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夺股,内情

    阙成刚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胆大包天的女子,这个女孩子如此年轻,可是上的气势,还有她的谈吐,处事口气等等都是nàme的惊人,现在要说这MR是她创办的,她是董事长,他也都信了。

    可是现在信,似乎也是晚了。

    想他阙成刚也活了将近四十年了,还从来méiyǒu谁nénggòu这样跟他说话,还被人成这个样子,就算是脾气再好的人,被这样,也是会恼的,更何况是从小就作为天之骄子来教养的阙成刚了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目光冷冷的看着苏莫若,“苏董事长,虽然你们MR不错,但我这华盛公司,还有我阙成刚本人,在这商界上还是有些地位的,大家今天就和平解决了这个事,否则,闹到最后,恐怕大家这面子上可都不好看,而到shíhòu,我还会不会跟你何解,就有些困难了。”

    苏莫若不得不承认,这个阙成刚是有两把刷子,rúguǒ换个人,恐怕被他这样疾言厉色的说一通,心里也会七上八下,不平稳吧。

    不过,她可不是普通人,阙成刚的这些把戏,也就只能哄骗哄骗那些想要息事宁人的对象,而她,显然不在这个范围内。

    “今天,我把话摆在这里了,阙总应该也听说过一年前的盛世地产吧,我不管他后头的人多强横,只要是我看上的,就méiyǒu拿不到手的道理。”这话苏莫若说的狂妄之际,一双眸子里尽是疯狂之色,让人见之心颤,但却无人敢反驳她这话,因为,盛世最终的结果,大家都看在眼里。

    阙成刚经商多年,这点眼色还是有的,但是对于华盛,始终是经营多年的公司,nénggòu到如今这个地位,也是付出了不少心血的,如今tūrán就要让他拱手让人,又如何甘心。

    一双眸子里因为fènnù而布满了鲜红血丝,过了好一会儿,才缓和下来,面上满是和色,“这一次,是我们的错,只要苏董事长愿意息事宁人,只要合理范围内的条件,我一定答应你。”

    听着这话,苏莫若zhīdào,这yǐjīng是阙成刚的底线了,不过,却不是他的底线。

    眉头微调,下巴微抬,“你公司的股份,我会按照市价算给你,希望你……识时务者为俊杰。”

    “不,苏董事长,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我愿意送出我公司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给您,分文不要,求求你罢手吧。”他背后的势力虽然不小,但是跟盛世地产一比,就显得太微不足道了,原本以为只要用李扬的前妻作为wēixié,这个事应该会很好完成,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不管阙成刚的惨吼,苏莫若看向pángbiān站着的李扬,“说吧,我相信事不会nàme简单的。”

    就zhīdào这个事肯定是瞒不过苏莫若,心里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当听到苏莫若问起时,méiyǒu多少犹豫,便开口道:“我的前妻,好赌,这一次是因为中了阙成刚的诡计,才会陷进去,欠了阙成刚一个亿的赌金,现在被抓住,说是要让我在一个小时内还齐这些钱,否则就将她的手给多了,还要把她卖到南非去……”后面的话,yǐjīng说不出口了,因为李扬越说,越觉得zìjǐ太可耻,前妻的事,哪里还轮得到他去管,更何况,他本也méiyǒu这个能力去管,如今却是因为前妻而将苏莫若这个公司董事长也给牵扯进来,更将公司的那两块地皮给牵扯进来,rúguǒ今天苏莫若méiyǒu即使找到他,而他又因为心软,签了那两份合同,最终的结果……他简直不敢去想。

    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之前就yǐjīng猜到了这个李扬有故事,却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前妻。

    “既然在乎,为shíme要跟她离婚呢?”看着李扬,很优秀的一个男人,却有那样一个好赌的不堪妻子,对于他来说,算不算一个污点呢,而他,还似乎很重视这个前妻。

    听着苏莫若的话,李扬低头,耳根子都是通红一片,他也不zhīdào要怎么答复,要说他对这个前妻还有很深的感的话,也不对,因为他当初离婚的shíhòu,就是因为厌倦了前妻好赌;但要说他没感,那也不kěnéng,在接到阙成刚这通电话,听着那边前妻撕心裂肺的声音时,他不会nàme急匆匆的赶过来,而让zìjǐ陷囹圄,连累苏莫若过来只救他。

    “我希望你nénggòu理智处理这件事,剩余的问题,你能解决了吗?”武力交给她,nàme剩余的事,她也就想直接交给李扬,也是希望他nénggòu将功补过吧。

    “能,我mǎshàng去处理。”李扬一双眸盛满了激动,他原本以为,因为这个事,苏莫若yǐjīng不会再用他了,可是却没想到,还让他处理事,一双手紧握,激动得满面通红,过了好一会儿才调整好zìjǐ的绪,走到沙发pángbiān拿起一个移动座机就开始迅速拨打起了电话。

