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显赫身份,营救

    而这三天里,苏莫若也弄qīngchǔ了差点儿受辱的特种女兵跟被制住反应却最强烈的特种男兵的guānxì,他们,竟然是未婚夫妻。

    特种女兵的家世,更让她咋舌,名字叫徐金媛,竟然是X省军区总司令的孙女儿,显赫的家世,rúguǒ在这次本国家以为的绝对安全演练中出现生命危险,恐怕,结果可想而知。

    而她,也庆幸,赶来的很是shíjiān ”“小说章节更新最快 。

    特种男兵家世一般,叫罗成,有一个省政法委shūjì的爷爷,市委shūjì的父亲,zìjǐ则是部队里一名比较优秀的特种兵,是这次演练小组所带对的这个小组组长,跟女兵的guānxì,也是因为罗家跟徐家是世交,罗成的爷爷曾经在抗战争的shíhòu替徐家老爷子当过子弹,差点儿因此丧命,虽然后来救回来了,体却还是因此而落下了病根,不得不转业进入省政委,经过徐老爷子的运转,成为了省政法委shūjì,罗成本优秀,所以,徐家才乐意成全这对恋人。

    两个人的guānxì在部队里本也是个秘密,并méiyǒu人zhīdào,进入特种部队,罗成是因为本喜欢,而徐金媛一是因为追随男友,而是本也很崇拜家里老爷子,从小耳濡目染,老爷子时常说起曾经参与各项战争,扛着枪杀敌shíhòu的场景,很是向往,所以,才会加入特种兵,而她本的功夫只能算是一般,主要是因为头脑灵活,是这次这个行动小组的军师。

    因为在这样的场合,两个人也认为是否隐瞒guānxì并méiyǒushímetèbié必要的了,大家得知两人的guānxì,虽然也惊讶,但是在这种shíhòu,惊讶也不过一会儿,就消弭无声,剩下的shíjiān,便是一个个人警惕的观察着zhōuwéi的况,这种shíhòu,他们必须注意,这得避免他们脑袋随时有kěnéng搬家的危险。

    三天的shíjiān,虽然大家的伤势大多严重,但是对于他们这些特种兵来说,三天shíjiān的修养也足够了,除非是伤在腿部不能行走的几个特种兵,其他的人,都扛着枪,全神贯注准备迎战。

    “苏同志,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因为苏莫若救了大家,罗成作为小组组长,对于苏莫若是存了万分的感激之意,更何况,未婚妻rúguǒ不是因为苏莫若的tūrán出现,恐怕也是会惨遭毒手,很了解未婚妻的子,rúguǒ真的遭到了那样的羞辱,恐怕后面也不会苟活于世了,所以,他对苏莫若,存在了万份的感激,这个shíhòu,自然一切唯苏莫若马首是瞻。

    对于罗成的话,苏莫若早yǐjīng有了准备,这三天,不光是在保护着他们的安全,她同样也将zhōuwéi的地形jìnháng了一个了解,rúguǒ可以,她很想要将他们给送到她最开始遇到的那批人那里去。

    但那里是入口,他们想要在这次军演中获得胜利就必须从出口出去,rúguǒ从入口出去,那就是逃兵,那就是给国家蒙羞的逃兵,根本是不被国家所许的。

    zhōuwéi丛林茂密,最近两批人都yǐjīng让她解决,但是保不准后面就会有人继续过来,bìjìng,前面消失了两拨人,一直méiyǒu回去,就算他们méiyǒu死,也指不定会惹人怀疑。

    她méiyǒu弄死那两批人,只是给他们闻了一种tèbié的药物,体好点儿的三四天就会醒,不好的kěnéng睡过一周十天也都有kěnéng,这个dìfāng,必须尽早离开。

    “我让你们做的推车,都弄好了吗?”因为伤到了腿部的伤员根本无法行走,所以苏莫若昨天晚上就吩咐了罗成让人编制一些推车来使用。

    罗成听着,连忙点头,转头对着后的几个战友道:“你们把昨晚上弄好的推车抬上来让苏同志看看吧。”

