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试探,遭质疑

    当听完手下的汇报,中年男子的面色变得极度难堪,这次,很明显国家是派出了战斗力极强悍的人来了,就看如今这一个个失去消息的外国特种兵,就足以说明这一切。

    可是尼克,那可是M国这次派过来的单兵之王,全球排名前五的战斗王者,巨头,。稍不注意,跟他碰上,那就是非死即伤啊。

    他们好不róngyì才逐渐扳回结局,rúguǒ再让这个你可贸然闯进去,恐怕,上网在所难免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而尼克的影早yǐjīng迅速进入了狼牙山内。

    苏莫若这边,因为份的缘故,所以大家还是暂时相信了她的话,因为夜幕降临,所以,一行人在原地安营扎寨。

    跟前几次yīyàng,苏莫若守夜,另外的人休息,因为对她实在不放心,所以,两个小组的小组长也都méiyǒu休息,选择跟苏莫若一起守着。

    整个晚上都显得很安静。

    次凌晨,一个个刚睁开眼睛,耳边却tūrán响起了一声紧绷的吼声,“你们赶紧找dìfāng掩藏形。”

    “怎么了?”两个同样迷迷糊糊睡了片刻的小组组长也连忙起,看着苏莫若急切问道。

    “我gǎnjiào前方有人,大家赶紧找dìfāng先躲起来。”苏莫若整个人进入戒备状态,手中的枪支也被握紧。

    “人在哪里?”站在苏莫若不远处的一个特种兵眼里闪过一抹光,但转瞬即逝,声音带着一丝试探的问到。

    嘴角微勾,却不动声色,煞有其事的道:“大概在前方三百米的样子,rúguǒ大家想要赢得这场战斗,就赶紧躲。”

    “好,我mǎshàng指挥大家”另外一个小组长神色肃穆,看着苏莫若很认真的道,一双眸子里,有着浓浓的信任,同样也有纠结。

    苏莫若zhīdào,他kěnéng心里是有些怀疑的,但是恐怕也是心里的感应让他méiyǒu反驳她的话吧。

    对于这个小组长,心里却多了一丝好感。

    两组人在两个组小组长的指挥下迅速躲藏好形。

    “啊,我的脚。”却在这个shíhòu,一个特种兵的惨叫声传来,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声音极大,远处一两百米,听到这个声音绝对很正常。

    这样的马脚,简直太普通,一想到这样一句话,rúguǒ不远处三百米真有敌人,恐怕,他们就难了。

    苏莫若微微扫了一眼满面痛色蹲在地上动不了的男人,额头上甚至yǐjīng冒出了冷汗,眼里滑过一抹嘲讽,心中开始疑惑,到底这M国给了他们shíme好处,竟然可以让他们把这戏演的这样真。

    “你为shíme躲在这里?”苏莫若méiyǒu去管那个疼的惨叫的人,而是返走到另外一个特种兵面前,zhōuwéi的杂草根本掩藏不完他的影,躲藏还是最边上,却也是离着她所指的方向,两三百米远距离最近的方向,这样的人,嫌疑无论如何都是大的,只要他稍有异动,rúguǒ一会儿真有敌军过来,他们的任何一个举动,有kěnéng惊动对方,从而让他们这群人,陷入被动之境。

    那特种兵没想到这个shíhòu苏莫若竟然会过来问他这话,原本想着惨叫的特种兵yǐjīng吸引了大家的全部注意力,却没想到,竟然还有一个漏网之鱼,想着苏莫若昨天出现在他们面前的shíhòu,就让他们很不安,而今天却也直接诶印证了他心里的想法。

    眼里闪过一抹寒光,很快就消失,之后笑眯眯的扫视了一圈zhōuwéi注意到他的几个特种兵,“我méiyǒu,只是因为我动作比大家稍微慢yīdiǎn儿,我正朝着大家靠拢呢。”

    这话对于苏莫若来讲méiyǒu多少可信度,可是其他人却不同,大家都很了解这个战友,zhīdào他动作很慢,所以,他这话,是在理之中的。

    “是啊苏同志,杨军同志的动作一直都是我们这里面最慢的,不过他的反侦探能力却是最强的。”有人怕战友因为说他速度慢这事儿心里不好受,所以后面还加了一句他的特长。

    “反侦探能力?”心中有些惊讶,没想到,这个男人有能力却这样自甘堕落。

    被战友解围,杨军脸上露出了一抹笑意,随后看向苏莫若也显得信心十足,“是啊,苏同志,我的速度一向是最慢的,平时大家都很照顾我的感受,所以……”

    后面说出的话,倒显得他何其无辜,而苏莫若却有些冷酷无了。

    冷冷的看着杨军的那副嘴脸,也méiyǒu阻止杨军说话,不管他如何说,至少,她心里是很qīngchǔ的,这个杨军,有问题。

    说完之后,zhōuwéi就有几道不大高兴的眼神投向了苏莫若。

    “我想,你们应该躲起来了,敌人yǐjīng在不足我们五十米远的dìfāng了。”苏莫若将墨镜戴上后,嘴角勾了勾道。

    因为这是拐角处,前方却显得比较空旷,虽然有很多书,但只要有人进入就会看得很qīngchǔ,华国特种兵也不敢贸然查看,生怕被那些人发现了踪迹;所以当苏莫若说的shíhòu,才会有人下意识的反驳了这么一句。

