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有眼不识泰山

    过来之后,méiyǒu首先因为醋意而将她与莫如清隔开,也méiyǒu愤愤或者疏离的看着她,反而是先给zìjǐ解释了刚才的事,他并没跟李菁姝有shíme,可见,她在他心里的wèizhì,还是很高的。

    苏遇宁心中好笑,不过心里对于谭昱宁的这个举动还是非常高兴的,至少,看得出来,李菁姝在他心里,yǐjīng完全méiyǒu了wèizhì,又或者说,当年他们nénggòu走在一起,就是因为谭昱宁本格孤僻,而李菁姝又是唯一一个愿意跟他亲近,又跟他生活比较近的人吧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想通了这个kěnéng,苏莫若脸上的笑容也浓了起来,“有工作过来的吗?”

    “嗯,有个项目,需要过来谈一下。”谭昱宁脸上露出一抹柔和的笑容,走近苏莫若边,伸手拉住对方的手,心中一阵满足。

    见谭昱宁的举动,苏莫若讶然,心中好笑,这家伙,刚才还说他识礼的,却没想到,刚才都是他装的啊,想来肯定是怕zìjǐ因为刚才他跟李菁姝的事跟他发难,这个shíhòu见zìjǐ没生气,自然开始捍卫zìjǐ的东西了。

    嘴角微勾,看着边紧紧牵着她手的男人,心中笑道:这个男人,还真是霸道得可以。

    “你们认识?”见两人的举动,莫如清也猜出了两人的guānxì了,只是见他们两人这个模样,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他想要从他们嘴里亲口听到。

    见莫如清那疑惑的模样,苏莫若微微点头,谭昱宁就道:“我女朋友,交往很多年了。”

    后面一句话,完全就是在强调主权啊。

    苏莫若眼里带着一抹无奈,对着莫如清道:“我刚进入大学,他是学长,即将毕业,他眼光比较好,所以挑中了他。”

    对于这样的解释,rúguǒ换个人,我们的谭市长果断的会冒火,但是怎么说呢,苏莫若是他真正在意跟着的人,所以,听她说这话,她心里反而觉得这是一种荣幸,倒是希望她nénggòu对别人多这么说。

    “真没想到啊,两位竟然认识,还有着这样一层亲密的guānxì,你们两人互相可真有眼光啊。”莫如清笑看着两人,这是他心里由衷的赞叹。

    “现在看到了。”谭昱宁跟莫如清也有过jiēchù,对于他,他整体来说还是认为可交的,méiyǒu一般太子党的恶习,修养不错,为人处理跟能力也是成正比的,虽然说开公司也会倚仗很多权势,但整体说来,他是一个有能力的人,并不是全部靠着家里面的权势给供养起来的大少爷,而且这念头,做shíme事,méiyǒu后台都是不成的。

    “嗯,详不如偶遇,两位都是朋友,今天更zhīdào你们这样的guānxì,我们是不是应该一起去喝一杯,叙叙旧呢?”整体说来,他跟谭昱宁确实是朋友,而且许久不见,所以,说叙旧,并不算夸张。

    听着这话,苏莫若méiyǒu说话,而是看了一眼谭昱宁,谭昱宁正好也看向了她,彼此眼神交换了一下后,就yǐjīngmíngbái了互相的想法。

    作为男朋友的谭昱宁在自然需要来回答这个问题了,“今天还是算了,我今天确实还有事儿,你也看到了,那边还有人等着呢,我出来太久yǐjīng不好了,rúguǒ还直接离开……”后面的话言又止,但yǐjīng很míngbái的告诉了莫如清,莫如清是一个知识趣的人,这也是他在太子党内不仅仅就因为家世让大家心服,在外面不止是家世才交到朋友的缘故了。

    “好了,zhīdào你忙,赶紧去吧,你老婆在这儿我又不会欺负到他,看你小子那样子,生怕我跟你抢老婆是不是。”莫如清嘻嘻哈哈的对着谭昱宁的肩膀拍了一巴掌,脸上尽是豁达爽朗的笑,

    要说莫如清这话说得稍微粗鲁了yīdiǎn儿,但整体算起来,其实也还好,至少,想苏莫若跟谭昱宁这样格人听着是比较舒服的。

    苏莫若忍了忍,道:“其实莫总你弄错了,他不是担心我,而是担心你。”苏莫若说这话的shíhòu非常严肃,双眸直直的看着莫如清,清澈幽深的眸子仿若黑濯石,让人忍不沉迷。

    “我说,你家这位难道很强悍?”虽然zhīdào苏莫若在商场上的手段,但这也不事事都强悍吧,而且,他怕shíme,他有shíme可让谭昱宁担心的。

    谭昱宁听着苏莫若的话,目光柔和的看了一眼苏莫若,丝毫不舍得责备与她,转头对着莫如清温和一笑,“她晚上格比较粗暴,tèbié是在这种dìfāng,她的心多变,稍不注意,就有kěnéng伤到人。”

    “不会吧。”这么暴力,心中念着,眼神同样也经意的在苏莫若的上来回扫视起来。

    谭昱宁一把挥开了莫如清肆无忌惮在苏莫若上打量的目光,“你的眼睛珠子最好放对wèizhì?”

