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定情,感劝

    朦胧夜色下,两个人并排倚在扶栏上,两张有着相似神的面色就如同那天空中的清冷月光,淡淡的月光笼罩在两个人的上,将两个人的影拉得斜长斜长的。

    “若儿——”柔和的嗓音,夹杂着些许男儿对柔,侧看着边同样跟自己倚着扶栏的女子,眼神就如同他的声音一样,充满了柔

    “怎么了?”苏莫若侧脸看着边的男人。

    “我们一辈子不分开。”不给苏莫若丝毫反驳的机会,直接伸手将其搂入怀中,将头埋于苏莫若清香的发丝之间,深呼吸一口,减轻心里的胡思乱想。

    感受着怀中搂抱着的人儿上传来的淡淡提问,谭昱宁的心里就觉得特别舒心,只是感觉,只要苏莫若还在他的怀里,他就会感觉到安心;就算以后将会遇到什么事,他都不会退步,不会放松,会紧紧拉着苏莫若动手,到死也不会松开。

    半边侧脸紧靠着谭昱宁的口,男人强有力的心跳声她听得清清楚楚,嘴角微勾,“我只在乎自己的感觉。”

    虽然这句话棱模两可,但是谭昱宁却很清楚苏莫若说这话的意思,清冷的面上露出一抹兴奋如同孩子一般的笑容,却是将苏莫若搂抱得更紧了一些,“若儿,我会对你好的。”

    听着这话,苏莫若的心头不由得一酸,前世今生,她对于的了解都很肤浅,甚至前世的感她都不知道那算不算是,毕竟,如今她对郝刚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将他当哥哥对待。

    可是此时此刻,她的心里却酸酸的,被人告白,她却想要哭,这种感觉似乎是心酸,又似乎是高兴,又或者,用一个她还不太确定的词来描述她此刻的心,幸福?

    因为一天时间的了解,苏莫若跟谭昱宁之间虽然对话极少,因为忙碌谭昱宁甚至回别墅呆的时间也很短,三天时间里,每天早早出门凌晨回家,两个人就在一起吃过两顿饭,每一顿饭的时间不超过半小时,之后谭昱宁又会出去忙他的事,但是两个人之间却有了一种无形的默契感,交流极少,但却仿佛彼此都知道彼此的心思似的,苏莫若安安静静的在别墅内呆了三天。

    在算起来,在别墅内苏莫若足足待了五天了第六清晨,谭昱宁的事差不多已经忙完,陪着苏莫若吃早餐,中途谭昱宁电话便响了起来。

    接起电话,简短的嗯嗯了几声后,便挂断了电话,随后又低头开始认真吃早餐。

    当苏莫若吃好以后放下碗筷,谭昱宁这才放下碗筷,“宁家那边四处打听你的消息,你要怎么处理?”

    原本准备拿餐巾擦拭嘴角的苏莫若动作微微停顿,很快就恢复过来,微微一笑,“能怎么办,顺其自然吧。”回不回那个家,她是矛盾的,虽然有一段时间,她曾经一度的反抗过那个家,但是对于宁家人一个个对她表露出来的友好,还有她查到的资料,当年宁柠丢失确实跟他们无关,而这些年来他们也一直没有放弃查找,全国那么大,而她又是刚出生的时候便别寄养,十多年来,宁家人不能确保她是否还在世,但是十多年来却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她曾经一度怨过他们到她十八岁才找到她,但是很多时候想起来,对一个刚出生不能确定生死的婴儿不离不弃找十多年,如果不是意志力坚定,恐怕早已经放弃了吧。

    所以,宁家在她的心中,是一个不大不小的疙瘩,除掉了痛,不除却又也难受。

    “其实,你不必特别去想这个事,就如同你所说,顺其自然便是好的。”谭昱宁拿过旁边衣架上的外,另一只手也拿过苏莫若的一件外

    知道她已经可以离开别墅了,跟着起,谭昱宁等着苏莫若走到自己边的时候,才踏步前行,两个影并排前行。

    两道影同样清冷,浑散发着严谨的气息。

    谭昱宁并没有开车,别墅外大草坪上停放着一辆黑色上午奔驰房车,当他们两人出现的时候,便开车到了两人面前。

    “先坐这个车吧。”说着,谭昱宁先苏莫若一步走到轿车后门,绅士的为苏莫若将后门打开。

    奔驰房车平稳的驶出别墅,对于周围的环境,苏莫若也没有兴趣去看。

    大概形式了二十多分钟后便停了下来,谭昱宁打开车门先下车,随后苏莫若跟着下车,这里是一条比较偏僻的公路,周围环山绕水,看起来比较僻静。

    “跟我走一段吧。”谭昱宁拉着苏莫若,直接朝着前方的一座山攀爬而上。

    没有多问,只是跟着谭昱宁的步子,走了大概十五分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下,原来,是翻过这座山到另外一边的公路,而隐隐可以看见,那下面公路边隐藏着的黑色宝马越野车。