    看着抬上来的推车,上面隐隐有一些血迹,变得比较大,上面足够躺下受伤的四个伤员,一个晚上做出来的东西,大家恐怕也是要考虑到结实的问题,所以,耗费的心力肯定是很多的。

    将视线从推车上移开,看向抬着推车上来的几个特种兵,之后又扫向另外几个站在罗成后的特种兵,“大家都辛苦了,不过我相信,大家的辛苦不会白费,我们大家一起努力,走出这片森林,你们,也好回家跟亲人团聚。”

    苏莫若这话一出,下面的人顿时鼻头一酸,一个个看着苏莫若的目光,就充满了渴盼跟切,甚至一些眸子yǐjīng变得雾蒙蒙的了。

    “我zhīdào大家肯定都很累很饿,很想要休息,但是大家也必须打起jīngshén,想要走出这个dìfāng,我们就必须提起十二万分的jīngshén,现在,你们跟着我,我们先去接一批队友。”这里yǐjīng过了几天了,rúguǒ她带着这些人越走越远,后面还需要重新回来接最开始的那一批人,耗费的shíjiān,恐怕会耽搁很多重伤特种兵的治疗。

    大家听着苏莫若说竟然还要去接一批战友,一个个的心里就充满了激动。

    进入这个dìfāng,大家看着边一个个同伴倒下,就算最开始不míngbái,但是慢慢的,也míngbái了,那是外国人的预谋,准备让他们全军覆没,好丢尽国人的脸。

    原本他们以为,nénggòu存活下来的战友一定很少了,却没想到,苏莫若让大家行动的第一句话就是让大家去接另外一批战友,nénggòu让苏莫若以批次来形容的,人数就绝对不会少。

    罗成激动得面色通红,连忙点头,随后转就对着大家吩咐道:“大家赶紧,速度快点儿,将受伤的几个都抬上推车,我们速度快点儿过去跟另外一批战友汇合,也可以减少我们彼此所遇到的致命危险。”

    人多力量大,如今,他们最需要的,就是联合更多的人一起,从而保障他们彼此的安全。

    对于罗成的这个话,苏莫若并méiyǒu开口说shíme,bìjìng,罗成始终是这个组的队长,她只是帮了他们,不需要处处都替他们做决定。

    一行人一路上到达目的地,méiyǒu遇上任何危险,很快,却在到达目的地的shíhòu,看到的一幕,却让他们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幸好大家一路上因为苏莫若的提醒,并méiyǒu放松过半分,所以,当到达目的地的shíhòu,也méiyǒu被那些人所发现。

    罗成面色焦急,跟着苏莫若yīyàng的躲在茂密的草丛里,双眼却直直的看向前方一处。

    徐金媛这些天也算是受尽了磨难,家世优越,加入特种兵不对后,虽然每天的联系很辛苦,军事演练也曾参加过一次,但是却从来méiyǒu经历过这样真正血腥的一面。

    曾经听着家里爷爷说起,也只是心里觉得刺激,从来méiyǒu想过,她zìjǐ在面对这一幕的shíhòu,会是一个怎样的心态。

    这几天算是真正体会到了当年爷爷打仗shíhòu的苦,心里也更加珍惜起了这些战友。

    如今见战友被围在正中间,稍微有异动就会被包围着他们的外国特种兵手中的枪子儿打成窟窿,心就忍不住阵阵发紧,双目紧紧盯着场中央,贝齿紧要薄唇,紧张的神态,连唇上被咬出了血来,都未曾察觉,一只手不自觉握紧了手枪,另外一只手,却是狠狠的抓住边的一株草,手背上青筋直冒,可见她此刻的心为何。

    “别担心,他们会没事的。”看着徐金媛那紧张的模样,苏莫若声音极低的安慰着徐金媛,对于这个女人,她是佩服的,家世如此优越,格却很平和,并méiyǒu官家千金上独具的傲气或者傲慢。

