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二章 坦诚,身份

    最终,谭昱宁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让苏莫若好好休息,这段时间的奔波让她的体变得极度虚弱,现在必须要好好修养,否则,也会给体留下很大的祸患。

    不说是绝对了解谭昱宁,但自认为在他的边,没有几个人能够超越她跟他的关系,可是现在看起来,她所看到的谭昱宁,平时里所了解到的谭昱宁,根本就不是一个普通的男人,而她,却傻乎乎的以为,她了解到了他的全部。

    心中狠狠叹息一声,最终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看着苏莫若闭上眼睛睡觉,知道她现在心里肯定在想很多事,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他心里也很矛盾,试图将自己的事告诉她,但是又害怕这样会让她远离她,所以,他同样也需要一个安静的空间来给自己思考,要如何来处理这件事,才是最好的。

    临离开的时候,一只脚已经踏出了房间大门,但谭昱宁还是转过来,虽然苏莫若遇险跟那些人脱不了干系,但是苏莫若既然愿意帮郝刚,那么就说明了这个男人在她心中的地位也不低。

    他承认自己是个正常男人,也会吃味,但是这件事上,他没有权利隐瞒,“郝刚那边我已经通知了,你安全的消息我也告诉他们了。”说完,没有犹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房间门口,房门应声而关。

    在房间内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苏莫若便感觉体恢复了很多,从上起,打开房门,便问到了一股香气,循声一路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厨房内那忙碌的影,薄唇紧抿,这个男人,每次都在她心防快要再次建筑成功的时候,狠狠一击将其击碎。

    闭上眼睛,不然跟自己过多的绪外泄,重新走到客厅内坐下,看着茶几上面放着的水果,上面还有很细微的水渍,稍微不注意还是看不到的,但是苏莫若还是看到了。

    忍不住伸手拿起一个苹果缓缓放到嘴边,却还没有咬下的时候,耳边便听到熟悉的磁嗓音响起,“漱口了吗?”

    这样的场景,也就只有谭昱宁才会说出这么煞风景的话。

    看着手中的苹果,苏莫若其实有心想要跟孩子赌气一样的在上面咬一口,但最终她的动作还是给了对方结果。

    放下苹果,转就往楼上而去,她记得她休息的房间内有一个小单间。

    “就在下面吧,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手突然让一只温暖的大手所包裹,苏莫若下意识的跟着牵着自己手的人步子前行。

    洗漱间内,看着那桌台上摆放的东西,让苏莫若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紧闭着嘴,等感觉到后的人已经走了之后,才慢慢拿起已经挤好牙膏的牙刷开始漱口。

    大概十多分钟后,苏莫若才慢慢从洗漱间内走出来,看着餐厅内谭昱宁那高大的影忙活的模样,嘴角就忍不住勾出一抹淡淡的弧度。

    走至餐桌旁边,还不等她去手触碰椅子,就看到谭昱宁走到她的前,为她绅士的拖出椅子示意她坐下,随即笑眯眯的走到另外一边坐下。

    一顿早餐,吃得也比较清冷压抑,清冷是因为两者都不说话,压抑是因为谭昱宁想着昨天的事,他上的秘密,知道的人很多,而真正见过他真面目又知道他异于常人的人却是屈指可数,而这些屈指可数的人,都是他最忠心的手下,就如同那天晚上去救苏莫若的那几个人。

    “这里是哪里?”昏迷之后到现在,她还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里。

    “这是京城,这个地方时我的一个住处,很隐蔽,放心。”

    “嗯。”谭昱宁的份,越来越多的谜团,一个住处,竟然很隐蔽,这是他在暗示她什么吗?

    一个政府官员需要这么隐蔽的地方吗?一个政府官员需要那么强大的武力值吗?一个政府官员需要这么多的秘密吗?

