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两难,应答

    当送老太太到医院交给医生后,谭昱宁这才冷静的坐在了走廊边上的椅子上,眉头紧蹙,头低埋在前,伸手扶住额头,作纠结状。

    苏莫若zhīdào,这个shíhòu的谭昱宁心里很纠结,一是疼他的外婆体很糟糕,他担心,另一个,恐怕就是谭昱宁比较排斥这除了老太太以外的那边的亲人了吧。

    “谭昱宁,要不你回去,我来守着吧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老太太进了医院,rúguǒ那边的人zhīdào了消息,就近的人肯定会赶过来,而到shíhòu,谭昱宁这边,到shíhòu恐怕就不好面对那些人了。

    听着苏莫若这话,谭昱宁抬头,对其微微一笑,意思是让其放心,随后道:“我不喜欢的事,谁勉强我都没用。”

    “……”听到这话,苏莫若也不再说shíme,安安静静的坐在谭昱宁边等着里面的消息。

    很快医生就出来了,老太太也让人送入了病房,“病人的体现在很糟糕,体状况也是一不如一,最好还是将老太太送到平时给她检查体的医生那里,bìjìng那个医生肯定对老太太的病更加熟悉一些,这也是最稳妥的法子。”

    苏莫若转头看了一眼谭昱宁,见他神色平静,只是薄唇紧抿,便对着医生点头,轻声道:“好了,我们zhīdào了。”

    见医生转离开后,苏莫若这才转,“刚才跟着老太太的那几个保镖,似乎yǐjīng打了电话通知了那些人,我们现在是等着他们过来吗?”

    “先这样吧。”谭昱宁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一股低低的悲哀。

    也是人,他是zhīdào的,当年跟爷爷的感,经历了很多磨难,两个人历尽千辛万苦走到一起,如今,却还是免不了生老病死。

    进入病房,看着面色苍白,呼吸极轻的老人,想着母亲临死shíhòu的话,眼眶微红,他记得小shíhòu,母亲最常给她做的就是红烧猪蹄,这道菜,当时对于很多普通家庭来讲,其实也都算是一道比较奢侈的菜品,对于那个shíhòu的母亲来讲,也同样奢侈,可是每每家里有了宽裕,母亲都会给他做那道菜,因为他也继承了他的母亲,喜欢吃那道菜,而每一次吃的shíhòu,他的耳边都会有母亲的一句话:这是你最拿手的一道菜,也是妈妈最喜欢的一道菜。

    从很小的shíhòu,他就zhīdào,母亲有一个很疼她的母亲,只是因为母亲离家出走,而多年未见了。

    母亲临死的shíhòu,最不甘心的,便是再也méiyǒu了机会跟zìjǐ的母亲再见一面。

    老太太对于他的关心,他一直都zhīdào,只是从来不曾表露,因为他怕表露了,就会成为那个家族用来要挟他的筹码,就算爷爷深,但是他相信,只要是nénggòu让他回那个家族去的方法,他一个都不会放过,更何况,也不会伤害到shíme,只是利用的名义而已。

    所以,每一次老太太对他暗地里的关心,还有他在官场上,老太太费心思的给他上下打点,其实他都zhīdào,走到这个wèizhì上,也免不了有老太太的一份功劳。

    只是这些,他都只能全部记在心里。

    可是现在,医生竟然告诉他,老太太的病,yǐjīng到了药石无效的地步,竟然yǐjīng要数着子来过活了。

    rúguǒ在有生之年,他也未能满足老太太nàme一个愿望,是不是,会tèbié对不起九泉之下的母亲?

    “若儿,很疼我母亲,可是rúguǒ你说,我母亲在九泉之下zhīdào了我对她母亲这么狠心,她会不会讨厌我,不认我这个儿子了?”看着上那呼吸都显得脆弱的老人家,头上yǐjīng布满了银丝,他是不是让这老人家太多的心了?听着这话,苏莫若鼻头一酸,谭昱宁从小就欠缺的便是亲

    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努力让zìjǐ说话的声音qīngchǔ一些,“不会的,你母亲会zhīdào你的苦衷的,你这么聪明能干,她在天有灵,会为有你这么一个儿子而感到万分骄傲的。”

    谭昱宁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苏莫若,此刻的他就如同一个孩子,想要得到zìjǐ边在乎的人一个肯定的答案,来安抚zìjǐ心中的不安,“真的吗?”

