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温情

    对于宁家,她没有丝毫感,但是面对一个个亲人对她表露出来的关心,她又忍不住心软,她知道这跟宁氏那个大家族无关,但如果她接受了这些人的关心,肯定就代表着她同意回宁家了。

    可是,养母柳琴,要怎么办?

    “姐,我知道的顾虑,如果你觉得将你的养母接到京城也不合适,你愿意时常回去看她,尽孝这些家里都会支持,并且,我们全家也会将她当作自己的亲人看待的。”宁家当然早就将这些给分析透了,所以面对苏莫若的迟疑,她当即这样试探的说道。

    让宁家人将养母当作家人看待?

    虽然养母一个人是很孤单,她承认,但是让养母融入到宁家这个大家庭,那可能吗?养母只是一个乡下妇女,能够进入到宁家这些人的眼里,跟他们处得来吗?他们有共同语言吗?如果她回了宁家,而宁家人将养母看成恩人,尊重她,时常去看她,或者过去住几天,恐怕,给养母增加的不是快乐,而是压力吧。

    她很了解柳琴,到时候如果宁家人去她那边住,她肯定会怕这里做得不好那里做得不好给自己丢脸了这些,所以,下意识的,她还是摇了摇头。

    “难道你就打算这么一辈子不回家吗?你有你的养母,但是也有亲生父母啊,他们虽然不曾养你,但是他们给了你生命,他们这二十年来心心念念想着的人都是你,你怎么可以这么无。”宁诗扬看着苏莫若的犹豫,又开始添油加火。双脚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你让我再考虑一下。”

    这个时候,宁诗扬的电话就突然响了起来,拿起电话,看着来电显示下意识的蹙了一下眉,接起电话嗯嗯了两声后,便直截了当挂断了电话,不过脸色却不是很好。

    “不行,你今天一定要跟我回去见见她们。”这几天大家都是急坏了,而刚才来的电话,更是让她不能再答应苏莫若磨磨蹭蹭下去了,刚才电话来说,大伯母因为担心苏莫若,气急攻心昏迷了过去,也不知道现在况如何了,今天无论如何也要将人给带回去,也好让大家都安心。

    眉头紧蹙,想要反抗,耳边却到了宁诗扬的话,“大伯母现在应该在医院,你不回宁家,那跟我去看看她好吧。”

    心这一刻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割了一下,眼里闪过一抹疼,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看着这样的苏莫若,宁诗扬知道她是在乎的,便手将人拉着就走。

    这个时间的医院并不显得特别安静,过道上还是有人来往,宁诗扬直接拉着苏莫若熟门熟路就到了一个病房门口。

    “你进去吧。”站在门口,宁诗扬示意苏莫若推门进去。

    还不等苏莫若反悔,宁诗扬已经先一步将门给推开,影却一闪到了旁边。

    苏莫若完全没有料到,所以当里面的人目光看向她的时候,她还没有回过神来。

    “宁柠?”也不知道在照片上见过多少回这个女儿了,上一次也去过女儿养母的家里,只不过那个时候这个女儿一个正眼也不给他,如今,也算是面对面真正见了一面,不过宁天华心里也惊奇,这个女儿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我……”被宁天华看着,苏莫若有些头皮发麻,真正面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时,她却犹如一个初生婴孩儿,不知道该如何跟长辈说话。

    可以接下来,她却根本不用说话。

    因为病房内,连红雅昏迷着,正吊着水,唯独清醒着的宁天华,早已经激动的从座位上起,一双眼睛已经迷蒙,朝着她一步一步走来。

    “柠儿——”这几天因为这个女儿没了消息,当得知了她竟然帮着龙组去了金三角执行任务的时候,但是就是天雷轰顶,整个人都懵了,几天时间里,他派出了很多人去金三角寻找,可是几天里却丝毫没有消息,妻子前不久也昏过去送来医院,他是两边焦心,现在看着担心的大女儿突然出现在医院,宁天华的心里当然是高兴了。

    双脚下意识的就要往后退,她不知道要如何面对这些对她的家人。

    可是宁天华这个时候却仿佛清醒过来了一般,连忙几步走到她面前,伸手就将她拉住,然后转就往房间里走。

    “你——”跟这个所为的父亲这般亲近,苏莫若下意识的拒绝。

    “既然来了,就来看看你妈吧,她这几天也够担心你的。”也不知道这话是谁教宁天华说的,总而言之,铁血男儿是说不出这样的柔话语的。

    可是这个时候简单也不会去注意了,因为她双目直直的看着上那满面倦容,面色苍白的女人,一张原本出色的脸蛋,此刻也病恹恹的,闭着眼睛,看起来满满是病美人的弱。

    “她怎么了?”明知故问,但苏莫若还是问了,双眼看着眼前同样满面倦容的宁天华,心口闷闷的难受。

    想要试图说一句关心的话,但是说的时候,却发觉喉咙哽得痛。

    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语气满是宽慰,“没事儿,你妈就只是年纪大了,体不好了,进个医院也是很正常的。”

