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七章 有问题

    章节名:第一百七十七章 有问题

    两个人刚下了车,酒馆里面就迎出一个女人来,大概三十岁左右的年纪,看起来保养得当,上散发着一股成熟女人的魅力,一张脸上洋溢着浓浓笑意,笑眯眯的走近孔加劲跟苏莫若面前,进退得益,笑容得体,“孔书记啊,今天竟然有空到我这边来吃饭,您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没过来了。i^”

    “呵呵,最近这段时间太忙了,秦老板这儿的生意,恐怕不用我过来捧场,也照样好好的吧。”孔加劲看着走出来的成熟魅力女人,笑容加深了一些,却仍旧站在苏莫若是边跟女人说话。

    秦婕听着,没忍住噗哧一声笑了出来,“能让孔书记这样说,我也算是借您这吉言了……都是小买卖,秦书记您难道还不清楚呢。”

    “哈哈,好了,先不说这些了秦老板,我跟我这位朋友是过来吃饭的,刚才忙完一些事刚回来,给我们安排一个安静一些的包厢吧。”孔加劲笑着挥了挥手,对着秦婕道了一句。

    秦婕笑着连连点头,“孔书记和这位小姐请跟我走,今天刚好厨房得了一些z省那边运过来的大龙虾,本来就准备今天下午就联系孔书记您过来尝尝鲜的。”

    z省距离雾青县距离实在是太远,坐汽车赶过去需要一天多时间,坐火车得四五天的时间,实在是因为这边太过于穷乡僻壤了,所以平时也难得能够吃到靠海的特产,所以,海里的生物在这边,都算得上是稀有品种,是以秦婕说这话的时候,才会透露着一丝珍稀口气。

    “哟,那我今天可算是来巧了啊。”孔加劲笑眯眯的道了句,之后偏头看向旁边的苏莫若。

    旁边苏莫若听着两人你来我往,聊得都颇为轻松愉悦的话题,气氛融洽,一看两人这平时的关系应该也不错,不由得仰头打量起了这位酒馆的老板,在这样的地方开饭馆,还跟县委书记的关系这般融洽,保养得当,面色红润,看起来也是一位尤物,想到这里,不由得侧脸打量了一下孔加劲,要说这官场上,真正的好男人,正直男人,恐怕那是稀有动物啊。

    可是旁边站着的孔加劲似乎心有所感似的,随着秦婕在前面带路,他便侧头对着边的苏莫若道:“这秦老板也是个苦命的人,我也是去年年底因为一宗谋杀案,意外之下才结识了她。%&*";”

    微蹙眉头,苏莫若对于这些事倒也不是特别在意,“孔叔叔不用过多解释,清者自清,你自己心里知道分寸就好。”

    这话其实说得也是话里有话,苏莫若想着,如果孔加劲有那份心思的话,肯定能够听懂她说的话,毕竟,对于四十多岁却仍旧还在县委书记这个正处级职务上,虽然说是个正处级,但是在雾青县这个穷乡僻壤,他这个正处级,随便出去,走到稍微富裕一些的县城,恐怕是连个副县长都比不了的。

    果然,孔加劲是听明白了苏莫若这话了,稍微顿了顿后,笑容便重新恢复,“是我糊涂了,呵呵。”

    听到这话,苏莫若就知道孔加劲是听明白了,便也只是淡淡点了点头,算是给了他回应。

    不管如何,孔加劲也是她现目前政治上第一个也是现今唯一一个政治朋友,她当然不希望他就因为美色而栽在这么一个小小的雾青县内,男人啊,食色也,是他们最大的好也是最大的弊端。

    之后两个人在包厢内吃饭,秦婕亲自下手,给两人做了一盘鲜辣大虾,口味颇重,但却越吃越够味,孔加劲本因为年纪问题,对于太辣的东西也不大感兴趣了,不过今天吃着这个,倒觉得浑舒爽,胃口大好。

    “秦老板的手艺,可是越来越好了啊。”又一次吃完一个虾,孔加劲不吝夸奖的笑看着边陪坐的秦婕;心中已经让刚才苏莫若的一句话提醒了,虽然他最开始跟这个秦婕的交往就只是因为看着她可怜,怜惜她的份儿上,但毕竟她是个女人,还是个寡妇,曾经因为谋杀亲夫罪而差点儿进入监狱的女人,就算他心中的同打过感,但始终,为了名声,在官场,如今也正是他即将立功上升的大好时机,如何,都应该跟秦婕保持距离。

    秦婕听着,呵呵一笑,“孔书记夸奖了,要是喜欢,您以后就多多抽空过来吃顿饭,我一定亲自下厨,再做一些好菜招待您。”