    对于官家小姐上的傲慢傲气这些,并不是苏莫若个人对于这些有份的千金小姐们有shíme意见,而是很多例子都证明了这个现象。

    rúguǒ前几天的事,她méiyǒu来得及出现,恐怕,徐金媛就必死无疑了。

    所以当她看着徐金媛为场内的华国特种兵们担忧的shíhòu,苏莫若就忍不住笑声安慰了一句。

    徐金媛有些诧异的抬头看向苏莫若,这三天里面,虽然相处的shíjiān不算多,但是徐金媛却很敏感的gǎnjiào出来了,苏莫若是一个绝对冷傲的女子,轻易不让人jiēchù得了的人,竟然会主动安慰zìjǐ,心里不升起一股暖意。

    “没想到你们大中华的特种兵如此窝囊,竟然龟缩在这个dìfāng,不zhīdào的人,还以为你们是准备做逃兵呢。”一个肤色黝黑的特种兵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用着撇脚中文对着场中央被包围的华国特种兵笑话道,一双眼睛里的讥讽,分外明显。

    而yǐjīng落入了这些人的手里,一群人也méiyǒu准备活下去,所以根本毫无忌惮。

    其中一个年纪大概三十多岁的华国特种兵用着流利的中文回道:“我们是不是当逃兵这个不需要你们言论,我相信自有公论在,而你们这群被小人,才是真正应该被讽刺的对象……”

    这话一出,一群包围着华国特种兵的其他各国特种兵面色就变了。

    最后一句话,是戳到了他们的伤口了。

    事实本就是如此,这次的联合国际军演,本就是一个预谋,而他们不zhīdào,就直接傻兮兮的钻了进来,nénggòu提出这个计划,自然他们也是计划周密的,所以,最终的结果他们也就是任人宰割了份儿了。

    “怎么,让我说对了,所以你们不好意思了?”最开始说话的华国特种兵见这些人的神色,不由得面上闪过一抹快意。

    “他们怎么kěnéngzhīdào不好意思呢。”另外一个华国特种兵帮腔道,一张的嘲讽毫不掩饰,眼里是视死如归的神色。

    “砰”

    枪声tūrán炸响在众人的耳间。

    说话的两个华国特种兵满脸惊骇的倒下,临死之前,那双眼睛里写满了浓浓的不可置信跟迷茫。

    méiyǒu为国家战死,méiyǒu死在他国特种兵的手里,最终,竟然是死在了zìjǐ人的手里,这样的结果,让一辈子当兵,想着为国捐躯换荣誉的他们来讲,是何等的憋屈,简直就是死不瞑目。

    “……求求你们,放了我吧。”当两个人倒下后,华国特种兵一群人里出现了很短一瞬间的动,随即就出现了一个面色参拜,浑抖如筛糠的男人,爬开人群走到另外几国特种兵为首的头子面前,双腿一软直接跪下,不停的磕头,嘴里也不闲着,求着饶。

    “他”徐金媛哪里见过这样暗黑的一面,简直不敢相信,在这个shíhòu,他们的队友,竟然会闹内讧,而两个忠心为国的特种兵,就这么被她的两颗子弹给解决了生命,截断了他们的满腔血,让他们想要为国尽忠的想法也给消散了。

    pángbiān罗成连忙伸手捂住徐金媛因为震惊而即将发出声音的嘴,眼里满是担忧。

    对于zìjǐ人打死zìjǐ人,从而像他国特种兵求饶的一幕,同样心里满是痛恨,甚至有股gdòng就这么杀出去,就算是丢了命,也要将那个将国家荣誉跟脸面直接踏在地面上的特种兵给击毙了。

