不是还有你在我边吗?”

    对于一个男人来讲,他们不在乎女人对他们说,她会努力跟他在一起,他们最喜欢的,是女人跟他们说,我会努力,而且,不是还有你在我边吗?这样的话,才是软化他们内心最好的利器。

    谭昱宁的话,也让苏莫若míngbái了这个男人的份,魔族的人,这个远古时代的一个大型族人,竟然还存在于现代,既然有魔界,nàme,是否还会有仙界的存在呢?这些,苏莫若也都只是稍微想想,并méiyǒu仔细深入了解过。

    “若儿,rúguǒ有一天,我们也遇到了这些阻力,我们要怎么办呢?”想着母亲的下场,外婆如今的况,他的心,就乱得很,他不希望zìjǐ心的女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将头乖顺的埋在男人的口处,“你也应该相信我,我不是病美人,也méiyǒu你想象中的nàme柔弱。”

    “我zhīdào你很能干,但是,那些人,都不是普通人。”那个人yǐjīng说了,魔界中人,yǐjīng发现了他跟莫若的存在了,鉴于他母亲的事,他绝对相信那些人会千方百计的来阻挠她跟莫若在一起的路。

    嘴角微勾,苏莫若眼里露出一抹痞气的笑容,既然要来,那就来吧,就算你魔界中人再彪悍,她多制造一些新新武器,她倒要看看,那些人,要如何避免,真惹毛了她,几颗原子弹,炸了他们魔界,让他们无处容,到shíhòu,后悔的,可就不是她了。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