    这话在一些人听来是宽慰,但是在苏莫若听来却不是宽慰,年纪大了所以进个医院是很稀松平常的事?那么就是说,他们等着她这个女儿回来,都已经等老了?缓缓踏步走到边,看着那昏睡中都忍不住蹙眉的女人,原本风华却因为她昏睡这而减少不少,而那蹙眉的模样,也告诉着大家,她尽管昏睡着也忘不了自己所担心的人。

    “医生怎么说?”看着昏睡的连红雅,头也不抬问道。

    “只是劳累思虑过渡,休息一晚就好了,别担心。”宁天华心里却有些欣慰,如果妻子醒来知道了女儿来看过她,甚至还关心她,心里肯定会高兴,妻子原本的一些心疾也会轻松很多吧,女儿能够过来看妻子,就说明了对他们,并不是外表看上去那般无

    两人一人坐一边位置,原本安静的病房此刻也只能听闻两个人的呼吸声。

    苏莫若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安静躺在病上的女人,宁天华不说话,她也同样无话可说。

    “我走了。”苏莫若抬腕看了看时间,对着一旁坐着一声不吭宁天华道。

    话音落下后,却久久没有回答声。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宁天华的声音才再度响起,“柠儿,你妈还没醒过来,能不能……能不能再多留一会儿。”

    其实刚才苏莫若就有些犹豫,只不过因为彼此没有什么话说,坐在一起也很尴尬,尽管她对这个初次见面的母亲也很有好感,忍不住初次见面,便是这样一副让她心疼的模样。

    “……你去休息吧,这里我看着。”她也不知道说出这话后会引来的后果,她只知道现在她想要这么去做。

    宁天华一双眼睛里布满了浓浓的欣喜,似乎生怕苏莫若会反悔一样,连连点头,“好,好,我马上去休息,你妈这里你就看着一点儿,这瓶水吊完就让护士来处理了就可以了。”说完便打开了病房内还有意见隔门。

    果然是高干病房,还有多余的房间供家属休息。

    病房外面,一直还有些担心的宁诗扬也慢慢放下心来,没有再继续留下来,宁家那边恐怕现在还有人不放心,等着她回去报信呢。

    苏莫若坐在头,看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丝毫痕迹,不得不说上天也是后厚待这个女人的,走出去,恐怕那些人只会说她像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女人,可是谁能够想到,她竟然已经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

    而且,最大的一个女儿,已经快二十一了。

    “你就是母亲?”跟这具体的主人记忆缓缓融合后,她便是苏莫若了,对于苏莫若内心深处对亲生母亲的渴望,也只有这个体的主人知晓,从小到大,她调皮,她捣蛋,什么坏事儿她都干,她可以跟镇上的泼妇对骂,可以跟镇上的小混混抗衡,没心没肺似乎什么都不怕,可是却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晚夜深人静的时候,就是她最渴望母亲的时候。

    “我不知道我的母亲竟然会长得这么漂亮。”病房内安安静静,苏莫若心里的孤独便被唤醒,看着那张漂亮的容颜,再跟养母柳琴的容颜相重叠,简直找不到一点儿相似,但是她却有些期待那双眸子睁开后,会不会跟养母柳琴一样,因为,养母柳琴看着她的时候,那双眸子总是布满了意跟宠溺,甚至是纵容。

    “我跟你从没见过面,但是,我却不能不承认,你在苏莫若心底,你占据了她心底的一席之地。”这是她帮苏莫若说的话,原主人已经无幸再跟亲生父母见面,她这个冒牌货,便是代替她了。

    抬头看着挂瓶,发现液体已经快没了,连忙按响呼叫铃。

    没一会儿就来了两个护士,动作麻利的将一切处理好,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家属可以去休息了,语调礼貌带着恭敬,让苏莫若不得不感叹一句,有钱果然能使鬼推磨啊,想着上一次回老家,养母住院的时候,跟现在的待遇,简直天壤之别。

    人果然是不能没钱没权的。

    带两个护士离开后,苏莫若掀开连红雅刚才输液的那边棉被,伸手抓住那刚才输了液冰冷的手臂,来回轻柔的摩擦。

    另外一个房间内,透过房间的门缝看向里面的画面,宁天华眼里满是欣慰。

    这个女人,对于他们,始终是的,只是因为这个女儿的格,造就了她在人前不能很正确的表示。

    凌晨的时候,算着时间苏莫若让护士看着一下病房内的况,而自己便先一步离开,也没有留原因,只是说让护士照看一下便离开。

    因为晚上看到的那一幕,所以宁天华睡得很好,一觉睡醒已经是次早晨的七点半,第一个念头便是打开房间门看外面的况。

    可是当他推开房间门,看向外面到时候,却愣住了。

    因为,她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影,只有一个白色护士的声音在病房内。

    “还有一位小姐呢?”

    小护士年纪也不大,看起来像是刚参加工作,听护士长说过这一个病房的人是大人物,惹不起,所以看到人家一清醒过来就对着她摆脸,还以为自己哪里做得不对,脸都下白了,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一双眼睛红红的,似乎随时有可能哭出来。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