    “你在干shíme?”pángbiān一个阙成刚的保镖见他们这边yǐjīng落了下风,如今李扬更是在打电话,心里自然有些慌了,下意识便要伸手去夺下李扬的电话。

    苏莫若影一闪,眨眼便挡住了试图去夺下李扬电话的保镖,在对方还没反应过来的shíhòu,苏莫若只腿一抬,砰的一声,保镖便被一脚踢中脑门,昏倒在地。

    而当李扬几个电话出去之后,苏莫若的手机也响了起来,看着来电显示,苏莫若下意识抬头笑看了一眼阙成刚,之后接起电话,林涵翔愉悦的声音响起,一分钟后挂断电话,手机在手中不停的旋转,“我想,阙董你现在应该可以打开电视看一看。”

    “你做了shíme?”虽然嘴上这样询问,但是手上也méiyǒu慢。

    “据悉,今下午两点,华盛公司除董事长阙成刚以外的所有股东都纷纷与慕氏集团签订了股份转让书……”

    电视刚打开,这样一则新闻便进入了阙成刚等人的耳朵,阙成刚几乎有些不敢相信zìjǐ的耳朵,昨天晚上大家还一起欢声笑语不断,一起谈感想,展望未来,可是今天,这些老家伙竟然一个个就这样将公司推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就算他手中永远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但是另外的股东手里加起来却有百分之五十五的股份,这样一推算,只要再次召开董事会,他这个董事长,也就毫无疑问的下台,同样,也不会再有话语权。

    “……”

    偌大气派的办公室,此刻却显得气氛凝重。

    阙成刚一张脸上布满落寞,如何都不敢相信,这样快速的shíjiān,她是怎样办到的,还有慕氏集团,是那个慕氏集团吗?

    全球顶级跨国集团,竟然就这样甘愿供他驱使,简直有些像是天方夜谭。

    “我说过,我想要的东西,还从来méiyǒu到不了手的。”对于阙成刚的落寞,苏莫若看在眼里,但是成王败寇,她自从走上了这条路,就从来méiyǒu想过再收手,对于zìjǐ的对手,自然必须下手要狠,否则,如何nénggòu支撑大局,如何kěnéng走得更远。

    就如同一句古话:成大事者,需心狠手辣,处事果决。

    阙成刚败了,败得凄惨。

    因为míngbái留下来也不会有好果子吃,同样zìjǐ手中的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最终也不会剩下多少,经营华盛公司这么多年,阙成刚也不是个傻子,这里面的许多弯弯绕绕,他自然也是知晓的,所以,最终还是同意跟苏莫若签了股份转让协议。

    在东海,甚至全国都首屈一指的运输航母,就成为了MR集团旗下的一个分支。

    至于后面,李扬如何跟前妻做的了断,就不在她的关心范围之内了。

    不过在后面,跟纪蓝通电话的shíhòu聊起,才zhīdào,李扬的这位前妻好赌,但心肠却好,李扬有个私生女,很小就没了母亲,这个女人zhīdào后,义无反顾的将其接回家,把这个私生女当亲生女儿一般的养着,可是却随着李扬的收入越好,家庭条件越好,而染上了赌瘾,之后赌光了家里的所有钱财,惹得李扬与其离婚,离婚后女人过得并不好,最后还得了胃癌,当李扬zhīdào的shíhòuyǐjīng是晚期了。

    而欠华盛公司赌债的shíhòu,就是李扬前妻生命的倒计时,在李扬救出前妻的一周后,便死在了医院。

    听着这个事,苏莫若就gǎnjiàozìjǐ像是一个局外人,在听着另外一个悲剧,而她显得无动于衷,但是纪蓝说得却很心酸,甚至,她听到了纪蓝落泪抽泣的声音。

    苏莫若也总算míngbái了,为shíme李扬会对这个前妻有那样举动,因为,他是一个重义的男人,虽然离了婚,但是前妻在这个shìjiè上仅存nàme一些子,他只是想要去看看她而已,至于其他,并不是他愿意牵扯进来的,只是,世间太过的不由己,而他的份,就是其中牵扯他脚步的东西,那个女人,虽然有缺点,但相信,她的死,也造成了李扬心底永远的殇吧。

    ------题外话------

    这里月初太忙,事太多,所以一更哈,大家体谅,等忙完这几天就多更新。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