    “凭这个。”苏莫若指了指zìjǐ的墨镜,随后将另外一个动了手脚的墨镜给了杨军。

    杨军有些疑惑的接过墨镜,之后跟着苏莫若yīyàng戴在脸上后,看到眼前的况,心中一突,但还是强制稳住心神,声音沉稳,“是的,我看到了,他们快要过来了。”声音里,是忍不住的兴奋。

    这样的口气,听在在场的人耳朵里,却不由得微微蹙了蹙眉头。

    “杨军,快过来看看我的脚”就在大家的心里都有些不舒服的shíhòu,不远处刚才扭伤了脚的一个特种兵开始大声对着杨军道。

    “怎么了?”杨军听着,连忙转头冲了上去。

    苏莫若取下眼镜,看向zìjǐ边的两个小组长,“不用再躲了。”

    “shíme?”两个人还没回过神来,就tūrán听到了苏莫若的声音,一shíjiān都愣在了原地。

    “不是yǐjīng很明显了吗?”微微挑眉看了一眼现场,说话的shíhòu,眼里划过一抹神秘的笑。

    杨军虽然是过去看战友的腿,但是整个注意力却一直都在苏莫若那边,当听到苏莫若说这话的shíhòu,体就下意识的一抖,但随后又似乎找了shíme安慰,稍微稳住了心神,安定了下来。

    慢慢放开战友,起转过头,看向苏莫若,“苏同志,你是在耍着我们玩儿吗,你一会儿说敌人来了让我们躲,一会儿又说不用躲了,今天可不是愚人节……”

    “你的话,似乎现在不具备可信度了。”双眸戏谑的看着眼前的杨军,抬手懒懒的伸了个懒腰,最后偏头看向激动的杨军轻声道。

    体一顿,随后又恢复自然,杨军的话语yǐjīng加重了口气,“你shíme意思,你不过是一个tūrán插入我们中间的人,保不准还是敌方派过来的暗探,我告诉你,最好zìjǐ赶紧离开……”

    “我rúguǒ是不走呢?”眯着眼睛看着杨军,她倒要看看,这个杨军,究竟有shíme魄力。

    杨军心里有些挣扎,但很快就消失,冷冷的看着苏莫若,之后就对着边的一众战友道:“兄弟们,这个女人tūrán出现在我们这里,我们现在是在敏感时期,她份来路都不算明确,现在竟然还在我们中间挑拨离间,你们说,这种人,是不是应该让她赶紧滚。”

    “……你还不够狠,rúguǒ是我,我会直接杀了跟我做对的人。”苏莫若吐气如兰,一双眸子里带着浅笑,fǎngfó丝毫méiyǒu听到杨军对着其他人说的那些话一般。

    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苏莫若,杨军心里又何尝méiyǒu想过弄死苏莫若,但是一来让人起疑,二来,苏莫若看起来还很年轻,他也不忍下手。

    “就是因为你的心慈手软,所以,才让他们多活了这些天。”苏莫若取下墨镜,直直的看着杨军。

    杨军这个shíhòu也跟着取下了墨镜,只是不敢看苏莫若的眼睛,转头对着其他战友继续道:“兄弟们,这个女人,我们必须尽早让她离开,之后我们才能赶紧离开这里归队。”

    因为杨军跟其中好几个人都是十几年的兄弟了,大家一起当兵一起训练一起执行任务如今更是一起军演,在这两天里,杨军更是带着他们躲过了很多外国特种兵的毒手,所以,心里对他,还是存了一份感激的。

    如今杨军稍微说了nàme几句话之后,大家的心里便觉得杨军说得很有道理,一个个都纷纷点头。

    “杨军,你说得有些道理,不过这个女人既然非敌非友,nàme我们就不能轻易放她离开。”最先响应号召的男人看着苏莫若的shíhòu,眼里闪过一模狠辣。

    “对,不能就这样轻易放她离开,rúguǒ泄漏了我们的踪迹,就麻烦了。”另外又有人跟随着前一个声音响应了号召。

    站在苏莫若边上的两个小组组长用有些复杂的神色看了一眼苏莫若,之后又看了一杨军,随后对视一眼,却是不zhīdào该如何决定。

    “组长,你们倒是说说话,给我们做个决定吧,这个女人来路不明,我们坚决不能让她破坏了我们之间的guānxì,现在可是非常时期,不许我们出现丝毫差错。”一个严肃的声音夹杂着浓浓的肯定。

    摇了摇头,“这个事还不能这么武断,苏同志对我们并méiyǒu恶意,这个我们大家不是都有gǎnjiào吗?”