    “你去休息一下吧,这两天最好不要出去。”洛之暮那边虽然他知道他现在很忙,没空来对付这边,苏莫若也是安全的,但是始终一些事需要他出面去处理,他的份一向隐蔽,但不代表无人知道,他带着几个死忠的兄弟前往金三角救人,自然惊动了一些人,这两天回到京城后,将苏莫若送到这边来休息也是费了一些力气的,苏莫若不是软柿子他知道,但是最近她的体却必须要好好休养,养精蓄锐才能够迎战不是吗?虽然很想要反驳,甚至今天她本是做好决定要告辞离开的,但是听着谭昱宁的这话,明明很温和的口气,可是她听来,却怎么都感觉到是绝对的干脆跟不容忍拒绝,而她听着,竟然也升起了拒绝不了的想法。

    “好好休息一下吧,我有些事要出去,如果你需要什么就按你房间头柜旁边的一个铃,自然有人出来帮你办妥。”将碗筷收拾了就往厨房走去。

    看着这个男人做家务,苏莫若在餐桌上,以前总觉得一个大男人做家务或多或少有些不自然,可是现在看着,她却感觉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都那么魅惑,到处都是闪光点。

    最终苏莫若还是没有离开,重新回了房间,她没有休息,而是在思考一些事,她的手机早已经不知去向,房间内虽然也有电话这些联系工具,但是她却不愿意贸然去拨。

    心中倒也庆幸,幸好前段时间她一一给香港的惠琴和M国那边的纪蓝去过了电话,将她要远行,可能会有一段时间不能联系到的事告诉了她们,否则,她这么已失踪多,还无法联系,就是个大问题了。

    静下心来后,想着谭昱宁,这个男人,很多时候都是懂礼仪知进退的,至少在她的事上,只要她不愿意说,他从来不会去多问。

    而如此一想,倒显得她昨天跟今天有些过分了,他都没有想过要跟她分享一些他的秘密,而她又如何能够奢望让谭昱宁将一些事告诉他呢?

    而且她了解这个男人,如果不是真的涉及面广,心中为难的话,恐怕,也是会告诉她的吧。

    这样一想,心中的怨气也消散了打扮,对谭昱宁的感觉也恢复过来。

    想通了这些,心中也没有事纠缠了,慢慢的大脑便陷入混沌状态,缓缓闭眼沉入梦乡。

    当谭昱宁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敲响苏莫若房间的门,却没有人应声,推门而入,走到边,就看到了苏莫若那淡静的熟睡容颜,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白皙的肌肤跟精致的面孔,越看越让人着迷。

    “如果,我告诉了你,你会不会认为我不是人?”缓缓坐在苏莫若的边,看着那熟睡的容颜,本来劳累的了一天的心,此刻也得到了很大的舒缓,只是想着苏莫若心中的芥蒂,眉头便忍不住蹙起,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问苏莫若,这话便脱口而出,但是如果看到他的人,更多的恐怕会倾向于他在自说自话。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件事我都忘记了发生在哪一年了,太怪异了……”谭昱宁叨叨絮絮,说得很小声,但是安静的房间内就只有他们两人,所以仍旧显得清晰。

    沉睡中的苏莫若眉头紧蹙,慢慢大脑也逐渐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便对上了一双饱含痛苦却来不及及时掩饰的眸子。

    “你怎么了?”苏莫若从上坐了起来,看着自己面前有些伤感的谭昱宁,这样的谭昱宁,她从来没有见过。

    刚才都已经说了那么多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是那么不受控制直接讲话给说了出来,但是他也知道,一切都来不及挽回了,他已经说出了口,苏莫若肯定也已经听到了,唯有小心翼翼的道:“如果我异于常人……”

    “如果你都知道自己异于常人,那么也应该猜测到一些,我同样异于常人。”心中同样惊讶,原来,这个世界上的异能者并不只有她一个,又或者说,这个世界上的异能者并不少。

    初次见到谭昱宁的时候,她就忍不住想要靠近这个男人,慢慢的走进了,彼此的关系有了精进,她便已经忘记了去察觉他的其他的不同,现在回想起来,原来以前,很多次她都是能够察觉到他的不同的。

    “你是异能者?”这个猜测,也是后来他去S市的时候才逐渐有的怀疑,但是并没有定下来。

    点了点头,谭昱宁都能够跟她坦诚相待,为何她不行呢?

    所以,她没有再犹豫,直接点头,告诉了谭昱宁他的怀疑是正确的。

    双眼瞪得老大,“那么你这次帮龙组,也是因为郝刚他们知道你有这个能力?”