    “当然了。”看着谭昱宁那样子,苏莫若点头一笑肯定回复道。

    两个人在病房内做了大概一个小时后,就听到了外面响起的脚步声,没一会儿就走进来了一个老头儿,一中山装,一米八zuǒyòu的高,不胖不瘦,适合当下女看男的眼光,整体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帅老头儿。

    苏莫若看着帅老头儿后,下意识就转头看了一眼谭昱宁,迅速就在心中做了一个评价,还好,整体来说,谭昱宁要比这老头儿优秀很多,bìjìng这老头儿老了,而谭昱宁正值年轻。

    “你们都在外面等着。”老头儿似乎来之前就zhīdào了病房里面还有人,所以刚进入病房,就对着门口的一行人道。

    “是。”响起了一声应答后,房门就被人关上。

    苏莫若看了一眼四周,发现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一个单人沙发,正好可以让她做,眼里闪过一抹笑,随即朝着角落而去。

    见苏莫若走到角落里坐下来,模样甚是悠闲,谭昱宁脸上就闪过一抹无奈,而中山装的老爷子似乎就mǎnyì得很,一双眼睛里溢满了笑意,对着苏莫若看了好一会儿,才收回了zìjǐ的视线,看向了面前站着的外孙,他最mǎnyì的继承人。

    谭昱宁看到出现在zìjǐ面前的老人后,yīdiǎn也méiyǒuqíguài的意思,反而是满脸平静的坐到了pángbiān的沙发上。

    这里是VIP病房,里面的设施设备都非常高端,还有一个小型的客厅,看起来就如同一个缩小版的家用客厅。

    老爷子也跟着坐到了谭昱宁的对面,一张脸上从始至终都挂着淡淡的笑容。

    “你yǐjīng料想到了我会来。”老爷子定定的看着谭昱宁好一会儿,才出声道,声音里带着浓浓的笃定。

    “是。”谭昱宁听着这话,点点头。

    “那你应该zhīdào,这次既然我们见了面,你的份,就更加推卸不了了。”老爷子心里其实也很无奈,就如同那个女儿,而如今,这个孙子,简直比那个女儿还要倔,简直就是女儿的一个升华版。

    对于老爷子这话,谭昱宁眼皮都不抬一下,“我说过了,我不会回去的。”

    “难道你就忍心我们的家族因此而颓败下去?”jīngshén抖擞看起来比老太太年轻了很多的老爷子此刻眼里也露出了一抹沧桑的神色来,声音也带着一股沉闷之气。

    谭昱宁深呼吸一口气,然后抬头直直的看向了老爷子,“我从来不生活在你的那个圈子,你的那个圈子也不适合我,你rúguǒ要找继承人,重新找一个就是了,你rúguǒ认为那些人的能力不够,那以后只要有问题,叫我回去帮忙就行了,难道这也不行吗?”看着病上的老太太,他还是妥协了,声音放软了。

    “……晚了,现在说shíme都晚了。”老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闪过一抹痛色。

    “你shíme意思?”谭昱宁看着这样的老爷子,忍不住坐直了体,心中,tūrán涌现出一股不好的预感,心yīdiǎn点的往下落去。

    看着孙子那正襟危坐的模样,老爷子闭上眼睛,过了好一会儿才睁开,fǎngfó是下了好大的决心一般,“一切都晚了,他们yǐjīngzhīdào了你的存在,更zhīdào了……她的存在。”

    这个她,谭昱宁当然很qīngchǔ是谁,转头下意识看了一眼苏莫若,却见她头也不回,也不zhīdào在想些shíme,心也同样沉落谷底,随即转头,双眸视线锐利,狠狠的向老爷子,“你是shíme意思,用这个作为要挟吗?”

    “我并méiyǒu这个意思,你以后也会míngbái的,现在我们内部很乱,他们有心查,这个shìjiè上,méiyǒushíme不透风的墙……”“他们yǐjīng开始行动了吗?”这么几年了,老爷子都méiyǒu亲自来见过他,而这一次,rúguǒ事不严重,他也大可以找人过来看看老太太,或者叫人将老太太迅速接回家中,但是这一次他亲自来了,nàme由此可见,他说的事,应该十有**是真的了。

    浑tūrán涌上了一股无力感,谭昱宁觉得,一条zìjǐ本不想去踏足的路,一条危险重重,同样也很kěnéng失去苏莫若的路,他原本是想要远离,可是却没想到,越想要远离,这些东西就拼命的朝他靠近。

    “下个月一号,就是我们家族的一个盛大宴会,到shíhòu,我们就会想所有人宣布我们魔界的新继承人……”老爷子看着眼前的孙子,上有着女儿深深的影子,女儿是他最疼也是最骄傲的魔族继承者,可是却因为一个男人而断了这一切根源,如今,他的儿子,他优秀的外孙,便会来延续,继承女儿曾经没能继承的wèizhì。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