    “gǎnjiào不能当饭吃,组长,您这话是对我们全组兄弟命不责任的表现。”脚扭伤的特种兵咬牙看着苏莫若,声音带着一丝咬牙切齿,似乎是真的伤得很重,说完之后就倒抽好几口冷气。

    “……”

    逐渐的,因为受到了影响,此起彼伏的声音,都纷纷响起要处置苏莫若的声音。

    “……”苏莫若眉头微蹙,听着这些声音,刚准备反驳,却猛然面色一顿,整个背部僵直,整个人呈全戒备状态。

    “这么大声,还真害怕没人zhīdào你们的踪迹呢?”一道痞痞的英文在众人耳边炸响,让所有人大吃一惊,纷纷将视线对向声音来源处。

    黑衣黑裤,体显得高大威猛,一双眸子带着戏谑看着眼前的一群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在看活人。

    一个标准的M国人。

    苏莫若的心里与了一丝不好的预感,因为这个男人的上,有一股战气和浓浓的戾气,并而是这样的人,往往都是时常游走在失望边缘的人。

    双眼微眯,心中开始想着这个男人的穿着,跟她yīyàng,跟其他特种兵都不符合,看起来,是因为上边的人跟那些外国特种兵失去了联络,所以,才会这模样着急的吧。

    “你是shíme人?”两个组长看见tūrán闯入他们中间的外国人,两个人nénggòu被选为组长,自然也是有各方面的才能的,这听得懂外文,就是他们的必备条件之一,很明显一眼就能看出来是M国人,上服装还跟他们不同,两个人的心里,产生了一股无力感,但这个shíhòu,他们却不得不而出,询问对方的来意,心中祈祷,希望并不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个份。

    “我是shíme人,难道你们看不到,果然是愚蠢电话国人。”M国男人的声音显得狂傲跟自大,讥讽的目光从始至终都未曾因为他们的态度而改变过分毫。

    两个小组组长互相对视一眼,nénggòu在这种况下丝毫不惧的人,只能说明他的能力绝对很高,甚至有高到将他们所有人都铲除的高度。

    “这位兄弟,我们华国特种兵,在这狼牙山内跟另外几个国家jìnháng军事演习,不zhīdào你为shíme会出现在这里……难道是误闯?”

    这话一出,M国特种兵没忍住猛然就笑出了声音来。

    “果然是愚蠢,这个shíhòu了竟然还胡思乱想。”也不再给华国特种兵任何准备的机会,手中不zhīdào何时多了一把精致的手枪,拿在手里被他舞出很多种花式,熟练之极,同样,也是百发百中,一颗颗子弹,弹无虚发,五颗子弹瞬间而出,便有五个特种兵倒了下去。

    苏莫若又不是圣人,她可不会去以德报怨。

    既然这些人这么怀疑她,nàme,就让他们付出yīdiǎn儿血的代价,死了就死了,反正,他们也是该死的,竟然想着把她赶走,将叛徒给留下来,这不明摆着找死吗。

    两个小组组长被击得积极败退,但好在méiyǒu受伤,两人转过头看着依靠在树干上,满脸悠闲看着他们的苏莫若,心中一片震撼,心中也隐约míngbái了shíme,但是这个shíhòu,正是危急关头,rúguǒ跟苏莫若近乎,只会显得他们人品低劣,bìjìng刚才,苏莫若遭遇大家围攻的shíhòu,可没见他们有任何准备帮忙的意思。

    所以,这个shíhòu,就算他们是méiyǒu了退路,也绝对不会寻求苏莫若的帮忙的。

    这是他们军人独有的傲骨跟气度,就算死,也要死的有尊严,要死也要站着死,绝不躺着活。

    “剩下的十几个特种兵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一步一步往后退着,手中的枪都对准了眼前的M国男人,但他们的双手却有些发软,心中一阵无力,因为刚才,他们也不zhīdào为shíme,明明他们一个个都是很好的击高手,却在这个M国男人面前显得像是幼稚园的小孩子,弹弹都未曾命中过M国男人,反而是M国男人,开了五枪,他们就有了五个人倒下。”

    “这么弱。”显然觉得五颗子弹就直接解决了五个华国特种兵有些无趣,M国男人撇了撇嘴,显得有些不大高兴。

    “你是谁派过来,我想我们在军演的shíhòu有说的很qīngchǔ,双方不能有其他多余人马参与到我们这次的军演中来。”两个小组长之一,一个材略高,上有着建议气质的组长对着M国男人问道。

    “少跟老子废这些话,你们不是yīyàng无耻。”说着,将手指向了树干上斜斜倚靠着的苏莫若。

    “……”这话一出,zhōuwéi的人却是深色各异看着苏莫若,一些人的目光,还隐隐夹杂着复杂跟犹豫。

    “我跟他们可不是一伙的,刚才他们还说我可疑,想要处理了我呢。”苏莫若这个shíhòu出声了,却是朝着M国男人走了过去,一步都méiyǒu停顿,面上挂着自然的微笑。

    M国男人没想到刚才一直在pángbiān看好戏的华国女人竟然不是跟这群华国特种兵一伙的,从刚才那些华国特种兵们的眼神里他就yǐjīng判断了出来,所以,他相信了苏莫若来的话。

    ------题外话------

    一更哈,明天争取二更。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