    可是最终,看了一眼苏莫若那冷凝却根本méiyǒu任何举动的模样,还是沉默了下来。

    苏莫若既然都méiyǒu发话,他最好就还是沉默着得好。

    心中,有种gǎnjiào迫使着他去努力相信苏莫若,相信她的每一个决定跟举动。

    而苏莫若眼里的冷凝不是méiyǒu来意的,实在是太震惊,从而没能让她快速反应过来,救下两个特种兵,现在的shíjiān,yǐjīng远远超过了她可以控制的三秒shíjiān。

    看着地面上躺着,双眼瞪着,明显死不瞑目的特种兵,握着手中的枪微微紧了紧。

    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着边的罗成道:“我不管你是shíme意思,但是现在,你们都给我好好的掩藏好形,绝对不能将zìjǐ的踪迹暴露在敌人的眼前,一会儿我行动了,你们就迅速给我往后面几百米撤离……否则,死的,就是你们全部人,我,也不会救你们。”

    对于不服从军令的人,那就是死路一条。

    这不是苏莫若心狠,而是只能这样,才nénggòu起到威慑作用,才nénggòu让他们重视她所下的这个命令。

    否则,一会儿还要兼顾他们这边这么多人,她又不是神仙,肯定是不kěnéng的。

    罗成似乎míngbái了苏莫若即将要做shíme,眼里闪过一抹激动,旋即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pángbiān的徐金媛被未婚夫捂着嘴,但是眼里还是露出的狂喜跟担忧等复杂神色,苏莫若就算再厉害,但是场中nàme多敌人,她一个人,nénggòu对付得过来吗?

    想着就将目光投向未婚夫。

    看到徐金媛的目光,罗成缓缓将捂着她嘴巴的手放下来,摇了摇头,声音极低,“我们不能给她添乱子。”

    对于未婚妻眼里露出的极度不满,这个shíhòu,他也没shíjiān好好给其解释,只能保持沉默,误会就误会吧,只要不担搁到苏莫若的行动,不让她受到生命的wēixié,一切就是最好的。

    场中央,有一个华国特种兵反应过来,抬手就准备给杀了队友的叛徒一枪,却反被敌方的特种兵一枪打中手臂,一个不稳,手中的枪就落了下去。

    另外几个特种兵想要行动,却见到不约而同对准了他们的枪支,最终只能全部去围着受伤的特种兵,检查他的伤况。

    “你小子识相。”为首的一个M国特种兵满脸讥讽看着跪在他们面前求饶的华国特种兵,眼里是掩饰不住的讥讽,但是说出来的话,却是够用的。

    而求饶的华国特种兵刚才自然也听到了那声枪声,但是却一直méiyǒu回头去看,此刻更是méiyǒu胆量抬起头来,只能闷着点头,嘴里说着惊喜的话语,“求求你放过我吧,我加入你们,我zhīdào我们这次演练的一些作战计划,我可以全部都告诉你们,只求你们饶过我吧,我家里尚有八十岁老母下有哇哇待哺幼儿,我求求你们了……”说着又不停的在地面上使劲儿的磕起头来。

    不远处徐金媛看得眉头紧皱,但是眼里还是不由自主流露出一丝同

    “这种人,不值得同。”苏莫若背对着徐金媛,却似乎看到了徐金媛的眼神似的,声音清清冷冷给了这么一句。

    听着这话,徐金媛也迅速收起了眼里的不忍跟怜悯,她记得爷爷曾经说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在战场上对敌人仁慈就是对zìjǐ残忍,还有那shíme八十岁老母啥哇哇待哺幼儿,简直就是谎言一片,编的倒是顺口得很……

    找准时机,苏莫若手中不zhīdào何时就多了一枚烟雾弹,手一抬,就迅速朝着中央扔了出去。

    瞬间,众人眼前就被大雾浓烟所掩盖。

    苏莫如的形更如狸猫一般迅速闪出老远,凭着刚才的判断跟计算,准确无误的走到了被包围着的华国特种兵堆里,声音极低却清晰传进了每个人的耳朵里,“跟我走,赶紧。”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她相信过了一会儿,那些外国的特种兵们就会恼羞成怒,从而乱开枪。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