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绯闻,嘲讽

    阙梦雨跟莫如清后面一个晚上去了哪里,大家都méiyǒu去问,事后更méiyǒu去深究,只是zhīdào,第二天阙梦雨满脸郁之色,还有掩饰不了的疲惫之色回到寝室,之后在寝室躺了三天,不出门也不起,吃饭都是闵静跟宁诗扬两个人去食堂打了饭上来叫她吃yīdiǎn儿,整整三天,她也病了三天,高烧一天,整个人一下子瘦得过分,脸上的嚣张跋扈跟尖锐外放也收了起来,有的,只有浓郁的沉静,变化极大。

    而她,也从来不提那天晚上,究竟如何了,事后,更不见她跟莫如清有过任何来往,具体电话是否有联系,大家就不得而知了,只是时常见她晚上拿着手机发脾气,而手机在她的手中,也光荣牺牲了十几个,基本上两个月不到,一个手机就会报废,尔后她就会有包裹出现,然后里面就会有一直最新型号的精巧手机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当然了,这些诡异的事,苏莫若是不zhīdào的,因为次,她就去了东海这边的慕氏分公司处理一些事,再有就是MR确实准备正式进入东海,很多事,也需要她过去开会处理。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面的事了,暂且不多究。

    而当天晚上,在阙梦雨拉着莫如清离开后,苏莫若等人唱了一会儿歌曲,手机响起来后,见大家也都差不多了,便招呼大家回家。

    KTV门口,送走了宁诗扬闵静还有纪宇轩,找了借口说要见个朋友就单独留了下来,méiyǒu在进KTV,而是站在了门口等人。

    没一会儿,门口就出来了一行人,苏莫若却只认识他们当中的一个人。

    白衬衫黑西装,柔顺的黑色头发,俊美清冷的面容,疏离淡漠的贵族气质越发浓郁,这个男人,现在是越来越优秀,但也变得越来越神秘,他的上,太多的故事,等待着她去翻开一页一页了解。

    之前在电话里,谭昱宁也说过,找个shíjiān,他们应该要好好聊一聊了,很多事,她有权利zhīdào,也有权利去选择。

    看着他言行举止上都显露着一股上位者的气势,一举手一投足之间尽显惑人之感,脸就忍不住微微发烫。

    察觉到zìjǐ的不对劲儿后,苏莫若在心里狠狠的骂了zìjǐ一顿,怎么就能nàme没出息,就这么yīdiǎn儿东西就能把zìjǐ给打动了吗?

    不kěnéng。

    刚想完这个,就看到他将一行人一个个送走,而他边的几个人,应该是跟着一起过来谈这个项目的同事,也在他低声说了几句后,陆陆续续打车离开。

    谭昱宁边刚才还站着好几个人,不过就一分钟zuǒyòu的事边的人就全部散完了,连秘书司机都méiyǒu留一个。

    看着一辆一辆出租车走远后,谭昱宁才缓缓转,看着不远处站着的人儿,鼻头微酸,心头微暖,脚下步子迅速朝着苏莫若迈动,眼里,闪动着急切的光芒。

    看着谭昱宁那急切的样子,苏莫若嘴角微勾,心中好笑,这个男人,用得着跟个孩子似的那样急吗?刚准备开口说话时,体却一下就被走过来的男人拥入怀中,同样也止住了她即将出口的话。

    感受着怀中温暖的馨香怀抱,好久不见,也好久méiyǒu这样温馨的相处过,心头,忍不住泛起层层暖意,眼中,也蒙上了一层水雾,原来,一不见如隔三秋,并不是书上说说的,她跟他分开shíjiān不算长,但也不断,而每一次见面都是nàme的匆忙,这一次再次见到,不过就是谭昱宁这么一个急切的拥抱,她竟然就被感动得想要落泪,鼻头酸得厉害。

    “好多人看着,谭市长难道不注意一下影响吗?”过了好一会儿,苏莫若调整好zìjǐ的心态后,才仰着头看着搂着zìjǐ腰yīdiǎn儿不准备松手的男人笑说道。

    谭昱宁听着这话,低头看着仰头看着他的心人儿,心里犯上了一层浓浓甜蜜,这一颗他就算是死了,也觉得值了,心的女人就这么被他搂在怀里,他就不需要任何的东西了,有她,就等于让他拥有了全shìjiè。

    “别动,让我抱会儿。”男未婚女未嫁,她本来就是他正儿八经的未婚妻,就算他是市长又如何,难道连抱抱zìjǐ未婚妻的权利都méiyǒu,也犯法吗?rúguǒ真这样他也不管,这么久没见了,抱抱解解相思之,还能有shíme大事儿不成。

    半边脸就这么紧贴着男人的膛,她今天穿的平底鞋,虽然将近一米七,但在一米八五以上高的谭昱宁怀里,她还是显得小鸟依人,听着男人那强而有力的心跳声,嘴角勾起,只要她平安,就是她最大的满足跟幸福。

    随着shíjiān的流逝,KTV门口也一群群男男女女互相拥着走了出来,看着马路pángbiān站着的一对紧紧相拥的男女,部分人会驻足停留,而一些人,却因为喝得太多而迅速离开,根本没那心思去仔细看对方侣的一个拥抱。

    “天,那不是苏莫若吗?”李静跟着陶子嘉一行出来时,站在马路边等着朋友开车过来,却在一个转头时,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抬了起来,顿时捂住嘴巴,不可置信的惊呼出声。

    在寂静的夜晚,这声音也显得比较响亮,连带着站在李静边的陶子嘉等人,都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前方不远处。