    “卧槽,这么小气。”莫如清听着这话,就瞪着眼睛还了一句,总觉得这个谭昱宁怎么这么护犊子,他不过就是想要看看苏莫若到底上与那个dìfāng值得他害怕的,他可也是从小被爷爷送到军队里面去锻炼过的,一般几个强体壮的大汉都奈何不了他的,难道苏莫若这纤弱材,还nénggòu把他怎么怎么样了?

    “这不是小气,你以后有了女朋友,就会míngbái了。”谭昱宁冷冷瞟了一眼莫如清后,就转头看向了苏莫若,“我一会儿就过来,那边几个还méiyǒu走,一会儿我给你电话。”

    “哟哟,需要我帮你们找个酒店吗,这几天我们东海的酒店可是很紧张的。”莫如清听着谭昱宁跟苏莫若说的话,顿时忍不住调笑道。

    谭昱宁头也不回,“莫若名下有经营酒店在这边。”

    顿时,莫如清就被堵得哑口无言了,做了房地产,竟然还发展酒店业,这个苏莫若,到底是多少岁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妖怪,她的脑袋瓜子,真的够用吗。

    苏莫若听得同样讶异,zhīdào谭昱宁不简单,但这酒店行业,也是她刚准备伸手的,之前根本就méiyǒu做过,而酒店也是他前不久才让人去弄了一家试营业看看。

    “好了,我先过去了,一会儿见。”说着就迅速在苏莫若的额头上落下温柔一吻,随即转离开,气势袭人。

    杨智彬跟李菁姝一直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顿时目瞪口呆。

    两个人这才逐渐看向了苏莫若,难怪刚才李菁姝会认为苏莫若熟悉,杨智彬同样恨不能扇zìjǐ一个耳刮子,nénggòu让莫如清都尊称为董的人,绝对不会简单了去,而现在看到谭昱宁竟然跟苏莫若如此亲,他才想起来,两年多以前,学校图书馆门口,还有那条他曾经非常嫌弃的小吃街,那个简陋的小桌子上……

    苏董,竟然会是谭昱宁的朋友,当年那个对李菁姝说狠话,霸气十足的小丫头,当年,他还因为她说的那句话狠话,跟她发过难呢。

    今天他出门,果然是méiyǒu看黄历了。

    想着曾经的往事,虽然苏莫若shíme都méiyǒu说,但他也是过来人,像她们这种有份有地位的人,肯定不会把当年的事摆上桌面来说,但是暗地里的打压是肯定有的。

    如今他的公司nàme危急,rúguǒ苏莫若真的想要对他的公司动些shíme手脚,让他混不下去的话,也是绝对有kěnéng的。

    哆哆嗦嗦,随即想着边的李菁姝,就一把将其推到了苏莫若面前,面色惨白,头也不敢抬起来,“苏……苏董,您大人不计小人过,都是我当年有眼不识泰山,还有着人,都是她不知廉耻,都是我们的错,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放过我们吧。”

    李菁姝想着她yǐjīng答应了杨智彬陪莫如清了,想来他也是不会对她做shíme的了,可是这个shíhòu,他竟然会毫不犹豫的将她推到苏莫若的面前跪下,而他zìjǐ同样躬着子,卑躬屈膝的模样,更曾经意气风发,带着她享受荣华富贵的模样大相径庭。

    原来,朋友说的很对啊,她们这些女人,就只是这些有钱男人边最卑微的宠物,他们高兴了,就用钱出来砸一些她们喜欢的东西,逗佳人一笑,但rúguǒ他们不高兴了,nàme怎么弄死你,都是他们高兴的事儿。

    跪在地上,两个膝盖似乎碰到了shíme,很疼,但是她也倔强的méiyǒu开口说shíme,而是抬头看着苏莫若,努力不让zìjǐ流泪。

    莫如清听得一头雾水,可是看着杨智彬那冷汗涔涔的模样,也猜到了他们之间肯定有些过节,联想这刚才谭昱宁跟李菁姝的一幕,再看一眼平静的苏莫若,很快就míngbái了原因,嘴角微勾倚在栏杆上,他倒要看看,苏莫若会如何对待这个事

    堂堂谭大shūjì,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段辛密呢,果然是大新闻啊。

    苏莫若平静看着杨智彬跟李菁姝,见李菁姝的模样,心中微微叹了声气,女人为了zìjǐ过得更好,又或者,女人本就是慕虚荣的动物,她找到了更好的,跟谭昱宁分手,其实也无可厚非,但是现在这个样子,又似乎是说她这个人多凶悍似的。

    ------题外话------

    昨天补的二更哈,一会儿的才是今天的更新。昨天晚上在公司值班到凌晨两点过,回家家里面网络哪里坏了一根线,才催了电信的人过来修好,回家太累一觉睡到下午,所以忘记了发通知,抱歉。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