    听着这话,孔加劲也说不清楚是不是因为刚才苏莫若给他说了那话,心里对秦婕有些了一丝芥蒂,总而言之,此刻听着这话,他就觉得浑的不对劲儿。

    笑容有些减少,不过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熟络,“哈哈,那可好啊,抽空得一定多过来几趟。”

    “孔书记,最近都在忙什么呀?”秦婕笑着给自己倒了一杯饮料后又给苏莫若倒上了一杯,然后又给孔加劲倒了一杯饮料,眼角都不抬一下,看似无意的问了一句。

    苏莫若听着她这话,眼角便状似无意的看了一眼旁边的孔加劲,见他动作同样一僵,也没有说什么,她想,这个孔加劲恐怕也已经感觉出来什么了吧,毕竟就算她再聪明,这政治上的事儿,无论如何,也没有这个在其位的孔加劲嗅觉敏锐。

    如果换做以前,孔加劲心里也不会有多余的想法,但是今天,因为苏莫若的话还有刚才心里异样的感觉,所以听到这话的时候,下意识的便道:“也没什么,都是最近的一些琐事,你也知道我们雾青县这边最近大力开发旅游行业……”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因为以往,这样一问,基本上都是会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的,但是今天,表微顿,下意识看了一眼孔加劲,但见他面色如常,跟边的年轻女孩儿聊着菜色的话题,不由得心微微一松,看来还是她太多心了,都已经快一年了,她跟孔加劲的关系,她心中也很清楚,这段时间以来,她得到了多少有利于那个男人的消息,又如何可能有自己担心的事发生呢。

    遂脸上又恢复了明艳笑容,将目光对准了苏莫若这边,朝着孔加劲道:“孔书记,您平时过来,要么就是独自过来吃顿便饭,要么就是偶尔的应酬,这位小姑娘,可是您的哪位侄女儿呢?”

    “嗯,我一个朋友的侄女儿,东海大学学生。”孔加劲笑呵呵的看了一眼秦婕后道。

    秦婕便挑眉诧异的看向了苏莫若,原本以为这样气势的女孩儿,定然是早早出社会工作的人,就如同她一样,曾经也是十六七岁就出社会,凭着自己的能力,二十岁出头就已经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没有文凭没有知识,她照样可以凭着自己的能力去改变这一切,所以,她并没有看轻苏莫若的意思,只是没想到,上有着这样气息的人,如何又是东海大学的一个普通学生。

    “哟,竟然还是高材生啊,失敬失敬,我当年也梦想考上一个好大学,但是因为家境问题,家里面弟弟妹妹也需要我,所以只能早早就出去打工赚钱,补贴家用……”说起这些,秦婕的脸上不浮现除了伤感之色。

    苏莫若听着,也不说话,不过,她却怎么都不觉得,秦婕会是一个没有文化水平的人,那上的那股劲儿,还有那眉宇间隐隐流露出的强势干练,这一切的一切,都提醒着苏莫若这个酒家的不寻常,隐隐透露着神秘。

    见气氛因为秦婕的话而隐隐出现僵滞,孔加劲连连摆手,“呵呵,好了,我们先不说那些伤感的事了,大下午我们才吃这中饭,着实是累得慌……来来,莫若啊,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秦婕,这酒家的老板……秦老板可是个能干人啊……”

    “呵呵,秦老板你好。”苏莫若抬头笑看着秦婕道了句。

    秦婕笑着抬手端起旁边的饮料杯,“对于高材生,我一向欣赏,来,我秦婕敬你一杯。”

    苏莫若也随着举杯与之轻轻碰了一下。

    席间,因为孔加劲的刻意少话,至少表面上来讲,孔加劲是这桌上最具权威的人,他不多话,另外两人自然不能多好,后面的时间,三个人都基本上默默吃着饭菜。

    吃过饭后,孔加劲在秦婕出声挽留之前,便开口,“今天还有些事,秦老板的手艺很好,下次有机会我一定再来尝尝。”

    跟那么多官场上的官员都打过交到了,秦婕也是老练之人,便笑容浓浓将孔加劲跟苏莫若两人送出了酒馆大门。

    跟孔加劲一起坐进后车座,苏莫若透过侧面后视镜看到了后面站着一动不动的秦婕,看似笑容无懈可击,是在送他们,但是至少仔细看,就能够看到,她走神的目光,如此可见,这个秦婕,十有**,有问题。

    “我会观察的。”所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如今想想,他似乎也是因为在此山中,才没有看明白,而苏莫若作为旁观者,今天便道出了一些奥妙,心中震惊之下,便也决定好好查查这个一年来,他几乎已经将其当作朋友的可怜女人。

    苏莫若也不多话,这个事,相信孔加劲会处理好的。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