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神秘,怀疑

    看着朝着自己飞而来的谭昱宁,洛之暮眉头紧蹙,一直都知道这个对手很强,但是却没想到,那天晚上他们两人的打斗竟没有迫他使出全力,看起来,今天是免不了一场恶战了。

    不过此时此刻,对于谁他都是不放心的,所以,上抱着苏莫若,却不敢放松分毫,双目冷凝,丝毫不敢放松,一个侧稍稍避开了谭昱宁的狂猛攻势,却也让他的体失去了平衡往后面狠狠的倒退了一大步,才总算是险险稳住形,避免了直接抱着苏莫若摔地上。

    稳住形,抱着苏莫若的手越发紧了,看了一眼周围,后便是来接他们的商务车,心里已经有了注意,形一晃,看似朝着谭昱宁攻进,实则却是虚晃一招,抱着苏莫若一闪便进入了车内,车子眨眼便发动。

    谭昱宁站在离洛之暮大概五米远的距离,之前没有防到这一点,心里也懊恼,但是此刻却没有时间去多想,因为他要尽量的将苏莫若从洛之暮的手里救下来。

    之前他就知道苏莫若肯定是有什么高难度的事要去做,不跟他联系,他也理解,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她竟然会将自己陷入如此危险的境地,洛之暮这个男人残忍嗜血,尽管他有着一副温柔面孔,但骨子里面的残暴是永远改变不了,之前的接触就让他很敏感的感觉到了这个男人的可怕之处,却没想到,这一次她帮忙龙组干的事,竟然好死不死就是洛之暮给她设下的圈,一想着这个事,他都忍不住心惊跳。

    眨眼车子便消失于眼前,看了一眼周围的地势,同时也将周围的况观察了一遍。

    如果有人此刻看谭昱宁,绝对会以为自己眼睛花了,又或者中邪了。

    因为那影,就那么一眨眼的瞬间,便迅速的移动了位置,而且,速度迅速,那原本已经不见踪影的车子,眨眼就让谭昱宁给追上了。

    “洛之暮,我们之间无仇,我也对你没兴趣,所以,放下莫若,你可以离开。”尽管洛之暮可能在国家眼里是十恶不赦,但是这不关他的事儿,只要他不伤害到他在乎的人或者事,那么,他不会对他做什么。

    看着一眨眼便到了自己的车子前方,一张脸在黑夜里透露着清冷,眸子闪着坚毅,透过前方的玻璃窗直接进入他的视线,试图开车,却发觉,车子根本不能发动,眼里的惊诧此刻显露无遗,脑子里冒出了一种奇怪的念头,“你是异能者。”

    谭昱宁嘴角却露出嘲讽一笑,“不好意思,那玩意儿跟我不沾边。”因为他并非异能者。

    对于谭昱宁所说的话,洛之暮却不相信,毕竟异能者在他们家族很多,而他同样也是一名异能者,对于异能他很了解,谭昱宁既然能够控制住他的车子,让他不能发动,连他都不能反抗,就肯定是一名异能者,而且,还不是一名普通的异能者。

    看了一眼紧挨着自己边的苏莫若,心中却暗暗心惊,如果不是因为苏莫若在他的边,而他的另外一只手就一直没有放开过苏莫若的话,恐怕,刚才这个男人有心要他的命,他也难逃这一劫。

    知道今天是讨不了好了,而苏莫若就算是现在给了对方,她也很安全,而跟着他,却是不一定了。

    他所在的家族组织虽然强大,但却并不代表没有仇家,而如今遇险,其他组织不可能不知道,恐怕一会儿,是免不了的一场恶战了,把苏莫若带在边,反而不利于发挥,而且有可能还会将她带入危险境地。

    如此一想,心中也已经有了主意,将车门打开,顺势将人抱入怀中,一步一步走到谭昱宁面前,双眸带着狠厉跟坚定,这一刻的洛之暮,也失去了平时他对外的一副阳光温和面孔,此刻的他,完全在谭昱宁的面前展露了他的本

    “今天是我失误,但不代表,我没有机会再拥有她。”尽管眼里满是不舍,说话都是咬牙切齿,每个动作都是做得僵硬机械,但最终,还是将人送到了谭昱宁伸出来的手中。

    “她不一定是你的。”狠狠的说完,一眨眼,消失在了谭昱宁眼前。

    “异能者?”看着消失已无踪影的洛之暮,谭昱宁双眼危险眯起,果然,这个世界上所存在的异能者很多,异能家族更多,而洛之暮的家族,绝对不简单。

    过了一会儿,洛之暮的影已经消失,怀中的重量提醒着他,他最珍视的宝贝总算是平安回来,心里满是欣慰,双眸不复刚才的清冷疏离,看着苏莫若的时候,那双眸子所泛出来的光,让人的心都不自觉融化。