    东海大学有名的才女,能力出类拔萃,虽然常常缺席学校的课程,但是没到年底,她却无一挂科,反而科科成绩满分,让每一科的教授都对她又恨又,恨的是她长期不在学校,更很难得出现在他们的课程上,而的是,她每次考试都是满分,méiyǒu给他们丢过脸,但却让他们觉得,这孩子满分却不经常来学校,东西也不一定是他们教授的,这些东西,矛盾得很。

    这对于大家来说,可是一个大新闻,一个绝大新闻,东海大学第一才女,人时常不在学校,平时大家连跟其见面的机会都少之又少,如今,竟然会出现这样的特大新闻,当然不容错过了。

    而一个手机在手从来不轻易放下的同学更迅速按下了手机照相键,迅速将这暧昧的一幕记录在了手机中。

    苏莫若因为沉寂在谭昱宁的熟悉温馨的怀抱中不可自拔,所以,也直接忽略了别人照相的一手,只是,她听到了李静刚才说的话,不过,碍于抱着他的男人,她并méiyǒu过度的举动。

    反而是谭昱宁,虽然méiyǒu动作,却不代表他不zhīdào那人照相的举动,还有刚才那句话,看起来,他们跟莫若yīyàng,都是东海大学的学生了。

    “碍事吗?”放开苏莫若,谭昱宁却是头也未回的对着苏遇宁问道。

    苏遇宁微微弯唇,一笑,“没事,我会处理好的。”

    “呵呵,好。”他同样也以为,苏遇宁zhīdào那个人照了相,但是,他却忽略了这yīdiǎn,致使了苏莫若在次进入东海大学的shíhòu,就直接被大家围观了,很多人对她指指点点,投以鄙夷的目光,再一些人,却用一种审视或者复杂的目光看着她,总而言之,各种目光都在其中,让苏莫若看得心中滋味儿难掩。

    “要过去打声招呼吗?”gǎnjiào到不远处的几个同学并méiyǒu离开,而是一直看着他们两人,谭昱宁不由得蹙眉低头问着边与他站得相近的苏莫若。

    看了一眼前方的两人,李静跟陶子嘉,还有一个女人,看起来气质不错,长得也很有味道,是一个有气质的清新美人儿,稍微一想,也猜到了对方的份。

    脑子里不自觉就浮现出了今天晚上阙梦雨那伤心的模样,这个陶子嘉看起来就是为了这个清纯的气质美人而拒绝了她,同样也让阙梦雨受到了很重的打击,她倒要去看看,这个人,究竟是谁。

    见苏莫若竟然独自走了过来,那个照了相的同学体一抖,连忙对着李静跟陶子嘉说了一句后,就迅速打了一辆出租车离开。

    苏莫若倒是没注意,反倒是原地站着的谭昱宁眉头微蹙,准备出手,却想着刚才苏莫若的话,而停止了zìjǐ出手的想法,这些事,相信她nénggòu处理好的,他必须要相信她的。

    走近看着三个人,却见三个人看她的目光各异。

    李静实在有些惊讶,学校最近都盛传苏莫若被人包养,因为她开宝mǎshàng下学,更时常不在学校,校长不找她麻烦,还一直暗地里给她撑腰,这一切,rúguǒ不是有着莫大权势的人,是根本无法办到让校长一直维护的,所以,关于这些谣言,李静也有些似信非信,但今天晚上看到苏莫若竟然就在路边跟一个男人拥抱,虽然méiyǒu看到那个男人的正面,但是就从暗光里看那气质,也绝对不是普通人,心里不想着:难道传的都是真的?陶子嘉面色有些不大自然,bìjìng,苏莫若的才华是他所钦佩的,rúguǒ她真的让人包养了,他便会认为是zìjǐ的眼光问题,更会因为他曾经佩服过苏莫若而脸红尴尬。

    反倒是清纯气质美人一脸坦然看着苏莫若,同样看向不远处的男人背影,充满了兴味。

    三个人里,苏莫若一看就zhīdào了这气质美人不是花瓶,而是一聪明人。

    “苏莫若,那个人是谁?”陶子嘉看着苏莫若,说话的口气,连他zìjǐ都méiyǒu察觉到,竟然出奇的冲,比平时的接人待物,今天晚上,他显得有些失常。

    李静惊讶的张大了嘴看着失态的陶子嘉,忍不住伸手对着他的手微微碰了碰,眼神提醒他恢复状态。

    被这么一碰,陶子嘉果断很快清醒过来,下意识转头看了一眼边的女友,之后才转头鄙夷的看着苏莫若,“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我们不是tèbié熟,我是shíme样的人,你应该没资格发表意见。”她本就不是善茬,听着这话,好不给面子的还击回去,声音冷硬,更没准备给陶子嘉留shíme面子,男人嘛,tèbié是像陶子嘉这种家世从小就优越的年轻人,就得受多点儿这些打击,才会沉稳,才会míngbái很多为人处事,她不是好心人,只是因为在这特定的事上,顺带的提醒一下他而已。

    听着苏莫若这话,陶子嘉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被一个女孩子这样说,陶子嘉哪里kěnéng还自在得起来。

    李静对陶子嘉一直喜欢得很,为了好友才将这份感深埋心底,但是这几年却一直跟陶子嘉做着很好的朋友,见陶子嘉尴尬,立刻就出声力,“苏莫若,你有méiyǒu搞错,明明就是你的错,干嘛说陶子嘉。”

    听着李静的话,苏莫若瞟了一眼她,也没准备出言说她shíme,bìjìng,一个人,méiyǒu任何错,错就错在,陶子嘉还太年轻,经受的挫折太少,没任何为人处事的好jīngyàn。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