    “是,还有一点,我跟郝刚的感就像兄妹,说多了,就离谱了。”始终前世今生这样的事,她不愿意去多说,今生的她,就是苏莫若,不会再是慕清。

    点了点头,“其实,我想要说的是,我并不是异能者。”他是跟异能者刚好敌对的修魔者,这也是他犹豫的原因之一。

    而苏莫若也不是个好糊弄又或者好笨的人,一听谭昱宁这话,再结合他的表,昨天到今天的犹豫,心中便已经有了答案,“修魔者?”这个世界上如果说异能者苏莫若能够接受,那么修魔者,她就不得不怀疑了,毕竟,传说修魔者早已经全部陨落,无一幸免,修魔者在大地上已经消失了整整千年,异能者倒是有传出过消息,修魔者却没有一个。

    如果真的存在,为何会这般沉寂。

    “我知道你肯定会怀疑。”其实最初他得知自己体内所流的血液,得知了他一直最敬重的母亲竟然是修魔者的后代时,同样也是不可置信。

    可是后来,他渐渐长大了懂事了,便明白了很多,也体谅了她的母亲。

    “是不是很惊讶?”看着苏莫若不说话,谭昱宁轻声问了一句。

    苏莫若这一次没有掩饰,而是直接点了点头,“是很惊讶。”

    “你对我没有憎恶感吗?”如果不是苏莫若,他想,他的这个份,恐怕会让他掩藏一辈子了,作为他母亲的儿子,他不后悔,反而感觉到骄傲,虽然这个母亲也是修魔者,但是她体内所留着的修魔者血液却是善良的种子,所以才会有他这个没有被魔所净化的儿子;但是作为修魔者,他却是怕的,他怕所有人都不喜欢他,他怕变得跟母亲的家族里很多人一样,变得孤僻。

    他的格虽然清冷孤傲,但是却并非不易近的,多年来的格,也只是为了掩藏他的份而已。

    以前他有过一个女朋友,他对她并没有什么,只是因为他怕边没有一个可以了解他的人,所以,他答应了她的追求。

    虽然没有,但至少他不讨厌她,而她对他也是处处照顾,他外表冷漠内心实在脆弱,那个女孩儿击破了他原本的冷硬防线,原本以为他们的子就是会毕业以后直接结婚,然后找两份工作,过着平凡却踏实的一生,却没想到,善良的女孩儿,也会有嫌贫富的一天。

    而遇上了苏莫若以后,他的心思便已经发生了改变,而苏莫若的不平凡,也将他拖入了不能平凡的大路。

    “为什么要有憎恶感?”谭昱宁的话让苏莫若忍不住失笑,一双眸子带着柔和的笑意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却明显浑紧绷,紧张到不行的男人。

    “难道你没有?”修魔者天生就是来克制异能者,而异能者天生就有着对修魔者的敌意,如何可能这么轻松就没有。

    他承认,这几年里,他深陷了苏莫若的世界里,他上了这个女孩儿,外表坚强实则内心脆弱的女孩儿,跟他有着无数共同语言,能够只看着他的一个表一个动作一个眼神就了解他的女孩儿,他怕了再被人背叛,他怕了在被人抛弃,他想要风平浪静的平凡生活,可是他却知道,这一次他所抉择的这个女孩儿不会平凡。

    想要跟她站在一起,他就不能再平凡。

    就连最开始的从政,其实他都没有想过,他只想要跟一个女人普通过一辈子,什么让谭家刮目相看,什么报复,那不过都是因为苏莫若,从而用这个理由来说服他强大而已。

    尽管每一次想到谭家,提到要报复谭家的时候,他的心里也是真的愤恨,但是比起苏莫若来,谭家却是显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了。

    “你就是因为这个才不告诉我的吗?”修魔者?心中的震惊绝对不会怎么少。

    “——是。”很艰难的点了点头,一双眼睛却不敢放过苏莫若的一丝一毫表,他这一次是在赌,做一个亡命的赌徒,赌赢了便会赢来一辈子的幸福,而赌输了……他也不会妥协,只是却需要更多的艰辛,走更多的弯路才可能拥有这个美好的女子。

