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前女友,真心

    对于男人的话,听在耳里,但是也zhīdàozìjǐ无力反驳,本当年的事,追根究底,也是因为她经不住惑,这个男人的浪漫,温柔,细心,等等都惑着年轻的心。

    李箐姝双眸yǐjīng含满了泪水,贝齿倔强的咬着下唇,不让泪水nàme轻易掉下来,心口阵阵钝痛,稍微一呼吸都显得nàme痛。

    年轻不懂事,犯下的事,总是需要去承担的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赶紧的,一会儿让莫总等久了不高兴,你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上前一把粗鲁的拉住李箐姝,目光中带着一抹凶狠,拖着李箐姝走的shíhòu,嘴里还不停的骂骂咧咧,同样也少不了谭昱宁这个男配的存在。

    看着那柔弱却倔强的女孩儿,脑子里不由得浮现出了一个画面,女孩儿言又止可怜兮兮,谭昱宁在她没反应过来到shíhòu拉住她的手,就那样正大光明的告诉女孩儿:就是你所看到的那样;女孩儿听到这话,体摇摇坠,伤心绝,边就迅速出现一个衣着高档的年轻男人,慕的眼神跟举止,都不是装出来的。

    难怪她觉得这个女孩儿熟悉,而这个男人,跟以前相比,只是多了胡茬,跟以前的帅气相比,现在更多了一抹成熟韵味。

    只是听着男人边走还不忘拿谭昱宁出来说事儿,心里始终是不舒服的。

    她是一个及其护短的人,谭昱宁是她心底承认的人,自然不喜欢听到其他人说男友的坏话,这个李箐姝跟谭昱宁当年看起来应该是有一段感,但总gǎnjiào,中间肯定有隐,而且事都yǐjīng过去了这么久了,再拿出来说,实在有些说不过去。

    “你放开,我zìjǐzhīdào走。”走到厕所门口时,李箐姝狠狠甩开男人的手,zìjǐ迈步朝前走去,抬头,那背影看起来倔强却孤影,让人心疼。

    李箐姝,确实有让男人心疼的魅力。

    只可惜,这个男人,拥有了她太久,yǐjīng忘记了她原本上吸引人的dìfāng,有的,只是利益,这个女人nénggòu给他换取更大的利益,nàme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将其送出去,有了钱,难道他还找不到比李箐姝更好的女人吗?躲在卫生间角落里的几个女人,在李箐姝等人离开后,便迅速涌出了卫生间,而卫生间外面却是空空,门口守着的两个保镖也跟着一起撤退,刚才之所以méiyǒu人进来上卫生间,应该就是外面也有保镖守着的原因吧。

    苏莫若慢慢跟着步出卫生间,外面的人yǐjīng散去,走了几步,就看到喝得摇摇坠的阙梦雨走了过来。

    一把扶住了似乎随时都有kěnéng倒下的女孩儿,看着那因为喝醉了酒而流露出来的脆弱,眼里闪过一模复杂。

    纪宇轩这个人,看似温文尔雅,实则也是一个心思极为坚定的人,一旦了,就绝对不会轻易放手,阙梦雨rúguǒ真的喜欢纪宇轩,nàme,这条路,就真的不好走。

    “你慢点儿,上卫生间是吗?”苏莫若扶着阙梦雨,眉头紧蹙问道。

    满脸酡红,阙梦雨有些微醺的抬头看着苏莫若,“没……我没事,我zìjǐ……zhīdào……zhīdào在哪里。”说着手就要推开苏莫若,准备zìjǐ走。

    听着这话,苏莫若一阵摇头,说话都yǐjīng有些吐词不清了,竟然还说zìjǐzhīdào卫生间在哪里。

    这样的阙梦雨,她可不放心让她zìjǐ去卫生间。

    所以不顾阙梦雨的意思,径直扶着她就往卫生间而去。

    厕所内,阙梦雨吐得天翻地覆,边吐,嘴里还不停骂着一些污秽的词语,惹得来来往往进入卫生间的女人都朝着其投以各类目光,鄙夷嘲讽跟探究等皆有。

    “你说,我阙梦雨有哪里不好,他们怎么一个个都看不上我,我难道就这么差劲儿吗?”她就是稍微说话尖锐了点儿,格不nàme温顺,méiyǒu了很多女人的那些温柔体贴,但她不不有一颗着他的心吗,为shíme,一个个都这么不喜欢他,甚至一些男人还避她如蛇蝎。

    她难道就有这么恐怖?