    最终,跟着谭昱宁转了五次车,大概花了六个小时的时间,才总算是到达了京城市区内。

    刚到达市区内,谭昱宁便跟苏莫若分开而行,而苏莫若刚一出现在大街上,便让一群着穿警服的人给围住。

    看着眼前的人,心下已经了然,知道这些人是为谁而来,又是谁派来的,面部表平静,一句话也没打算开口说。

    “你总算是有踪影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么没消息了可把我们大家给担心坏了。”宁诗扬因为得知了苏莫若失踪的消息,便给学校也请了假到京城,这段时间基本上没没夜的寻找着苏莫若的下落,看着面前神色清冷丝毫无损的人,心才总算是落了下去。

    看着眉宇之间如何都无法掩饰疲倦的宁诗扬,知道她在金三角没了消息的事肯定瞒不过宁家人,这段时间,也辛苦他们了,至少,眼前的宁诗扬,她眼见为实,她是真的关心她,她不会将人家的好意当成驴肝肺。

    “我没事。”

    虽然只是短短的三个字,但是宁诗扬却红了眼眶,因为这应该是苏莫若第一次没有拒绝她的好心,第一次这样正面回答她对她的担心。

    “别哭。”走到宁诗扬边,声音带着一丝柔和。

    宁诗扬连忙摇了摇头,那原本还挂着泪水的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不哭,我这人像是哭鬼吗?我怎么可能哭呢。”

    “嗯,你没哭。”听着宁诗扬这话,苏莫若心中也有些乐了,嘴角忍不住微微勾出一抹弧度。

    “今天……你忙不忙?”心里边尽管有些怕,但想着伯父伯母那紧蹙的眉头,她知道宁家人都期待着这个宁家嫡长孙女儿、嫡长女回家,所以,还是忍不住再一次询问了苏莫若。

    原本脸上的柔和笑意慢慢收起来,双目定定的看着宁诗扬,一声不吭。

    被苏莫若的目光看得一阵不自在,宁诗扬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虽然怕苏莫若发脾气,但她还是要说,瘪了这么久,今天正好有了这个勇气,如何能够憋在心里任其烂掉?

    “不管你怎么想我们宁家,也不管你如何想你的亲生父母,但是你需要知道的是,他们是你的,自从有了你的消息后,你知不知道我们全家人有多激动多高兴,伯父伯母更是因为有了你的消息天天高兴得睡觉都睡不着,就天天盼着你能够回家,更是时常念叨你回家一定要好好弥补你,她要天天下厨给你做好吃的……虽然你在外面漂泊了十八年,这十八年你甚至过得很苦,但是那又怎么样,那并不是伯父伯母他们希望的啊,反之,因为你的失踪,十八年来我们宁家人,特别是伯父伯母,他们对你的愧疚存在了十八年,而你呢,至少之前并不知道自己的世,而你虽然子过的不好,但你至少有疼你的养父母,总体来说,你的生活里并没有多少痛苦不是?伯父伯母生了你,便是他们的见证,他们怎么会不疼你不你……”

    苏莫若只是站在原地,双眸有些模糊的看着某一处,周围原本围着她的警察早已经没了踪影,心口处仿佛让闷棍狠狠敲击,面色止不住的苍白。

    “快二十年了……姐……跟我回家吧。”宁诗扬同样泪眼朦胧,看着苏莫若,这声姐,也是她鼓足了勇气叫出来的,她这一次是真的在豪赌了,她记得这个姐姐说过,不喜欢她叫她姐,但是这一刻,她却忍不住了,想要叫她姐,她希望自己做她的妹妹,希望她回到宁家,希望她回到宁家,能够让宁家重新拥有快乐。

    “……”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发觉喉咙口堵得难受,眼眶朦胧,眼泪一抖便落了下来,晶莹的泪珠滑落至嘴角,咸湿唤醒了苏莫若的未觉,也让她暮然惊醒。

    她刚才,竟然哭了?

    宁诗扬满眼期待的看着苏莫若,只希望她能够给她一个回答。

    本来这一次东海的联谊赛到京华,宁家便是下了重注要将这个姐姐认回家的,而她,只是在做宁家一直都在做的事而已。

    请牢记本站域名:g.xxsy.net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