    “谭先生,已经全部处理好了。”黑暗中,一行暗影火速站在了谭昱宁的对面,其中一个在里面应该是领头人,对谭昱宁报备了刚才事的处理结果。

    “嗯,处理干净一些,别给人留下马脚。”这些事他就不愿意多管,对于各个组织势力之间的纷争,由着他们去吧,只要不涉及到他的利益跟他在乎的人,就算是把天都给捅个窟窿,也与他无关。

    “还有,那个地方,给我炸了。”既然他在乎的人儿不喜欢那个地方,甚至为了那个地方以涉险,那么,那个地方就没必要再存在了。

    “是。”一行暗影话音刚落,便迅速退离。

    黑暗寂静中,谭昱宁紧了紧怀里抱着的人儿,目光柔和,缓缓踏步朝着一边的空地而去,空地上面,早已经停着了一架直升机。

    ……

    当苏莫若再次醒来的时候,入目便是一个灰色调的房间,周围的摆设并不是她所熟悉的地方,也更不是洛之暮之前给他安排的房间。

    难道是被洛之暮转移到了新的地方?

    想到这里,便动了动手脚,却发觉手脚已经可以动了,只是还显得有些无力。

    慢慢的伸手将上的被子揭开,试着慢慢的从上起,双脚踩在地面上,冰冷的触感让她的大脑一瞬间清醒。

    在冰凉的地板上,苏莫若已经渐渐适应了这个问道,并且走到了房间门口,打开房门,四周仍旧是静悄悄的。

    “你醒了?”熟悉的声音,一如她浑浑浊浊的时候,耳边所听到的声音一般。

    缓缓移转体,似乎怕刚才那声音是自己的耳朵出现了幻听。

    可是当她转过,看,看到那熟悉的容颜,还有那只有在自己面前才会流露出来的温柔,满的清冷疏离收敛得干干净净的男人,从来没有眼红鼻酸过的苏莫若,这一切却也忍不住煽了一次。

    不过这样煽的场面不过一瞬间,很快就让苏莫若给调整了过来,看着谭昱宁,她人明明就在金三角洛之暮的手中,谭昱宁不是应该好好的在京城忙着他的政务吗?

    为什么他却会出现在自己边?

    满脑子的问好等着对方来帮自己解答,一双眼睛里毫不掩饰的疑惑。

    看着苏莫若疑惑的样子,谭昱宁脸上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几步走到苏莫若面前,伸手牵住苏莫若的手,再次带着她回到了房间,一把将其抱起放到上,同时,他也感觉到了自己手在接触到苏莫若背部的时候,她那僵硬不适的反应。

    “你体很虚弱,需要好好休息。”当带着苏莫若回到京城后,他便全面的给她检查了一下体,才发觉她的体内竟然有大量迷药,还有一种及其霸道的药物,比迷药呃威力更甚,那种药物就算是拥在他的上,他也不一定能够抵挡得了。

    看起来,那个基地让他毁了倒是一点儿没有错。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莫若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谭昱宁,以前她从来没有把过多的怀疑放到谭昱宁的上,可是今天,这个时候,她的心里却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怀疑,不管这股怀疑是好是坏,总而言之,她觉得的这个男人如今是一个谜团,一个她根本看不透猜不着的谜团。

    对于苏莫若这样的态度对自己,谭昱宁忍不住苦笑,“我本来是在京城,但是你离开后我一直心绪不宁。”

    “我要听重点。”如今她可以肯定,那天晚上让洛之暮带着转移的时候,快要上车的时候耳边所听到的熟悉声音是属于谭昱宁的。

    可是谭昱宁只是一个普通人,就算他如今是一颗冉冉上升的政治新星,很多人关注的对象,但是他却并非军队首长或者国家首长,更没有得到谭家人的支持,他如何能够把她从洛之暮的手里救下来?

    “你到底是谁?”看着不说话的谭昱宁,苏莫若的心里有些纠结,前世今生,她最讨厌的便是被人欺骗。

    “我对你没有恶意。”他们的接触到相识相知甚至他不知道如今算不算是相了,他对她只有好心,从来没有其他多余的心思,可是得到苏莫若这样的一句话,他的心,难免有些受伤,他并不如外面人所认为的那样刀枪不入,铁石心肠,他也有在乎的人,也有在意的话。

    ------题外话------

    本来是想要多更新的,但是一回来就值班,忙着一些临时工作,老大儿子还一直在办公室烦着,所以更新迟了也晚了,明万更,呵呵。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军界千金》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