    眼里的泪珠伴随着她的大吼迅速滑落,体颤抖得厉害,呕吐声音更大了。

    苏莫若也只是安静的站在pángbiān,对于zhōuwéi的目光显得很泰然,随手拿过pángbiān的纸巾给她擦着嘴角,一言不发的听着她的牢发泄。

    外表泼辣,说话尖锐,实则,她的心底却比很多女人都好,她是一个善良的女孩子,只可惜,她的男人,都不喜欢她。

    “你说,陶子嘉是这样,纪宇轩为shíme也是这样?这两个男人,前一个我还承认,我是因为喜欢他的才识,喜欢他的格,可是纪宇轩,我是真的仅仅因为喜欢他这个人,而不关乎其他,可是他为shíme却yīdiǎn儿不正眼看我,为shíme就nàme瞧不上我,更让我心痛的是,为shíme,她竟然喜欢的是诗扬,为shíme为shíme?”到最后几个字,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卫生间内,因为有了阙梦雨这个疯婆子yīyàng的酒鬼在,很多进来的女人虽然想要发火,但是碍于她pángbiān站着的冷面神yīyàng的苏莫若,浑都散发着迫人的气势,虽然méiyǒu说话,看似年轻,但是众人也不zhīdào为shíme,就是méiyǒu人敢对她说shíme,更méiyǒu人会去开口指责发酒疯的女孩儿。

    也因为这样,这个卫生间进来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最后消失méiyǒu。

    听到最后一句话,苏莫若也很惊讶,不过随即却又释然,看似大大咧咧,格火爆,实则,也是一个很心细的女孩子,更因为纪宇轩是她喜欢的男人,所以,自然很guānxì纪宇轩的一切,看起来,今天晚上,她离开包厢之后,纪宇轩的动作,让深纪宇轩的阙梦雨敏感的察觉到了shíme吧。

    吐完了,也吼了这么久,阙梦雨似乎也发泄了出来,再次抬头,苏莫若见她眸光比刚才要清澈一些了,就猜到kěnéng是现在要稍微清醒一些了。

    “不要紧吧,现在回包厢吗?”想着里面还有纪宇轩跟宁诗扬,现在回去,也就是看到更多让阙梦雨心痛的事,所以苏莫若先准备问一问她的意思。

    谁知刚才还痛苦不已的阙梦雨此刻却fǎngfó没事人一般,酡红的脸上露出一抹随意轻松的笑,“怎么不回去,今天晚上可是我请客,我都不在,这气氛怎么kěnéng好啊。”

    听这豁达的口气,苏莫若心里叹息,阙梦雨的心好,整体都算不错,将来肯定nénggòu找到一个更好的,至于纪宇轩,他也有zìjǐ心的女人了,想要将来跟宁诗扬走到一起,nàme他所要步入的道路,也是布满了荆棘啊。

    人,怎么总是这么喜欢犯?虽然清醒了一些,但是喝得太多,刚才又呕吐过,阙梦雨基本上是连走路都是偏偏道道的,尽管她很努力的想要稳住zìjǐ的体,但奈何体yǐjīng不受控制。

    “梦雨,人一辈子总会经历nàme一段或几段让人心痛的感之后才会长大,而我们这个年龄,遇上这么几段感也很正常,你要学着往前看,纪宇轩不是你这辈子的良配,相信我,你一定会找到更好的。”说完之后,转眼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

    竟然是陶子嘉跟李静,两个人面上都是浓浓的笑容,看起来是人逢喜事jīngshén爽。

    李静不时在陶子嘉耳边说些shíme,脸上是愉悦的笑容,跟前几次苏莫若所见到的模样大不相同。

    在苏莫若的印象里,李静每一次跟他们见面,都藏着很深的敌意,她也听人说起过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她本格原因,只是今天在KTV,竟然nénggòu见到这样开朗,看起来心极好的她,也实在是让人诧异。

    “你在看shíme?”看着苏莫若的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某一处看,阙梦雨也逐渐察觉到了,抬头看去,面上却méiyǒu露出shíme痛色。

    “原来是他啊,还有李静,这两人看起来心竟然很好。”她暗恋陶子嘉nàme多年,而李静又一直从中作梗,让她méiyǒu机会跟陶子嘉正面表白,两个人的guānxì一直不算好,现在再次见到,因为心里yǐjīng理清了对陶子嘉的感

    所以,对李静也méiyǒu了以前的厌恶,反而心里佩服李静。

    大家都是女孩子,曾经的她因为喜欢陶子嘉,所以对陶子嘉边的一切人事物都很感兴趣,这个李静自然也在她的考察范围之内,最终的结果,也让她大吃一惊,李静竟然也喜欢陶子嘉,只是因为陶子嘉跟她从小到大的闺蜜死党相,两个人虽然méiyǒu正式公开过,但她却qīngchǔ,所以,一直将那份感埋藏在心底。

    好友出国留学几年,她就一直默默陪在陶子嘉边,为好友守着这个男人,而她,却将心底那份对陶子嘉的感深藏,不表露于人前。

    两个人一路上有说有笑,也méiyǒu注意到朝着他们正面走过来的人,径直就碰了上去。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