    “我不知道其他异能者如何看待修魔者,但是在我看来,你不是一个坏人,我们之间的关系甚至可以说是友好,所以,我又如何可能会因为这么一个统筹的概括印象,就对你敌视呢?”停顿片刻,又接着道:“我有自己的脑子自己的思想,所以,别的异能者如何看我不说,但至少我对你,是没有不好印象,把多余的担心都收起来吧。”尽管她已经想通了,就算谭昱宁不告诉他那些秘密,她也不会多想,但是今天听着他给自己说出来,心中的愉悦还是很多的。

    “好了,既然都已经说了,你是不是应该起吃晚饭了。”谭昱宁看着苏莫若那明媚的脸蛋,心中顿时大定,困扰了他一天的烦恼也烟消云散,疏离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宠溺的笑容,伸手看着苏莫若。

    毫不犹豫伸出自己的手放入谭昱宁的手里,一起到了餐厅。

    “怎么会有外人?”到看餐厅后,看着一个年纪大概四十多岁的妇女在厨房跟餐厅之间忙碌着,本来今天一天她都没有发现这个别墅内还有别人,所以顿时有些警惕起来。

    “别担心,吴婶儿也是修魔者,不过她也是好的,很小便跟在我的边了。”谭昱宁简单的给苏莫若做了一个解释,随即绅士的将苏莫若把餐椅拖开。

    苏莫若也没有再询问什么,她听得出来,他没有仔细去给她解释这件事,是不愿意在多提,他都能够将自己的份和她坦诚以待,她又能够再如何要求他呢?

    其实,他做得已经够好了,她不能要求得太多,除非,她能够也做到要求谭昱宁的那些事,那么,她便有这个资格要求他。

    吃过晚饭后,想着她的体其实也恢复得差不多了,便道:“我什么时候可以离开这里?”

    “这两天你先呆在这里休息一下吧。”事没有那么快处理完,所以,苏莫若必须要现在这里呆两天,这边比较隐蔽,知道他在这边还有房产的人寥寥几人。

    “是不是有什么事?”

    “嗯,我的份让一些人开始怀疑。”

    “需要我做什么吗?”知道谭昱宁既然能够隐藏得这么深,连她都被瞒下了那么久,可想而知,这个男人的份隐藏得有多深了。

    一个修魔者的突然出现,恐怕也是惊动了异能者那边吧,这样的麻烦,可是不小的。

    深深呼吸了一口,双眸定定的看着眼前轻松表的男人,“为了我,沾惹了这么多的麻烦,可曾有过后悔?”

    “只要做了,就不会给自己后悔的机会。”这话谭昱宁回答得极认真,这是事实,在出手的那一刻,他就没有再给自己留后路,没有再给自己留余地。

    “以后干什么,最好还是伪装一下。”想着最开始她自己也曾经将自己伪装成男人,便给谭昱宁提了一下。

    “你是在教我学你吗?”知道这是苏莫若在关心他,心里当然高兴,语气也柔和得很。

    “你可以这么理解。”说完这话后,便沉默无声了。

    “好,我知道了。”一双幽深的眸子带着柔和色彩,看着那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女孩儿,心很好。

    被人关心,原来是这个滋味。

    “谭先生,有你的电话。”吴婶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厨房,这个时候从客厅内拿过一个移动座机走到谭昱宁边,恭敬的询问他是否接听。

    “拿来吧。”原本面上的柔和神色因为吴婶儿拿过来的这通电话而收敛起来,一双眸子满含冷意,要说这通电话的到来让他不高兴了吧,他完全可以不用接,毕竟吴婶儿并没有告诉对方他在家里;但他却借接了,苏莫若也大概猜到了对方的份,所以直接起往楼上而去。

    看着苏莫若的背影,谭昱宁动了动唇,本来想要让苏莫若留下来的,不过最终还是忍了下来,拿着电话走到了客厅外面的阳台上。

    “这次的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刚将电话放到耳边,对面电话的人似乎就已经感应到了谭昱宁接听了电话,直截了当的一句话,带着一丝怒意,但更多的,却是担忧。

    “我的事,什么时候需要过你那里了?”同样不示弱,他如今拥有的一切,不管权势还是人脉、金钱,都跟那个家族无关,他敬重生她的母亲,但绝对不会因为而去对母亲的整个家族尊敬,这不是母亲所希望的,也不是他可以做到的。

    “我不管你如何想,但是今天,我希望你能够明白一点,我们之间的血缘关系不是你能够抉择的,而你是我穆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这是事实,无论你如何改变,都不可能逃脱得掉。”电话那头的人,并没有因此而生气,反而显得特别亲切,说这话的时候,跟最开始哪一句咄咄人的话语要柔和许多。

    可是这样的转变,却并没有让谭昱宁的表柔和多少。

    “以后的事,谁说的清?”谭昱宁不为所动,淡淡的回应了对方一句。

    “你这个死小子,我就那么一个女儿,你母亲本是我穆斯家族唯一继承人,若不是因为你……”后面的话,戛然而止。

    电话两头都陷入了沉寂中,谁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才有人开口打破了沉寂。

    “你个死老头,跟我孙子联系竟然偷偷背着我,你是不是想以后睡大街?”一道带着沧桑岁月的女音气急败坏的在一边响起,语调带着急切,绝对的在意。

    听着这话,拿着电话的谭昱宁原本经蹦的面容也慢慢放松下来,如果说这个世界上除了苏莫若和养父母以外,还有谁能够让他在意的话,恐怕就要数这个外婆了。

    虽然他们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是老太太对他的好,他能够有很清楚的感觉。

    老太太体不好,更不是一个修魔者,只是一个普通人,可是却为了跟老爷子走在一起,不惜牺牲自己一副原本健康的体,改变了纯正的凡人血统,成为了修魔界的一员,为她的丈夫产下了纯修魔者血统的孩子。

    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外婆为老爷子做到了这个地步,才会多年来都跟老爷子恩如初。

    老爷子也是因为对这个妻子存在愧疚,所以,格外的宠放纵妻子,就如上一次,拖着一副非常不好的体跋山涉水,去千里之遥的地方看一眼外孙,回来之后足足休养了大半年体才能够正常下走路,他也没有过分责难妻子。

    这边听着电话那头对着老头子不停叨叨絮絮说教着的声音,谭昱宁的嘴角不自觉勾出一个浅浅的弧度。

    但是,那声外婆,他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口。

    人都是矛盾的,就算对这个外婆是尊敬的喜欢的在意的,但是这个外婆所处的位置,让他根本不能对其流露出太多的关心。

    否则,被人抓住了软肋,恐怕就要处处受制于人了。

    他相信老头子是一个险小人,抓他软肋危险他的这些事,他也相信他能够做的出来。

    “小宁啊,你在电话那边吗?”老太太拿着电话,半天听不到电话那边有人反应,心中顿时七上八下起来,转过头狠狠的瞪了一眼丈夫,随即才柔声对着电话那边试探的问了一句。

    听着老人家那带着期盼跟担忧的声音,谭昱宁忍不住淡淡嗯了一声。

    老太太听着外孙给了自己回复,一双眼睛顿时笑眯成了一条缝,“小宁啊,你来看看外婆好不好啊,外婆年纪也大了,体一直都不好,也不知道还活得了多长时间……”

    老太太话还没有说完,电话便让人给夺走,随即谭昱宁便听到电话那边传来的爆吼声,“老婆子你一天嘴巴里乱说些什么呢,你是我的人,一辈子都有我护着,就算是阎王爷,跟我抢人那也得看看我答不答应,你一天脑子里胡思乱想些什么,尽说写不着边的话。”

    “……”谭昱宁听着,眼里闪过一抹安然,为何母亲就没能找到一个这样拼死护着自己的丈夫,虽然他很小的时候就听母亲说起一些事,不知道这些亲人的份,但是却能够感觉到这些人对母亲的,这些人彼此的感

    而他的父亲,时间隔得太远,他几乎已经淡忘了这个父亲的影,尽管母亲的影仍旧清晰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

    这一刻,他证实了一点,那就是父母虽然是相的,但始终的不够深,父亲迫于家族的强大压力,太过优柔寡断,否则,母亲不会死,只要他们再坚定一点,就算谭家不松口,母亲家族那边,也绝对会出手。

    因为,母亲是他们唯一的女儿,穆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

    虽然这个老头儿他是相当方案,但他却也不得不承认,老头儿是真正懂的人,他对外婆的感,绝对深刻入骨。

    “好了,你们慢慢打骂俏,我挂了。”对于电话那边的场景,他基本上可以想象到,但是想着父母,心头又忍不住酸涩,不想再多听这些,便忍不住要挂电话。

    “臭小子你给老子等等。”似乎老爷子在对妻子发火的时候,也没有忘记他在跟外孙通电话,所以本来谭昱宁象征说的一句话,电话那头也注意到了,老爷子的声音火爆得很,带着一股血。

    眼里闪过一抹无奈,但还是没有挂电话,“说吧。”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别忘了你流着的血是我们穆斯家族的。”老爷子淡淡的解释了他认为的事实。

    “可是我有一个普通的父亲。”这也是事实,谭昱宁给添了这么一句。

    这话就如同一把盐洒在老爷子血淋淋的伤口上,这个事谁都不敢在他面前提起,因为这本对于老爷子来说就是一件憾事,他们修魔界,还从来没有过一个修魔者跟凡人结过婚,所以,当时他强势宣布要跟妻子在一起的时候,可想而知所受到的各方压力之大。

    妻子善解人意,同意了家族那残酷的办法,如果不是因为他疯了一般的护着妻子,恐怕傻傻的妻子早已经没命了,那个所谓的凡人也能够成为修魔界的人的说词,本就是欺骗善良的妻子的,喝了那个药,一个普通女人能够活下来的几率几乎只有百分之一,只可惜,妻子一直不知道。

    而穆斯家族当时也在赌,因为他是穆斯家族唯一的继承人,他们不能舍弃他,所以他们决定赌一把,对于一个女人只有百分之一的存活率,但是如果成功了,那么跟在在一起,所孕育出来的后代,只会比他们修魔者更加强大。

    妻子能够活下来,他已经不记得用了多少的办法。

    最终,包括穆氏家族在内,都得偿所愿,妻子有了孕,而最终妻子所产下的孩子,在修魔界,绝对的珍稀之宝,她有着最纯正的血统,是修魔界悟最高的天才,她能够很轻松的修炼他们修魔界内各类高深魔术。

    只可惜,天妒英才。

    他们穆斯家族最大的希望,他们修魔者可以再度复出风光的希望,却因为一个普通的男人,而最终走入残败。

    老爷子心中的暴怒只能憋在心里,事已经发生了,已经没有了挽回的余地,而且,将女儿趋向灭亡的,他也是帮凶。

    闭上眼睛,声音已经变得沉闷,“你有一个平凡的父亲,但是你却有一个修魔界第一天才的母亲,你的悟也绝对不差,尽管你隐藏得深。”这些话,几乎是着自己说完的,带着一丝咬牙切齿,说完之后,谭昱宁这边便听到了电话的嘟嘟声。

    将电话放下,整个人倾斜在眼前阳台的扶手上,抬头望天,也不知道在思索着什么。

    苏莫若下来的时候,便看到这样的谭昱宁,整个人清冷孤寂,抬头望着头顶上的淡淡月光,整个人似乎笼罩在月色当中,这样的感觉,让她发觉,谭昱宁下一刻似乎就会消失在她的眼前。

    忍不住踏步就朝着阳台上的男人走去。

    “心不好?”同样将自己的体倾斜在扶手上,抬头望着天上的月色,目光清冷。

    “莫若,你说过,不会因为我的份而离我越来越远的。”虽然苏莫若已经说过了不会疏远他,但是此刻的他心却异常难受,试图抓住一根稻草,安抚一下自己不能平静的内心。

    知道可能是刚才那通电话困扰到了他,微微点了点头,“你放心,这辈子,我都陪在你边。”这话,是她经过慎重思考的,她知道,跟这个男人走在一起也许会很艰辛,但只要坚持,她相信他们能够披荆斩棘顺利走到一起,这一条路,也只有他能够陪着她走到底。

    ------题外话------

    打死没写到一万啊。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